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們繼續往裏面追去,最後我們看到了一個極其黑暗的山洞。我和宮洛相視一眼,往山洞裏走去。


一路上,我們看到遍地的屍體,而那些屍體像是最近幾年死的,身體已經開始腐爛,地上爬滿了無數的動物,甚至還有蛇。它們都在享用着這些屍體。

從裏面,不斷地發出一個聲音,那是屍妖的聲音,嘶啞而尖厲,隨後傳來一陣啃食的聲音。

“他它不會在吃這些屍體吧?!”可如果不是它,又有誰會發出這麼巨大的聲響?!

宮洛看了眼旁邊的屍體,對着我說道:“他們來襲不同的地方。”

急婚蜜令:夫人,乖! “不同的地方?”我微微一愣,“你怎麼知道。”

“因爲他們的衣服。每個地方都有每個地方的習慣,而他們的衣服有的相似,有的則一點都不一樣……”

宮洛說得頭頭是道,我連連點頭。

“但是,誰把這些屍體藏進這裏的?!還提供給這個屍妖?!”我想了許久,但還是百思不得其解。

我們走了十米就不走了,裏面的空氣變得很稀薄,我手裏的火把快要滅了。

而沒有火,對我們很不利。

我一邊出來,一邊往地上貼着黃符,來到洞口的時候,地上已經滿是黃符,上面寫着符咒。

我拿出打火機,點燃一支蠟燭,在心中默唸着咒語,用蠟燭的火點燃黃符。瞬間,地上燃起了烈火,往裏面蔓延着。

“堵住洞口!”我對着宮洛說道。

宮洛舉起輕靈劍,往上面的石頭上一劈,洞口開始坍塌。

我拍了拍手,對着宮洛燦爛地一笑:“搞定。”

“你確定能燒死他?!”

“不確定,但至少斷了他的囤貨。”說着,我就和宮洛走出了深山。

一到車子裏,我就找周曉曉和高小一尋求一些失蹤人口的信息。

高小一打來電話:“你在哪裏找到那些屍體的?”

“一個山洞裏,在餵養一具屍妖,你有消息嗎?”我嚴肅地對着電話那頭說道。

高小一愣了愣,說道:“我之前不是說了,追魂令有一段是件在屠村,不過,有一點我沒說,那些村裏的青年人,都消失不見了。而且,它都是在世界各地,找那些山裏人做的,所以事情沒有鬧大。”

追魂令智商這麼高!我倒吸了一口涼氣,對着電話裏說道:“那好,我知道了。”

說完,我便掛斷了電話:“大概是追魂令做的。”

宮洛放下手機,點點頭說道:“我這邊也收到了。”

“收到了?宮洛,你的人好能幹!”如果不是有高小一,我或許得很久才能得到這些消息。

他們以前都是特工,這些事情難不倒他們。

我對着宮洛豎了一個大拇指。特工……宮洛是怎麼找到他們,並且說服他們替自己幹活?

不過,宮洛也是個好BOSS,不會讓自己的手下去冒險。

(本章完) 不過,宮洛也是個好BOSS,不會讓自己的手下去冒險。

猛然,我的腦中閃過那四個婦女的影子,我認真地對着宮洛說道:“宮洛,你能不能給我弄來七七四十九盞河燈?”

“怎麼了?”宮洛靜如秋水的眼眸看着我。

我誠實地說道:“我說過幫那四個女人託夢,現在,我需要媒介。”

宮洛微微一愣:“蠟燭不可以嗎?”

我搖了搖頭,眉頭略微皺起:“我怕,有些魂魄已經不在人世間了。”

他們,或許已經到了天堂,或者是地獄……這樣的話,單憑蠟燭,是無法將心思傳到鬼魂的心中的。

宮洛聽着我的話,點了點頭,隨後便打了一個電話:“七七四十九盞河燈,今晚要用。”

說完,宮洛便掛上了電話。

宮洛的人動作真的很快,不到半個小時,便將河燈放到了河邊上。午夜十二點,我和宮洛來到了河邊,點燃一隻燈光,便閉上眼睛,心中默唸着自己想要對那四個丈夫說的話。

十二點半,我將所有的河燈放入到河水裏,在自己的周圍點滿了蠟燭,蠟燭發出微弱的光芒,照亮我的周圍。

附近沒睡的人們都探出頭來,看着我,似乎很好奇的樣子。我對着她們笑了笑,將一張黃符含在嘴裏,一張黃符拿在手上,閉上眼睛,心中默唸着剛纔的寄語。

過了許久許久,丈夫們終於出現了。

“是你~是你叫我們來的~!” 其中,一隻靈發出稚嫩的聲音,這隻靈的個頭很大,但是他的臉很模糊,沒有手指,也沒有腳趾……我對着他們點點頭:“恩,你們的老婆想念着你們,你們趕快進入她們的夢中吧。”

一聽到我的話,那隻靈便欣喜若狂,往一戶人家裏奔去,那戶人家……似乎是那個少女的家裏。

隨後,一個穿着紅褲衩的鬼魂飄到我的面前,那張慘白的臉空洞無比地看着我:“我是不是認識你~是不是認識你~”

我看了眼宮洛,隨後對着他點了點頭:“恩,是我們殺了你。不過……”

還沒等我說完,那隻鬼魂便在空中手舞足蹈起來,發出幽幽的笑聲,看着他的樣子, 我不禁有些疑惑。

我看了眼宮洛,還沒等我說話,便聽到那隻鬼魂大笑着說道:“哈哈~哈哈哈~終於解脫了~!”

聲音越來越遠,我擡頭,便不見了任何鬼魂。

“他們都走了?”我問着宮洛。

宮洛對着我點了點頭:“恩恩,那隻靈已經從屋子裏飄出來,走了。”

“這麼快?!”我睜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議地看着宮洛。

從剛纔到閒雜,十分鐘都不到呢!新婚夫婦,不是應該有很多話可以說,很多東西可以囑咐的嗎?!

宮洛冷冷地說道:“他貌似遇見了不太愉快的回憶,出來的時候, 瞪了我一眼。”

說完,宮洛便看着我,眼神裏盡是冷意。

看着宮洛, 我明白了他的話,我對他扯了扯嘴角:“宮洛,別這麼不開心。這隻能說明你太受歡迎了。”

說完,我便出了

圈子,回到了車子裏。

突然,我感覺到周圍出現一抹灼熱的目光,猛然轉頭往四周看去,卻什麼也沒有。

宮洛皺緊了眉頭,對着我示意了一眼。顯然,他也感受到了那抹視線,而且他還知道那是什麼。

我按照宮洛的眼色,回到了車子裏。

我轉頭,看着坐進來的宮洛,嚴肅地問道:“是屍妖?”

“恩。”宮洛點了點頭,“他似乎比之前還要巨大,也比白天危險 了。”

聽着宮洛的話,我的眉頭緊皺着:“我們必須要除掉它,要不然會有更多的人遭殃。”

“恩。”隨後,宮洛將旁邊的枕頭塞到我的手裏,昏暗的燈光下,我可以看到他眼底裏那一抹淡淡的寵溺,“早點睡,我會處理的。”

“你有辦法?”我的眼睛猛然一亮。

宮洛對着我勾了勾脣:“明天再說。”

說完,宮洛便將坐墊下傾,躺着閉上了眼睛。

天色已經很晚了,我躺在那裏,毫無睡意。我轉過身,通過車上開着的溫和的燈光,看着旁邊英俊的男人。

果然是同一個身體的,如果不仔細分辨,自己還會以爲現在在自己身邊的是千年古屍。

可是,他不是。

千年古屍在睡着的時候會緊皺着眉頭,深情款款而又悲傷消極。宮洛不會,宮洛的眉目永遠是那般張揚,永遠透着他的驕傲。

千年古屍,他去了哪裏?

兩年了,他一次都沒有出現……自己這是在想他嗎?!

怎麼可能,自己怎麼會想他?!他的心裏只有夜媚……我的心裏隱隱作痛。我覺得自己很沒用,明明知道了他的內心,明明知道他對自己的愛都來源於夜媚,可自己卻忘記不了他,無法放棄愛他……“沐顏,加油,你可以的。”你可以忘記他的!

我看着宮洛的臉,在心中默唸着這句話。

時間一點點過去,不知道何時,我閉上了眼睛,思緒開始沉睡。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到身後傳來一個溫暖的懷抱。

是宮洛?!

我立馬被驚醒了,轉身想要將宮洛推出去。可他根本不讓我轉身的機會,只是緊緊地抱住我。

氣氛逐漸變得尷尬,感覺着身後傳來的溫暖,腰間傳來他手臂的觸感,我扯了扯嘴角。

正當我想要說話的時候,身後傳來一記熟悉而又陌生的聲響:“沐顏,別動,讓我抱抱你。”

“千年……”我愣住了,左邊的胸膛傳來快速的節奏,咚咚地敲擊着,敲得我的思緒混亂一片。

“嗯,讓我抱抱你。”身後的男人摟得更近緊了,他將頭邁入我的脖頸,氣息微弱地噴薄在我的脖子上,引起陣陣騷動。

我的臉開始發燙,被他觸碰到的肌膚也像火燒似得燒灼着我的靈魂。

“那個,你……你這兩年,你還好嗎?”我的聲音有些顫抖,心中那個狂跳不已。

聽到他的聲音,我竟然會有種想哭的感覺,但我的心情,明明是那麼的喜悅,那麼的激動,又是那麼地迷戀。

這個時候,我才意識到自己原來已經這

般得懷念他,愛他,深入骨髓!

就算他喜歡的是夜媚又如何,自己也有喜歡他的權利吧。只要把這份愛藏在心底,不要破壞了他和夜媚就好。

我只要能看見他就好。

千年古屍沒有回答我的話,而是一直緊緊地抱着我,氣息微弱,但卻滾燙地燒灼着我的肌膚。

猛然 ,空氣中瀰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

我頓時皺緊了眉頭。這味道,好腥,好濃,甚至還有粘稠的感覺。千年古屍的氣息也越來越重,越來越紊亂。

“你到底怎麼了?!”我的心中劃過不好的預感。空氣中瀰漫的味道,明明就是血的味道!

千年古屍沒有說話,只是抱在我腰間的手緊了緊,那滾燙的溫度更加深刻得烙印在我的腰間。

我這纔想起來,以前千年古屍出現的時候,宮洛的身體會變得冰冷,而現在他卻是滾燙燒灼!

“你到底怎麼了?!”我的聲音大了些許,極力抑制着內心的焦急。

他到底怎麼了?!爲什麼會這麼反常?!爲什麼消失了那麼久,又突然間出現?!爲什麼他會受傷,以至於空氣中突然瀰漫着濃烈的血腥味?!

千年古屍突然張開了嘴巴,舔了舔我的脖頸,我被嚇了一跳,臉龐頓時開始發燙。

身後傳來千年古屍的笑聲,溫柔性感,而又虛弱至極的笑聲:“沐顏,你是在擔心我嗎?”

“難道不是嗎?”我微微一愣。

話音剛落,我便感覺到捆在腰上的手僵了僵,然後他就將頭埋得更緊了,氣息紊亂而又急促,他的舌頭在我的脖頸上輕輕噬咬着。

或許是被他影響,我感覺到自己有些呼吸不過來,加大了呼吸的力度,頻率也變得更快了。

我的心狂跳不已,身體裏傳來奇怪的感覺。

婚外貪歡,前夫請簽字 我的氣息在不知不覺中變得有些渾濁:“千年……”

“別說話。”他說話似乎很吃力,但也極具魅力,他的氣息滾燙的噴薄在我的耳邊,惹得我的身體略微顫抖。

我的臉蛋已經像火燒一樣了,我小心翼翼地呼喚着他,儘量剋制自己,不讓自己失態:“你,你……你怎麼了?”

千年古屍溫熱的氣息重重地喘着,噴在我的脖子,燒灼着我的肌膚。

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到腿上有一個火熱的東西抵在那裏,被嚇得一動也不敢動。

作爲女人,我當然知道,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似乎還是不夠,摟着我腰間的雙手開始摩挲着我的衣服。他的雙手每到一處,那裏的肌膚便開始發熱燒灼。

而我,清楚地感覺到,自己身體裏的騷動。當他觸摸自己時,身體傳來的火熱燒灼着我的大腦,令我慢慢失去自我。

突然,我的腦海裏閃過一抹紅色的身影,還有周曉曉的臉龐。

我怎麼可以這樣?!我怎麼會想要迎合他?!

雖然現在在我身後抱着我的人是千年古屍,但是,這具身體也是宮洛的!

我舔了舔自己發乾的脣瓣,聲音莫名地有些嘶啞:“你,你別亂來。 誤惹夜帝:神祕老公帶回家 這具身體不只是你一個人的!”

(本章完) 千年古屍突然笑了,溫柔地笑着,聲音也是極盡溫柔,但又充滿了悲傷:“我知道。我不會對你做任何事的。”

說着,千年古屍便重新埋進了我的脖頸,輕輕地吻着,細細地撕咬着。

我的臉蛋逐漸變得緋紅,眼神迷離,腦子裏想的竟然是那次和千年古屍的纏綿!

“你,你能不能別這樣……”我再次舔了舔自己的脣瓣,思緒更加混亂了。

我趕緊閉上眼睛,找回自己的理智。可是,我卻發現自己更在意脖子上的溼潤,從那裏傳來的溫度直達我的內心。

但是,這樣是不對的:“放開我。”

“不,讓我抱着你。”不知道爲什麼,千年古屍變得很霸道,他沒有放開我,而是緊緊地抱着我,將他的下巴抵在我的頭上,性感的聲音裏充滿了柔情,“沐顏, 我愛你。”

“不。”你不愛我,你愛的是夜媚……

空氣裏的血腥味越來越濃,我轉過身想要看他的傷勢。可我一動,便被他牢牢剋制,無法轉身。

我皺緊了眉頭:“你的傷很嚴重?!”

剛纔不好的預感又加重了幾分。

“難道,你剛纔那麼做,就是不想讓我看到你?!”每一次他受到很嚴重的傷,他都不會讓我看見……而現在,他換了一個方式。而他成功地轉移了我的注意力一次!

千年古屍停止了動作,溫柔地抱着我,聲音很輕很輕,充滿了悲傷:“沐顏,如果我死了,你會不會記得我?”

聽着千年古屍的話,我感覺自己的整個身體被冰凍在冰窖般,冰冷刺骨。

我不敢相信地睜大了眼睛:“你會死?!”

他會死?!

“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你爲什麼都不和我說?!既然不想讓我知道,那現在出現又是爲了什麼?!

我失控地說道,極力地掙扎着,想要轉過頭看看他,看他到底怎麼了。

可是他就是死死地抓住我,不讓我看見。

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到了他的身上神偷過來的血液,溼潤,粘稠,不知道什麼時候沾滿了我的後背。

我不敢再亂動,怕再拉扯到他的傷口。

“你到底怎麼了?能不能告訴我。我不想像個傻瓜一樣,什麼都不知道!”說着,我的眼淚忍不住地從眼眶中跑出,滾落到坐墊上。

千年古屍的氣息已經很微弱了,微弱到我幾乎感受不到的地步。

他突然喘了一口氣,隨即一笑:“沐顏,這些和你無關,是我自己的事。”

和我無關,是他自己的事……

我眼眸垂了下去,眼淚凝結在眼角:“我知道了,你的事與我無關……”也確實與我無關,是自己太多管閒事了!

千年古屍還是抱着我,而我也不再說話。時間就這樣流逝着,到最後,我終於忍不住,用幾乎乞求的語氣說道:“照顧好自己,可以嗎?你不能死!”

千年古屍的氣息微微一滯,隨即溫柔地吻了吻我的脖頸:“恩,我答應你。我會活着,用這種方式活着……睡覺吧,很晚了,明天你還有事。”

他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