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們在水底集中了起來,沒想到水底也都是救援的人,看著一具具屍體被拖到岸上,蓋上白布的那一刻,他們的家人的哭聲比在橋上的那些人哭的更加痛苦。


「這車有惡鬼的氣息在裡頭,你們試試看能不能進去先」說話的是黑無常,他還帶領著一群黑小無常,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不進去。

幾個小時工大著膽子碰了碰那破碎的車身,立馬被吞噬了一部分氣息,神情都沒了。

「看來還是不行啊,再來一批」白無常在另一邊看著反應,這車果然是有古怪的。

三兒就是下一批要被選中的人「三兒,你和我換換吧,你不是還要去輪迴嗎」

「可!」三兒,是在燈籠街經常照顧的我的人,我的人誰也不許欺負。

還是照著先前那批小鬼的樣子,碰到了車身,再睜眼,我是到了車內,但是只有我一個人進來了。

車裡的場景,是我不想說的,那些魂被黑色的東西粘在了自己的座位上,臉上都是恐懼的表情,每個人的往生繩上都是黑色的怨念。

除了兩個孩子,他們還小,什麼都不懂。

「獃獃,裡頭怎麼樣?」是七爺的聲音,他的聲音還是距離比較遠的,看來他也不能靠近這裡。

「七爺,這裡頭惡鬼的氣息,像安全帶一樣禁錮著魂魄」

外頭扔進來一盒東西,我撿起打開,是十四顆金丹和十五本往生冊。

「找到一個魂,就喂下一顆金丹,東西就會消失了」

「好!」我當然是乖乖聽話的做事情,畢竟我只是一個小時工。

時間都知道 我決定從頭開始,拍著著司機的臉,他的手緊緊的抓住方向盤

「然勇,你已經死了,和我走吧」

聽到自己的名字,那魂立刻醒了過來,往後看了看,久久不回頭,他哭了

「是我害了他們,我不應該和那女的爭吵」往生繩上的氣息越來越濃重。

按照七爺吩咐的我交給了公交車司機一顆金丹,看著他吞下,然勇身上放出了金光,整個魂魄從車內飄出,只聽外頭喊著「送!南無八部天龍菩薩! 我不是東亞病夫 歸佛!」

天上降下一群小光頭,他們是佛,是我們最不敢看到的東西之一,因為他們純粹,我們是鬼,多多少少帶點臟。

我是不敢耽誤的,這活看起來是有點厲害,涉及的範圍有點大啊。

坐在後面的是兩個孩子,一個老人,一個婦人,照例叫了名字,餵了金丹

就聽著上面說著

「送!南無無邊無量法菩薩!南無金剛大士聖菩薩!南無凈壇使者菩薩! 原來我很愛你 南無八寶金身羅漢菩薩!歸佛!」

到了愛心座位,是兩個老人家

「周又見,你已經死了,和我走吧」

老人回過神,看了一眼我,又看了一眼抱走自己屍體的那人。

「姑娘,你看,那是我兒子周再見……」不再說什麼,只是獃獃的坐著,往生繩子上,多了許多留戀。

白髮蒼蒼,若是沒有這災難,他是可以安享晚年的。

遞出一顆金丹「老人家,你們一定會再見的」

一顆吞下。

「送!南無比丘夷塞尼菩薩!歸佛!」

準備繼續進行,外頭傳來了聲音「獃獃,佛光你注意點,別被照到了」戴帽斗篷扔了一件進來,我自然是喜歡的,這樣就不會太危險了。

「林程,你已經死了,和我走吧」

這也是一位老人,手裡還抓著什麼東西,

「什麼死了,我還要給我兒媳婦過生日去呢」她晃了晃腦袋才睜開眼睛看到周圍的一切。

「姑娘,我真死了嗎?」她看著手中那準備好的禮物,也只剩下了一根繩子。

我有點觸動,但是我是鬼,一個不記得自己是誰的鬼,我怎麼會有感情呢?

「對,吃下這顆金丹,你就可以上去了」交出那個金丹給人。

老奶奶拿著,看了看手裡的那顆東西」我也90多了,也是好的了,只是來的有點突然「

「送!南無五百阿羅大菩薩!歸佛!」

而後幾個年輕的,也吃下了金丹

「送!南無文殊菩薩!南無普賢菩薩!南無清凈大海眾菩薩!南無蓮池海會佛菩薩!南無西天極樂諸菩薩!南無三千揭諦大菩薩!歸佛!」

佛光那是一道又一道,還好我穿著斗篷,不然都不知道現在是怎麼樣的了。

「付芳,你已經死了,和我走吧!」這是車裡的最後一個人,和前面的一樣吃了金丹,去了天上。

「送!南無大勢至菩薩!歸佛!」

車內黑色的惡氣也消失的差不多了,七爺,八爺都進到了車內,八爺拿了我手中剩下的那本生死冊

我知道那本生死冊的名字,王月文,這次車禍的罪魁禍首,一個兇巴巴的女人,一個搶了方向盤,讓所有人都死了的人,但是車裡唯獨不見她。

兩人看完了生死冊,又轉過頭怪異的看著我「獃獃,有些事情我們等會會對對外說,現在告訴你也沒事」

「這車禍,是十四位大菩薩的最後一劫,但是這車裡還有一惡鬼,不知為何死前記起了自己惡鬼的記憶,想阻止大菩薩輪迴,這是那惡鬼的圖,你等會小心點」

說著手中出現了一張畫像,那畫像黑,黑,黑的只能看到兩隻眼睛。

七爺八爺走了出去,對外說了剛剛對我說的話,發布了今天的任務,當然我也是拿到的。

「獃獃,獃獃,我,我們能不能換一下任務啊,這個地方有點遠啊,我一個新來的,沒有力氣去那麼遠的地方」這面孔是不認識的

我點了點頭拿下了那份單子,出了水面去了任務地點。

大橋上,十四大菩薩撒下了燦燦金光

不能與你們共享此生,只願你們平安

或許這就是他們的心愿 這是我變成鬼的三百五十九天,我不記得我是誰?我怎麼死?

你問我怎麼記住這個數字的?

我左右手各有一個金色的鐲子,左邊的有個顯示屏顯示著359天,右邊的寫著很多人的名字,我不知道他們是誰

現在我待著的這個地方叫燈籠街,和它的名字一樣,整條街道都掛滿了燈籠,無論白天還是黑夜這個地方的燈籠都是亮著的,紅透一整條街道。

我叫獃獃,我剛剛從一個距離燈籠街很遠很遠的地方回來,還好路上七爺和八爺都在不然我今天都回不到燈籠街。

「獃獃,這幾天你小心點,有很多惡鬼都引誘你們這種小鬼去奇怪的地方,記得不要在外太久,黃昏的時候就要回來」

這個穿白色衣服的就是七爺白無常,最近很常見到他。

「是,七爺,那我今天的任務?」

這是我很擔心的一件事情,沒有完成任務就沒有冥幣吃東西,我已經有兩天沒完成任務了。

八爺從懷裡掏出一個很簡單的錢袋,上面還綉著一朵彼岸花的圖案。

「這算是我們任務給錯的歉禮吧」

袋子在手,掂了掂,裡頭的響聲是圓形四孔錢,數量超過一百個以上。

這就是人間的凡人燒下來的那種錢,到這個世界以後就變成了銅錢,但是在人的眼裡它還是一張紙錢。

「謝,八爺」說完話,兩人就消失不見了。

雙蛟記 「獃獃,剛剛八爺扔給你什麼東西啊?」

挽著我手臂的這個是我的好友,三兒,是個很熱情的人,該怎麼說呢,就是很熱情的一個人,我來的第一天她就是這樣的。

「我今天被惡鬼騙了,接到了一個很遠的任務,還好七爺八爺核實了一下,沒有這個任務,趕緊帶我回來,這是八爺給我的補償金」

袋子里的錢我是百分之百的可以給三兒看的,她對錢可沒興趣。

「哦,那你可要小心點,前幾天我做任務遇到紙傘街的小姐妹,那麼遠過來我還提醒她看看真假,她非說這工資高,就去了,第二天就死了,就只剩下尾巴那一撮」

紙傘街離我們燈籠街大概有一百公里的距離,比我昨天去的地方還要遠

三兒悄悄的貼近我耳朵邊兒。

「聽說啊,是有個億年的惡鬼,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記憶,在大肆的收集小鬼給自己補充能量,地府封鎖住消息不讓外頭的人知道,可是總有那麼幾個多嘴的小鬼」

聽到這個消息,皺著眉頭,我也只敢握住手中的小袋子,這筆錢要不還是還給八爺吧,要不是遇見他們,現在我指不定也只剩下小尾巴了。

『咕嚕咕嚕』

肚子還是不爭氣的抵消了我腦子裡正義的想法。

「走,三兒,我帶你去庄婆哪裡吃飯」

「行啊,走啊」

有錢在手,三餐我有。

燈籠街的時間和外頭的時間是一樣的,但是我們是可以不睡覺的,但有時候也需要休息,像我這種沒有排位的小鬼啊,只能擠到最小的角落去,就是那些擺放在燈籠街,入口處的幾塊小石頭,這是一大塊久久沒有人認領的石頭碎成的千萬快小石頭,住在這裡,我的身心是舒服了幾分。

石頭裡的世界像一個大窗戶,你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這裡面也只有一張簡單的石頭床,只有我這塊石頭有,三兒說我是幸運的,幾百個小鬼都沒有床在裡頭。

有供奉牌的人,住在供奉里的世界,就是他們在現實世界的樣子,等到閻王殿就會銷毀,有供奉牌的人在這裡最多帶上七天做任務贖罪。 這是我變成鬼的三百五十八天,我不記得我是誰?我怎麼死?

你問我怎麼記住這個數字的?

我左右手各有一個金色的鐲子,左邊的有個顯示屏顯示著358天,右邊的寫著很多人的名字,我不知道他們是誰

現在我待著的這個地方叫燈籠街,和它的名字一樣,整條街道都掛滿了燈籠,無論白天還是黑夜這個地方的燈籠都是亮著的,紅透一整條街道。

我現在在海上,離燈籠街西邊不遠的地方,這艘船沒有再往前前行,我停留在這個位置已經一整天了。

「快!快放我回去!我兒子是廳長,在你們地下可是閻王爺的身份」

「小姑娘,我,我家產上億,兒子還是大導演」

這艘船上有二十來個人,聽說這上面組織了什麼晚會,來的都是『有身份』

船頭正在一點點的往下沉,幾艘救生艇已經飄遠,而且明顯的漏氣。

「都是你這個喪門星,你走不了扎破那東西幹嘛?自己傻,死了就算了,別帶上我們幾個啊」

我在這裡已經聽他們吵了幾個小時了。

「我再說一次,你們這幾個人,已經都死了,在這個世界,再有錢,再有地位,都是沒用的」

說這個我也是心虛的,畢竟錢還是有用的,我吃飯還都要靠著它。

七十歲的人飄在天上開始撒潑。

「我兒子可是閻王爺的身份,你怎麼可以把我帶走,我兒子死了可就是閻王爺了!」

皺了皺眉頭,我覺得這個七十歲的王顯兒,真的是不怕死的。

「王顯兒,你現在說話的範圍是超出我的能力範圍了,你直接去地府吧」

她的身下出現了一個超級大的黑洞,在藍色的海上是看的最清楚的,當然凡人看不到。

「拜拜了您那!」

一隻白色的大手從黑洞中伸出,抓住了王顯兒的往生繩「不!」

當黑洞關上的時候,我似乎看到了閻王和七爺八爺在大殿上的場景

這種兒子就是閻王爺的大話,底下早就規定一旦有這樣的話出現,地獄黑洞就會自動出現,帶到閻王殿,供奉牌都可以不用帶去,畢竟沒什麼用了

另外三個魂魄看這樣子都不敢說話,有個膽子大點的才敢小聲詢問

「我天天吃齋念佛,怎麼就去了地府了呢?小姑娘你再看看是不是錯了?」

這個六十歲的人名為,李富貴,是一個靠兒子出名的人。

「啊,我給您解釋一下啊,您十八歲的時候,高鐵上霸座,出口辱罵懷孕之人,導致整個孕婦激動后流產,孕婦也不幸去世。您三十歲的時候霸座,言語囂張跋扈,灼灼逼人,以至於全車人因為你的這段小插曲造成了不同的影響」

這李富貴翻開一生都是嘴碎造成的後果。

「我,我,我只是多嘴,都,都要下地獄嗎?」

打開本子,統計了一下數據,紙張擺在李富貴的眼前

「給您算了一下啊,您這一生中就簡單霸座這一項,就間接害死了三萬多人,直接害死了一千四百二十七人,還有一些您給造成心理陰影的,都算在內的,七七八八加起來,您這一生毀了,八萬九千二十六人的生活」

數據的大小讓李富貴一臉懵逼,看著上面龐大的數據,『哈哈哈哈』的笑了起來

「哈哈哈,這群地位沒我高,錢沒我多的人,給點錢就好了,就好了」

搶過那張紙,撕碎了扔向天空,抓緊了我的手臂

「小姑娘,我我我,我讓我兒子多補償他們,能不能不下地獄!」

「不好意思,不行,您現在只能前往地府」

李富貴往生繩上沒有了慾望,一下就飄到了海里,我不怕他再死一會,鬼不會呼吸,那來的死字

「那那,那那,獃獃姑娘我們呢?我們孤兒寡母的,也要下去嗎?」

看了一眼這兩個魂,扯過站在年老人身後的那個痴兒護在身後。

「獃獃姑娘你這是什麼意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