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嘴角露出一絲笑容,還真是會享受。


兩人在一陣小聲中談話,我慢慢靠近,聽到他們說着:“由紅狗去追殺,那小子必死。”

“可不是嗎?雖然紅狗這人討厭歸討厭,但是畢竟是我們上級,實力比我們強,還不用我們再去冒着受傷的風險。”

說完那兩人得意洋洋的相識一笑,似乎在爲自己的小聰明感到開心。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我沒有替紅狗感到悲哀,碰見兩個豬隊友,要是剛纔這兩人也追上來,面對精疲力盡的我,比他們殺一隻兔子還簡單。

心中同時也萬分慶幸,若是他們追上來,怕剛纔死的那個人就是我了。

這一次我沒有運用隱身的能力,而是直接朝在他們一片人動用高氣壓,狠狠的壓下,只見那幾名身體瘦弱的醫務人員直接在高氣壓的壓力下,爆開了成了肉末,剩餘的僱傭兵全部被壓倒在地臉色發白,沒有一點反抗的能力。

我走了出來站到兩名異能者面前,他們眼神驚恐的看着我,彷彿見了鬼一般,尖叫起來。

“你不是應該死……死了嗎”一名異能者艱難的擡起手指着我。

我露出冷漠的笑容,舔舔嘴角說道:“放心,紅狗已經在我肚子裏了,很快你們也一起進來陪他了。”


這兩人聽見紅狗被我吃了,頓時狂嘔起來,看見他們的反應,我不免有些羨慕他們,因爲他們沒吃過人,沒有變成像我這樣吃人的怪物。

我不免對他們的教皇產生一絲好奇,爲什麼要派他們這羣剛剛進入這個世界,什麼都不懂的人來看守這的研究所,又爲什麼在這個研究所裏參加了這裏個國家的軍隊,雖然這個國家的藍方軍隊,只是在外圍駐守。

我可不相信這個教皇是動了惻隱之心,在這個黑暗的世界裏,在這個人吃人的世界裏,也許有這麼極少數的好人,但並不包括教皇這樣級別的掌權者。

他們都是一羣拉着我們這些在原來世界有着罪記錄的人進入這個煉獄的魔鬼。

兩人嘔吐完胃中的殘留物後,開始向我求饒,我並沒有立刻殺死他們,而是想從他們口中得知一些情報。

但是他們所知道的,與那名女性異能者的情報相似,並沒有讓我知道特別有用的線索,我臉上露出一絲失望。

結果還有一名異能者看到我臉上的神情,連忙求饒起來說道他知道教化場的所在之地,可以帶我去看看,甚至還欺騙我說在教化場不用什麼貢獻就能得到強大的力量。

MMP,居然還想把我騙到他們的教化場去,當我不知道教化場裏的規矩嗎?我心中暗暗誹謗,直接出手抹掉了那名異能者的脖子,另一名異能者被嚇到尿了褲子,留着眼淚和鼻涕,不斷求饒,但是我並沒有放過他。

都是在原本的世界裏翻了罪的人,我殺了他們沒有心裏負擔。

開什麼玩笑,我毀了他們教皇祕密建造的研究所,又殺了他們的人,他們教皇還會放過我不成?居然還想把我騙上門去,讓我主動送上門,藉助教化場的手殺我。

當我是三歲小孩不成,這麼幼稚的計劃,鬼才會上當。

將兩人留着餘溫的屍體拖着,找到另外幾名留下的屍首,我眼中露出一絲興奮,這些可都是我晉升c級的資源。

不過有些可惜,我沒有從他們口中得到有用的情報,畢竟他們什麼都不懂,對這個世界的黑暗一無所知。

但是紅狗或許知道,可惜的在那種情況下,不是我死就是他死,我不可能留手,從死人的嘴裏,我撬不出來什麼有用的信息。

我舔舔嘴脣,看着身前的骨架,上面還殘留着血液,有些無奈,這與我一開始的計劃不一樣。

一路上我都在示弱,沒有真正與紅狗對抗,這讓他信心大漲,在到達河流這塊區域時,我卻是已經達到極限,這並沒有演出來。

紅狗看到我的狀態自然不會放過我,我落在紅狗屍首旁邊,冷漠的看着他,腦海裏卻是在思索着我的不足。


我記得先紅狗先前與別人交談時,說道那名控制空氣的異能者是最強的,多半是由於能力剋制。

那名異能者是直接控制空氣,能讓自己周邊輕鬆形成真空,而我則是需要抽取氣壓,才能形成真空。

雖然我們二人的能力大同小異,但是他的能力與紅狗對戰時應該更爲輕鬆,我需要更加精準的控制自己的異能,試着開發出其他用途。

想到這些時,身體內的疼痛讓我全身的肌肉不禁顫抖起來,一陣暈眩衝擊我的腦海。

雖然我表面看着並無大礙,但是身體內部的損失實在太嚴重了,如今結束戰鬥後,我的神經自然放鬆下來,身體開始傳出信號,血液在內部不停的翻滾,疼痛瘋狂的傳遞到我每一根神經,自愈能力自動開啓,汲取着我爲數不多的精神力。

我忍着疼痛,將紅狗的屍首分割開來,一一塞進嘴裏。

擦着嘴角,背靠着一棵樹,閉上眼睛,我需要休息一會,才能再去解決剩餘的兩名異能者,如今受的傷太重,精神力剩餘的不多,我可不想讓自己陰溝裏翻船,到頭來被兩個小角色弄死。

張開雙眼,深吸一口氣,疼痛感微微減弱,但仍舊有退潮後,那一波波的餘浪般的疼痛。

我微微皺眉,雖然傷勢有些影響,但是精神力已經回覆好些,對於我斬殺兩個行動不便的異能者來說並無大礙。

爲了節省精神力,我在樹林中快速穿梭,每躍到一根樹枝上後,高高躍起,微微凝聚高氣壓,在身後推進,到達下一根樹枝上,不僅僅能節約精神力,還能練習着對精神力的細微操控。

前進沒多久,就聽到一陣腳步聲,我的目光從樹葉的縫隙中透過去看見兩名異能者躺在擔架上,前後各一名僱傭兵扛着擔架,身邊還跟了幾個醫務人員。

我嘴角露出一絲笑容,還真是會享受。

兩人在一陣小聲中談話,我慢慢靠近,聽到他們說着:“由紅狗去追殺,那小子必死。”

“可不是嗎?雖然紅狗這人討厭歸討厭,但是畢竟是我們上級,實力比我們強,還不用我們再去冒着受傷的風險。”

說完那兩人得意洋洋的相識一笑,似乎在爲自己的小聰明感到開心。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我沒有替紅狗感到悲哀,碰見兩個豬隊友,要是剛纔這兩人也追上來,面對精疲力盡的我,比他們殺一隻兔子還簡單。

心中同時也萬分慶幸,若是他們追上來,怕剛纔死的那個人就是我了。

這一次我沒有運用隱身的能力,而是直接朝在他們一片人動用高氣壓,狠狠的壓下,只見那幾名身體瘦弱的醫務人員直接在高氣壓的壓力下,爆開了成了肉末,剩餘的僱傭兵全部被壓倒在地臉色發白,沒有一點反抗的能力。

我走了出來站到兩名異能者面前,他們眼神驚恐的看着我,彷彿見了鬼一般,尖叫起來。

“你不是應該死……死了嗎”一名異能者艱難的擡起手指着我。

我露出冷漠的笑容,舔舔嘴角說道:“放心,紅狗已經在我肚子裏了,很快你們也一起進來陪他了。”

這兩人聽見紅狗被我吃了,頓時狂嘔起來,看見他們的反應,我不免有些羨慕他們,因爲他們沒吃過人,沒有變成像我這樣吃人的怪物。

我不免對他們的教皇產生一絲好奇,爲什麼要派他們這羣剛剛進入這個世界,什麼都不懂的人來看守這的研究所,又爲什麼在這個研究所裏參加了這裏個國家的軍隊,雖然這個國家的藍方軍隊,只是在外圍駐守。


我可不相信這個教皇是動了惻隱之心,在這個黑暗的世界裏,在這個人吃人的世界裏,也許有這麼極少數的好人,但並不包括教皇這樣級別的掌權者。

他們都是一羣拉着我們這些在原來世界有着罪記錄的人進入這個煉獄的魔鬼。

兩人嘔吐完胃中的殘留物後,開始向我求饒,我並沒有立刻殺死他們,而是想從他們口中得知一些情報。

但是他們所知道的,與那名女性異能者的情報相似,並沒有讓我知道特別有用的線索,我臉上露出一絲失望。

結果還有一名異能者看到我臉上的神情,連忙求饒起來說道他知道教化場的所在之地,可以帶我去看看,甚至還欺騙我說在教化場不用什麼貢獻就能得到強大的力量。

MMP,居然還想把我騙到他們的教化場去,當我不知道教化場裏的規矩嗎?我心中暗暗誹謗,直接出手抹掉了那名異能者的脖子,另一名異能者被嚇到尿了褲子,留着眼淚和鼻涕,不斷求饒,但是我並沒有放過他。

都是在原本的世界裏翻了罪的人,我殺了他們沒有心裏負擔。

開什麼玩笑,我毀了他們教皇祕密建造的研究所,又殺了他們的人,他們教皇還會放過我不成?居然還想把我騙上門去,讓我主動送上門,藉助教化場的手殺我。

當我是三歲小孩不成,這麼幼稚的計劃,鬼才會上當。

將兩人留着餘溫的屍體拖着,找到另外幾名留下的屍首,我眼中露出一絲興奮,這些可都是我晉升c級的資源。

不過有些可惜,我沒有從他們口中得到有用的情報,畢竟他們什麼都不懂,對這個世界的黑暗一無所知。

但是紅狗或許知道,可惜的在那種情況下,不是我死就是他死,我不可能留手,從死人的嘴裏,我撬不出來什麼有用的信息。

我舔舔嘴脣,看着身前的骨架,上面還殘留着血液,有些無奈,這與我一開始的計劃不一樣。 一開始我計劃着潛入這片地區的晉升場看看情況,畢竟我不是這一片區域的人,想必他們對我手臂上的計分器沒有控制能力。

在殺他們第一個異能者時,我就發現他們的計分器與我的十分相似只不過他們的計分器底部寫了一個小小的南字,而我的寫了一個小小的東字。

看了兩個區域的組織雖然相似,但是互不干涉,想到這些,我又想起的大腿根裏被植入的東西,我猶豫了一番,隨後咬咬牙拿起手中的軍刀,軍刀上反射着令人膽怯的寒光,狠狠的刺進我大腿根部。

因爲疼痛我臉上的肌肉不斷抽動,但我手中的動作卻沒有停止,我割開大腿的肌肉,取出裏面的控制器,小小的一顆,像膠囊一樣,但我知道這東西並沒有那麼簡單。

裏面必然裝着定位和**,若是我沒有按他們的要求去做,那麼必然他們必然會當場翻臉,將我炸死。

至於手上的計分器,我看着有些無奈,我早就查看過,這東西似乎有生命一樣,在我手臂上牢牢的長着,除非我有斷肢重生的能力,不然無法將這東西取下。

“咯吱,咯吱……”

我身體內部突然發出響聲,沒有一點前兆,我的骨骼開始生長,位移,骨頭瘋狂的生長,我咬緊牙關,額頭不斷冒出冷汗,疼痛感深深的刺激我的神經,差點我就沒有忍住暈眩過去。

“噗呲,噗呲……”

緊接着骨頭不斷生長,刺破我的皮膚,我的人如同一個骨人,全身的骨頭長出我的體外。

眼睜睜看着自己的骨頭從身體里長出來,上面還帶着血跡這是怎麼樣的體驗?

我不會要死了吧,不,我不想死!

可是我沒有辦法阻止骨頭的身體,沒有一點預兆,我蜷縮成一團,疼痛不斷衝擊着我的神經,終於我兩眼一黑,我的神經忍受不了這種疼痛,我暈了過去。

當我清醒時我感受身體表面有一層皺巴巴的東西黏糊在我身體表面。

我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體表面附着一層舊皮,皺巴巴的彷彿70多歲的那種皮膚。

我拉扯了一下,老皮很輕易的就被我拉扯下來,裏面露出一層古銅色的皮膚,光滑細嫩,在陽光的照射下充滿了生命力。

我拿着軍刀在我的皮膚上輕輕的劃了兩下,原本吹毛利刃的軍刀,在我的皮膚上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我加重了力氣,只能留下了一些白痕,我欣喜若狂,我看了看四周,我昏倒的周邊,留下一些人骨,上面殘留着我的鮮血,這多半是我剛纔長出來的骨頭,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我知道我的實力有極大的提升。

“難不成……”一個念頭從我腦海中冒出來

我連忙翻開那本隨身帶着的本子,果然,在異能者達到c級的時候是個翻水嶺,會出現脫胎換骨的跡象,原來剛纔那番變化就是我達到了c級。


我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開始查看自己的變化。

腦海中的精神力原本我只能感受到,如今卻能看見泛着淡淡的金色。

控制着精神力,我開始做簡單的測試,將周邊的氣壓逐漸增強,10倍,20倍,30倍,50倍。

到底50倍時,周圍的泥土開始下陷,我氣壓的強度整整翻了一倍多,這可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

換成現在我與紅狗戰鬥,我直接能運用氣壓把他的火焰控制住,利用他的火焰。

而且根據本子上記載的,在異能者達到c級的時候,異能會產生一些變化,帶着某種特性,這是每個人都有所不同的。

我眯了眯眼,仔細觀察氣壓的變化,發現氣壓達到50倍後,裏面蘊涵着某種特殊的能量。

彷彿我天生就會控制這股能量一般,我仔細感受,將這股能量剝奪出來,發現這是跟一柄刀片一樣的氣旋,肉眼幾乎不可見,只要細細感受才能感受到。

我控制着刀片,朝着一棵需要兩個人合抱粗細的大樹衝去,刀片直接穿過大樹,沒有一點阻礙,只見大樹緩緩傾斜倒地,我走過去,發現切割處平整,上面還殘留着異能的波動,這股氣旋十分鋒利。

我感受着這股波動,與之前紅狗對我造成傷害後,延緩我恢復能力的波動十分相似。

看來這也算是進入到c級的特殊,我暗暗猜測,是否進入c級的異能造成的傷害都能對我的自愈能力有所壓制。

正當我打算用氣旋對自己做實驗時,渾身感受到一陣虛弱,我發現腦海中的精神力喪失一大半。

由於剛纔過於歡喜,沒有注意到利用氣旋需要消耗極大。

看着這股氣旋能當做殺手鐗,殺人於無形,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能使用。

爲了實驗一下自愈能力是否有進化,我咬咬牙,爲數不多的精神力控制着氣旋,講自己手臂割傷。

而然我發現自愈能力沒有受到一點阻礙,反而加快了恢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了這點傷,一會功夫就恢復了,沒有留下一點傷痕,甚至所消耗的精神力是先前的十分之一。

我欣喜若狂,在這個世界什麼最重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最重要,想要活下去除了強大的能力,還需要極強的恢復能力。

當你擁有實力,卻沒有恢復能力,別人可以一點點將你擊傷,當你的傷勢一點點加重,到最後一刻全部爆發出來,對方再給你致命一擊,你有再強的實力也沒用,除非是碾壓式的實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