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李強怎麼說也是個漢子,不像劉子豪一樣做人那麼的卑鄙,我是不會拿自己兄弟的家人做文章的。”李強說道。


孫永東聽到了李強的話後,面目猙獰的看了眼王德有。

孫永東不傻,他一聽李強說這樣的話,那肯定是說明他查到了劉子豪對付自己家人的證據。

王德有看着孫永東看向自己很不友好的目光後,譏諷的說道:“你個蠢貨,人家說什麼你就相信,還被人家套出這麼多的話來,現在居然還懷疑豪哥,真是枉費了豪哥對你的一片苦心”

“你是劉子豪的人?”李強用陰冷的目光看着王德有問道。

“是豪哥的人又怎麼樣?”王德有全無懼色,雙眼直視着李強反問道。

“呵呵,看來東子在劉子豪哪裏混的也不怎麼樣啊,來我這裏居然還要有人跟着。”李強譏笑着說道。

“我是豪哥派給東哥的人,你不用挑撥什麼。”王德有辯解着說道。

李強沒有在理會王德有,而是對孫永東說道:“我猜的不錯的話,你今晚過來是想看看我是不是被林峯給弄死了吧?要是沒死你會親手要了我的命的,是不是?”

“我只是想替我哥哥報仇而已,我們兄弟從小沒有父母,是我哥哥把我一手拉扯大的,長兄爲父,此仇不報有朝一日我下了九泉,也沒臉見我哥哥。”孫永東看着李強說道。

“東子你現在還執迷不悟,你是被劉子豪給利用了,我當初是真的想救你哥哥出來的,無奈事與願違,我也沒有辦法,現在我和你解釋什麼也沒有用了,但是我告訴你,你的老婆和孩子都在劉子豪的掌握之中了,你現在還在爲他賣命,真是可悲啊!”李強搖頭說道。

“你說什麼!”孫永東很激動的喊道。

“你別聽他胡說,豪哥對你怎麼樣,你不清楚嗎!”王德有在一邊喊道。

李強看了眼小龍道:“讓他老實點。”

小龍點了下頭,來到王德有的身旁。“啪啪啪!”一陣大嘴巴就扇到王德有的嘴上。

王德有嘴脣都被打的翻了起來,血順着嘴角流了出來。

王德有帶來的幾個人想拜託後面按着的人,可是他們剛一動就被一頓暴揍。

小龍擺擺手道:“帶出去別在這兒攪了強哥的心情。”

隨後王德有和他帶了的人都被帶了出去,在出門前王德有始終都在死死的盯着孫永東看,他害怕孫永東在來個無間道,把劉子豪給出賣了,現在可是劉子豪復仇的最後一步了,出不得一點意外。但是現在的局面不是他能掌控的,就連他自己也未必能夠全身而退。 王德有等人剛被帶出去,三兒進來了,手裏還架着一個鼻青臉腫的人。此人正是孫永東安排在外面監視李強動靜的程子。

小龍看了眼被揍的不省人事的程子道:“你小子也TM的跟着反強哥!”

隨後小龍問李強道:“強哥,是不是按規矩廢了他?”

李強猶豫了一下道:“算了,放他走吧。”

小龍遲疑了一下,還是讓人放了程子。

孫永東看着李強道:“謝謝你饒了程子,我現在想知道我老婆和我孩子的情況。”


李強看着孫永東道:“劉子豪的話你也能信,他是什麼人,他連着自己的表哥都能坑,何況你了。就在東方俊告訴我劉子豪被踢出劉家後,我就開始查他了,他表哥沈萬海的辦公樓被拍賣,就是因爲他找人查了他表哥的走私貨物,才導致沈萬海無錢還貸,才被銀行給他的辦公樓拍賣了,而劉子豪做這些的目的居然就是爲了讓唐老二上套,你說他要是想達到他的什麼目的會不會把你犧牲掉?”

“我只想知道我的老婆和孩子怎麼樣了?”孫永東繼續問道。

“你把你老婆和孩子弄到郊區去,是怕我知道你聯合劉子豪對付我之後,我對他們下手吧?但是我告訴你,你家裏已經被劉子豪的人給看上了,我想你要是不聽他的話他肯定會用你老婆和孩子的性命來要挾你,不過我已經派人把劉子豪的人也盯上了,要是他們想對你的老婆下手,我的人會出手相救的。”李強說道。

孫永東聽了李強的話後,看着李強的眼神很複雜。

李強繼續說道:“不管怎麼說我都欠你哥哥的,你也替我當過刀子,所以這件事我不會在追究你了,等我處理了劉子豪,我會給你一筆錢讓你帶上你老婆孩子離開這裏的,這也算是我還了你哥和你你給我當刀子的人情。”

“李……強哥我……”孫永東現在也不知道應該在繼續說什麼了。

孫永東自己想到;也許我真的是被劉子豪利用了,現在自己來殺李強,卻反落到人家手裏,而且李強還承諾幫自己救出老婆孩子後,放自己走。這讓孫永東覺得自己多少還是虧欠李強的。

李強看着一臉糾結的孫永東道:“對於你哥哥的事我不想過多的解釋了,你就想想我平時是怎麼對你的就行了,要是想通了就帶我去找劉子豪,我要親手滅了他。”

李強說完轉身出去了,麗麗在旁邊嘆了口氣道:“東子你強哥從來都不和別人解釋太多的,這點你應該也瞭解,他今天已經跟你解釋幾次你哥哥的事了。還有你也知道強哥最討厭的就是背叛,不管是以前多麼衷心的小弟,只要背叛了他,他都不會手下留情的,只有你和你的手下才有這個特權,還是今兒晚給你開的,你好想想吧。”麗麗說完也出去了。

小龍過來拍了拍孫永東的肩膀道:“先前不好意思了東哥。不過強哥對你真的沒得說了,你還是早作選擇,以免被劉子豪趁機跑了。”小龍說完帶着他的人也出去了。

孫永東自嘲的笑了笑,心想我還有的選嗎?老婆孩子說是被李強的人從劉子豪的手裏給救了,可現在不答應李強的要求,自己老婆孩子一樣很危險。

想到這兒孫永東自己出了臥室去了前廳,此時李強已經換好了一身新衣服,頭上的傷口也包紮好了。只是王德有一夥人不知道被帶到哪裏去了。

李強看見孫永東出來了,道:“想好了東子?”

“我有的選嗎?”

“你也可以現在離開,我讓我的人把你的老婆孩子都給你帶出來,我說過我是不會對你的家人下手的。”

孫永東看着李強不帶任何色彩的眼神,隨後道:“我帶你去找劉子豪。”

李強拍了拍孫永東的肩膀沒有說話。

……

林峯在麗麗美容店門口等着劉子清派來的人,等了一會不見有人來,他拿出手機打給了大鵬。“怎麼樣了鵬哥?”

“沒問題我和豹哥在一起了,現在已經把後面的尾巴給甩了。”

“好,你們現在去你跟蹤到的那個別墅門口守着,看看那裏有沒有什麼變化。”

林峯放下手機,見遠處來了一抹燈光,他走了過去。

只見兩輛警車看見林峯後下了車,第一個出來的就是徐大寶,他看了眼林峯後,熱情的道:“小兄弟等着急了吧?我接到劉市長的電話後就開始安排人手,只是這大半夜的,刑偵大隊的人都在家休息了,我現聯繫的所以耽誤了一些時間,還望林峯兄弟不要見怪。”

這徐大寶雖然只是個分局長,但是政治嗅覺確是十分的靈敏,他在接到劉子清的電話後,就像想起了那個用硬幣救了劉子清女兒的林峯,居然林峯能夠還和劉子清有聯繫,而且還能讓劉子清這麼晚了給自己打電話,說明現在他們之間的關係應該很不一般。

林峯看着徐大寶這般的客氣,自己也很客氣的說道:“不好意思啊,這麼晚了還麻煩徐局長。”

“哪裏話,爲人民服務是我們應該做的。”徐大寶說的自己正義感十足。天知道要是別人這麼晚找他辦案,他會不會罵娘。

林峯和徐大寶客氣幾句後,便道:“咱先不着急,一會你們把車開到別的地方去,不要被裏面的人發現,我懷疑他們還有同夥,咱們最好給他來個一網打盡。”

徐大寶看着林峯,這個年紀輕輕的小傢伙,每次見他都會讓人刮目相看,上次居然用硬幣殺了綁匪後,救了劉子清的女兒,這次居然要放長線釣大魚。

當然徐大寶還是希望把案子辦的漂漂亮亮的,上次張強在劉子清那裏只是拍了幾句馬屁,居然被內定爲海口區的書記,而自己居然沒有任何調動,這次要是把這個案子辦好了,說不定自己還有機會調到市局。

想到着徐大寶趕緊安排人換私家車,然後繼續增派人手,做好全方位跟蹤抓捕計劃。

果然功夫不負有心人,在等了一會兒後,小龍的手下壓着王德有一夥兒人出來了,當他們上車後,徐大寶馬上安排刑偵人員進行祕密跟蹤。

徐大寶問林峯道:“這不是李強嗎?你說的綁架案就是他安排人做的?”

“這個還不好說,不過一會兒我們就有答案了。”

李強他們的幾輛車子行駛出去後,徐大寶和林峯也上了車,在後面跟着,然後徐大寶又安排人在他們行駛的路段口處,進行輪流跟蹤,畢竟晚上車輛不是很多,如果自己一直跟着,很容易暴漏。 林峯看着李強他們行駛的路線,判斷出這是去大鵬他們監視的別墅,所以林峯趕忙給大鵬打了電話。“鵬哥,你讓豹哥一個人在那找個隱蔽的地方監視,一會兒那裏可能回去人,另外你安麗麗美容店的路線原路返回,看看能不能遇到你先前監視的車子,注意現在他們已經增加到四輛車子一起行駛了,很容易發現的,要是看見了你不用管,打電話告訴我一聲就行了。”

林峯放下電話,此時他們已經不在跟着李強的車子了,由徐大寶安排在路口的車子繼續跟蹤。

時間不大,林峯的手機響了,林峯接通後,裏面傳來大鵬的聲音。“林子,我看見了,他們四輛車子,和我走了個對面,看路線應該是去那個別墅。”

林峯放下電話打給了趙豹。“豹哥一會你那裏可能去人,你注意隱蔽,要是去人了打電話通知我。”

林峯放下電話對徐大寶道:“徐局讓你的人別跟的太急大概確定方位就可以了,以免被發現,現在我已經猜出他們要去什麼地方了。”

徐大寶看着林峯安排調度是如此的有方,自己這個做局長都沒有他這麼精明,看來自己一定要和他打好關係,此人日後必成大事。

徐大寶給他的人打了個電話,讓他們減緩了速度,既然一切林峯都安排好了,看來這次沒準又和上回破綁架案時一樣不用自己費力就能撿個功勞。

時間不大,林峯的手機在次想起,林峯以爲是趙豹的呢,結果接聽後,裏面傳來唐雅馨很是關心的問候。“你在哪了,腿上的傷口怎麼樣了?”

“我沒事,你不用擔心我,一會我就把綁架你的人統統抓住了。”

“你不要有事啊,記的你答應過我的事嗎,明天他就要回來了。”

林峯臉上露出自信的笑容,他知道唐雅馨說的那個他就是姚勝天。隨後林峯道:“我答應過你事情,從來不會食言,放心好了,我明天會回唐氏的。”

唐雅馨在電話那頭沉默一會兒,道:“我相信你,還有自己小心。”

雖然只是很簡單的一句話,但是裏面卻包含着很多的情愫。有些情侶不知說了多少山盟海誓,可是激情過後卻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而唐雅馨的一句我相信你,還有自己小心,卻讓林峯感覺到唐雅馨對自己沒有任何懷疑的信任和關心。

徐大寶知道林峯是在談情說愛,很識趣的把頭扭到一邊,拿起手機打給了跟蹤帶走王德有一夥人行蹤的刑偵警員。

徐大寶交代他們一定不要打草驚蛇,萬一那邊發現了有人跟蹤,很可能會打電話給李強,倒時候要是壞了林峯的計劃,那自己想進市局的夢也就破滅了。

就在林峯掛斷唐雅馨打電話後,趙豹的電話如約而至的打了過來。“林峯兄弟,李強的人來了,四輛車,下來十幾個人,孫永東也在。”

“好,我知道了豹哥,你隱蔽好不要被他們發現,我這就過去。”

林峯掛了電話,和徐大寶直奔劉子豪的別墅而去,當然此時林峯還不知道這別墅就是劉子豪的老巢,更不知道劉子豪的一且祕密和陰謀,即將被他解開。


……

李強帶着人來到劉子豪的別墅附近後並沒有下車,而是對孫永東道:“劉子豪給你派人了,但這麼長的時間你和他派的人都沒有給他打電話,以他的性格肯定會懷疑你的,一會兒你進去見機行動,不行就先下手。”李強說完拿出一把手槍遞給了孫永東。

孫永東遲疑了一下接過了手槍,自己在看向李強眼神的眼神時,就已經沒有太多的愧疚了。

先是劉子豪答應自己殺了李強後,就送他們一家出國。

現在又是李強暗示自己來殺劉子豪,可他們雙方都不打算親自動手,都是讓自己揹着個黑鍋。自己什麼都明白,卻還要聽他們的,因爲他們倆個人手裏都有着自己的軟肋,就是自己的老婆和孩子。

看來自己從開始到最後都是兩人的一枚棋子罷了,只是李強的手段看上去更柔和一些,當然是現在來看,如果自己不按照他的意願來,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也許不一定能見到明天的太陽。

孫永東想到這自嘲的笑了一下後,拿着李強的手槍下了車。

孫永東調整了一下心態後,進了劉子豪的別墅,孫永東剛進門,就見曾經和劉向東一起綁架過張靜的李猛過來問道:“東哥回來了,豪哥在樓上等你呢,王德有呢,他沒和你一起回來嗎?”

“他去醫院了,剛剛我們和李強的人動手了,王德有受傷了,他手下的人給他送醫院去了。”孫永東說完就向樓上走去。

李猛聽了孫永東的話後,便拿出手機給王德有打了過去,電話打過去卻沒人接。

李猛安排人出去看看別墅外有沒有什麼情況,然後自己就上了樓。

孫永東來到劉子豪的房間,輕輕敲了下門,劉子豪示意他進來。

孫永東開門進了劉子豪的房間,房間裏有三個人,劉子豪在沙發上坐着。身後有兩個彪形大漢站在他的身後。

“豪哥,事情辦妥了,只是你借給我的那個王德有受了點兒傷,被他的手下送進了醫院。”孫永東看着劉子豪說道。

“李強死了?”劉子豪問道。

“是的,我們過去時他還沒死,後來他的私人醫生過來給他急救,我怕他在被搶救過來,所以就動手了,是我親手做掉的他的。”

劉子豪盯着孫永東道:“既然你的仇人被你親手殺了,你應該高興纔對啊,怎麼看你的臉色不是很好啊?”

孫永東心裏一驚,他知道自己露出馬腳了,不過馬上應付道:“雖然現在仇報了,可畢竟他以前對我很好,現在他死了,我心裏多少還是有點不大好受。”

就在這時王猛從門外進來了,他剛要開口說話,劉子豪向他搖了搖頭,李猛就沒有說什麼,站在了一邊。

劉子豪繼續對孫永東道:“那麼在他臨死前你就沒問問他,當初爲什麼不救你哥哥,還花錢把他買死在監獄裏?”

孫永東搖搖頭道:“說那麼多已經沒什麼意思了,只是豪哥你,是不是懷疑我沒有殺了李強?”

“怎麼會呢,你和李強的仇我是知道的,所以我相信你。”

“呵呵,我就是怕豪哥你不相信我,現在我給王德有打個給電話讓他和你說。”孫永東說完把手就伸向了衣服裏去拿手機。

“砰!”一聲槍響。

孫永東腿部中槍,半跪在地上。開槍的是劉子豪身後的人。 隨後李猛也拿着手槍,指向了孫永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