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打頭陣,李震風殿後,陸小羽跟在中間,我們三人貓著腰繼續向山洞裡面摸去。


我們一直走了大概有兩三百米遠,突然前面出現了一個岔道,一個小小的石洞,另一個則是我們正在走的稍微寬闊一點的山洞。

我停下腳步,用高光手電筒照著那個小一點的山洞說道:「前面是岔道,有兩個山洞,我們進哪一個?」

「我看看。」李震風山前一步說道。

我看著腳下的那一層浮土,竟然還有腳印,而且和之前發現的那些腳印一模一樣。

「你看,這地上竟然還有腳印,這就說明那些人一直進去了。」我指著地上的腳印對李震風說道。

「嗯,我們往前走走看看。」李震風說道。

我們倆拿著手電筒向前走去,果不其然,那些腳印都順著那個大的山洞進去了,而且無一例外。

「前面有人蹚路,我們可以跟進去。」李震風說道。

我看著那條山洞說道:「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我覺得這個山洞有蹊蹺。」

「怕什麼,反正我們現在有槍有子彈,管他裡面有什麼,只要他敢來老子就能收了他。」李震風拍著手中的*稍微有點囂張的說道。

「萬事都不能大意。」我白了他一眼說道。

「那你說怎麼辦吧?「李震風說道。

「我的意思咱們進另外一條石洞。」我看著他說道。

「我不同意,萬一那個小的山洞裡也有危險怎麼辦?」李震風說道。

「行,那我們先到前面的山洞裡看看再說。」我說道。

李震風答應了,我們倆拿著手電筒和槍向前面的大一點的山洞裡摸了進去。走了沒多遠,突然,整個山洞裡的氣溫驟然降低,一股冷冰冰陰森森的感覺突然襲來,讓人不由得打起了寒顫和激靈。

「你有沒有感覺到陰冷?」李震風停下腳步問道。

我點點頭道:「有,這個地方很邪性,我們必須要小心點兒。」

話音剛落,我們倆都打開了槍的保險並將子彈推上了槍膛,一旦有什麼情況出現第一時間就開槍。

我們倆貓著腰繼續向前慢慢摸去,走了不到十來米,忽然一股子血腥味兒撲面而來。在這樣一個密封性很強通氣性很差的山洞裡,突然飄來這麼一股子令人噁心的血腥味兒,這說明山洞裡面絕對有死屍。

「你有沒有聞到一股子血腥味兒?」我看著李震風說道。

李震風點點頭說道:「好像就在前面不遠處。」

「小心點兒。」我低聲說道。

李震風和我互相使了一個眼色便緩緩向前面摸去。果然,借著手電筒的光我隱隱約約看到了幾具屍體。

我們倆小心翼翼的摸了過去,越來越近,燈光也越來越亮,我看的清清楚楚,那的確是三具屍體。我和李震風俯下身,查看著他們的屍體,整個屍體已經冰涼了,說明他們已經死了很久了。

但是另外我很奇怪的是,那兩個人身上並沒有任何傷口,也沒有彈孔,只是在他們倆的身旁周圍看到了大量的彈殼,鵝肉切他們倆周圍的石壁上都存在大量的子彈擊穿過的痕迹。

「奇怪,這些人是怎麼死的呢?」李震風納悶兒道。

我將其中的一具屍體翻了過來,他的眼眶竟然已經變成了深黑色;我扒開他的衣領,果然他的脖子上有兩個深深的牙齒印,也已經變成了黑色。

我驚出了一身冷汗,因為我知道他是怎麼死的了。

我又趕緊看了一下另外一具屍體,竟然和那個是一模一樣的死法。

「不好,他們是被粽子咬死的。你看他們倆,除了脖子上有兩個牙齒印之外全身沒有任何一點傷口;而且他們的眼眶已經變成了深黑色,這就是被粽子咬了之後明顯的中了屍毒的特徵。」我解釋道。

「什··什麼?粽子、屍毒,你的意思是說這山洞裡面有粽子?」李震風惶恐道。

我點點頭道:「應該有,希望我們別遇上。」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李震風問道。

「趕緊出去,帶上陸小羽我們走那個小山洞。」我說道。 第五十四章洛陽鏟

我和李震風從那個大一點的山洞裡退了出去,我們倆趕緊找到了陸小羽,因為留她一個人我實在不放心。這個山洞裡絕對不是很安全。

「你們倆可算回來了,留我一個人在這兒快嚇死我了。」陸小羽看這我們來跑過來招著手說道。

「別磨蹭了,趕快走吧。」我收拾著背包兒說道。

「怎麼了這是?這裡不是挺安全的嗎,那些猴子肯定追不上來的。」陸小羽說道。

「不是猴子,是粽子。」李震風說道。

「什麼?粽子是什麼?」陸小羽一頭霧水的問道。

「你是考古專業的,不會不知道粽子是什麼吧?」我看著她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殭屍?」陸小羽想了想突然開口說道。

「沒錯,就是粽子,而且應該是個大粽子。」我點點頭說道。

「不會吧,這山洞裡面竟然會有粽子?」陸小羽不可思議的說道。

「是真的,我和星爺已經發現了三具屍體,經過星爺的查看,那三個人都是被粽子咬死的,而且都是中了屍毒。咱們手裡的槍估計就是那幾個人留下的。另外我們發現的這個包和你在山腳下發現的那個包竟然也是一樣的,所以他們很有可能就是一夥兒的。」李震風說道。

「那我們怎麼辦呢?」陸小羽緊攥著雙手低聲說道。

「出去肯定是不行了,我們進另外一個山洞。」我想了想說道。

「怕什麼,咱們手裡有槍有彈的管他什麼東西,只要敢來那就是死路一條。」李震風掂量著手裡的那把*說道。

「事不宜遲,我們趕緊走吧。」我看了看四周說道。

依然是我打頭陣,李震風殿後,陸小羽則是緊緊的跟在我們倆中間;我一手拿著槍,一手拿著手電筒,走的極為困難。

距離那個小洞差不多還有二十來米的距離,我停下了腳步。我回頭看著身後的那兩位低聲說道:「進洞之後千萬要小心,洞里的東西千萬不要亂碰,做什麼都要經過我的同意;而且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要冷靜,明白嗎?」

「哎呀我說星爺,您就放心吧,我李震風的身手那可不是吹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是吧。」李震風得意洋洋的說道。此刻倒是一臉無所畏懼的樣子。

「邊兒去,尤其是你,進去之後給老子老實點兒,別見了什麼都亂動。」我白了他一眼說道。

「小羽,你跟緊我,明白了嗎?」我看著陸小羽的眼睛低聲說道。

我已經從陸小羽的眼神之中看出了几絲恐懼的意思,畢竟她是一個女孩子,像這樣的地方她是從未來過的。

「好,那現在我們就進洞吧。」我說道。

我拿起傢伙什,帶著陸小羽和李震風進洞了。其實我的心裡早已經開始忐忑不安了,倒不是我害怕,是因為我身邊還帶著這麼一位女生,要是萬一洞里真有粽子了,那可怎麼辦?畢竟我還沒有倒過斗,也沒有見過真正的粽子,一旦遇上了又該怎麼樣處置,這一切的問題頓時困擾著我,我心裡很忐忑。

但是沒辦法,我還是得硬著頭皮往前走,因為外邊就是無數的人猴正在等著我們,只要一出去,那我們的結果可就真得交代在荒郊野嶺了,說不定連個屍體都落不下。

我們已經進入了另外一個山洞,這條小的山洞是一條完全的石洞,比起另外一個山洞就顯得窄小了許多,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才斷定這個小洞裡面應該不會有粽子,因為粽子的個頭都非常大,這樣的一個小的石洞里是進不去的,況且就算進去了也活動不開。

我打著手電筒彎著腰一點一點的向前摸去,越往裡面走越黑暗、越潮濕,時不時撲面而來就是一股霉氣很重的味道,還夾雜著一股子惡臭味兒,就好像是洞裡面死了什麼東西,存在大量的腐肉和屍體一樣。

我慢了些許,因為我不知道前面會出現什麼東西,更不知道會發生什麼。由於石洞裡面很潮濕,石壁上滲出來的水滴時不時滴落下來,打在我的臉上,這讓我本來就很忐忑的心跳的更加快了;我時不時伸出手擦著臉上和脖子上的水滴。

越往裡面走氣溫越低,我明顯的感覺到落在脖子上的水滴是那麼的冰冷,老是感覺那水滴有一種往骨子裡面滲的感覺,似乎我的內心都感受到了那種刺激的寒冷。

由於貓著腰,我們走的很費勁兒,我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兒,嘴裡哈出來的氣都變成了白色,完全感覺就像是在冬天一樣。

我停下腳步拿起手電筒觀察了一下周圍,在確定沒有任何異常情況下我轉身看著陸小羽,她的眉毛上面竟然已經結了薄薄的一層霜。

「小羽,你沒事兒吧?」我看著她說道。

陸小羽凍得直打哆嗦,她緊緊的抱著雙手蹲在地上搖著頭說道:「沒事兒。」

她說話的聲音都已經在顫抖,這顯然是凍的。我將自己的衣服脫了下來給她披在了身上。

陸小羽掙扎著站起來將衣服塞回給了我;她看著我說道:「這裡這麼冷,沒有衣服怎麼行;你趕緊穿上吧,我還堅持的住。」

我看著她說道:「既然是我帶你進來的,那我就得帶你出去;你和我不一樣,我是男人,我堅持的住,你聽話,趕緊把衣服穿上,咱們稍稍休息一會兒就得趕快走了。」

陸小羽看著我,我對她點了點頭,將衣服披在了她的肩上。

「李震風,你怎麼樣,還挺得住嗎?」我問道。

「你他娘的這不廢話嗎,老子堂堂七尺男兒,這點兒困難小意思。」李震風半蹲著說道。

「那就好,咱們休息一下在走。」我笑了笑說道。

其他娘的挺得住的,李震風明顯已經在打哆嗦了,他和我一樣,只不過這傢伙是不想讓我太擔心才這樣說的;我太了解他了,一個硬漢子。

「小羽,吃點東西,補充點熱量,這樣會好一點。」我從包兒里拿出幾塊餅乾遞給她。

陸小羽那一雙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我,拿過餅乾吃了起來。

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變得這麼溫柔,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這真的不像以前的那個膽大而且還有點粗魯的我。

李震風那傢伙靠在石壁上嘴裡嚼著一塊牛肉乾,眼睛中帶著几絲奸笑看著我。

「我說你小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溫柔了,還知道關心女生了,這有點不像你了啊。」 電影風華 李震風笑著說道。

不過他的那個笑容,真得讓我很難受、很噁心;我瞪了他一眼,心裡有一句媽賣批已經給了他。

「閉上你的鳥嘴,老子對你的關心和愛護少嗎?」我說道。

「你有關心過我嗎,更別說愛護了。」李震風不以為然的看著我說道。

「我靠,你他媽還真是不要臉啊。你自己說吧,是誰把你從險象環生的乾陵地宮裡帶出來的,是老子我。」我說道。

李震風看著我嘟囔了兩句,繼續嚼著他的牛肉乾不說話了。

其實,在乾陵地宮要是沒有那傢伙,我也是九死一生;只不過,我跟他就是愛互相懟一下。

我摸著寶包兒里的東西,突然手裡多了一個東西,我頓時心裡樂開了花。

沒錯,正是我準備的幾瓶老西鳳。

「喂,過來喝兩口。」我拿著酒瓶兒對李震風說道。

這傢伙一看我手裡拿的是酒,跟沒了命似的,欣喜若狂的朝我沖了過來。知道是以為要喝酒,不知道以為這傢伙是同性戀呢。

我打開酒瓶猛灌了幾口,好傢夥;到底還是老西鳳,頓時我就感覺到肚子里一股子熱浪翻了上來,全身的冷意一下子消失了近一半。

李震風那傢伙也是,一邊喝著酒一邊說道:「你小子行啊,倒斗還記得帶酒來;老子是真服了。」

「哼,老子要不是害怕,帶那玩意兒進來幹嗎,還那麼重。」我心裡暗暗道。

在不見天日的地下地宮裡,處處都充滿了危險;更重要的是常常會出現一些莫名其妙而又十分詭異的恐怖事件;但是酒壯慫人膽,有了酒,最起碼可以給自己壯壯膽兒。

我們吃了點兒東西,休息了一會兒,準備繼續往前走。

「星爺,這些東西太重了,要不我們把那兩個包兒扔了吧。」李震風指著那兩個撿來的黑色大包兒說道。

「先別急,我們打開來看看裡面有什麼東西,說不定還能有什麼發現。」我說道。

我讓陸小羽往後退了退,然後而我和李震風兩人將那兩個黑色的大包兒挪到了稍微寬闊的一點的地方,準備打開一探究竟。

我將手電筒夾在胳膊窩裡,慢慢的拉開了拉鏈;包兒已經打開了,我借著手電筒的光看去,裡面竟然是一些非常專業的裝備,登山用的尼龍繩、安全鎖還有短柄錘等一些東西。

「奇怪,這荒山野嶺的,方圓都原始森林,怎麼會有人到這兒來登山呢,難道他們也是······」我心裡暗暗嘀咕道。

「星爺,你快來看,是洛陽鏟。」李震風大叫道。

突然,就好像是什麼東西猛然擊中了我的腦袋一樣,洛陽鏟這三個字深深的扎進了我的腦子裡。

我看著李震風打開的那個包兒,裡面確實是洛陽鏟,而且還是一節一節帶絲口的可以連接的現代版洛陽鏟;我大致的看了一下,這一節一節的洛陽鏟加起來的長度絕對有五十米了。 第五十五章守陵村

「快,我們該出發了。這些人絕對是來但都的,而且已經走到了我們的前面,我們必須要趕緊走,趕上他們,千萬不能讓他們破壞了那個古墓。」我說道。

我和李震風還有陸小羽趕緊收拾了一下,馬上向前面趕去。

那些人手裡有槍,而且還帶著十分專業的裝備,絕對是來倒斗的;一旦他們確定古墓的位置,進入墓室,那裡面的東西可就難逃一劫了,這對國家而言將是一個巨大的損失,所以我們必須趕到他們的前頭阻止他們。

窄小而又低矮的石洞里是在是太潮濕了,我全身的衣服幾乎都被石壁上掉下來的水浸透了,一股子寒意生生的襲上全身,著實讓我冷的受不了。

我已經記不清楚我們到底走了多久、走了多長時間,可就是一直感覺走不出這個山洞。

「星爺,咱該不會是遇上鬼打牆了吧?」李震風低聲說道。

我停下腳步回過頭看著他說道:「鬼打牆?我看你是鬼上身了。」

「你這人,我給你好好說呢;你想,為什麼我們一直走不出這個石洞呢?」李震風說道。

「你別自己嚇自己,你現在能動能說話那就是沒有遇上鬼打牆。我估計這個石洞應該是直接打通了整座山,所以應該很長很深。」我說道。

「你們看,咱們周圍的石壁都是被鑿刻過的,而且年代應該很久了;況且石壁上方一直往下滲水,所以我覺得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應該在地下,距離地下暗河應該不遠。而且這個地方從來就沒有人來過,地上除了咱們的腳印什麼也看不到,所以我覺得我們在往前走走,一定能出去。」我指著周圍的石壁說道。

戰神王爺,縱寵妖妃 我摸出羅盤,借著燈光看著羅盤上的指針在一點一點轉動著。

「果然不錯,這個山洞的走向是自北向南,這也符合風水學中的南北走向是為吉的說法。出口一定在前面。」我看著羅盤說道。

「那···那我們快點走吧,別在耽誤時間了。」陸小羽很著急的說道。

我看她已經臉色發白,嘴唇發紫,全身都在打著哆嗦,顯然是凍壞了;我伸出手摸著她的額頭,乎冷忽熱的,她已經發燒了。

「小羽發燒了,如果我們再不出去,後果不堪設想;她一個女還租絕對撐不下去。」我心裡焦急的嘀咕道。

「李震風,這次還你打頭陣,我扶著小羽殿後。」我說道。

「沒問題,你就放心吧。」李震風點點頭說道。

他一手拿著手電筒一手握著槍向前面摸去,我攙扶著陸小羽緊跟在他身後。

時間差不多過去了近兩個小時,此時的陸小羽已經嚴重昏迷,她整個人已經變得軟綿綿的,直接倒在了我的懷裡。

我摸了摸她的額頭,燒的更加厲害了,而且是高燒,一會兒冷一會兒熱,她的臉上胳膊上也都已經出了汗。

「她燒的太厲害了,在這樣下去估計凶多吉少。」我低聲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