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對其餘三人使了一個眼色,讓他們準備。姬無雙直接拔出了孔雀女王的水晶劍,此刻握在他的手中,看上去霸決無比。


熱依木在見到這把水晶劍的時候,臉色也一驚。但卻沒有說話。

除了姬無雙拿出水晶劍以外,我和千雲香都拔出了桃木劍。這熱依木則是拿出了一把怪異的刀。

這個夫君有點野 有些像古時候騎兵用的彎刀,但這把刀上卻古怪得很,好似是活的,上面佈滿了灰褐色的鱗片。

我們三人在看到這把古怪的刀刃後,都露出一絲疑惑。但也都沒有說話。

當衆人準備妥當之後,我便對着這空曠的樓道喊了一聲:“小屁孩兒,我們來了。你媽醒了沒,醒了就快出來見見我們!”

隨着我的一聲呼喊,這空曠的樓道先是短暫寂靜。

可不到三秒,隨即一股陰風突然至深處向我們襲來。

這股陰風陰寒無比,就連在紫金葫蘆裏的龍辰和柳如煙也都在此刻感應到了。

不僅如此,他二人還異口同聲的開口道:“小心!”

就算龍辰和柳如煙不提醒,我們也都發覺了。不敢大意,全都在這一刻躲避。避免與那陰氣正面相應。

那股陰氣劃過,當場就撞擊在了我們身後大鐵門上,結果當場就發出“砰”的一聲巨響。

不僅如此,被撞擊的大鐵門上,此時竟出現了一團團白霜。

而漆黑的樓道之中,這會兒也都結出了少許的冰霜。

尼瑪,這到底是什麼鬼?

厲鬼動手,不僅威力強大,還能結出冰霜的鬼魂。我就在上官仙出手的時候見過到。

此時見到這場面,難道說、難道說這裏的母子凶煞。母兇已經達到了上官仙那種變態的境界? 看着鐵門上結出的寒冰,心中突然想到了仙兒。

畢竟只有仙兒這麼強大的厲鬼,出手時才伴隨着寒霜。

可是話又說回來,這也不可能啊?如果那厲鬼真的強大如上官仙,那我們所謂的封印符,根本就封不住這樣的鬼魂。

並且這裏一封就是五年,熱依木飛封印我見了,就是那種很一般的封印符咒。根本就沒有什麼特別之處,要是那女鬼有上官仙這般厲害,熱依木封印咒豈不是早就被破了?

這會兒除了我心中掀起滔天巨浪意外,其餘三人也都瞪大了雙眼,一臉的驚訝之色。

大家都感覺到了這強大的厲鬼是多麼的厲害,心頭隱約之間都不由的打起鼓來。

而隨着這股強勁的陰風過後,這樓道的最深處,竟然突然間傳出了一個孩童的笑聲。

“呵呵呵、呵呵呵!”

隨着一聲聲的孩童笑聲響起,我本能的嚥了一頭唾沫。這種未知的恐懼,遠遠要比親眼看到還要震懾人心。

不過這也只是一瞬間而已,我們都是行內老鳥。心理素質早就不是普通人可比的,在深吸一口氣平靜心態後。

我再次對着樓道的深處開口道:“別在藏頭露尾的,有本事就出來。要是不配合……”

我的話剛說到這兒,還沒來得及說出下一句。幽暗的樓道深處便再次傳來一個聲音:“如果不配合,那你想怎麼樣?”

這個聲音明顯不是孩童的聲音,而是一個女人。或者說是少女的聲音,聽上去並不那麼成熟,但卻帶着一股幽怨。

聽到這裏,我的眉頭微微一皺。想必這就是這裏的正主“母兇”了。

我也不廢話,直接開口道:“如果不配合,那就只能魂飛魄散!”

“魂飛魄散?那是什麼?”這個聲音依舊幽怨,還是剛纔的那種語氣。

此刻突然聽到女鬼問話,我有些懵了。這TM玩兒我們吧?鬼會不知道魂飛魄散?就算是人,恐怕也知道這個詞兒的意思吧!

難道說,這裏的女鬼母兇,是個腦殘傻逼?

當然,這種想法是不可信,這麼強大的厲鬼,定然不會是這般。

我盯着幽暗的樓道,繼續開口:“殺了你,讓你不復存在!”

“殺了我?你爲什麼要殺了我?我還是個學生,要考大學呢!”幽怨的聲音再次響起。

可聽到這話,我們四人皆相互對視了一眼,這到底什麼情況?難道真的被我猜對了,這女鬼得了癡呆症?

我望着熱依木,在這裏,只有他見過這隻女鬼。

熱依木見我望着他,第一時間搖了搖頭,也有些懵。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那強大的母兇爲何這般,他也不明所以。

不過就在大家有些摸不着頭腦的時候,千雲香示意我們別說話,他在此時運轉道行,用八卦鏡對着四周照了照。

她這不照還好,她這麼一照。我們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就在我們身前不足三米的位置。竟然被照出了一個披頭散髮,衣着校服,手腕正不斷滴血的女鬼。

TM的,那女鬼原來就站在我們面前。而我們竟然不知道,我們不敢大意,全都在第一時間往後猛退幾步,與那女鬼拉開距離。

而那女鬼也沒有任何動作,只是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可我們剛退出沒幾步,我心頭也是不由的一震。同時暗道一聲;不好,身後有東西。

想到此處,我猛的回頭。只見我們身後,這會兒也詭異的出現一個渾身是血,全身光溜溜的三四歲小男孩兒。

出於本能,我回後就是一劍,準備當場秒了這鬼童。

可這鬼童的實力遠遠出乎我的意料,身體在原地閃爍了幾下,直接就消失不見。

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趴再了天花板上,這會兒正扭過頭來。用他滿臉是血的臉,對我們“嘻嘻嘻”的笑。

到了此刻,我們所有人全都拿出了八卦鏡,這兩隻鬼有些異常,竟然可以躲過我們的天眼。

現在只能求助八卦鏡,而八卦鏡在被我們注入了道氣之後。便可以照射到厲鬼,感覺有些像手電筒。

當然,八卦鏡是沒有光束的。 駙馬是個高危職業 五米之內,只要有厲鬼幽魂,當他們站在八卦鏡的正對面的時候,便會現象出身形。

直到這時,我才懷念和阿雪在一起的時候,他有陰陽眼,那可比這八卦鏡好使。

直接就可以看見這倆東西,根本就不需要這麼麻煩。

此刻終於看到正主,那我們也不在多言,直接就進入了主題。

我平靜了一下,先是看了一眼吊在天花板上的鬼童,然後纔回頭望向我們面前的女鬼。

這女鬼一身校服,看不到臉。想必她此時的模樣,就是她死前的模樣。我握着桃木劍,對着那女鬼再次開口道:“你在這裏成鬼,如果有冤屈,我們可以幫你。但條件是,你們必須離開這裏。”

那女鬼聽我如此開口,這會兒緩緩的擡起了頭。雖然她披頭散髮,但我們透過發隙還是能隱約的看到那女鬼的臉。

很是清秀,並不猙獰。除了臉色慘白意外,並沒有其餘的不同之處,或者說這般看來,這女鬼根本就不像一個鬼,到有些像很是憔悴的活人。

但往下看,看到她那不斷滴血的左手時。卻又顯得詭異恐怖無比,鮮血一滴滴的滴落。

神奇的是,那些鮮血當接觸到地面的時候,奇異的就消失了。

我說完這話之後,就這麼靜靜的看着那女鬼,靜等她的答覆。

當然,這女鬼答應我們的機率,可能無限接近零。但我好歹也是個陰司官,動手之前,也得走走“程序”不是。

就算這女鬼強橫無比,但不到最後,孰強孰弱。還真不好說。

大約五秒之後,那女鬼終於開口說話了。他望着我,而她的雙眼有些奇怪。

一隻眼睛有瞳孔,一隻眼前卻和死魚眼一般,除了瞳白,啥也沒有。

“鬼?冤屈?你們又是誰?我也不需要你們的幫助?”女鬼的語氣至始至終都沒有改變過,依舊是那麼的幽怨。

這女鬼的話,此刻再次讓我們摸不着頭腦。

但就在此刻,在我們身後,這會兒還趴在天花板的鬼童卻突然開口道:“媽媽。這幾個人是壞人。他們白天的時候,闖進了我們的寢室!”

“神神叨叨”這四個字是我們幾人得出的總結。

可我們怎麼也沒想到,就在這鬼童神神叨叨的說出“闖進了我們的寢室”後。

短暫的平靜徹底改變了,我們面前的女鬼好似受到了刺激。

全身的陰煞之氣猛的溢出,同時不停的擺着腦袋:“不、不,你別進來、你別進來!”

女鬼本來平靜,說話幽怨的語氣,此刻徹底改變。變得狂躁、不安,就連她平靜的臉色,這會兒也開始變得猙獰。

“不好,這女鬼受到了刺激,這會兒又要變煞了!”熱依木當場便開口說道。

而我們三人也在同時間做好了戰鬥準備,任誰都看的出來,這女鬼要便煞了。

這女鬼本就強橫,這會兒又要變煞。接下來難免又是一場大戰。

不到三秒,誰着女鬼的一聲仰天嘶吼,女鬼徹底變煞。

奇怪的,當這女鬼變煞的時候。天花板上的鬼童也跳了下來,他站在我們身後,手舞足蹈。顯得很是歡喜,不僅如此,他嘴裏還不斷的吼道:“好耶好耶,媽媽恢復本性了,好耶好耶!”

聽到這話,我的腦子當場就是“嗡”的一聲炸響。

這死孩子,真不愧是鬼童,他媽都變煞了,這還歡喜得很…… 就在我們身後那個全身裸露,並且佈滿鮮血的鬼小子歡喜的時候。

我們正前方的女鬼徹底發狂了“嗷”一聲嘶吼,那女鬼的黑髮全都無風自動。

在頃刻之間便飄散在空中,不僅如此女鬼的臉色也在這一刻變得猙獰異常,一對獠牙頃刻之間便生長了出來。

不過這還沒完,她十指上的指甲,也在此刻暴漲。眨眼間的功夫,已經變成了一對鬼爪。

見到這場面,我也不在說什麼。人家都已經便煞了,現在變得只有屠殺和嗜血,說什麼也不會有用處。

因此,我們只能選擇動手。

我一臉的凝重,發現這女鬼很是強橫。便直接下達命令:“千雲香,你注意防守身後的鬼童,我們三人對付那女鬼!”

大戰即將爆發,千雲香也是點了點頭,當場“嗯”了一聲。

接下來,我緊握手中真武桃木劍,對準了那女鬼便悶吼一聲。隨即雙腳猛的一蹬,當場就衝殺了上去。

姬無雙和熱依木也不敢怠慢,也在頃刻之間跟着我衝了過來。

熱依木雖說已經七十好幾的人了,但這會兒在對付厲鬼的時候,身手可敏捷得很。

我們三人以前以後,當場便殺到了女鬼面前。因爲我還不能判定這女鬼到底達到了什麼道行,所以只能道行全開,以防萬一。

來到女鬼近前,我二話不說,舉起手中長劍,便猛的劈砍了下去。

女鬼的氣息雖說強橫,但也不敢硬接我這一劍。在嘶吼了一聲之後,隨即倒退出一步,以此躲開我的攻擊。

不過躲開我的攻擊沒有,我身後還有姬無雙和熱依木。

一人手持孔雀的佩劍水晶劍,一人手持一把古怪的鱗片彎刀。

當場便從我的身後蹦了出來,且直指那女鬼要害,誓要當場將其斃命。

可女鬼也不是吃素的,鬼爪橫舞,當場與水晶劍和彎刀觸碰到了一起,直接就發出“砰砰”的脆響。

就好似敲擊在了金屬上了一般,厲鬼的煞氣集中。如今的樓道不僅陰寒無比,甚至很多地方都出現了寒霜。

一些離得近的寢室玻璃上,這會兒也都結冰。

正當我們前方打得如火如荼的時候,那鬼童也突然發難,對準了千雲香就撲了過去。

鬼童的戰鬥方式到也奇怪,有些像野獸。憑藉這速度不斷撕咬,千雲香一時間疏忽,竟然被鬼童劃破了臂膀。

不過還好,只是一點小傷,並沒有身大礙。

此時我們四人對抗兩隻女鬼,竟一時間難以將這兩隻厲鬼殺死。

在經過一番打鬥,我也察覺了厲鬼的道行,發現這女鬼的道行極高。

竟然與我一個境界,達到了靈慧初期。至於那個鬼童,道行則要弱一些,只有氣魄初期。

但就算這樣,這也讓我們驚訝無比。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子母凶煞早就在民間兇名赫赫。

他們的強大,也是被行內人認可的。不過達到靈慧和氣魄的子母兇,這樣的厲鬼。但也實屬罕見。

而且根據消息,這厲鬼形成的時間也才五年。短短五年的時間,這兩隻鬼便如此厲害,我真的很難猜測。這女鬼和鬼童是如何成長起來的。

如今的女生宿舍九層樓裏,我們打得可謂如火如荼。女鬼的嘶吼,鬼童的嚎叫。我們幾人的道令之聲,更是層出不窮。

因爲我們在九樓鬧出的動靜很大,下面一兩層的學生很多就被驚醒。

但一聽到這是九樓中傳出的聲音,大多女學生都不敢說話。只能躲在被窩裏,畢竟在這所學校之中。

關於這九樓的傳說,那可是版本千萬。但不管怎麼說,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九樓鬧鬼。

誰去九樓誰死,雖然五年過去了。知曉詳情的學生都相繼畢業,但關於九樓的傳說,卻深入沒一屆的新生心裏。

這會兒隱約間聽到九樓上方,傳來鬼哭狼嚎般的嘶吼、大叫,這些女學生那有什麼動作?

所以,更加不會有人來到九樓查看。就算一些膽大的女學生,這會兒也只敢在寢室中小聲討論。

時間點點過去,轉眼間。我們硬是在樓道里與這兩隻厲鬼打了半個多小時。

不過依舊勝負未分,甚至我們還隱約有敗走的跡象。

這女鬼實力強大,咱就不多說了。要不然也不會打得我們有敗退的跡象。

本來我們人多,以多欺少完全不是問題。現在之所以會有敗退的跡象,全是因爲這女鬼和鬼童的能力。

因爲我們必須藉助八卦鏡才能看到他們,所以我們在打鬥的時候束手束腳,不能放開了戰鬥。

這是我們有敗退跡象的最大原因。如果放開了手腳打,不需要在藉助八卦鏡,那我們就可以輕鬆的搞定眼前的女鬼。

此時的我們,已經被這兩隻厲鬼逼進了一間空曠的寢室之中。來到這裏之後,女鬼嘶吼,露出一臉的猙獰之聲。

鬼童咆哮,嘴巴生生裂開,直接就延伸到了耳朵下方。一張血盆大口,不僅恐怖嚇人,甚至嘴裏還長滿了無數的尖牙利齒。

這鬼童這會兒就是用這樣的方式,不斷張嘴亂咬。

飛刀戰神在都市 當然,就算我們被逼進到了一個寢室裏。也並不代表我們就必敗,因爲我還有底牌。

第一,我還沒有實戰至陽道氣。這種道氣專門剋制幽魂厲鬼。

第二,龍辰和柳如煙已經甦醒,我還沒有將他們喚醒。如果他們出現,戰局肯定會在第一時間改變。

當然了,我還有仙兒和蛇族們。不過他們都在沉睡,我並不想喚醒他們。他們都處於一種進階的狀態,我並不想打擾他們修行。

在這種情形之下,我們還努力的抵抗着。

那女鬼和鬼童忽左忽右,忽上忽下。不斷改變方向,不斷對我們揮出利爪。不一會兒,我們便被逼到了房間的角落。

那女鬼見我們退無可退,當場便露出猙獰的笑臉,隨後對準了我們就猛的衝了過來。

並且一抓揮出,準備抓碎我的腦袋。在這一刻,我不在隱藏實力。 入我神籍 至陽道氣當場運轉,一股炙熱的氣息猛至我身體之中溢出。

陰風呼嘯,罡氣縱橫。此時的密封的九樓,竟然颳起了呼呼狂風。

女鬼藉着陰風襲來,而我攜着至陽道氣衝殺了上去。

在這一刻,女鬼竟然不在閃躲,看她的樣子,是要準備我和對上這一擊。

見她這般,我直接冷哼一聲。以雷霆萬鈞之勢,強勢出手。

“轟”,我二人所發出的道氣和陰氣在這一刻碰撞。

而我的桃木劍則砍在了女鬼的長指甲上,此時的我只感覺虎口發麻。一股大力不斷向着我逼來。

我不敢退縮,只能以強拼強。姬無雙、千雲香和熱依木見我與女鬼正在“鬥法”,當場便接連出手。

誓要躲了女鬼的性命,長劍橫空。道氣激盪,三人同時出手擊向女鬼,但就在這會兒。

那死孩子竟在這一刻發生了異樣的變化。他仰天一聲嘶吼“啊”,叫得那叫一個悽慘,只感覺頭皮發麻。

隨着那死孩子鬼童的一聲嘶吼之後,那鬼童竟一身化三。

當場便分列出了三個鬼童,三個鬼童對準了姬無雙他們也猛的撲了過去。就此,姬無雙等直接被鬼童擋住。

見到這兒,我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