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到忘記了,前輩的東西。”大長老看着傅孤白的樣子,知道事情躲不過,不過又不想靈脈被拿去,還是用金手指拖延一下傅孤白的好。


“嗯,你倒是利索。”傅孤白滿意的點點頭,大長老不知道他其實只要金手指而已,而靈脈雖然看起來價值大點,不過也沒有什麼的。

“我馬上去給前輩取。”大長老心中尋思着,等下要怎麼脫身,不如直接叫一個下人直接將金手指送來,靈脈什麼的就當作沒有發生過。

“呃,去吧。” 傅孤白揮揮手,對於大長老的那點滴陰謀,他是不諧知道的。

……

“就這個了是吧?”傅孤白看着眼前由一個天魔小廝端來的金手指,確認無疑了,就是這個了。

“是的前輩。”小廝端着盤子,其實心中已經冷汗直流,對於大人物總有一種強烈的恐慌感覺。

“嗯,那你還愣着幹嘛?東西放下,人離開就可以了。”傅孤白隨意的揮揮手,心中也不免有些激動,事情到現在這個地步,不就是爲了這跟金手指嗎?人力物力都花費了多少啊?要不是域外魔神的事情,那些什麼大佬還給自己送來這邊?

顫顫巍巍的帶着了金手指,沒有發生什麼變化,只是很自然的和傅孤白的手指貼合起來,融合進去而已,沒有崩出一個老爺爺什麼的,倒是讓傅孤白覺得奇怪,難道時間過得太久,都化爲黃土了?

算了,老頭子怎麼樣可不關他的事情,那些人頂着救世主的大名就把自己送來,到底誰是救世主,越說這個火氣越大。

“等魔天的革命大軍到了,我們就可以出發了。”傅孤白暗自揣摩着,沒有敢立即使用這個金手指,到時候大殺器一出,天崩地裂,什麼奇怪的地火風水涌了出來,造什麼殺孽的事情可不喜歡。

傅孤白慢慢的將那根金手指待在自己手上,沒有老爺爺的話也就沒有什麼廢話要說了,先看看有什麼變化吧。

套好金手指,在大拇指上,現在五根手指都變得金光閃閃的,好不耀眼,整個房間都給照亮了的感覺。

“嘖嘖,金手指,金光指,現在倒是有點像是金手套呢。”傅孤白看着五根手指慢慢的串聯了起來,不經意道。

事實也就如傅孤白所說的這樣情況,五根 的金手指上發出耀眼的金線,從手心匯聚着連着五根金光指。

“這個到底有什麼用?我可以看不出任何能夠使用的法子,象在試煉之地那樣發射元氣彈?不應該啊?這種肯定只是最基礎的功能的,還有什麼呢?”

可惜是沒有人可以給他解答,傅孤白只能夠悶悶的看着手中的金手套,現在這個程度,可是想掩飾都掩飾不了了,這麼放着想要悶聲發大財都怕人盯上。

“不好辦,着實不好辦啊。”傅孤白皺着眉頭,又不能說把手斬了,話說他怕疼呢,就算不疼也不會做那麼腦殘的事情的。

算了,發光就發光吧,雖然看起來像是金子,不過要打自己主意的人也得掂量掂量, 自己現在的實力恐怕也沒有幾人是對手了。

現在自己的這個情況,什麼域外魔神應該能夠打得過?不過,真的能夠打得過?

傅孤白懷疑起來了,自己現在的這份實力雖然厲害,不過對於上古魔神來說還是不夠看的,金手套這個大殺器也沒有看出什麼新奇的地方 ,那些大佬不會是騙自己吧? “下界問問?算了,還是等魔天大軍到了,現在也不是時候,忙東忙西的也不是我的風格啊。”傅孤白換了一件袖子比較大的衣服,這樣他的金手掌就隱藏起來了,不認真看是看不出來的。

……

貧民窟沙漠。

魔天的背後已經氣勢洶洶的圍繞了密密麻麻的一堆,這些天魔臉上原本應該存在的死氣沉沉對生活毫無希望的神色已經改變,滿是凶煞狠厲,隱隱還有血腥閃動。

“我們的目標是!”魔天座下被高高擡起,原本老爺搖椅也變得鍍金了,還雕刻着一條條龍,顯得十分的威嚴,看來他真的是想要做皇帝的樣子了。

“摧毀天魔城!”下面的天魔高聲喊道,喊聲沖銷,連天上的雲彩都被衝滅,四處肅殺一片,聲影蕭條,愣是靜寂得恍若平靜。

“哦,既然你們都知道了,那麼可以出發了。”魔天滿意的點點頭,然後揮揮手,大喝一聲:“全軍突擊!”

“轟、轟、轟、”天魔革命軍都是步兵,魔天發出那句話後,不知道何時生出一隊雙腳踏平地的他們發出的是整齊如一的腳步聲,如同轟鳴一般,共振得大地發出悲鳴,皸裂出一塊塊的縫隙,不斷的向着天魔城延伸過去。

這個完全由丹元化嬰天魔組成的軍隊已經不是那種初入丹元化嬰的境界,自從修煉功法發佈出去,實力都全部上升了一個臺階,這種實力膨脹帶來的自信心也就造就了這麼兇猛壯麗的氣勢。

……

天魔城,城門口,這個時候已經接近傍晚,城門口已經早早的關閉,只有兩隊護城小兵依舊守衛在城門口。

“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小兵甲問道。

“沒有聽到什麼聲音啊?”其他小兵側耳傾聽了一下,疑惑的看着小兵甲,區區一線城市,還會出現什麼事情,這傢伙肯定是神經過敏了。

“是不是打雷了?”小兵甲也是以爲出什麼錯覺了,這裏可是被多數的二線城市包圍了,要真是出什麼事情了,前面肯定是有天魔會逃難來這裏的。

“連打雷都沒有,肯定是你聽錯了。”小兵乙已經當是小兵甲神經過敏,精神失常了,大家還急着回家吃完飯呢,看來過幾天要給上頭讓他請假休息幾天了。

“那就當是我的聽錯了吧。”小兵甲搖搖頭,正欲宣佈解散收隊的時候,耳邊又隱隱傳來一道 轟鳴聲,和之前的轟鳴沒有什麼差別。

“欸,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這次不止是小兵甲了,旁邊的小兵也隱隱約約聽到了,奇怪的說了起來,小兵甲聽着這些聲音,卻隱隱感覺有些不對,遙望着前方一望無際的草原,眯起眼睛,半晌後,才大聲叫嚷起來:

“不對,有情況!”

小兵甲的叫聲如同驚雷一般,原本有些困惑的衆小兵全部都清醒了過來,全都呆呆的看着小兵甲,多年沒有操勞,他們也就只會站在原地擺擺樣子,最多是自恃身份,欺負些小老百姓罷了,還會幹什麼?全部站在原地等候小兵甲的發號使命。

“難道是妖獸暴動?” 小兵甲暗自揣摩着,說實話,這種事情他也是做不了主的,最多和上頭彙報情況而已, 不過現在什麼情況都已經來不及了。

當即,小兵甲就大聲喝道:“一級紅色警報,一級紅色警報!”

當是所有的小兵都慌亂起來,這可是最高的警報,竟然在他們當值的時候發生了,看着一條紅色煙花上天,薰染出的血色雲彩,原本應該盡忠守護天魔城的小兵竟然全體開溜了。

能夠混到這個看門的地步,不是說他們有多愛這個城市,而是混的不如意纔來到這看門的,溜鬚拍馬的在上頭爽歪歪,他們爲什麼要這麼苦的賣命?

開溜了, 小兵甲呆呆愣愣的站在原地,這種集體叛逃的情況沒有想到會出現了,而且還是他當值的時候,現在他成爲了光桿司令,上頭的人還不把自己活活的生剮了啊?

而眼前這個情況又十分的危急,既然一級警備已經發布上去了,那就當作集體陣亡,先溜了再說,自己也沒有這個賣命的心思。

想到這,小兵甲當即就放下身上的裝甲,撒開丫子溜走了,沒有發現地面已經寸寸開裂,城門也發出了哐當哐當的聲音。

……

魔天這一邊的革命大軍正在飛速的前行着,而斥候探子已經站在了魔天的面前。

“報告元帥,前方城門無人守衛,但是有一道紅色***以飛昇上天。”

“哦,小兵集體開溜?還算有良心的給提了個醒,嘖嘖,但是看這個情況沒有人發現過來啊?”魔天嘖嘖有詞,手中還拿着一個單筒望遠鏡,一番做派之下倒是有幾分氣勢。

“這麼大好的機會還愣着幹什麼?全軍突擊!”魔天心中大喜,難得的過了一把將帥癮,自然要好好的表現一把,風騷一把。

在魔天的命令下,天魔革命軍的速度更是快了幾倍,行軍的速度依舊是統一的頻率,這不得不感嘆從沒有希望的生活着覺醒的改變力量啊。


沒有幾分鐘的時間,魔天的大軍就已經兵臨了天魔城下,魔天沒有立即進攻,看着眼前因爲行軍的頻率而寸寸開裂的城門,給人的感覺就是隻要一陣狂風,就能夠讓這個城門倒塌。

此時天色還沒有完全的黑暗,傍晚的夕陽從裂開的城門透了過去,裏面的天魔似乎都沒有擦覺到這一點,還生活得很安康的樣子。

“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萬骨枯,今日我功成名就,死得那些天魔倒也無辜,,我倒是想要人直接給收服呢。”魔天糾結了幾秒鐘,讓天魔革命軍做了一個非常有氣勢的動作。

“演武!”魔天還是打算先禮後兵,這種演武的事情,看看裏面的反應,反正傅孤白也沒有給他規定多少時間的,不戰而屈人之兵纔是上策啊。

“是!”天魔革命軍在魔天一聲令下,下一秒就是震耳欲聾的大喝,連城牆都落下了大量的灰塵。

接着便是大軍分開,氣勢沖銷的大吼着:

“傲氣面對萬重浪,

熱血像那紅日光,

膽似鐵打骨如精鋼,

胸襟百千丈眼光萬里長。

我發奮圖強做好漢,

做個好漢子每天要自強,

熱血男兒漢比太陽更光,

讓海天爲我聚能量,

去開天闢地爲我理想去闖,

看 !碧波高壯,

又看碧空廣闊浩氣揚,

我是男兒當自強!

昂步挺胸大家做棟樑做好漢,

用我百點熱耀出千分光,

做個好漢子,

熱血熱腸熱,

比太陽更光,

讓海天爲我聚能量,

去開天闢地爲我理想去闖。

看 !碧波高壯,

又看碧空廣闊浩氣揚!

我是男兒當自強,

昂步挺胸大家做棟樑做好漢!

用我百點熱耀出千分光,

做個好漢子,

熱血熱腸熱,

比太陽更光,

做個好漢子,

熱血熱腸熱,

比太陽更光!!!!




沒錯,這正是魔天教育這些天魔發奮圖強,而搞出的新玩意,男兒當自強。

這首曲子在十萬天魔的大聲歌唱之下,鏗鏘畢現,聞着熱血沸騰,恨不得一起融入其中。

“轟!”

一曲歌畢,原本就已經皸裂的城門城牆轟然倒塌。

“哈哈哈哈哈哈!!!!”緊接着,就是魔天猖狂的沒有一絲止境的大笑聲,直接從成爲廢墟的城門口傳出去。

而那對面早已經有萬千老百姓天魔呆滯的看着魔天的天魔革命軍。

“前進!”這個時候,那些什麼天魔城的城防部隊,也目光警惕的站在一旁。

“小弟們!天魔和體大法!”魔天對着從第五層收來的小弟大聲呼喝道。

“……”那些丹元化嬰的老傢伙造就對於魔天五體投地,沒有人應答,但是動作十分迅速的融合到了魔天的體內。


“渣渣們,你們要生還是死?”魔天慢慢的升空,居高臨下的對着下面的天魔城的城防部隊喝道。

那些城防部隊的天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天魔合體大法後,魔天的實力已經完全將他們震懾,平日裏也是作威作福居多的他們哪裏能夠承受得了這種氣勢,猶豫着不敢上前,魔天的這一句讓他們經不住的後退了幾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