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受不了,我哭着對狂煞:“你放開我,混蛋,放開我。”


我歇斯底里的想擺脫他

我更想衝到前面,給那對狗男女煽兩個耳光。

狂煞扇子一攏,在我腦袋上狠敲了一下:“你再不安靜點,信不信我把你魂魄抽出來,讓你魂飛魄散。”

我滿臉掛着淚,回頭瞅了他一眼。

他對我呲牙,嘴裏尖銳如刀刃的牙齒,狠狠朝我撲來。

我嚇得迅速往後一躲,嘴裏不服輸的嚷嚷着:“放開我,我要去找君無邪理論。”

他不是把我當成唯一的嗎,爲什麼還和那個臭女人攪在一起。

“你傻啊你,你以爲他身後那女人好對付?”

“我知道不好對付,不然你能怕她嗎?”67.356

狂煞手持扇子,指着凌幽,大言不慚道:“我怕她,你開玩笑呢,不就是南陰屍皇養的殭屍嗎?”

連他都知道凌幽是鳳子煜的養的?

我冷靜下來,嚴肅認真的問他:“你說,她是鳳子煜養的?”

“廢話,我殺鬼無數,殭屍也殺了不少,南陰屍皇爲了養這殭屍美人,耗費了多少……”

他說到一半,突然用扇子掩住嘴脣,沒有繼續說下去:“你問這個幹嘛?”

我眉頭輕皺,一動不動的盯着他。

幾秒後我開口問:“真是凌幽派你來殺我的?”

他被我盯的表情不自然,啪一下,扇子打開,速度扇了扇風,像是極力掩飾自己:“那當然?”

我斬釘截鐵的篤定道:“你撒謊。”

他俊目瞪了我一眼:“笑話,堂堂冥界西鬼帝還不屑跟你撒謊。”

“我還是鬼後呢,你給我說清楚,是不是鳳子煜把你弄過來忽悠我,特意讓我看凌幽和君無邪親密的樣子,然後拆散我們。”

他轉過頭去,扯了扯食指上的白繩,顛了顛:“你不怪君無邪左擁右抱,享受齊人豔福,卻怪罪在南陰屍皇身上,這個藉口找的不錯。”

“告訴你,鳳子煜在冥界,被冥王殿衆鬼圍困,根本脫不開身,冥王殿的鬼和南陰的殭屍打起來了,這一役沒個三天三夜,消停不了。”

我啞口無言,說不出話來。

他手指着君無邪和凌幽,淺笑着挑眉問我:“還要不要跟呢?不跟蹤我就帶你去冥界,總比關在鐵牢房裏強。”

我往君無邪和凌幽方向看去,他們已經走遠了,距離我們五十米之外,除了黑色迷霧,已經看不見人影了。

我把眼角的淚水一抹,咬牙道:“跟,繼續跟。”

他一收扇子,把扇子插在自己腰帶上,得意道:“那好,你乖乖的,不哭不鬧,我有辦法跟到兩人前面去。讓你聽的到他們之間的談話。”

他伸出手,準備拎起我衣領子。

我把他的手截住,認真的問他:“你爲什麼要幫我。”

他手一頓,嘴角掛笑有點僵:“你就當我無聊,閒的蛋疼了,你要不要去偷聽他們說話呢?”

我收回手,壓低聲音咬牙道:“去,爲什麼不去。”

我要弄明白,君無邪爲什麼這麼對我。

他把我弄丟了,在外面和小三廝混在一起,是要拋棄我們娘倆了嗎?

狂煞一手抓着我的衣領,對我點頭道:“注意了,不要發出任何聲音。”

我忍着委屈,重重點頭:“嗯。”

他提着我像拎小雞般,往上一躍,彈指一瞬間,往君無邪和凌幽的方向飛馳去。

他速度很快,巧若無聲,不似君無邪每次帶我瞬移都能聽見風聲。

他迅雷不及掩耳,潛進牆壁內面,追到君無邪。

君無邪和凌幽他們兩邊的牢房已消失,隔着牆面是空曠黑暗的地方。

我和狂煞就在牆面內前行。

隔着牆,我看見凌幽枕着君無邪的肩膀,柔若無骨的小手,挽着他的手臂,跟他一步步的往前走。

君無邪速度很慢,不似急着去查探鳳子煜的野心,卻和凌幽在走廊上悠閒漫步。

我看着他們,胸口刺痛的感覺,像洪水般洶涌肆虐的襲來。

手覆在胸口上,全身冒冷汗,眼淚水根本控制不住,呼啦啦的順着眼眶落下來。

我聽見凌幽溫柔的聲音,帶着清淺的笑意:“無邪,我想爲你生一個孩子?” 我瞳孔驟然睜大,眼睛不敢眨一下,直直的盯着君無邪。

我要看看,他到底要怎麼回答。

陰暗的走廊裏,黑霧縹緲。

君無邪看了眼偎依在他肩頭的凌幽,半眯鳳眸掃了她一下,在凌幽看不見的角度,露出一抹嫌棄。

對,是嫌棄。

他那嫌棄的眼神,我已經看過千萬次,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他不留痕跡的把披風揚了揚,讓凌幽的腦袋離開自己肩膀。

凌幽昂頭無辜的望着他:“怎麼了?”

“無礙,本尊有些乏了。”

凌幽笑靨如花,雙手扶着君無邪的手臂,大獻殷勤:“這幾日冥界瑣事繁雜,萬鬼谷的惡鬼全數出動,讓你勞累了,我帶你去一處好生歇息。”

凌幽要帶君無邪去休息,開房嗎?

不,君無邪要是敢跟她去開房,我就立馬找鳳子煜去……

出軌!

麻辣個把子的!

狂煞對我搖頭:“噓……”給我一個靜觀其變的眼神。

可眼下我怎麼能淡定得了,這兩個人都快開房,滾一起去了。

以前是我一個人,一死了之就算了。

現在我懷了寶寶,不能任性把君凌害了。

可是我心裏苦啊,心裏堵得慌。

君無邪爲什麼要這樣對我,他難道不知道凌幽一次次的要殺我嗎?

我們中間橫着的這根刺,從來就沒有拔除過,這根刺周而復始的反覆發作,已經快成癌了。

我已經受夠了這樣,以前我被凌幽耍,爬上崑崙山頂,是因我傻,我笨,我被她戲弄……

可君無邪明明知道她要殺我,爲什麼不殺她!

爲什麼?

我真想不明白。

想着想着,我心裏憋屈的又哭了。

狂煞見狀,輕嘆一聲,掏出一白絹給我拭淚。

走廊上,君無邪冷淡道:“無需,本尊在找小幽,你儘快離開本尊的視線。本尊不想讓她誤會。”

凌幽發火道:“小幽,小幽。你爲了龍小幽這是要趕我走嗎?在你心裏她就這麼好嗎,好到讓你忘記我們千年前的生死之情?”

他們在吵架,可我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十米外看的時候,我還心裏會祈禱,會希望這不是君無邪,不是真的他。

是幻術,是別的鬼易容的。67.356

可是近處一看,真的是他。

我的心都在滴血,他丟了我,自己不見了,卻和凌幽在這裏談情說愛。

他看似厭惡凌幽,但卻沒想過殺凌幽,沒動她一根汗毛,還讓她枕在自己肩膀上。

他置我這個正妻,於何地啊!

那方,君無邪薄脣輕抿,眉宇之間一派冷漠疏離:“凌幽,你的身份無需我再點破,小幽是我的妻,是無法取代的,識相的,你把她交出來。如若不然,休怪本尊不客氣。”

見君無邪生氣,凌幽任性的一把甩開他,大怒道:“小幽,小幽……你不過是陪我十分鐘,你就說了無數次這個名字,你想把我哄好了,轉頭去找那個女人是嗎?我告訴你君無邪,你要是不把我伺候好,龍小幽我便讓她魂飛魄散。”

看到這,我有點懵了,眼睛睜大一倍。

君無邪和凌幽牽手在一起,他是以爲我被她挾持了,不得不妥協?

君無邪像那種隨便向人妥協的人嗎?

不,他不是!

君無邪抿着薄脣不說話,鳳眸凌厲的看凌幽,漆黑瞳孔如墨般沉冷幽深。

幾秒後,他半仰着頭,嘴角朝凌幽冷笑,眸子裏盡是嗜血的殺戮。

陰冷的聲音緩緩道:“你膽敢傷害小幽半分,本尊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

“你威脅我?君無邪,你居然爲了那個女人威脅我?她哪裏比我強?”

君無邪眼眸陰鶩的掃視她,不帶一絲情感:“就憑她是本尊的女人。”

凌幽雙眸腥紅,剛纔婉溫氣質蕩然無存。

她歇斯底里的對君無邪狂怒:“好,很好,君無邪,我一定會讓你悔不當初,我要殺了她,一定要殺了她,如果沒有她,你和鳳子煜就不會對她念念不忘,棄我而不顧……”

君無邪暴怒的打斷她:“你敢,凌幽你要敢對她下狠手,我一定會親手殺了你。”

凌幽後退幾步,杏花眸流着淚珠,悽慘的笑着:“呵,殺我,君無邪,你在說笑嗎?你不會殺我,也不敢殺我。”

我聽到這裏,瞬間雙手覆在牆壁上,五指死死的扣着牆壁,一動不動的望着他們。

事情轉折到現在,讓我始料未及。

幸虧我沒有一怒之下離開。

可是,君無邪這個人的性格,我是瞭解的。

他唯我獨尊,目空一切,沒人能威脅他,他爲了我的安危,低聲下氣的妥協了。

君無邪聽見凌幽的話,陰鶩的眸子露出毀天滅地般的殺氣,一動不動的窺視凌幽,周身圍繞着死亡氣息。

他開口,冰冷的聲音道:“你真的以爲,我不敢殺你嗎?”

凌幽含淚勾脣冷笑:“你不捨得殺我,否則,你早就殺了我了。”

君無邪鳳眸凝寒,手中凝聚黑色鬼氣,似要向凌幽動手。

我眼睛張大,眼珠幾欲奪眶而出。

心裏瘋狂吶喊:君無邪動手啊,殺了這個賤人,殺了她,快殺了她,別猶豫……

可是,君無邪手中鬼氣球越積越大,卻遲遲沒有動手。

我從激動亢奮,到慢慢的冷靜,再到徹底失望。

對,我很失望,失望透頂。

君無邪沒有動手,沒有殺她,哪怕凌幽在他面前大言不慚的挑釁。

他終究沒有動手。

爲什麼!

他對她還有情嗎?捨不得殺凌幽嗎?

我本以爲峯迴路轉,君無邪是爲了我才裝模做樣和凌幽親近,可我萬萬沒想到。

他還是那個樣,不忍心殺她。

我一下蹲在地上,抱着頭輕哭,怕自己細小的聲音被君無邪聽見,我死死的咬着手指,咬出牙印,咬破皮,咬出血……

好難過,爲什麼君無邪會是這樣,不忍下手殺她。

見狀,凌幽笑的輕佻:“你瞧,你下不了手,你心裏有我的對不對,無邪,我們回到過去好不好,我一定會好好待你,你喜歡小孩,我幫你生一個,你不喜歡我和鳳子煜聯絡,我就再也不見他。我們回到一千多年前好嗎?從新開始……” 我眼淚順着臉頰往下流,食指的血落進嘴脣上,一片腥甜。

含淚一動不動的看君無邪,眼睛不敢眨一下。

君無邪手心的黑色鬼氣球狀,瞬間幻滅。

他單手掐住凌幽的脖子,嘭的一聲,剎間把她摁在牆上。

凌幽身後的牆面,被他摁出一條裂縫。

君無邪陰戾的鳳眼冷冷盯着她:“你真以爲,本尊不敢殺你?”

凌幽眼眸哀傷一縱即逝,殷桃小嘴挑着淺笑,表情淡定。

“呵,君無邪,你要殺我早就動手了,還會等到今時今日?”

君無邪額頭青筋暴起,大手使力,暴怒道:“說,小幽到底在哪裏?”

凌幽並不害怕,她杏眸含情凝睇,嫣然巧笑。

她就這麼篤定,君無邪不會殺她麼?

凌幽朱脣輕啓:“我是不會說的,就算死,我也要拉她一起下地獄……”

嘭……

君無邪單手狠狠把她摔到走道上,她摔倒地上,滾了好幾個圈。

停下後,凌幽從地上慢慢悠悠的爬起來,纖長手指抹去嘴角溢出的鮮血,對君無邪勾脣冷笑。

君無邪轉身,身姿堅毅如松竹,黑色披風在身後漂浮。他面色深邃,一步一步走向她。

冷冽的聲音決絕道:“不要挑釁本尊的耐心。說,小幽到底在哪?”

凌幽優雅的掏出手絹,把朱脣血跡擦乾淨。

對君無邪溫雅淡笑:“她……死了!沒人能從狂煞手上活命,她也不例外……”

凌幽一字一句,句句誅心。

君無邪鳳眸駭然睜大,單手掐着的她的脖子,這次,他用盡全力,真的想把她掐死。

“本尊再問你一次,小幽在哪?”

“死了,哪怕我說一百遍都一樣,她死了,永遠的魂飛魄散消逝於六道,你找不到她的,永遠都找不到……哈哈哈……”

君無邪腥紅眼眸,暗藏毀天滅地的色彩,手腕青筋暴起,用勁很大。

狂笑中的凌幽,被君無邪狠狠一掐,聲音戛然而止。

她的臉色由白轉成青,青轉成深紫,即將斷氣般。

狂煞拉着我,小心翼翼的走到君無邪掐凌幽的牆壁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