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接過水杯後,對站在一旁的陳虎說道:


“說吧,你不是要自首嗎?把你犯罪記錄一條不少的都講給李隊長聽。”

陳虎擡頭看了看我,似乎有些猶豫不決,這時雲月輕輕的咳嗽了一聲,把陳虎嚇了一個‘激’靈忙開口說道:

“人是我殺的,城東派出所的副隊長吳正信幫我處理的後事,一點酒吧的毒品也是我給聯繫的客戶,還有……”

“等等等等……慢點說,我都記下來。”李隊長打斷了陳虎的話。

之後便是長達半個多小時的記錄和審訊,所謂的審訊就是把陳虎嘴裏更多的犯罪記錄給敲出來,這陳虎也知道怎麼着也活不了,索‘性’死前少受點罪,全部都說了出來。

當李隊長看着本子上陳虎所承認的種種罪行後,眉頭緊皺,拿着手上的本子朝着陳虎的頭上就狠狠的砸了一下子。

“你真是個畜生!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都做絕了!”

“小李去把局長請來,這案子太大了。”李隊長對坐在一旁一直做筆記的警察小李說道。

“李隊長這人也招了,要是沒什麼事,我就和雲月先走了。”我此刻也不想在這裏多待。

“張老弟你等下,待會局長來,我給你邀功,你這次可是立了大功了,告訴你,這個李虎我們早就盯上他了,苦於他做事幹淨,還有後臺,所以一直找不到證據,這次好了,就這一張紙,夠他槍斃一百回了!”李隊長笑着對我說道,此刻破了這個大案子,他倒是高興了不少。

“見局長就不必了吧?”我想推辭掉。

“別,我們局長爲人正直,你們要是做了朋友,相互不也多條路嗎?”李隊長勸道。

我聽了李隊長的話,心想也是,若是一個正直的公安局局長,我倒是想結‘交’的。

“好吧,那我們在這等等。”我答應了下來。

“雲月,你覺得那輛車好看不?”我從窗外外面看着剛來我開來的寶馬760問雲月道。

“好看。”雲月說道。

“那行,過幾年存錢咱也買一輛,買不起這樣的,就買國產的。”的確,寶馬車是我很多年的一個夢想了。

“怎麼?對這車有意思?”一個蒼勁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了過來,我回頭一看,直接從那個人的穿着和肩章上就知道他是公安局的局長。

“局長好,沒……就是隨便一說。”我站起來說道。

“叫我老張就行,聽說是你把陳虎這個黑社會頭子給帶來的?”張局長說着對我伸出了手。

我也伸手和他握手後說道:

“對,是我帶來的。”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這個鬼滑頭,我們拿他都沒辦法。”張局長說着在我肩頭拍了拍。

“這位是?”張局長看着雲月問我道。其實男‘女’間握手應該是由‘女’方先提出,雲月並不懂這些。

“是我‘女’朋友。”我答道。

“哦,這樣啊,行,我先去忙,等有時間一起吃個飯,這個案子後面牽扯出來的人太多了,小張同志你這是在給我們增加工作量啊。”張局長跟我開了個玩笑。

“我這哪敢,您忙去吧。”

之後張局長便走了,我見也沒我們什麼事了,便和李隊長打了個招呼便走了。

從派出所出來,雲月挎住了我的胳膊,笑着對我說道:

“張野,帶我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行,你想吃什麼?”我‘摸’了‘摸’雲月的頭笑着問道。

“你帶我吃什麼,我就去吃什麼。”雲月把我的胳膊抱得更緊了。

“好說,跟我來,我帶你去吃遍舌尖上的東城。”我說着拉着雲月攔下一輛出租車,往東城的小吃街開去,我們這個市分東城和西城,我所居住的小區則是在東城。

到了小吃街上,此刻已經是下午的飯點了,整條街上擠滿了人。

我帶着雲月擠進了一個山東餅店,老闆是老熟人了,見到我來,忙打招呼:

“小子來了,吃點啥?”

“來了,揚子餅兩份。”我對老闆喊道。

“好嘞,馬上給你做。”老闆答應了一聲。

“揚子餅是什麼?好吃嗎?”雲月雙手託臉,望着我問道。

我還沒回答呢,老闆在窗戶後面喊上了:

“保證閨‘女’你好吃,面軟口感好,一咬盡流油,餡濃香可口,‘色’香味俱佳,百吃都不厭!”

我去,這買餅的老闆還作起順口溜來了。

“你男朋友從上小學就在我這裏吃,這不都吃了十幾年了,不好吃他能帶你來嗎?”老闆邊和麪便喊道。

揚子餅端上來的時候,帶着騰騰的熱氣和撲面而來的香味。

“來,這是送你的烤魚。”老闆笑着把一盤魚放在了桌子上,裏面乘着兩條烤的焦黃的草魚。

“我說老闆,我這來一次你合着虧本了還。”我笑着對老闆說道。

“你這半年沒來,都領上媳‘婦’了,這閨‘女’長得真俊,這是給這個姑娘的見面禮。”老闆笑着說道。

“謝謝。”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雲月道了聲謝。

“那行,你們先吃,我忙去了啊,這姑娘真俊。”老闆又說了一句,之後便轉身忙去了。

“你嚐嚐他做的揚子餅和烤的魚,很好吃。”我對雲月說道。

從小吃店裏出來的時候,天已經暗了下來,此刻擺夜市的小攤小販也都出來擺攤佔地方了。

我又帶着雲月在夜市上逛了一會兒,雲月今天高興的小臉通紅,拉着我手,這裏瞧瞧那裏看看。

回去的時候,因爲路不遠,所以沒有打車,而是和雲月慢慢的走了回去。

走到半路的時候。經過一個人稀車少的巷子時,我突然感覺有什麼東西跟在我們後面,背後一直有一絲涼意。

“張野,有東西在跟着我們。”雲月輕聲對提醒我道。“知道了。”我說着停下身子,轉過身子看着這昏暗的巷子,說道:“我不管你是什麼,跟着我們有什麼目的,識相的就給我滾出來!” ?

我話音剛落,從巷子的牆裏面慢慢的擠出來一個黑‘色’的影子。。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шш.shuнāнā.com。

我聚氣觀瞧,是鬼!

“多謝朋友相助,幫我報仇,孔樂生此生已盡,無以爲報,走之前來給你磕頭了。”說着那個黑影朝着我跪了下來。

“磕頭就不必了,你就是孔樂生?”我問道。

“是。”孔樂生答道。

“那個陳虎爲什麼要殺你?”我問道。

“因爲我看見了他們‘交’易毒品。”孔樂生說道。

“罷了,你現在速去投胎。”我對着還跪在地上的孔樂生的魂魄擺了擺手。

“多謝。”說着那個黑影又給我鞠了一躬後,慢慢的隱退在黑暗當中。

“那個陳虎真不是東西,這樣真是便宜他了。”雲月憤憤的說道。

“算了,反正他死後都是去枉死城受罪,走吧。”

回到家後,這些天倒是沒什麼事情,因爲天氣寒冷的緣故,除了晨跑和鍛鍊外,我基本上和雲月很少出‘門’,受東北的那個道士影響,我變強的心理越來越強烈,每天都‘花’大量的時間來打坐練氣,幾乎着魔,看着丹田內那絲罡氣越來越濃厚後,我多少有了些成就感。

而云月倒是吃那個揚子餅吃上癮來了,三天二頭的纏着讓我帶她去吃,到了最後,她直接跑到小吃店找老闆學去了,學了一天晚上回來就給我做,讓我嚐嚐。

我吃了雲月做的揚子餅後,一個勁的點頭,不得不佩服雲月的學習能力,雖然揚子餅不難做,但是隻學了一天,便把做揚子餅的‘精’髓學來了,難得。

時間就這麼平淡的一天天過去,半個月後的下午,我和雲月一起坐在沙發上吃着水果看電影的時候,我的手機突然響了。

我拿起了一看,是李隊長打來的,我也沒多想,接了起來。

“喂,李隊長。”

“喂,張老弟啊,你今天晚上有沒有時間?”李隊長說話的聲音帶着笑意,看來半個月前的那個案子估計整個警局都得到了上面的表彰。

“有啊,怎麼了?”我問道。

“我們張局長今天晚上想請你一起吃頓飯,你看?”李隊長對我問道。

“行啊,幾點?在哪?”我馬上答應了下來,人家局長主動請我去吃飯,要是不去,就太擺架子了。

“晚上7點,農家飯莊,咱不見不散。”李隊長說道。

“行,我一定準時到。”我說着便掛了電話。

我看了看手錶,此時已經是下午5點多了,陪着雲月看完這部‘忠犬八公的故事’,雲月看這部電影的時候,從男主角死後到整部電影結束,一直哭個不停,眼淚止都止不住,雙眼哭得通紅,一整包‘抽’紙擦眼淚擦完了,我則要比雲月強上很多,畢竟咱是個男人,我勉強用了兩包‘抽’紙。

我勸大家要看這部電影的時候,若是自己情緒豐富的話,看之前最少準備三包‘抽’紙,以防以淚洗面。

安慰好了雲月,然後就準備開車去‘農家飯莊’吃飯。

提前半個小時,到了農家飯莊後,停好車,我和雲月走了進去,一進‘門’便發現李隊長站在大‘門’口。

“哎呀,兩位來了啊。”李隊長說着朝我走了過來。

“我說李隊長,你幾點就站在這裏等我了?‘弄’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看着李隊長問道。

“我這也是剛來,走,進屋,張局長等着咱們呢。”

進了包廂後,我看到除了張局長外,還有一個‘女’孩,十七八歲,長得水靈,坐在張局長的旁邊,估計是他的‘女’兒。

又是一通客套和介紹後,衆人分賓主落座,通過介紹,我知道了那個‘女’孩果然是張局長的獨生‘女’。

等我們都坐下,張局長這才笑着對一直站在旁邊的服務員說道:

“人齊了,開始上菜吧。”

“好的,老闆稍等。”那個‘女’服務員說着走了出去。

“老闆?原來這個飯店是張局長你開的?”我略顯吃驚。

“我內人開的,我那有閒工夫管這個,對了,老弟,‘私’底下你和你對象叫我老哥就中,別張局長張局長的聽着就生疏。”張局長笑着對我說道。

冷情前夫,前妻已改嫁 “那行,那我就叫你老哥了。”我也不客套。

“這就對了嘛,來咱先喝酒,對了閨‘女’會喝酒不?”張局長看着雲月問道。

名門嫡秀 “我不會。”雲月搖頭道。

“正好,你和燕子一起和果汁。”張局長說着給雲月遞過去一瓶果汁。

在飯局上,雲月帶在身上的白靈鼠聞到了‘肉’味,然後從包裏探出小腦袋,四處聞個不停,雲月偷偷‘摸’‘摸’的餵了它幾塊‘肉’後,白靈鼠吃飽後,躺在包裏睡大覺去了。

衆人閒聊間,菜也上的差不多了,張局長忙招呼衆人吃飯,菜過五味酒過三巡,張局長放下手中的筷子,看着我問道:

“老弟,我這次叫你來主要是想送你樣東西。”

“送我東西?送我什麼東西?”我困‘惑’的看着張局長問道。

張局長沒有說話,而是笑呵呵的從他隨時的揹包裏拿出了一把車鑰匙,朝我扔了過來。

我雙手接住,一看是寶馬的車鑰匙!

“您這是什麼意思?”我看着手中寶馬車的鑰匙問道。

“我看你喜歡陳虎的那輛寶馬,沒收他財產的時候,這車本來要去拍賣的,我託人給買了下來,沒‘花’多少錢。”張局長解釋道。

“這我不能要。”我忙把鑰匙遞了過去,這無功不受祿,再說這寶馬車又不是什麼便宜東西,上百萬的東西咱平白拿着也開不舒坦。

“張老弟,拿着把,你給我們局裏忙了大忙,這是張局長給你的謝禮。”李隊長也勸道。

“我不能要,這太貴重了。” 初戀算個鬼 我連忙擺手。

“老弟,老弟,你先聽我說,這車送你一是對你這次破案的獎勵,二是我有件‘私’人的要求想請你幫忙。”張局長對我說道。

“張局長,不是,老哥,你要是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開口就行,這車我真不能要,這……這貴重了。”“張老弟是不是以爲我買車的錢來路不正?我這都是和我內人商量後買下來的,她開這個飯店也能賺點錢,買下這車沒‘花’多少錢,你放心收下就行。”張局長以爲我覺得他用的是不乾淨的錢。“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真不能要,局長你要是再這樣我可就走了,車我是絕對不會要的,男人想要什麼,得靠自己的本事去賺,若是沒本事自己賺錢買,那就不開。”我說得斬釘截鐵,一點兒不留餘地。 ?

“好!像個男人!這樣吧,車我先給你留着,我‘花’了五十萬把這車給買了下來,你要是有了五十萬隨時來我這裏提車,這樣總可以了吧?”張局長看着我說道。

“可以是可以,不過我要是湊齊了五十萬還指不定什麼時候了。”我說着把手裏的寶馬車鑰匙遞給了張局長。

“沒事,我相信你很快就能把車給買走,我絕對不會看錯人。”張局長說着從我手裏把車鑰匙接了過去。

“對了,張局長你剛纔說有事找我幫忙,不知道是什麼事?”我忙把話題岔開。

“哎,這不我都帶來了嗎?”張局長看了自己的‘女’兒燕子一眼後,對我說道。

“什麼意思?”我隱隱猜到這件事情和他的‘女’兒有關係。

“你也知道,幹我們這行的仇家特別多,我閨‘女’燕子曾在去年遭到黑社會綁架,算是她命大,毫髮無損的給救了回來,我就這麼一個寶貝閨‘女’,你說怎麼能讓我放下心來。”

“那老哥你的意思是?”我問道。

“我爸把你的手機號碼給我了,我爸的意思就是我以後遇到什麼意外的話,用隨身帶的另外一個手機可以一鍵把我所在的位置發送到你的手機上,這樣你就能再最快的時間把我給救出來。”燕子搶先對我解釋道。

“這……老哥我是個直‘性’子,有什麼話我都直說了啊,我這個人喜歡到處探險和旅遊,說不準明天我就去另外一個省旅遊去了,這讓我看着他,是不是……”我聽了燕子的話後,直接說出了我心裏的想法。

張局長聽了我的話後,不免有些失落,好像瞬間又老了幾歲。

我實在不忍心看到一個爲人服務的好局長這樣,所以我對雲月說道:

“雲月,你給她張護身符帶着。”

雲月聽了我的話後,沒有絲毫的猶豫,從隨身帶着的小包裏拿出了一張黃‘色’的符紙,遞給了燕子:

“這張符紙你隨身帶着,在你出現生命危險的時候,足以救你一命。”雲月對燕子說道。

“謝謝你。”燕子從雲月的手上接過那張符紙。

“老弟,這符紙真能管用?”張局長帶着懷疑的眼神問道,畢竟這對於他們來說根本很難相信。

“絕對能!我的命就是被這符紙給救下的,比我可管用多了。”我笑着說道。

“局長,你就相信張老弟,他這本事大着呢。”李隊長在一旁‘插’了一句。

“那行,謝謝你們了,來我敬你們一個。”張局長說着站起身上要給我和雲月敬酒,我忙起身回敬。

吃過飯後,和張局長、李隊長還有燕子告別後,我帶着雲月回到的家裏,我剛要去修煉,雲月非吵着我繼續陪她看部電影,沒辦法,陪着雲月又看了一部電影,關於電影的名字和內容我不想過多的描述,只知道我家裏又少了三包‘抽’紙。

第二天清晨我跑完步回家的時候,看了看手機,發現有好幾個未接電話,我一看是都老牛打來的,我忙打了回去。

“喂,張野,你來我家裏一趟。”老牛說道。

“怎麼了?”我問道。

“浩子最近不對勁。”老牛說道。

“怎麼不對勁了?”我問道。

“他不知道從哪裏‘弄’來的錢,開着幾十萬的轎車回來了,還帶着個‘女’人,在村子裏吆喝着要出錢給村子修路。”老牛言語中充滿了擔憂。“你沒問他錢怎麼來的?”我一聽,也覺得苗頭不對!“我問了,他說是借錢和朋友合夥開kiv賺的,我爸媽不信,正在家裏跟他吵呢。”老牛說道。“我等我會兒,我馬上過去。”我說着就掛掉了電話,這小子明顯是在說謊,若是開kiv的話,就是是全部都裝修準備好了,投錢進去,回錢的話,至少也要等一個月,怎麼可能在半個多月就能賺這麼多錢,連車都買上了,這錢來的不正!

我馬上叫着雲月開車往老牛家裏趕去。

到了老牛家裏後,我剛踏進院子,便聽見牛浩大喊道:

“我賺的錢你們不信,我哥賺的你們都信!行,就當我沒回來過!”接着從牛浩便帶着一個‘女’人從屋子裏摔‘門’氣沖沖的走了出來。當他走到我面前的時候,對着我冷哼一聲道:“怎麼了?前幾天還在教育我的你,怎麼纔開個破大衆?你不是牛嗎?你看看我開什麼車?!”說着牛浩往大‘門’外一指,那裏停着一輛黑‘色’的奧迪a4。“牛浩,你跟我說實話,你的錢從哪來的?你還年輕,千萬別走了彎路。”我看着牛浩問道。 枕上嬌妻:帝少,生一個 “老子自己賺的!你們他m的都不信!好好好!嫉妒了是吧?”牛浩仰着頭對我說道。

我沒有再接他的話,看着他帶着那個濃妝‘豔’抹的‘女’人走了出去,上了車。

此刻老牛也從屋子裏走了出來,剛想跑出去叫住牛浩,我忙一把攔住了他。

“怎麼了,老野?”老牛看着我攔住他有些不解。

我沒有回答老牛,而是對雲月問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