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看着我師傅這幅沒皮沒臉的樣子再聯想到小時候他在村裏蹭吃蹭喝的樣子,我就忍不住想戳一下我師傅的臉皮,我看看他的臉皮到底有多厚,越想我心裏就越生氣,我轉身走到廚房以後,重新拋了一碗泡麪,弄好了以後我自己便坐在客廳吃了起來。


吃完飯洗了個澡,我便早早的回房間了。

躺在席夢思的大牀上我翻來覆去的沒有睡着,腦袋裏亂糟糟的,有些興奮,有些開心,還有一些期待,還有些想家,這幾種思緒圍繞在我的腦海裏,我躺在牀上也不知道思考了多久的時候我才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大早的就被我師傅叫了起來,用我師傅的話,今天是他做早飯,從以後開始每天都是我來做早飯,因爲我是徒弟……

當然,在今後的日子裏,這些事情確確實實都落在了我一個人肩膀上了。

我和我師傅吃過早飯以後,我師傅讓我換了一套乾淨衣服便帶着我一起下了樓,我倆下了樓以後,我師傅扔給我一串鑰匙,帶着我從地下室裏推出來兩輛嶄新的自行車,我騎着自行車跟在我師傅的身後,我師傅在前面慢慢悠悠的騎着車子。

大概騎了十幾分鐘的時候,我師傅將車子停了下來,我也趕忙停下來,我師傅推着車子走了沒多遠,前面有一個小店,上面寫着幾個大字“貴終剪紙店”

我看到這幾個字的時候心裏一下子就確定了,這小店絕對是我師傅的,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是這個剪紙店啊?” 039 鬧鬼事件

方翠山聽完我師傅的話以後點了點頭說道:“我們公司裏好像得罪了什麼髒東西。”

我師傅聽完他這句話的時候忍不住皺了皺眉,看着方翠山開口說道:“什麼髒東西,你儘管說。”

方翠山這個時候看了我一眼,好像是我在這裏他不放心說的樣子。

而我師傅這個時候開口說道:“但說無妨,他是我徒弟,也是可以幫得上你的人。”

方翠山跟着一聽,心裏好踏實了一些一樣,衝着我師傅狠狠的點點頭說道:“我們這個公司裏之前有人自殺了,都說那女人有抑鬱症,她自殺的時候特別的恐怖。”說到這的時候方翠山臉上也是一臉驚恐的樣子。

顯然那個自殺的女人對於他來說可能留下了什麼後遺症所以纔會讓他感覺如此的可怕的,我師傅這個時候看着他開口說道:“繼續說。”

方翠山點了點頭以後看着我師傅長長的嘆了口氣便說了起來“但是不知道爲什麼,那個女人死了以後我們公司裏總是出現一些怪異的事情,不是丟東西就是大家幹活不注意了,而且開始也都沒有想什麼,老闆覺得是最近我們心態不好了,索性就讓我們放假了。”

我師傅這個時摸着自己的鬍子笑了笑,看着方翠山說道:“怕是,不是什麼心態不好了,而是鬼的氣場影響到了你們吧?”

方翠山有些驚恐的看了我師傅一眼,跟着他繼續開口說道:“而我們大概休息了七八天的時間,回來繼續工作的時候,更離譜的事情就出現了,好幾個同事說在廁所裏看見過蔣小紅,老闆開始覺得是大家在傳閒話呢,也就沒有在意,可是後來的事情就更離譜了,有幾次同事去水房接水的時候,說看見蔣小紅了在衝着自己笑了,而且笑的特別詭異,這種事情我也見過一次,我是那天晚上加班的時候,去接水去了,我就看見蔣小紅的身體吊在水房的橫樑上,看着特別恐怖,那天我都嚇壞了,可是我在回過神的時候就沒有看見了,開始我還以爲是我眼花了呢,可是當天晚上的我下班的時候,也看見了她,她穿着一身黃色的衣服,特別的恐怖。”一邊說着話方翠山一邊有些恐怖的看着四周,繼續說道:“後來我將這個事情跟老闆說了,老闆也沒有在意,直到最近公司開始有人斷斷續續的請假,生病,發燒,還有的人已經離職了,我老闆也找人看過,都是一些江湖騙子,根本什麼事情都解決不了,唉。”

我師傅聽完以後看着方翠山笑了笑說道:“這個叫蔣小紅的人是個什麼人?”

方翠山聽到我師傅這麼一說以後稍稍思索了一下,緊跟着開口說道:“這個蔣小紅以前在公司裏並不出衆,但是長得還算漂亮,不太愛說話,可能有點自卑吧,公司裏的人也都知道她家家庭條件不太好,所以也都挺謙讓她,後來有一天她突然就跳樓死了,而且就是在我們公司的頂樓。”說到這的時候方翠山頓了一下,看着我師傅非常認真的樣子說道:“說起來她跳了樓的那天也着實的詭異,那天我剛剛到公司就看見了她跳樓了,我是親眼看見她從十五樓跳下去的,當時更詭異的事情就是她跳下去以後,屍體都摔爛了,可是地上卻寫着幾個小子,血債血還,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反正這些也都公司同事說的,具體是怎麼回事,我也不算太清楚的,但是她跳樓的時候我是親眼見到的。”

我師傅聽完以後跟着點了點頭,看着方翠山說道:“看來這女鬼心有怨氣。”說到這以後我師傅摸着自己的鬍子看着他繼續說道:“那後來呢?”

“後來,也就是最近吧,我們公司裏開始交離職的人越來越多了,這個事情鬧得我們公司現在人心惶惶的,老闆也不敢光明正大的找什麼先生給看事了,大多數都是一些行騙的江湖騙子,所以才找到我,讓我悄悄的把這個事情給解決一下,等徹底解決了,在給同事宣佈這個事情。”說到這以後他看着我師傅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我也是聽朋友介紹才找到你這裏的。”

我師傅聽完以後跟着點了點頭,沒有說話,我這個時候低頭一看,我碗裏的牛肉麪已經吃完了,但是還是感覺有些餓得慌,我跟着就把我師傅的那碗拿起來繼續開始吃了起來。

我師傅看見我吃他的牛肉麪的時候,眼神當即就變得非常的生氣了,但是想說什麼也沒有說出來,可能是礙於這個方翠山在這裏吧,而我則是津津有味的吃着牛肉麪,至少我感覺這牛肉麪的味道還是不錯的。

ωwш•тт kán•¢O

而這個時候方翠山見我師傅不說話,便催促道:“邱師傅,您有什麼主意嗎?”

我師傅跟着摸着自己的鬍子淡淡的說道:“這樣,你明天把這個叫蔣小紅的生辰八字給我拿來,另外,她是死亡的具體時間也給我拿來,我好好研究一下。”

方翠山聽完以後跟着點了點頭看着我師傅說道:“那好。”

我師傅嗯了一聲以後看着方翠山說道:“但是這押金是三千,你要先交一下!”

方翠山聽完以後笑了笑說道:“小事情,等我晚上下班過來給你送她生辰八字的時候一併把押金給你。”說完以後方翠山便起身了。

我師傅衝着方翠山點了點頭說道:“那好,這件事情最好越快越好。”

“好!”方翠山說道。

我師傅沒有在繼續說下去了,而方翠山看着時間差不多了,自己也要離開了,便對着我師傅恭敬的說道:“邱師傅,那我就先走了,晚上我們見了在商量!”

我師父嗯了一聲,看着我說道:“小貴,送客!”

我這個時候還在吃着牛肉麪呢,根本沒聽見我師傅叫我的聲音,我師傅見我不動地,繼續開口說道:“小貴,送客!”

我聽見了以後,趕忙擦了擦嘴站了起來,方翠山衝着我師傅點了點頭以後,便轉身往出走了,我將方翠山送到門口以後便回到了店裏。

只見我回去以後我師傅一臉怒氣衝衝的樣子看着我,我瞅着他這幅樣子,忍不住問道:“師傅,你咋啦?”

我師傅跟着深呼了口氣,衝着我的屁股上一腳就踹了上去“你這小兔崽子,爲啥這麼自私呢,買了兩碗麪,你都吃完了?”

我跟着尷尬的撓了撓頭,看着我師傅說道:“師傅,我不也是餓麼,再說了,我爸媽把我交給你了,你總不能飯都不讓我吃飽了?”

“你可知道我他媽一口都沒吃呢?”我師傅怒了!

我生卿未生 我聽着我師傅生氣的語氣以後,跟着在心裏壞笑了一下,誰讓你天天欺負我了,想到這以後我尷尬撓了撓頭,裝作一臉傻乎乎的樣子說道:“師傅,我是真餓!”

我師傅看了我一眼,擺了擺手說道:“罷了,罷了,你再去給我們買一份去,餓死我了都!”說着話我師傅掏出來20塊錢遞給了我。

我接過20塊錢以後我師傅跟我說了說牛肉麪在哪以後,我便滿心歡喜的走了出去,路上買了一碗牛肉麪以後,我還給自己買了一瓶可樂,一共13塊錢。

拿了東西我就到了店裏,我師傅看見我回來以後,也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吃起來牛肉麪,吃完牛肉麪以後我師傅居然很自然的樣子拿着我剛買的可樂咕咚咕咚就喝了起來,一口氣喝掉了大半瓶子,加之我之前喝的幾口,瓶子裏目前也就剩下一兩口了。

我師傅將可樂放在一邊以後滿意的打了個飽嗝,看着我說道:“小貴,你去睡會吧,爲師看會店!”

我瞅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道:“知道了!”

說着話我便朝着那個小隔間走了進去,到了小隔間以後,我就躺在牀上開始呼呼的睡了起來。

這一覺睡得非常的舒服,可能是因爲早上起得早吧,我大概睡到兩點多醒過來以後,就感覺神清氣爽的感覺。

我醒來以後,我師傅看着我說道:“睡醒了?”

我嗯了一聲,揉了揉眼睛,我師傅將自己手裏的一本書籍遞給了我,看着我說道:“你先看看這本書,最好背會,我給你半個月的時間!”

我聽完以後當即有些不情願的樣子看着我師傅說道:“這書這麼厚,半個月怎麼可能背的會啊?”

“那就每天抄兩遍,好記性不如爛筆頭,抄吧,每天兩遍要是還背不會的話,就每天抄十遍!”我師傅沒好氣的說道。

我聽得出來我師傅的語氣這次也是非常的嚴肅,我也沒敢繼續跟他狡辯了,我接過來以後,只見這本書上寫着幾個字《陰陽剪紙》,看來這東西應該是我師傅讓我學習所用的,不過想到未來的一段時間裏還要抄這玩意,我心裏就有些不痛快,越想越想罵這老頭子撒撒氣,但是就是給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罵他。 多大點事兒 040 忐忑不安

而我師傅自然也能看出來我心裏的不痛快,耐着性子對着我說道:“你在學校學習不好,不重要,你以後是陰人,做的是這剪紙巫術的行業,所以這些東西你是一定要學的,學習不好就算了,但是陰陽剪紙,你是一定要學的,這門手藝不能毀在我們師徒手裏,明白嗎?”

絕愛悲戀:霸道總裁溫柔妻 我聽見我師傅的這句話以後沒好氣的點了點頭說道:“行了,我知道了。”

而我師傅聽見我答應了以後滿意的點了點頭,看着我說道:“反正也沒啥生意做,你就沒啥事的時候看一遍,沒啥事的時候就看一遍,半個月以後我會檢查的,如果你沒有背會的話,每天抄十遍,抄不完不能睡覺。”說到這的時候我師傅的語氣異常的嚴肅“小貴,爲師沒有給你開玩笑!”

我跟着嗯了一聲,沒有說話,我哪敢頂嘴呢,誰知道會不會真的讓我抄十遍呢,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不禁長長的嘆了口氣。

就這樣,我們師徒倆無聊的坐在房間裏,我無聊的翻看着《陰陽剪紙》而我師傅則是坐在房間裏悠閒的看着一些無關緊要的書籍。

一直到了下午六點多的時候,方翠山來了,他進來以後,我師傅看着他笑了笑說道:“生辰八字拿到了嗎?”

方翠山跟着點了點頭說道:“拿到了!”

說着話方翠山遞給了我師傅一個紙條子,這紙條裏面應該就是關於那個女人的生辰八字,也就是蔣小紅的生辰八字了,我師傅接過來以後並沒有直接打開,而是隨手放進了口袋裏。

這個時候方翠山從自己身上找出來錢包從裏面掏出來三千塊錢遞給了我師傅,看着他笑了笑說道:“邱師傅,這個是定金,您收好,我們老闆說了,只要這次的事情解決了,多少錢都不是問題。”

我師傅看了一眼方翠山,嘴裏嗯了一聲以後沒有繼續說話,方翠山也知道自己此次前來的任務也算完成了,緊跟着他看着我師傅問道:“邱師傅,那您什麼時候會動身幫我們除掉女鬼呢?”

我師傅歪着腦袋思索了一陣,看着他說道:“這個你就不用管了,我心裏有數!”說到這以後我師傅看着方翠山繼續說道:“我這裏有幾張陰紙,你可以帶走放在你們公司!”

說着話我師傅從抽屜裏拿出來幾張三道娃娃遞給了方翠山,方翠山接過這三道娃娃以後看着我師傅問道:“邱師傅,這是什麼?怎麼感覺那麼瘮得慌啊?”

我師傅沒有一點避諱的樣子開口說道:“這叫三道娃娃,是由墮胎引產而死,而且都是六個月以內的孩子,用他們的魂魄做成的剪紙,當然這剪紙也都是陰料,是有死人頭髮,死人皮,柳樹皮製作而成,在將這死胎的魂魄附在上面,就做成了這三道娃娃,你感覺瘮得慌也是正常的,畢竟是三道娃娃。”

而這個時候方翠山的臉色變得特別的難看,很顯然他覺得這三道娃娃實在是太恐怖了,我師傅早就料到他會是這幅表情了,跟着輕輕的咳嗽了一下,看着他說道:“你只需要將這三道娃娃貼在你們公司的房間裏就好了。”

方翠山跟着畏畏縮縮的將這三道娃娃收了起來,我師傅看着他點了點頭說道:“好了,你快些離去吧。”

方翠山恭恭敬敬的衝着我師傅點了點頭以後便離開了這小店,他離開小店的時候天色已經黑暗了下來。

方翠山離開沒有過太久的時間我師傅便看着我笑說道:“小貴,咱們也走吧,回家吃飯去!”

我其實心裏有些好奇我師傅爲什麼會給他三道娃娃,公司那麼多人,這三道娃娃也不可能全部都保護的了的,單獨給他一個人這麼多三道娃娃是什麼意思啊?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爲什麼要給他三道娃娃呢?他們公司裏那麼多人呢,你給的那幾張明顯也不夠啊!”

我師傅從店裏出來以後,一邊鎖門,一邊對着我說道:“那三道娃娃只是爲了保住方翠山一命,這方翠山印堂發黑,耳根有痣,註定而立之年會有一場劫難的。”說到這以後我師傅嘆了口氣,“怕就怕今天就是他的劫難,所以我給了他幾張三道娃娃。”

我看了一眼我的師傅,心裏仍舊是有些疑惑的繼續問道:“可是,你都說了註定會有劫難,咱們在給他這三道娃娃,那還管用嗎?”

我師傅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看着我說道:“我也不確定管用不管用,但是這三道娃娃既然給了他,那就說明是老天註定的,這事情既然讓我遇上了,那就沒有不管之理,所以你就不用想這些事情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拍了拍我的肩膀“人呢,都有因果,我們遇上的事情可以管,沒有遇上的事情,便是因果。” 041 李二狗的影子

我師傅這個時候回過頭,神色有些焦急的樣子對着我說道:“小貴,發什麼楞呢?”

我啊?了一聲以後趕忙回過頭看着我師傅說道:“師傅,我總感覺有什麼東西跟着咱們呢?”

我師傅這個時候看了我一眼,說道:“快走!”

聽見我師傅這麼一催促,我心裏也不敢有什麼太多的雜念了,跟着我師傅便一起進了電梯裏,進了電梯裏以後,我師傅隨手按了一下電梯門,電梯直接就關上了。

而我心裏隨着電梯門關上的那一瞬間,心裏突然安心了許多,此時電梯裏只有我和我師傅兩個人,我師傅這個時候遞給了我一張黑色的剪紙,這剪紙的圖案是個夜叉圖案,我師傅把他遞給我以後看着我說道:“這剪紙你要拿好,遇到危險的時候就祭出去,知道嗎?”

我聽見我師傅的話以後跟着點了點頭,接過了剪紙,踹在了口袋裏。

沒過多久,電梯門突然開了,我跟着就走了出去,此時走出電梯以後發現電梯外一片漆黑,連個人影都沒有,我跟着往前走了幾步,依舊是伸手不見五指。

我跟着拿出來自己的狼眼手,準備打開的時候卻發現這狼眼手電無論如何都打不開了,這讓我心裏不禁有些慌了起來,我下意識回過頭去找我師傅的時候發現我師傅突然不見了。

我整個人愣住了,我有些害怕了,我師傅去哪裏了?

我跟着站在走廊裏大聲喊道:“師傅!”

沒人理會我,我跟着又連着喊了好幾聲還是沒人理會我,隨後我又大喊了幾遍我師傅的名字依舊是沒有人搭理我。

我隱隱之中感覺不對勁了,我和我師傅走散了,想到這以後,我趕忙深呼了口氣,讓自己平靜一下,可是無論如何我都平靜不下來,我害怕了。

這漆黑的走廊裏沒人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我急的快哭出來的時候,突然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小貴,小貴……”

我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當即整個人都嚇壞了,這個聲音很熟悉,好像是李二狗的聲音,他的聲音我一輩子都忘不掉,而就在這個時候李二狗的身影緩緩的出現在了我的視線裏,黑夜裏,李二狗的臉色非常的煞白,他的個頭相貌依舊是如同之前一般,我跟着深呼了口氣,看着他說道:“你是誰!”

因爲我心裏知道,李二狗早就死了。

而李二狗這個時候血紅的眼睛看着我,笑了一下,我看着他的這身打扮突然想到兒時李二狗去世的那幾天我陪着他在亂葬崗的事情了,當時的李二狗就是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叫上穿着一雙大紅色的虎頭鞋,而現在的李二狗和當時的裝扮無二。

我看見這一幕的時候心裏更加的害怕了起來,李二狗衝着我笑了一下“小貴,我等了你很久了,你爲什麼不來陪陪我呢?”

我聽到李二狗的話以後下意識就想轉身跑掉的時候,李二狗那一雙有力的大手突然抓住了我的肩膀,衝着我笑了一下“走啊,小貴,陪我一起走吧!”

我當時急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我不走,我不走,我不走,你滾開啊!”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當即猛地一下子就把李二狗推開了。

掙脫了李二狗那雙冰涼的雙手以後,我撒腿就往前跑了,可是我往前跑的時候耳朵裏還能聽到李二狗在我身後的呼喚,聲音不大,卻一直迴響在我的腦海裏。

左擁右不抱 我看見電梯以後,趕忙按了幾下電梯,可是這電梯就像是沒有電了一樣,連樓號數字都不顯示了,而李二狗的聲音離我越來越近了,我也顧不得那麼多了,電梯沒有反應,下意識的就是走樓梯了,至於這是幾樓我早就已經忘了。

我跟着順着樓梯飛快的往下跑着,心裏恨不得一步能邁五個臺階,但是我使盡全力也只能一口氣邁兩三個臺階,當我下了樓的時候看了一眼樓牌號,13樓,我跟着深呼了口氣,心裏一直告訴自己,加快速度加快速度,到了樓下就沒事了。

想着這些我心裏反而能好受一些,可是這漆黑的樓道里,根本就不是我想的那樣,我一口氣跑了好幾層,可是李二狗的聲音依舊是不依不饒的跟在了我的身後,我整個人都已經嚇壞了,此時我已經累的滿頭大汗了,可是李二狗的聲音還不斷的在我的耳邊環繞。

好像我無論如何都逃脫不了一樣,而每當我下一次樓,我所處的樓層一直都是13層,就好像此時我已經陷入了一個死循環了一樣,無論如何都逃不開,我心裏的恐懼也越來越強烈了。

終於,我還是跑不動了,我坐在樓梯口休息了起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小貴,小貴,跟我一起走吧,快點啊。”

“你別藏着了,我已經看見你了。”

我聽見李二狗這稚嫩的聲音心裏涌起了無限的恐懼,我深呼了口氣,順着樓梯的檐口看了一下,發現李二狗的雖然走得很慢,但是他就在我的樓上,正一步步的逼近我呢,我此時已經嚇得滿頭大汗了,我擦了擦額頭的冷汗以後,深呼了口氣,強行讓自己鎮定起來。

而就在這我還沒有想到辦法的時候李二狗已經出現在了我的視線裏,他看着我滿頭大汗的樣子笑了起來“小貴,你爲什麼一直跑啊!”

李二狗的聲音聽起來如此的滲人,非常的空洞,漆黑的樓道里,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李二狗一步步的衝着我走了過來。

走到我的面前以後,李二狗笑了笑,看着我說道:“小貴,跟我一起走吧!”

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非常害怕的搖了搖頭說道:“二狗,你別再纏着我了,你放過我吧!”說着話我都感覺自己的雙腿在打顫,甚至還有一股尿意,只是我強行的忍住了。

就在我慌亂至極的時候,我腦袋裏突然靈光一閃,對啊,我師傅給我的剪紙,我跟着一點點的往後退着,一點點的從自己的口袋裏摸出來我師傅給我的剪紙,我跟着拿了出來以後,下意識的就衝着李二狗祭了出去,只見那剪紙祭出去以後,順勢變成了一個夜叉影子。

而李二狗看見這夜叉的影子以後,臉色變得更加的猙獰了,他嗷嗚的叫了一聲, 衝着那夜叉的影子就撲了上去,而最讓我感覺到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那夜叉的黑影居然一下子就被李二狗撲倒在了地上,李二狗像是一個餓極了的猛獸一樣,衝着夜叉就咬了上去。

而夜叉的屍體我根本看不到,能看到的只是牆壁上的一個影子,那影子已經被李二狗撲到了,而李二狗還在不斷撕咬着那夜叉的影子,看到這一幕我頓時心裏就明白了,看來我這次要完蛋了。

想到這以後我深呼了口氣,轉身準備跑的時候,李二狗的影子一下子就撲在了我的身上,撲到了我的後背,準備衝着我撕咬過來的時候我下意識的歪了一下脖子,而這個時候那夜叉放佛如同復活了一樣,再一次站了起來。

李二狗跟着嗜血的舔了舔嘴脣,再一次撲向了夜叉的身上,我看到這一幕,心裏經過剛剛那一下子,已經有些慌亂了,但是我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跑,因爲夜叉雖然再一次站起來了,但是法力會一次比一次的弱的,而且夜叉根本抵擋不了這李二狗。

想到這以後我轉身就跑了,越往前跑,心裏越是害怕,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李二狗會再一次追上來,也不知道他追上來以後我會有什麼後果,但是肯定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的。

就當我剛剛跑到走廊的盡頭的時候,李二狗的身子突然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我慌忙之中停下了腳步,李二狗猙獰的臉龐看着我說道:“小貴,你還想去哪?”

我聽見李二狗的聲音以後哆哆嗦嗦的說道:“二狗,你到底想做什麼!”

“我想把你帶走,今天來這裏的人一個人都不能離開,都要跟我走!”這聲音放佛帶着滔天的怨氣一樣,讓人聽了以後打心底的發毛。

李二狗擡起頭,血紅的眼睛盯着我,然後邁着步子衝着我一步一步的走了過來,我此時身上已經一地點力氣都沒有了,我不想再跑了,也跑不動了。

李二狗走到了我的面前,露出了尖銳的指甲,看着我,突然他伸出手衝着我脖頸處就抓了上來,而這個時候我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妖孽,住手!!”

隨着這個聲音傳來之後,伴隨着一張黑色的剪紙嘰嘰喳喳的衝着李二狗就抓了過來,李二狗被這剪紙抓到以後,“嘭”的一下子,整個人就被彈飛了出去,我才知道,我得救了,救我的人是我師傅。

只見我師傅也是氣喘吁吁的樣子走到了我的面前,看着我說道:“小貴,你沒事吧?”

我回過神以後,衝着我師傅搖了搖頭說道:“還好!” 042 怨念所成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感覺我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我師傅看着我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起來吧!”

我起來以後發現李二狗已經消失不見了,我師傅將我攙扶起來以後看着我嘆了口氣說道:“這女鬼怕是已經成型了。”

我聽聞我師傅的話以後稍稍的愣了一下,緊跟着開口問道:“師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我一出電梯你就不見了?”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感覺我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我師傅這個時候看了我一眼,說道:“這些事情待會再說,今天晚上一定要找到方翠山。”

“方翠山?”我聽見我師傅的話以後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我師傅不置可否點了點頭說道:“對,他還在這個公司大樓裏,咱們一定要找到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師傅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快走吧!”

我跟着嗯了一聲緊緊的跟在我師傅的身後,此時我一點都不想在離開我師傅,我師傅帶着我進了電梯以後我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師傅站在電梯裏看了我一眼以後緩緩的說道:“剛剛出門的時候你就被這鬼迷上了,人有人氣,鬼有鬼氣,氣場這種東西可以影響到人的腦電波,也就是所謂的鬼打牆,而那女鬼正是利用你心裏的恐懼所作出的幻象,所以纔會讓你如此害怕,說破了,其實就是鬼打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其實對付這種鬼打牆的方法有很多……”

我聽完我師傅的這些話以後我才明白了,原來怨念這種東西真的存在,而當怨念強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鬼這種東西就可以通過怨念來操控人的腦電波,讓你在一個圈子裏陷入死循環,而我剛剛經歷的就是鬼打牆,而至於怎麼破除鬼打牆這種東西很簡單,童子尿,或者黑狗血,因爲黑狗血是純陽之血,所以可以對於破除鬼打牆這種東西是非常有效的,而我剛剛被李二狗追着的時候根本沒有想到這些,而那追我的人並不是李二狗而是這座公司大樓裏的女鬼。

那女鬼利用了我心裏的恐懼,然後幻化出了李二狗的身影,讓我如此害怕,而那李二狗其實並不是不存在的,而是女鬼幻化出了李二狗,如果剛剛我被李二狗抓住的話,那麼我必死無疑了,他身上的怨念足以殺死一個人了。

回檔少年時 而我師傅跟我講完這些的時候電梯門也剛好開了,我看見電梯門開了以後趕忙跟上了我師傅,我師傅出了電梯以後往前走了幾步,突然停下了腳步,看着這周圍漆黑的走廊以後,我師傅把手裏的剪紙貼在了這走廊的中間。

我師傅貼完了剪紙以後回過頭看着我說道:“這些都是陽刻剪紙,爲的就是讓那女鬼無法進來,相當於到家的鎮魂符。”說到這以後我師傅看着我說道:“走吧,進去吧。”

我跟着我師傅繼續往前走以後,進到了一個非常大的工作間,好像是那種電視劇裏一些白領工作的地方,好多個隔間,我進去以後裏面依舊是一片漆黑,其實我心裏有些好奇我師傅爲什麼要來這個地方。

而我走進去以後我師傅拿着狼眼手電打開了以後,四處好像在尋找着什麼一樣,我師傅往前走了兩步以後,手電照到了地上,我跟着看過去的時候發現居然是方翠山,方翠山此時已經躺在了地上,好像昏迷過去了一樣。

我跟着想快步走上去的時候,我師傅突然抓住我的手臂衝着我搖了搖頭,跟着將幾張三道娃娃祭出去了,只見那幾張三道娃娃祭出去以後方翠山突然站了起來,血紅的眼睛看着四周,跟着他好像發現了什麼一樣,衝着我和我師傅就想撲過來,奈何他被幾張三道娃娃抓住了,動彈不得。

我看見方翠山這一幕以後心裏頓時有些慶幸,還好剛纔沒有那麼魯莽,要不然我衝上去以後鬼知道這方翠山會做出來什麼事情。

我師傅看着方翠山的樣子對着我耐心的解釋道:“方翠山現在應該是被怨氣入體了,能救他的辦法只能將那怨氣排出體外。”

我剛剛準備開口問我師傅怎麼將這怨氣排除體外的時候,只見我師傅卯足了力氣衝着方翠山的肚子上就是一拳,只見那方翠山被我師傅那一拳砸中以後,頓時“啊”的慘叫了一聲,嘴裏緩緩的吐出一口濁氣,然後整個人緩緩的暈了過去。

我師傅跟着將那兩張三道娃娃的剪紙撿了起來收在了手裏,這三道娃娃被我師傅揣進口袋以後,我師傅看着我說道:“走吧,攙扶上他,馬上離開!”

我聽見我師傅的話以後跟着點了點頭,隨即我師傅帶着我便準備往出走了,走到一半的時候我師傅突然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從另一個門口出去!” 043 我的師傅

方翠山聽完我師傅的話以後一臉感激的樣子衝着我師傅點了點頭說道:“謝謝您了,邱道人。”說完方翠山便準備起身了。

我師傅衝着他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起來了,緊跟着我師傅看了我一眼,說道:“符水已經喂他喝下了吧?”

我衝着我師傅點了點頭說道:“已經喂他喝下了。”說到這以後我打了個哈欠看着我師傅說道:“師傅,我能不能先回去睡覺去?”

我師傅衝着我擺了擺手,說道:“行了,你快去睡覺吧!”

我嗯了一聲以後,便轉身了,而我師傅這個時候卻對着方翠山說道:“你今天晚上就住在我這裏吧。”

而之後的話我就沒有聽見了,我已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裏,脫下了衣服以後就躺在了牀上,因爲太過疲憊了,外加上晚上又經歷了那些,我原本以爲我會害怕的睡不着覺,沒有想到我剛剛躺下就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