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的個乖乖,難道,赤腳大仙不但行爲古怪,哪方面取向也有問題?


難不成看上了我英俊健碩的身體,故意避開旁人,要欲行不軌之事? “馬上就好,馬上就好!”

赤腳大仙擡眼望了一眼已然退到三丈之外,渾身顫抖,一臉古怪的林坤,無奈的說道。

一邊說,一邊加快了動作。

就在林坤心中負擔愈發沉重,精神高度集中,想要一旦稍有異常,就大聲叫人之時,就見赤腳大仙自那鼓盪寬大的褲襠之中,掏出了四個錦盒,放在了一旁的大青石上。

“臥槽,這老仙的藏寶之處,真特麼嚇人啊!”

望着大青石上一字擺開,散發着熠熠神輝的四個錦盒,林坤這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懸到嗓子眼的心,堪堪落回了肚裏。

他神魂稍定,見赤腳大仙開始重新整理衣衫,這才小心翼翼的走過去,輕輕的打開了錦盒。

就見那第一個錦盒之中,是一件藍白相間的長袍,長袍胸口之處,繡着的一隻蜿蜒的青色蛟龍,鬚髮皆張,惟妙惟肖,呼之欲出。

第二個錦盒之中,則是一雙黑麪白底,其上有着淡淡的日月圖案的靴子,那光芒交相輝映的日月圖案,彷彿是隻要看上一眼,就要將人的魂魄奪去一般,很是不凡。

第三個錦盒之中,則是一條龍鳳戲珠腰帶,那帶扣中央的龍珠,散發着淡淡的紫色光芒,就彷彿是真正的龍珠一般。

第四個錦盒當中,則是一個青玉九星冠,其上九顆寶石,七顆呈北斗排列,兩顆居於冠前,巧奪天工,煞是漂亮。

林坤不動腦子都猜得出,這四樣東西,絕對不是平凡之物。

材質、做工、設計等絕對一流,如果放在人界,就算是獲得過諾獎的世界服裝設計大師,也未必做的出來。

“小兄弟,怎麼樣?這幾樣東西,還不錯吧?”

赤腳大仙捋了捋下顎稀稀拉拉的幾根鬍鬚,笑眯眯的問道。

“這…這到底是何物,還望大師明示!”

林坤心中大喜,知道今天的買賣,絕對賺大發了,立馬態度謙和起來,一臉恭敬的問道。

“何物?呵呵,這你都看不出來?看來,你真的是初次登臨天界啊!”

對於林坤居然認不出此物,赤腳大仙略微有些驚詫,不過轉念一想,旋即釋然。

“也罷,既然如此,那老朽我就好好的給你說道說道。”

“這,便是天界之中,大名鼎鼎的青龍套裝,乃是天界之中,數百位太乙境煉器仙人,耗時七七四十九年,煉製而出的天驕套裝。”

“無論是材質,還是設計等方面,都是經過數百次的修改更正,然後經過千錘百煉,方纔大功告成。”

“就單單是青龍袍之上的青色蛟龍,便是由天界之中大名鼎鼎的紡秀殿絕世巧匠,親手秀制,其上每一根絲線,都是千年冰蠶吐的絲,單單一根絲的價值,就是數千斤靈石。”

“可以說,這一件青龍袍,足可以買下半個東海龍宮。”

“並且,這些東西,都是極品仙器,就比如說青龍長袍,如果有人在暗中行刺你,青龍將會復甦,可以抵擋太乙境仙人的全力一擊。”

“那日月靴更是非同凡響,只需要練氣境的修士催動,便可達到光速。”

“還有那龍鳳戲珠帶,可儲存天地靈氣,且是自動儲存,不需要刻意催動,如在與敵人交戰,或者境界突破之時靈氣不足,帶扣之中的龍珠,便會自發的將大量的靈氣,直接灌輸到你的丹田之中。”

“至於那北斗玉冠,也是有講究,在與敵人交戰時,遇到對方突襲,你便可以意念催動玉冠,施展斗轉星移之功,瞬間與對手調換站立的位置,這樣的話,對方的攻擊,擊中的人,就換成了他自己。”

“可以說,這套裝之中的每一件物品,都是價值連城。”

赤腳大仙得意洋洋的介紹道。

林坤聞言,直接驚呆了……

“如此逆天寶物,老伯爲什麼不自己留着,而要與在下兌換那雙醜陋的黑布鞋呢?”

半晌,林坤終於問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疑惑。

“呵呵,天機不可泄露,這個,你以後會明白的。”

赤腳大仙呵呵一笑,捻鬚朗聲說道。

一刻鐘以後,林坤與穿着大黑布鞋的赤腳大仙,雙雙從桂花樹後走了出來。

林坤右手輕擡,那青龍袍彷彿是有靈智一般,直接騰空而起,自動的穿在了林坤的身上,根本不需要他自己動手。

長袍很是輕盈,穿在身上,說不出的舒坦,且散發一縷縷醉人清香,煞是神奇。

緊接着,龍鳳戲珠腰帶,也自動的束在了腰間,北斗玉冠也飛掠而起,自動爲林坤束髮。

他右腳輕擡, 妙手空間:重生甜妻要造反

“嗯,不錯不錯!”

林坤忍不住讚歎道。

此刻他唯一遺憾的,是沒有大道光芒環繞,否則,那就更加完美了!

當然,如果此刻真的有大道光芒,林坤也會拜託赤腳大仙將其內斂。

因爲真正的仙人,必須氣質出塵,簡單大方,太烏七八糟的東西,並不符合他心目中仙人的模樣。

還有,自己這纔剛剛穿越天界不久,不能太過張揚,要儘量低調。

對,低調!

苟活才能長久!

他這樣想着,忽然聽到身前腳步聲嘈雜。

一擡頭,便對上了嫦娥吹彈可破的俏臉,還有那驚訝的失了神的雙眸。

就見雲霧繚繞間,桂花簌簌而落,恍若畫境。

林坤緩緩自期間走出,如仙君臨塵,五官精緻,七尺身軀,不肥不瘦,一雙星目流轉間,彷彿看破塵世喧囂,淡漠仙界。

如今,身着青龍長袍,更是將仙人風範,發揮的淋漓盡致。

如此刻他手持一卷天書,則是那遨遊三界的儒仙。

如他手持一柄神劍,則是那降妖除魔,造福三界的劍神。

如他手持一塊令牌,則是那賞善罰惡的天界神判。

此刻,他的每一個舉動,每一個眼神,都堪稱完美,盡顯絕世風範。

或許,這,纔是真正仙人該有的樣子吧!

像扶搖太子之流,在此刻的林坤面前,則是寒鴉比鳳凰,繁星比皓月!

完全無法相提並論! 這一刻,嫦娥算是徹徹底底的明白,爲什麼林坤可以一箭爆神衛,一鞋退扶搖了。

隱世仙祖!

林坤絕對的隱世仙祖!

有這樣的高人做閨蜜,大概也是我嫦娥上輩子修來了福分吧!

此刻的林坤,簡直太非凡了。

如果說樣貌,三界之中,長相俊朗者不計其數。

但他此刻最爲非凡的,卻並不單單是相貌,而是氣質,一種生人勿近,高高在上,睥睨天下的氣質。

他一出來,就吸引了廣寒宮所有的目光,那氣勢恢宏的大殿、枝繁葉茂的桂花樹、還有那四處盛開的鮮花,在他面前,都黯然失色。

桂花漫天,仙霧繚繞,這樣的美景,的確令人沉醉。

但他這一出場,所有的美景,便都成了陪襯。

所有的人都驚呆了!

包括那些四處勞作的花工,還有夾道迎駕的侍女門童,一個個都彷彿是丟了魂似的望着他。

這簡直比仙人更像仙人啊!

雙眸如星,不染纖毫。

立於桂花樹下,款款瀟灑而行,青龍舞於胸前,日月踏於腳下。

衆人盡皆沉默,失魂落魄的望着他,待回神之後,心中都不約而同的浮現一句詩句。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這一刻,廣寒宮之中,沒有尖叫聲,也沒有驚呼聲,一切,都是那樣的安靜。


沒有人敢出聲破壞這樣的景緻,所有人都是安靜的看着這一切,就彷彿是喝醉了一般。

桂花樹之下,林坤很是不解的望了一眼衆人,然後款款的走到了之前彈奏鳳朝凰的青石之前。

那裏,擺放着一壺剛剛釀製的桂花釀,濃郁的酒香,已然讓戰鬥了半天,滴水未進的林坤心馳神往了。

不過,當他的右手,剛剛接觸到酒壺之時,一隻溫軟細膩的玉手,卻是將他阻攔了下來。

“坤坤,莫要喝酒,還是喝茶吧,喝酒不符合你的氣質。”

嫦娥望着玉樹臨風的林坤,一臉癡迷的輕聲勸道。


“怎麼?喝茶與飲酒,難道有區別嗎?”

渴的嗓子都快冒煙的林坤,一臉不解的問道。

如果是別人,聽到嫦娥仙子如此關懷,或許會直接幸福的暈過去,但林坤卻表現的十分隨意。

畢竟他知道,人家是有夫之婦。

雖然後羿戰神還關在天荒囚牢,但總有回來的一天。

而自己,充其量是她的好哥們,好閨蜜罷了。



嫦娥瞥了一眼林坤,卻久久無法回答。

的確,無論是喝茶,還是喝酒,此刻林坤這種無法形容的氣質,都是無與倫比。

喝茶時,儒雅而隨和,出塵而不凡。

飲酒時,倜儻而灑脫,無憂而超然。

又想到此刻的林坤,已然是自己的好閨蜜,嫦娥便忍不住笑了。

“坤坤,三日後,便是王母的蟠桃會,方纔你與赤腳老伯在樹後時,紫霄宮就送來了請帖,讓我與你同去,這幾天,你可要好好的準備一番啊。”

林坤聞言,頓時有些驚訝。

“請我去赴蟠桃盛會?”

“我一個剛剛來到天界一天的凡人,怎麼會有如此禮遇,去參加這麼重要的天界盛會?”

林坤的疑問不無道理,畢竟當年,就連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的齊天大聖孫悟空,都因爲沒有獲得參加蟠桃大會的資格,而大鬧天宮,反下天界而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