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們七日之前見過。”重瞳子對彩霞說道:“那時候我不是這樣的裝束。你也不是現在這樣子。”


彩霞有些慍怒道:“你那時候說是過路的客人,身無分文,所以我就資助了你一些錢,可我沒想到你和他們是一夥的!你也是壞人!”

重瞳子道:“壞人?我做過什麼壞事麼?”

彩霞道:“你現在就在做!我真失望!真噁心!”

重瞳子的目光瞬間黯淡了一些。

“老九,你怎麼還不動手!”陰陽子忽然跌跌撞撞地衝了進來,神衰魂弱,氣喘吁吁。

重瞳子淡淡道:“你要是急了,你可以自己動手。”

陰陽子哼了一聲,有些狼狽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用天地羅生大法,已經拼盡了全力!”

重瞳子道:“五哥不是還沒動嗎?”

農皇子吶吶道:“老九,你是知道的,我打不過陳元方,咱們這麼多人,只有你最厲害……”

“你打不過,我也打不過。”重瞳子不等農皇子囉嗦,硬生生地把話給他噎了回去。

我心中卻又驚又喜,眼看這個重瞳子的言行舉止,竟似乎不是那麼和御靈子、陰陽子等人一致。

而且陰陽子等人雖然排名在其之上,但是對其卻有種畏懼的心理。

不管是因爲什麼,這對我來說總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我道:“重瞳子,我就留在這裏,任憑你劃下任何道道來。但我那個朋友身受重傷,卻不能再等了,你既然和彩霞認識,能否就放她離開?”

“你的朋友體內的毒已經被你吸盡了,傷口處的穴道也被你封了,她本身又不是尋常凡人,一時三刻死不了。”重瞳子依舊是那種不溫不火的語氣。

我強忍怒氣,道:“那請問,您把她們留在這裏要做什麼?”

重瞳子道:“不做什麼,就是留着。”

我怒極反笑,道:“好!重瞳子,你是逼我出手!”

說着,我強提一口氣,緩緩朝他走去,重瞳子目中幽光一閃,兩對眸子突然轉了方向,不再對着我,也不再對着彩霞,而是一起看向了農皇子,那兩對眸子稍稍錯開,然後猛然定格,剎那間光芒大盛,竟有些刺眼!

我稍稍一怔,卻聽見農皇子叫道:“老九,你要幹什麼!我是你五哥!你別胡來!啊——我要報告宮主……”

在農皇子慘烈的叫聲中,我看見重瞳子每一隻眼睛裏的兩個眸子都以一種沉重、深刻並且緩慢的態勢刀刻斧鑿般轉動!

我的心裏突然產生了一種怪異至極的感覺,就彷彿整個屋子的空間在瞬間扭曲,一雙無形的大手從天而降,籠罩着手下的一切,在捏造,在顛倒,在翻雲覆雨!

“咚!”

恍恍惚惚中,我看見鄭軍強一頭撞在地上,暈死過去。

而我的大腦竟也有些暈眩了。

這是怎麼了?

就在我想動用魂力的時候,一切又都忽然恢復正常。

沒有暈眩的感覺,沒有怪異的想象,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白駒過隙,一瞬而逝!

我定了定神,驀然發現我對面的重瞳子不見了!

空中一道灰影掠過,我魂力疾馳而去,早看見是農皇子飛撲而來,腳尖繃直,撩向我的咽喉,又猛又狠又快!

而他渾身上下還籠在一層灰濛濛的似霧又似煙的藥塵之中,臨近時,手掌一展,又是一抹近乎無形無色五味的藥塵鋪天蓋地而來!

我來不及多想爲什麼重瞳子不見了,爲什麼農皇子突然出手了,當下的情形逼迫我立即做出反應!

鎖鼻功!

奇行詭變!

農皇子的毒攻到之前,我已經閉住呼吸,他的腳踢到我之前,我已經騰挪至其身後!

毒落在我身上,立即激起了些細微的反應,忽熱忽涼忽癢忽痛忽麻,但很快又都消失。

這足以說明農皇子的毒極其厲害!就連先前的青目怪蟾還有張熙麓的毒,都不能讓我產生這樣的反應。

當然,也或許是我現在身受重傷的緣故。

可不管如何,只要有這些反應,這些反應只要過去了,那就說明沒事!

他傷不到我,就輪到我傷他了!

我繞行至其身後,又飛身趕上一步,朝着他背部第二腰椎、第三腰椎棘突間的命門穴一掌拍去!

這是野狐子之前擊我那一掌時的下手位置,我以牙還牙!

督脈要穴,人身三十六處死穴之一,重力之下,非死即癱!

農皇子躲不過去!

不是我狠毒,是我不想再浪費時間了,我也浪費不起時間了,我不知道自己這一掌打下去之後,自己還能不能撐得住,還能不能站得穩,但是這一掌必須要打!

着吧你!

我的手已經捱上了農皇子的後背,混元之氣已經外吐,我甚至能感受到農皇子那戰慄發抖的身子上已經起滿了雞皮疙瘩!

“啊!”農皇子淒厲的慘叫起來,而我的勁力只不過剛剛吐出一半!

可就在這時候,那種怪異至極的感覺再次出現!

周圍的空間彷彿在扭曲,我的大腦一陣暈眩,剎那間天翻地覆!

只不過又一如之前,這感覺一閃而逝,瞬間,所有的一切又恢復如常。

我晃了晃腦袋,定睛一看,被我擊中命門穴的農皇子不見了!重瞳子不知何時又已經站在了我的跟前!

就好像剛纔重瞳子沒有消失,農皇子沒有對我襲擊,我也沒有對他出手似的!

彷彿一切都是幻覺!

但,我知道,那不是幻覺!

因爲我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身體的變化,現在幾乎已經完全要垮掉了!

陰差陽錯:王妃不受寵 痛!

撕心裂肺的痛!

從後背蔓延到全身。

懵!

雲裏霧裏的懵!

從大腦發散到四肢。

氣血不暢,魂力不濟!

這就是剛纔擊打農皇子那一掌所導致的後果!

我艱難地動了動腦袋,把目光投向農皇子之前所在的位置,然後發現,此時此刻,他正躺在地上,滿嘴殷紅。

他受傷了,我那全力一擊的一掌中的一半氣力都被他承受了,雖然未死未癱,但是卻站不起來了。

“呼!”

一股掌風劈胸而來,我想躲,卻身不由己。

那風看似凌厲,及身時,卻又變得柔和。

但即便是柔和,我也承受不住,雙腿一軟,仰面便倒。

“師父!”

彩霞要過來,但是卻有人比她更快! 白影一閃,便有一雙手抓住了我的肩膀,輕輕將我舉了起來,執在空中。

兩隻眼睛,兩對眸子,閃爍着晶亮的光芒,淡淡的注視着我。

是重瞳子。

“你放開我師父!”

彩霞呼的一掌劈向重瞳子的腦後,重瞳子輕飄飄的閃開,一對眸子移向彩霞,目光變得溫和,道:“彩霞,你如果過來,我便保證不了你師父的安全。”

彩霞不敢動了,只恨恨的道:“你們這些壞人!妖人!你們天天作惡到底是爲了什麼啊!”

“嘿嘿,以後你跟着我,就知道是爲了什麼了。”陰陽子見重瞳子抓住了我,臉上一陣輕鬆,當即便朝彩霞淫邪的笑了起來。

重瞳子一雙晶眸冷冷的移向陰陽子,陰陽子的笑戛然而止,變得有些訕訕。

我被舉在半空,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了,胸中一陣堵塞苦悶,癢至喉間,便忍不住咳嗽起來。一口血涌上,“噗”的噴出,將重瞳子雪白乾淨的衣服上染紅了一大片,像雪地上盛開了一片絢爛的紅梅。

“啊呀!”彩霞驚叫了一聲,重瞳子看了看衣服上那血色,又看了看彩霞,沒有吭聲。

我道:“重瞳子,你真是好本事,你的眼睛居然能扭轉空間……彩霞那一腳,你也是這麼躲過去的吧,用眼睛把她的腳給移開了一毫。”

“是。”重瞳子道:“這就是我修煉的道法——陰陽大執空術!”

最強改造 “真好……”我道:“剛纔要不是你用這什麼陰陽大執空術,農皇子現在已經是個廢人了。”

“我看得出。”重瞳子道:“可是如果不是我用陰陽大執空術,將我和五哥的位置互換,將五哥推向你,我五哥他也不會對你出手。”

我喘息了幾口氣,然後道:“其實以你的本事,以我現在的狀態,你完全能夠擊敗我。所以我很奇怪,你爲什麼非要多此一舉,逼迫農皇子對我出手,讓我把他打傷,然後你再出手?”

“我一直在聽他們講述你的傳說,我很怕你。”重瞳子道:“我的陰陽大執空術只對弱於我的人有效,不論是體力還是魂力,只要有一項弱於我,我就能將其隨意擺佈。但是,對於你,我不敢肯定。你看,就算你受了重傷,還是能夠擊敗血金烏的四大長老,換做我,就做不到。”

我道:“所以,你逼迫農皇子對我出手,實際上就是想要試探我?如果我還有餘力,你就罷了,如果我油盡燈枯,你就出手?”

“不錯。”重瞳子道:“更何況,二姐、三哥、八哥都已經受傷,只有五哥沒有任何損失,這不公平。”

我苦笑道:“你真是個精打細算的聰明人……”

“老九,我,我要到宮主那裏去告你!”農皇子在地上掙扎着坐起來,哆哆嗦嗦地從懷裏掏出來一顆藥丸塞進嘴裏,仰面咕嚕一聲嚥了下去,然後不滿的看着重瞳子,怨恨的說道。

“隨便你。”重瞳子渾不在意的道:“她能不能再見到我,還說不定。”

“啊?”陰陽子吃了一驚,詢問似的出了一聲,將陰鷙的目光掃向重瞳子。

野狐子也驚詫道:“老九,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重瞳子道:“血金烏之宮,或許並不是我要繼續待的地方。”

御靈子失聲道:“重瞳子,你想要叛變?”

農皇子聽見這句話,急忙連滾帶爬地站起來,縮身後撤,與牆貼身,一雙眼逡巡四顧,打量着退路。

陰陽子和野狐子雖不說話,可都是謹慎地盯着重瞳子,臉色也都是異常難看。

他們都害怕。

我心中突然一陣興奮。

只見重瞳子將一雙眸子移向御靈子,目光幽幽發寒,御靈子駭然變色,畏懼着往後蠕動了一步,吶吶道:“九,九弟,你想幹什麼?”

“我不想幹什麼。”重瞳子道:“我從來都沒有忠誠過血金烏,我只忠誠於我自己。我沒有叛,也沒有變。”

陰陽子道:“那你究竟想要怎麼樣?”

重瞳子道:“不知道,我正在想,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我會殺了你。”

“你!”陰陽子臉色大變,驚恐地往後退去,御靈子、農皇子、野狐子的臉上也都沒了血色。

重瞳子卻道:“三哥,如果我是你,我不會動。因爲你知道,只要我的眸子一換位置,你也就換了位置。從那裏換到我跟前。”

陰陽子果然不敢跑了,他渾身稍稍顫抖着,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意,吶吶的說道:“九,九弟,你既然還叫我一聲三,三哥,那就說明你還沒有變心……”

重瞳子道:“我剛纔已經說了我沒有變。其實在很多時候,我都想殺了你。但是你知道,我思慮過多,又性情猶豫,所以,我一直沒下決定。”

陰陽子尖聲道:“重瞳子!你不能這樣!你忘了當初世人是怎麼對你的?你忘了直到你躲避到血金烏之宮纔有了安身之地?你忘了你的本事是從什麼地方學來的?”

“那是你們想利用我,如果我沒有這雙奇特的眼睛和詭異的出身,你們會要我麼?”重瞳子淡淡道:“我是個人,但我好像從來都沒有像個人一樣活過。血金烏之宮,冷血、無情、變態、邪惡,讓所有的教衆都不人不鬼……所以,我不想在那裏繼續待着了。”

御靈子道:“重瞳子,我們都是被遺棄的人!你只能待在血金烏,你去不了別處!”

“可是,爲什麼他們不被遺棄?”重瞳子一雙眸子看着彩霞,另一雙眸子看着我,道:“彩霞是個變屍,陳元方卻願意救她;陳元方被偷襲,江靈卻願意爲他而死。可八哥的弟子被抓,三哥卻獨自逃命;二姐你受傷,五哥卻袖手旁觀。爲什麼?這是爲什麼?我想要一個答案。”

御靈子、陰陽子、農皇子、野狐子都愣住了。

重瞳子的兩雙眸子卻都已經移向了彩霞,目光明亮卻柔和。

我心中猛然一凜,這是一個出身奇特遭遇不凡的人,是一個有些自我封閉、有着不解心結甚至有些偏執的人!

我還隱約可以肯定,他對彩霞有着某種異樣的情懷!

從他一出現,從他跟彩霞的對話,我就感覺有些奇怪!

雖然可能就是因爲彩霞曾經憐憫過他,讓他感受到了被關懷的溫暖,以至於動搖了他心中的惡念,融化了他心中的堅冰。

這世上,一個眼神,一抹微笑,一句暖語,一份施捨……看似毫不起眼,卻往往能產生巨大的力量!

這就是人生!

這人生讓我又重新充滿了希望!

在這生死攸關之際,我的腦海裏甚至蹦出了一個荒謬而可笑的念頭,重瞳子的衣服和彩霞的衣服十分相配。

就連他們的人,似乎也十分相配。

我越想竟然越想笑,可笑到嘴邊,卻是忍不住又咳嗽起來。

重瞳子皺了皺眉頭,我應聲道:“重瞳子,答案很簡單,因爲他們拋棄自己拋棄了自己,所以纔會被更多人拋起!而我們都沒有遺棄自我,所以我們被更多人愛護!”

“好像有道理。”重瞳子呆了呆,然後雙臂下垂,讓我的腳又重新着地。

“謝謝。”我朝他笑了笑。

重瞳子道:“這時候你也能笑得出來?”

我道:“我什麼時候都能笑得出來。”

重瞳子道:“爲什麼?”

我道:“因爲我笑起來比哭起來好看。”

重瞳子想了想,道:“也有道理。可是你不怕耽誤了你朋友的傷勢?”

我道:“我怕了,你就放我走嗎?”

重瞳子道:“不會。”

我道:“所以我不怕也沒用,怕了也沒用。既然是一樣的後果,我爲什麼要害怕?”

重瞳子點頭道:“好像還是很有道理。”

我道:“我從來都不是不講道理的人。其實,你跟我,還有彩霞一樣,咱們是同一類人,都是人。而他們跟你不同,他們不是人,最起碼不是正常的人。”

我特意強調了彩霞,並注意了他的神情,當我提到彩霞的時候,他的眼睛會不自覺的變得更亮,甚至要有意無意的去看彩霞。

看來果然不出我所料!

重瞳子對彩霞有意!

既然如此,他就不會害我!

沒想到之前無意中點化救助了彩霞,現在竟然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

推想更遠的話,也是幾日之前,彩霞憐憫了喬裝打扮的重瞳子,所以動搖了重瞳子做人的根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