Download...

我與衆鬼正要再次衝擊時,卻聽身後有人“切”了一聲。


隨即,一毛猴子縱身從我和姚叔的頭頂翻過,掄起他手裏丈五長的八棱紫金降魔杵,照着甲魔的巨大龍頭就打下去。

“外縛印!”

毛猴子多傑大喝一聲,這降魔杵兜頭一棒,那甲魔動作突然僵持了一下。

“再縛!”

又是一棒下去。

剛要動作的甲魔又定格了一下。

就好像卡了碟的影片一樣。

多傑呸了一口濃痰,降魔杵一戳入地,連忙雙手合十,嘴巴翻動,急急念動幾句,眼看甲魔又要動,大喝一聲:“九乘金剛結——降魔結!”

敕令出,這甲魔巨大的妖身之上,憑空出現幾股彩繩,並在倏然間結成一個死扣。

甲魔拼命扭動。

多傑竟然再次暴喝一聲:“蓮花結!”

呼地,甲魔四肢又被一團綵線打成一個死扣,狀若蓮花。

“啊!”

那甲魔拼命地在地上磨蹭。

多傑此時沒再出手,反而連忙抓住一旁的八棱紫金降魔杵。那雙毛腿,似乎在劇烈的顫抖——

看來,以妖身使用九乘金剛結,對於多傑來說,依舊是一件痛苦的事兒,就是不知道,翁牛特旗梵宗寺那位大喇嘛爲啥要把九乘金剛結交給這隻曾經吃人喝血的妖怪?

是爲了度他,還是爲了懲罰他?

項羽不由讚道:“好手段!”接着催動胯下烏騅,提起大楚戟衝殺上去。

冉閔見狀,也一磕朱龍,追了上去。

張遼和魯班也紛紛出手。

我和姚叔也往前衝。

噗!

項羽驚訝出聲,當即曲臂收戟,再次怒戳下去。

轟!

這一下,終於戳破了甲魔的白色鱗甲。

武俠之最強神捕 那甲魔慘嚎一聲,又要掙扎,卻突然愣住了。

我發現甲魔的眼睛不再聚光,隨後巨大的腦袋一下子砸到地上。

一道黃色罡氣一閃而沒。

寶窯 卻原來是艾魚容趁機出手。

冉閔眼見沒得殺,急速勒住馬繮。

我和姚叔速度不減,直奔甲魔而去。就在這時,只見一道劍光刺出甲魔的鱗甲。

我擦,老貓沒事。

我看姚叔,他也是一臉欣喜。

老貓鑽出甲魔的龍屍,渾身氣息很是不穩,隱隱地,甚至沾染了一些甲魔的氣息。

嗯?

我皺了皺眉。

“爹,趙子,我沒事兒!”

說完,老貓撲通一下倒在了姚叔懷裏。

老爹過來檢查,說老貓沒有生命危險,只是體內多出一股妖氣,只要消化了這股妖氣,他就沒事了。

姚叔微微蹙眉,要說不擔心是假的,但知道老貓死不了,也算是可以接受。

多傑拒絕休息,冷着臉走到小初九身邊,低聲說了句什麼就不再言語。

老爹搖搖頭,給多傑留下一個藥丸,就喊出鬼門送老貓和姚叔退回往生谷休養。

艾魚容所化的金龍掏出甲魔的龍珠,收了起來。

至於甲魔的屍體,就被禍鬥前輩一把火燒了,死掉的甲魔好燒得很,不一會兒,就成了一堆黑渣兒。

這工夫,大牙和太極抓着一隻一身黑色大袍子的老鬼返回。

陳仙說,這就是大牌坊的守門老四。

我揮揮手,殺了吧。

大牙獰笑一聲,一口吞下。

鬼門裏傳來腳步聲,老爹走回,我們繼續前行!

第三間大牌坊。

依舊飛檐斗拱。

有了頭兩次經驗,大家都知道,這第三間牌坊也會有強大的守衛在。“陳仙,老崔,前面兇險莫測,頭陣還是由冉閔,張遼他們打吧。”我說道。

陳仙皺眉,說道:“燕老弟,剛纔兩陣,我和老崔丟了老臉,這一次,就算是死,我們也必須上!”

崔玉一陣點頭。

老爹忽然說道:“二位,我支持你們!”

陳仙和崔玉對視一眼,衝我爹一拱手,說道:“多謝翁仲公。”

老爹擺擺手,微笑,“二位小心。”

陳仙和崔玉走上前,可是這第三間大牌坊竟然一點兒動靜也沒有。

“守門老三,出來一戰!”

“不用喊了!”忽然,從那大牌坊一腳,走出一個妖豔不可方物的女人,這女人舔了下鮮紅的嘴角,隨意地說道:“等你們等的急,這守門老三又膽小怕事,就被老孃吃了。”

陳仙哼道:“這麼說,你就是都城隍安排的人了。”

“袁哥哥說有一羣螻蟻想要找死,就叫我來了。”女人說。

“哼,我們一路殺過來,如今殺上都城隍廟了,他袁斌還這麼猖狂嗎?”

“無知,你們又怎麼會知道袁哥哥的厲害?”女人不屑地白了陳仙,崔玉一眼,又從大牌坊後拿出一柄比她人還寬的巨劍。

“老孃是修羅王,阿素。”

修羅王?

我擦,我連忙看向人羣中的婆雅。

只見婆雅也是一臉震驚,她沒見過修羅王,但瞧她的表情,一定是聽說過。

婆雅離我不遠,但因爲戰鬥序列的關係,所以她一直留在小初九附近,算是我特別安排的任務。

婆雅對上我的目光,竟然小步疾走過來。

“燕趙,我想上!”

“你咋不上天呢?”

我再轉頭都來不及,只好裝傻。

這小妞現在就愛找厲害的對手廝殺,又怎麼會放過這個修羅王?

“哼,我要上去戰鬥!”

“婆雅,我交給你的任務是啥?”

“保護小初九。”

“那還不回去!”我突然嚴肅起來。

“可是現在小初九很安全,你就讓我去吧!”

“不行!”

“嗚嗚——”

嗯?

我擦,你別哭啊!

媽蛋的,這婆雅啥時候學會這一招了?

“別哭了,不哭就讓你上!”我無奈道。

“真的?”

我點頭。

“哈哈,燕趙,我愛死你了!”婆雅破涕爲笑。

呃——咳咳。

“哼,不要臉!”韓千千不知道什麼時候湊過來,撇嘴。

艾魚容一旁輕聲笑了笑,這小妞剛纔好像不在我身後吧?

“那個,快看,陳仙和老崔已經衝上去了!”我突然一指前方。 陳仙與崔玉也知道面前的女人不好惹,一出手就是兩方城隍印。

接着,陳仙的搬山神獸奇快無比地衝出去。

崔玉速度比搬山神獸還快一絲。

修羅王阿素嗔怒一聲,那寬劍直接抵住城隍印,同時飛出一腳,踢向陳仙的搬山神獸。

那搬山神獸原形是穿山甲,眼見阿素出腳凌冽,連忙遁入地下。

阿素略微遲疑,這一腳便踢上崔玉。

崔玉冷哼一聲,用機關腿格擋。

砰地一聲,崔玉直接倒翻而退。

就在這時,阿素腳下地面一翻,陳仙的搬山神獸竟然一衝而出,渾身罡氣彷彿鑽頭一般,想把阿素當即撕裂一般。

阿素連退兩步,再次磕飛兩方城隍印後,眼神不善地盯着搬山神獸。

婆雅就是這個時候上場的。

引得阿素再次側目。

“修羅女!”

“正是。”

“難道你要造/反?”

“反你又如何?反正我又不認識你!”婆雅手舉彎刀指着阿素說道。“不認識我?”阿素遲疑,隨後恍悟道,“你是服罪之人!”

“廢話少說,看刀!”

婆雅疾換兩步,衝至阿素身前,彎刀倏然變大,如同滿月,這一刀便要取走阿素的首級。

阿素忽然冷笑,“一個剛踏入惡鬼的小輩,居然挑戰我?那我就告訴你,你我相比,可是天差地遠!”

說話間,阿素只單手提劍,也不見多餘的動作,只左右格擋,便輕鬆破解婆雅如海潮一般兇猛的攻勢。

“小輩,光有速度可不行,你的力量太弱,況且,你所依仗的速度在本王眼裏,不過是小孩子過家家——”

說到“本王”二字時,阿素那妖媚的眼神突然一變,豎劍變橫,改守爲攻。

冷魅老公小嬌妻 婆雅見識不妙,連忙揮刀阻擋,那如月的彎刀甚至舞出一堵刀牆,卻還是被阿素直接破開,那巨大的劍,刺入婆雅的小腹。

血液汩汩地從創口處涌出。

婆雅與阿素的交手太快,以至於陳仙和老崔這工夫纔來得及出手,那頭搬山神獸從身後偷襲。

“哼,結束了!”眼見如此,阿素還是決定,先殺掉婆雅。

“我還沒輸!”婆雅倔強着說道,忽然身子一虛,轉爲鬼身,在阿素的身側凝聚,接着一刀劈砍下去。

“小小伎倆!”

婆雅的刀插中了阿素,甚至陳仙,崔玉還有搬山神獸的攻擊全都落在了阿素的身上,但阿素的笑聲卻在他們身後突然響起。

“哈哈哈,全都去死吧!”

說話間,阿素巨大的寬劍最先劈向陳仙。

噗呲一聲,那頭搬山神獸突然擋在陳仙身後,受了阿素這一劍,慘叫一聲,當即飈出一灘血漬。

陳仙見狀,心傷不已,催動城隍印去砸阿素,肥胖的身子好似坦克一樣衝上去。

完全是拼命的架勢。

可是阿素這一劍根本沒完,搬山神獸之後,斬向崔玉。

崔玉連忙用機關腿去擋。

轟咔一聲,那機關腿竟然發出一聲巨響,崔玉被直接崩了出去。

接着,這一劍掃向婆雅。

這一劍,迅猛無比。

婆雅恐怕是躲不過去了!

“婆雅——!”艾魚容一跺腳,倏然間飄向婆雅,及近時,又化爲金色巨龍。

韓千千原本一隻腳已經挨着鬼將門檻了,卻不想被艾魚容率先晉升,最近總憋着一股勁兒,見艾魚容去救婆雅,她自然不甘落後,鳳鳴一聲,也化爲火鳥飛撲過去。

於此同時,儂夢語的鎮南將秦良玉,也一催戰馬,提槍來戰阿素。

這位二十四史上唯一一位女候爺,此刻展現出一股不遜男兒的氣魄。

眼見三女就要衝到阿素面前,那危急關頭的婆雅,竟然在這一刻,放棄了抵抗。

“婆雅!”

我正要祭出麒麟印,可就在這時,阿素的寬劍已經刺透了婆雅。

“哈哈哈,看你死不死!”阿素嘲笑一聲,正要抽劍來戰三女,可突然,她的手僵住了。

透視神醫兵王 “不可能!”阿素驚訝萬分,搖頭道,“這不可能!”

我正奇怪,一旁的老爹說道:“你那朋友脫險了。”

嗯?

我連忙目不轉睛地盯着那裏,這一次,終於看清,阿素擊殺的,也不過是個逼真的殘影罷了,似乎比阿素剛纔的虛影還要清晰!

也就是說,婆雅的速度又突破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