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想掃蕩馬匪窩呢!蕭瀟眨著眼看著白袍少年,突然發現大白一臉敵意的警惕著對方,注意,是敵意,大白老爺很少會對人表現出這麼明白的敵意,只有在大白老爺發現自己地位受到威脅時才會表現出來,比如說現在。


蕭瀟有些納悶,大白表現的這麼敵意做什麼,她又不會把他送給對方,再說對方顯然對他也不是很感興趣,並不想出手搶,從出現到現在,連正眼都沒瞧過,大白至於表現的這麼不友善么?!

見氣氛有些尷尬,白袍少年乾咳了聲,朗聲道:「我叫白修景,是宗門弟子,聽說最近平陽郡馬匪橫行,前來一探。」

聽對方介紹姓名和身份來歷,蕭瀟稍稍放下了心,看對方氣度和做派,的確像是宗門子弟,但問題也就緊隨而來了,如果剿匪有宗門弟子加入,那是不是就表示戰利品要跟對方分?也不知道對方願不願意跟自己五五分。

蕭瀟糾結著戰利品,大白心疼到嘴的肥肉飛了一半不說,還感覺到對方是有意在跟蕭瀟搭話,讓他分外的有敵意起來,想打我主子的主意,做夢!

一抬頭看到對方灼灼的目光,蕭瀟有些受不住了,趕忙簡短的說了下自己,「我叫蕭瀟,臨寧鎮來,剿匪。」

三句話,簡短精悍,加起來才十個字!聽的白修景大嘆對方這感慨能力,當然也猜到了對方緊鎖眉頭的原因。

「道友無須顧慮,我是奉師命前來幫忙的,戰利品全歸道友便可。」白修景笑著解釋。

一聽戰利品都歸自己的,蕭瀟立刻眉開眼笑起來,笑著笑著,突然冒出一句,「到最後你不會連我也打劫了吧?!」

白修景的笑容突然僵硬在了臉上,他的內心在吶喊在痛苦的掙扎,師父這交代下來的是什麼任務啊,讓他來無定山脈找人也就算了,找到的怎麼是神經這麼粗,反射弧這麼長,思維還很有些奇葩的小蘿莉啊!

沒錯,白修景接了師命,來無定山脈找人,本來還想著無定山脈這麼大,讓他一個小靈仙怎麼好找啊,結果他剛出了無定山脈,就找到了師命里說的人,而且對方還有準備干架的趨勢。

對方要干架,他咋辦?看著?不太好吧,回去沒準會被師父削一頓!

於是,白修景就這麼大條條的跳出來了,一聽蕭瀟真的準備去干架,白修景就無語了,一個六級遊仙準備跳到馬匪窩裡找靈仙干架,這不是送死是什麼?!

白修景還沒出口勸,就看到蕭瀟提著一把比她身材還大了一倍多的黑色長刀,從山頭跳了下去,揮刀跳下,嘴裡大喊著:「打劫!!!」

被打劫兩字震驚到無以言喻后,白修景無奈認命了,只得祭出自己的飛劍,踩著劍也跟著跳了下去。

我家愛妃超凶噠 ——————

昨兒個打算雙更的,結果電腦崩壞掉了,所有文檔、Word打開全是亂碼,哭瞎了!!!

再加上前天剪指甲的時候,把手指剪破了,昨天腫的跟肥雞爪一樣,打字好疼!!!

會把更新補上的,不然編編大人會殺了我的!!! 這一天,對天沙幫來說,是個災難性的日子!

艷陽當空,一個嬌小的身影從天而降,揮舞著黑色長刀,口裡叫囂著打劫,讓天沙幫留守寨子里的幫眾都一哄而笑,但他們還沒笑完,看著對方一刀斬了一個遊仙后,瞪大眼珠子在告訴他們,這不是在搞笑。

「呔,小賊,乖乖交出靈石法寶丹藥符籙,爺爺放你們一條生路,否則,生不如死!」

大白跟在蕭瀟身後,模仿蕭瀟的聲音,一臉義正言辭的發了狠話。

蕭瀟扭頭丟了個白眼給大白,然後龍雀狂刀一指,「不想死就快點!」

天沙幫的那群幫眾不是很給力,看著自己的小夥伴被斬了,有笑著看熱鬧的,也有跌跌撞撞跑進去稟報的,甚至有不怕死的還朝蕭瀟吹起了口哨。

蕭瀟揮了揮龍雀狂刀,心裡在想,這群馬匪怎麼這麼不識相呢,都說打劫了,好歹也作出點被打劫的姿態啊,讓她這個打劫者一點成就感都沒有。

剛這樣想完,大白老爺已經發威了,這群湊表臉的馬匪,本大爺來打劫你們,竟然不知道把靈石雙手奉上,看來被本大爺打的還不夠狠。

大白身子一抖變成大獸后,立刻就有人驚呼出聲了,定睛一看竟然是昨兒個被他們故意放跑了的那個遊仙。

那遊仙一看到大白的樣子,立刻就嚇尿了,再回想一下小樹林里的那場大屠殺,近二十餘人的小隊,四五個靈仙,都被眼前這個小蘿莉和大獸給滅了,那不是斬,那是屠殺啊!

嚇的兩股顫顫的遊仙驚恐的大叫一聲,瘋了似的撒腿就跑,就算身旁的同伴拉著他,他還是沒命的要逃。

看著那遊仙撕心裂肺的大叫著跑遠,其他遊仙都呆愣了,看向蕭瀟和大白的眼神也變成了畏懼,能把一個高階遊仙嚇破膽,眼前這一人一獸到底是有多兇殘啊。

震懾里做到了,但是這群馬匪還是不識相,竟然沒有把靈石雙手奉上,大白老爺不滿的用爪子拍著地面,發出陣陣低鳴。

就在大白耐心要被磨盡的時候,一個滾圓的身子從城堡一樣的石屋裡滾了出來,向他們滾了過來,身後還跟著那個長相陰柔的男子。

一看到那個胖的快跟球一樣的人,大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捶著地,嘹亮的獸吼帶著被捶的砰砰響的地面,看上去非常的有震懾力,就像一隻突然抽風了的大獸,在狠狠的撓著地。

大白一隻獸在笑也就算了,蕭瀟在看到那個球形生物后也跟著笑了起來,一人一獸笑的那叫一個壯烈,一個捶地,一個用刀柄墩地,一聲起一聲落,遙相呼應著。

白修景站在蕭瀟和大白後面,看得一頭黑線,還真是什麼樣的人養什麼樣的戰寵,光笑點兩個都能湊到一起,說不是主僕關係都沒人信。

那胖成球的首領被蕭瀟和大白笑的大怒,滿臉通紅,兩腮鼓鼓的,不斷的用腳跺著地。

「你你你,統統給我上,抓活的。」胖球首領指著目瞪口呆的遊仙,大怒道。

誓不為妃:空間之農家小醫妹 遊仙還沒動,靈仙已經先動了,一道罡風直奔蕭瀟的面門。

大笑中,蕭瀟拎起龍雀狂刀打算橫擋一下,大白躥了過來,一爪子就把那道罡風給拍爛了,然後身子一轉,直撲那個率先發難的靈仙而去。

蕭瀟拍了拍胳膊,大笑著:「老子來打劫,不想死的把靈石法寶丹藥符籙統統交出來,想死的,那就死吧!」

話音剛落,蕭瀟一刀斬向了胖球首領,嚇的那個胖球首領哇哇大叫著,急退中還被自己的腳絆倒了,人直接摔倒在地,滾成球,骨碌碌滾遠了。

卧槽,這跑的也太快了,四條腿的都追不上圓球啊!蕭瀟在心裡吐槽著,轉而就攻向了那個陰柔男子。

白修景看著在寨子里鬧騰的兩主僕,無奈的搖頭輕嘆,還真是隨性啊,想打誰就打誰,想怎麼打就怎麼打。

白修景還在輕嘆,有不開眼的遊仙已經衝上來了,柿子挑軟的捏,馬匪們都不傻,那一人一獸不好惹,眼前這個穿白袍的肯定好惹,看起來都不顯一點修為,多半是個修鍊廢材。

馬匪們只關注著蕭瀟和大白,卻忘了眼前這個看上去沒有一點修為的人,可是踩著飛劍下來的。

還在想著捏軟柿子,白修景手腕一轉,一柄飛劍從其寬大的袖擺中飛了出來,飛劍速度極快,一劍就絞了沖在最前頭的那個遊仙,緊接著便直奔後面那幾個遊仙而去。

就聽見「唰唰唰」跟切蘿蔔似的聲音在身後響起落下,蕭瀟扭頭看到的是一地的腦瓜和屍體,趕忙加了句:「道兄,麻煩把腦袋留下,我還打算去換貢獻點的!」

馬匪的腦袋對白修景來說是無用之物,但對蕭瀟來說,卻是一大堆貢獻點,重點是能省下好多好多靈石!

白修景無奈收了劍,袖子一揚,把斬下的腦袋堆在了一起,身子一轉,將目光落在了剩餘的那幾個準備偷襲的靈仙身上,眼神一冷,飛劍一斬而去。

龍雀狂刀帶著狂猛無匹的刀氣徑直斬向陰柔男子,陰柔男子怔了怔,顯然根本沒有想到蕭瀟沒斬到胖成球的首領后,直接把目標換成了自己,更沒想到的是,一個六級遊仙修為的散仙竟然敢對靈仙拔刀!

對蕭瀟來說,斬靈仙都不算是個事,她已經斬過好幾個了,不介意再多一個,而且,這腦袋還值一個貢獻點,怎麼不讓她看到靈仙就拔刀呢!

陰柔男子反手一拍自己身上,一道黃褐色的光幕篤然打開,黑色長刀撞在光幕上,只讓光幕顫了顫,並未出現被斬碎的畫面,蕭瀟微微皺了下眉頭,就在這個時候,陰柔男子突然就發力了,寬大的袖子輕微的抖了抖,從裡面能飛出一條黑白相間,頭頂雞冠的小蛇來。

小蛇速度很快,如一道利箭,直奔蕭瀟的脖頸而去。

「鐺」的一聲脆響,陰柔男子瞪大了眼,他不敢相信,他培育的這條修為幾近九級遊仙的小蛇,全力一擊之下,靈仙都能受傷,更別說只是個小小的遊仙了,可事實是,黑色小蛇撞到對方脖頸后,對方連靈氣護體都沒開啟,只是任由它撞上去,然後,小蛇從對方身上滾落了下來,不及動作,直接被對方一腳踩爆了。

蕭瀟咧嘴在笑,摸了摸自己的脖頸,陰柔男子淡定的神情換成了驚詫,「體體體……體修!」

體修在女媧仙界極其少見,但每出一個體修,都是無比強大的,因為肉體的強悍,到後期甚至能免疫法術攻擊!

蕭瀟不是體修,但她所修鍊的功法,的確有些類似體修,而且,在遲墨給她泡藥液的洗髓伐骨下,她的體魄更加強大,活脫脫的像一隻小獸,防禦超高,力大無窮。

也正因為蕭瀟所表現出的強悍,使得陰柔男子直接把她當成了體修。

沒承認,也不解釋,只是輕笑了聲,提刀再次攻上。

陰柔男子不敢再小覷對方,連忙往自己身上拍了數道護身符,然後祭起法寶,陰沉的目光下帶著幾縷興奮,斬體修,這可是極其難得的體驗。

蕭瀟撇了撇嘴,想斬她,不拿出點真本事來,就太看不起她了!

黑色流光劃過,龍雀狂刀再次斬向了陰柔男子,對方因為提前做了準備,並不慌張,在身上的黃褐色光幕撐起的時候,手中的那柄玉尺也被他祭了出來。

玉尺通體白色,散發著瑩瑩的玉光,晶瑩剔透,很是漂亮,看的蕭瀟眼睛賊亮,口水都差點留下來了,這玉尺一看就是好貨色,值不少靈石啊!

但玉尺橫掃來的時候,蕭瀟就沒了欣賞的心情,玉尺看似普通,帶裹挾而來靈氣帶著凌厲之氣,似乎暗藏了某種能隱匿身形的法寶在裡面。

「咦?!」正在與兩名靈仙纏鬥中的白修景突然發出了一聲輕咦,似乎對玉尺非常的感興趣。

蕭瀟橫刀硬擋了下玉尺的攻勢,扭頭對白修景道:「道兄,這玉尺是我的,你可不能奪人所好。」

白修景笑的眉眼彎彎,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他只是驚訝這玉尺的來歷而已,怎麼到了小蘿莉口中就變成了奪人所好了呢!

「只是好奇這玉尺的來歷罷了,並非要奪道友的東西。」在大白的怒目下,白修景淡定的解釋道。

「那就好。」 無限重生成神 知道白修景不是想搶玉尺后,蕭瀟就放下來心來,而對面的陰柔男子卻被這兩人的對話氣的渾身發抖,這算個什麼事,他這個玉尺的主人還沒死呢,怎麼就開始說起玉尺的歸屬來了。

「彆氣,反正你早晚得死,不如早死早超生。」蕭瀟出言安慰了句,身形徒然拔高數丈,手一揚,數十張法符被激發后砸了下去。

陰柔男子見砸下來的是法符,只是撇了下嘴角,掏出面銅鏡,才剛剛把靈氣灌注進去,眼角瞥見一道銀芒,眼皮沒來由的跳了一下,只是這一下,他已經感覺到了額頭襲來的疼痛。

「你……」銅鏡還沒來得及被激發,陰柔男子身上黃褐色的光幕消失不見,額頭上只留下一指寬的小洞,便沒了生息,半空中的法符悉數砸在了他身上。

收起陰柔男子的玉尺和銅鏡后,蕭瀟又把他的儲物袋也收了起來,然後身子一躥,提著龍雀狂刀哇哇叫著斬向了正在圍攻大白的那三名靈仙以及那個正被大白摁在爪子底下胖成球的首領。

蕭瀟一過來,那三個靈仙立刻抽身就退,這時候,白修景也斬掉了那兩名靈仙,跟了上去。

登時,又是一陣噼里啪啦的對戰,法符法寶丟的滿天飛,還有一起飛的腦袋。

最後,天沙幫正中間的空地中,腦袋堆成了小山,儲物袋都被蕭瀟給收走了,大白則正在摁那個球型首領。

這個胖成球的首領,的確如蕭瀟說的那樣,攻擊力不出眾,但防禦卻非常的特殊,大白摁他,就在摁充氣的橡皮糖一樣,摁住上半身,下半身立刻充氣變大,摁住整個身子,然後便會從縫隙里鼓出身子來逃跑。

這滑溜的不行的胖子讓大白老爺怒不可遏,四爪齊上,又是蹦又是跳,最後,大白老爺一怒之下,一把火給燒了只剩個氣球一樣的腦袋。

半個時辰后,戰鬥收工,天沙幫被蕭瀟和大白兩人拆成了廢墟,包括胖成球首領的那間用黑石堆砌成的屋子,也被大白拍爛了。

至於被派出去的那一隊會陣法的遊仙和八名靈仙,蕭瀟和大白表示堅決不放過,白賺的貢獻點幹嘛不要?!

——————

雙更搞定,手好疼,爪子腫了,敲字都疼的厲害,哭(┬_┬)…… 暈,今天出門陪我姐去看了裝修建材,剛剛上來看更新才發現章節傳錯了,現在改過來了,不好意思啊親們!!!

——————

天沙幫的事落幕後,與白修景道了別,蕭瀟和大白直奔臨寧鎮而去。

回到臨寧鎮,蕭瀟直接跑去找鎮長羅興刷貢獻點了。

看著一堆的人頭,羅興不知道該哭還是笑,最後,在一臉震驚加哭笑不得的狀態下,給蕭瀟劃了三十個貢獻點。

看著身份玉牌里多出來的貢獻點,蕭瀟樂的嘴巴都要歪了,大白也跟著傻樂,想到以後進城省下的靈石可以給他買零食吃了,還是非常美妙的。

然後,一人一獸又受到了鎮民們的熱情接待,蕭瀟帶著大白,從鎮子的街頭掃到街尾,然後再繞過去,把另一條街又從頭掃到尾,照著大白說的,買了一堆吃的,鎮民們不肯收靈石,蕭瀟就送了他們法寶符籙丹藥,大把大把的送,看的大白心疼的大臉都抽成了一團,但一看到對方又大堆大堆的把吃的塞過來,又忍不住樂了起來,蕭瀟默默搖頭,大白真是個糾結的傢伙。

臨寧鎮熱鬧了一天,第二天,天還沒亮,蕭瀟起床后,留了字條,帶著大白走了,一人一獸直奔無定山脈去了。

馬匪窩裡掃蕩來的儲物袋蕭瀟昨晚整理了下,理出三千多塊下品靈石,兩百多塊中品靈石,收穫相當的豐厚,還沒算那些法寶符籙丹藥。

馬匪搶來的法寶蕭瀟大多看不上,加上等階低的多,二十多個靈仙的儲物袋裡,也就靈石丹藥多,高階法寶真沒幾樣,那些能用的在打的時候都被蕭瀟斬成兩截了,剩下不能用的蕭瀟又看不上,還真是夠寒磣的。

不過,從胖成球首領的儲物袋裡蕭瀟倒是翻出了個好東西,一張地圖以及一本叫西漠地質錄的玉簡。

這地圖,比鎮長羅興給的那張要大的多,蕭瀟仔細看了看,好像是整個西漠的地圖,但看著又不是很像,因為地圖上標滿了星星點點,紅的黑的綠的,各種顏色都有,點的滿滿當當的,咋一看像是在地圖上畫的惡作劇,但仔細一看,又覺得不像。

蕭瀟也拿不準這地圖上各種顏色標註的東西是什麼,這個疑問在她看了西漠地質錄的玉簡后,立刻明白了過來。

這地圖與西漠地質錄是搭配使用的,地圖上標註的星星點點,地質錄上全部都有解釋,而且解釋的非常清楚明了,並且,這正是蕭瀟目前最需要的,因為那上面標出的,是各種天才地寶生長的地方!

樂的蕭瀟直捶大白的後背,告訴大白他們搞到好東西了,大白聽了解釋,也樂了,催促著蕭瀟趕緊看看附近有沒有快要成熟的靈藥。

蕭瀟皺著眉頭在地圖上找了兩遍,終於在地圖的西下角找到了無定山脈,無定山脈上標註的各色星點也不少,但是邊沿的卻不多,大多都在無定山脈內部。

找了一圈,終於在無定山脈外找到了一個標註的紅色星點,地質錄上解釋,那裡長著一種叫赤霞竹的靈藥。

大白一聽有靈藥,跑的更加快了,甩著大粗腿兒狂奔起來,還不斷的催促著,「在哪裡在哪裡?哪個方向,快說快說,咱們挖靈藥去。」

蕭瀟滿頭黑線,要不要這麼積極啊,她還在看地圖找方向啊,催的她都快看不懂地圖了好嘛!

暈頭轉向的看了半響,蕭瀟終於看準了方向,手一指,道:「那個方向,沖啊,大白!」

大白嗷一聲,撒丫子狂奔起來。

登時,那叫一個塵土飛揚,那叫一個黃沙撲面,蕭瀟都被黃沙糊了一頭一臉了,大白還開心的狂奔著。

跑了將近半個時辰,在無定山脈的外圍停了下來,那是無定山脈的入口,無定山脈很大,在西漠佔據了三分之一的地域,儘管如此,西漠的地界還是要比南莽大上一倍。

在無定山脈入口稍稍停留了一下,見沒有散仙或者帶子弟來歷練的家族來,蕭瀟和大白就直奔地圖上標註赤霞竹的地方奔去了。

剛進入無定山脈,蕭瀟就感覺到了一陣壓迫感,很明顯的壓迫,似乎是從天空上傳來的。

「怎麼了?」作為戰寵,大白還是很兢兢業業的,在蕭瀟感覺不太好的時候,立刻就察覺到了出聲詢問。

蕭瀟搖頭,她知道原因,當年,鄭伯帶著她從中洲出來的時候,就進入過無定山脈,無定山脈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凡人族進入無定山脈,不得允許,不能高空飛行。

而這種壓迫感,便是無定山脈中強大的存在設下的禁制,只是,蕭瀟對這重禁制感覺非常敏銳,雖說她能明顯感覺到這禁制對她的壓迫感,但也正因此,她感覺自己的體魄在這種壓迫下慢慢的調整著,變得更加適應且更加強悍。

「我感覺我現在皮厚的都能跟你一拼了。」蕭瀟調笑道。

大白輕哼了聲,他也感覺到了蕭瀟身體的悄然改變,很神奇,說不出為什麼,照理說,在這種禁制下,人族應該被壓制才對,可蕭瀟卻反而有了變強悍的徵兆。

大白想了想,或許是因為血脈的緣故也說不定,畢竟蕭瀟的血脈來頭不小,這種禁制對她來說,倒不如說是種助力。

「我突然想在無定山脈生活下去了,感覺在這裡多呆上些時日,我就可以突破了。」蕭瀟伸出手,看著自己滿是肉的胳膊,再次感慨自己變得皮真厚。

「那就呆著唄,反正咱們主要就是晉級,找靈藥。」大白隨口答道,然後又想了下,補充道:「你趕緊晉級也好,你晉級了,我的實力就能提升一大截了。」

「我晉級跟你實力提升有半毛錢關係啊!」蕭瀟大叫,為什麼她晉級了,大白就能提升實力,不帶這麼坑人的啊,大白光吃喝睡就能晉級了,照他這提升的速度,要不了多久,大白就能倒過來當大爺了,雖然這貨一直都扮演著大爺的角色。

大白揮著爪子,一爪子把前面一排擋路的綠藤摁到地上后,邁著步子從瑟瑟發抖的綠藤上跨過,慢悠悠的開口道:「因為你是我的主人啊,你晉級了,我的實力就會跟著提升,這是連帶關係。」

山村小醫農 屁的連帶關係!蕭瀟忍不住想爆粗口,不過想想,大白實力提升了,對自己也有幫助,也不賴。

一人一獸吵吵鬧鬧的穿梭在無定山脈中,無定山脈的外圍,荒獸有,但不多,更多的是靈獸,靈獸比荒獸高一階,如果說荒獸相當於遊仙修為等階的話,那靈獸就相當於是靈仙等階的修為,妖獸的修為還在靈獸之上,靈獸的智商不低,但也不會高,妖獸雖然還未化形,但妖獸的智商卻與人族相當,只是,大多妖獸的性子都是直來直往的,很少有奸詐狡猾的,但也只是以種族而論,有一些高智商的獸族,他們的思維智商就不比人族低。

無定山脈中靈獸是多了,但那些靈獸也聰明,感受到大白身上散發出的強悍血脈氣息,沒有一個傻頭傻腦的往上撞,都是躲的遠遠的,這讓大白鬱悶不已,還不如荒獸好抓呢,起碼那些荒獸會傻頭傻腦的撞上來,想抓都是直接送上門的,輕鬆多了。

照著地圖的指點,繞了不少的路,終於在無定山脈外圍的一處平坦地上找到了赤霞竹。

赤霞竹長的與一般竹子無異,只是,普通竹子是碧綠的色,赤霞竹則如其名,是赤紅如霞的,乍一看上去火紅一片,在綠油油的山脈中,顯得獨樹一幟,很是漂亮容易辨認。

可令蕭瀟頭痛的是,長著赤霞竹的地方,還有伴生著一種高階靈獸血炎蛇。

看到那些盤在赤霞竹上的血炎蛇,蕭瀟差點要摔了手裡的西莫地質錄玉簡,坑爹啊,長有靈藥說了也就說了,竟然不說伴生獸,這不是明擺著坑人嘛!

蕭瀟算是明白了,馬匪窩裡怎麼會聚攏這麼多馬匪了,想要進無定山脈挖靈藥,不僅要有靈仙以上修為的散仙,還得有大量的靈石丹藥法寶符籙支持,因為進山脈后就要開始打靈獸了,找到靈藥后還得打靈獸,打過一波又一波靈獸后才能挖到靈藥!

「咋辦?」蕭瀟問大白,那些血炎蛇修為不弱,而且看到大白的時候,目光中還有灼灼的光熱,似乎看到了大補藥一般,顯得很是亢奮。

大白磨著爪子,給出了簡短的一個字:「打!」

大白老爺怎麼能受得了那些破蛇挑釁的目光呢,竟然把他當成食物來對待,太可惡了,本大爺一定要他們好看!

血炎蛇的習性蕭瀟之前在學院的時候了解過一點,最顯著的一點是,這種蛇的毒液裡帶有火毒,火毒是極難拔除的一種毒素,應付起來很是棘手。

蕭瀟拍著大白的背,好生安慰道:「咱們好人不跟惡蛇斗,再說了,赤霞竹咱們也不一定要,去找必須的靈藥才是最重要的。」

大白聽了蕭瀟的話,準備退而求其次,去找下一種靈藥,結果,不知道從哪裡躥出了一個老頭,嘩的一下跳到大白身旁,直接吼出了一個字:「殺!」

大白被那一聲嚇的蹦了起來,這一蹦,那些血炎蛇嘩啦啦一下就飛了起來,瞬間撲了過來。

蕭瀟瞪了眼那個突然蹦出來的老頭,見對方正咧嘴朝她笑,笑的一臉莫名其妙,稍稍怔了下,又趕忙拿出龜甲盾擋在了自己身前,手一招,龍雀狂刀憑空而現,從大白身上躍起,一刀斬向了飛撲來的血炎蛇。

手忙腳亂的一陣亂砍亂殺后,留下了一地的血炎蛇,大白老爺被血炎蛇咬了好幾口,雪白滾圓的身上上還留著黑色的牙印,卻絲毫不影響他去挖靈藥的雀躍心情。

挖完靈藥準備走人的時候,那個黑袍老頭又蹦了過來,一指地上的血炎蛇,吐出一個字:「收!」

蕭瀟呆了一下,然後蹲下身,默默的把血炎蛇收進了儲物袋裡。

見蕭瀟收了血炎蛇,老頭笑的一臉滿意,大搖大擺的走在了蕭瀟身旁,「走!」

蕭瀟和大白同時看著那老頭,心裡不約而同的想到了一起,我去,這是做了什麼孽啊,竟然遇到個瘋子,而且還是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蹦的瘋子!





。 黑袍老頭樂呵呵的往前走著,走了幾步,蕭瀟和大白對望了一眼,二話不說,扭頭就狂奔起來,他們才不要跟那老頭走呢,誰知道那老頭會不會帶他們跑哪去。

一人一獸在無定山脈里狂奔著,擦著草木發出沙沙的輕微聲響,驚起了無數躲藏在樹林中的各種靈獸,因為大白強大的血脈,使得那些靈獸根本不敢靠近,被驚起后,直接扭頭向另一個方向跑走,頓時間,無定山脈的外圍引起了一片騷亂,各種飛鳥走獸四處逃奔,讓沉寂了許久的無定山脈變得熱鬧了許多。

一口氣奔出了二十多里地后,蕭瀟都不知道他們跑到哪了,只覺得樹林越來越密集,四周的靈獸也多了許多,跟大白才敢稍稍停留下,打算先喘口氣,結果,身側突然蹦出了一個黑色身影,「跑!」

蕭瀟腿都給嚇軟了,我去,有這麼嚇人玩的嗎?跟自己跑了一路,自己才剛停下來,就跳出來要自己跑,跑個屁啊跑,想跑死她啊!

覺得老頭沒有惡意,純粹只是在逗他們玩的感覺,蕭瀟扭頭拿眼睛瞪著老頭,賭氣道:「不跑。」

老頭擺著手,笑眯眯的樣子,然後又蹦出了兩個字,「跟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