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一邊摔打着手裏的針咽餓鬼,一邊傲嬌的罵着“麻痹的還牛掰不牛掰了,剛在不是還很拽啊,你再得瑟啊,你倒是再得瑟一個我瞅瞅!”這玩意兒,我估摸着肯定會被我摔的魂飛魄散,我用餘光看了看在我身後目瞪口呆的三個人。


有種像是天皇巨星被粉絲圍觀的感覺,十分過癮,連續的爆摔之後,我感覺胳膊十分睏乏,我又換成了拉,像是做拉麪一般,將這餓鬼拉長扭曲甩來抽去,還別說,這餓鬼的韌性和彈性十分不錯,隨着我的各種極度扭曲,竟然像是無骨的橡膠一般隨便我發揮折磨。

其實,這一次出手,是我有生以來第二次在打架中佔得上風,第一次是在地府的時候,仗着祖宗撐腰,在地府暴揍耍潑的富二代鬼民李小剛,而這第二次便是此刻狂揍這針咽餓鬼,而且這一次很明顯更具有紀念意義,因爲這是我生平中第一次出動出手打架。

上一次在地府和李小剛的交手,基本屬於頂包,因爲開始李小剛是和我祖宗嗆聲的,結果那小子出手的時候是衝着我來的,而且還說是在觀摩了現場幾個人的戰鬥力之後,覺得我是最渣滓的,先拿我練習手,結果那小子直接被我整到血河池裏吃菜了,而且還有祖宗的挑撥,估計現在已經被折磨的再也不敢裝逼了。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因爲這針咽餓鬼在我體內被炙血玄武傷的極重,還是我的噬冥捕手升級後變得非常霸氣,總之,這餓鬼在我手裏就像是個玩具一般,隨便我發揮。

我邊暴揍這針咽餓鬼,便回頭,誰知道,這幾個人已經不再像是剛剛那麼央視偶像的目瞪口呆的看着我,而是圍坐在地上,繼續喊着“鬥地主……搶地主……”更令我沒有想到的是,號稱我的影子衛視的鐵衣竟然也會加入牌局。

因爲這三個人的視而不見,使得我暴揍餓鬼的感覺頓時沒有那麼興奮了,爲了繼續吸引這三個貨從牌局走回到我身後,我絞盡腦汁想着新的揍鬼方法。

我撓,這餓鬼滿身都是被我鬧出的指甲印記,這三個人好像還是聽不起興趣。

我拍,大巴掌掄起來,差點就把這餓鬼拍打成相片了,還是沒有引起這三人的圍觀。

我抻、我抖、我摳……這招式基本都快用完了,我身後這幾個傢伙依舊沉迷在鬥地主中無法自拔,對我的霸氣側漏完全視而不見,讓我內心十分受挫,對我一生有如此重要意義的打架,竟然沒有喝彩的觀衆,我越想越氣,越想越氣,我忍,我再忍,我繼續忍。

伴着胖子贏牌後的歡呼,我終於忍無可忍,無須再忍了。

我邊揉搓着這手裏的針咽餓鬼,邊大喝一聲,“你們幾個怎麼能幹出這麼禽獸的事情啊,我在這英明神武,你們卻在那打牌聊天,有沒有點團隊意識,有沒有點職業道德,尤其是你鐵疙瘩,這麼禽獸的事情你都幹得出來,我算是看透你了。”

還別說,我這一爆發,還真是有效果,頓時三個人就停下了手裏的動作,給我喝彩起來,不過我總感覺怪怪的,這幾個人一邊看着手裏的牌,一邊有氣無力的偶爾喊出一聲好,打的好。這尼麻也忒兒假了吧,就這演技連羣衆演員都不要啊!一點職業操守都沒有!

這幾個觀衆的表現,讓我暴揍餓鬼的興趣越來越低,我將手裏揉搓成一個蛋蛋的針咽餓鬼像是彈力球一般拋起來,甩過去,估摸着應該輪到六子給我喝彩了,因爲我很明顯的感覺到這三個人給我喝彩的聲音是有規律的,甚至連詞都是固定不變的。

誰知道輪到六子道士喝彩的時候,這小子估計是因爲手裏的牌卻是不錯,所以導致激動的忘詞,我本來都算計好該這小子喊好,誰知道,這小子直接大喝一聲“炸了,我擦!”

還別說,這蕩氣迴腸的一嗓子喊起來,嚇了我一跳,直接甩出了手裏的彈力球造型的針咽餓鬼,這東西的彈性十分不錯,在牆壁上幾個來回之後,竟然以一個高難度的角度徑直射向大張着嘴,接着手裏的撲克牌大笑的六子道士。

這小子也是離譜,面對我甩過去的針咽餓鬼,這小子竟然直接一口酒吞下去了,隨着一聲飽嗝,詫異的看着我,說道“啥東西?怎麼涼涼的!”

我頓時傻了,鐵疙瘩和李振也傻了,我估計這兩人應該看清楚剛纔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顫顫巍巍的說,“鐵疙瘩怎麼辦,李道長怎麼辦啊,六子好像把那隻針咽餓鬼給吞到肚子裏了。”

“不是好像,是真的吞到肚子裏了。”胖子的聲音也有些發顫了,這顫抖的尾音,使得我更加緊張。

心裏很擔心,六子不會因爲我這無意的舉動掛了吧。

這六子道士還真是個後知後覺的人,聽着我們的對話,一直點頭微笑,過了好一會,我們都不說話的時候,這小子好像才反應過來,一會看看我,一會看看李振,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激動的說道“師兄,你們剛剛說我吃了啥東西?涼涼的那東西時那隻針咽餓鬼?我擦,太坑爹了吧!”

六子緩過勁的時候,眼看着就要哭出來了,使勁的用手指摳喉嚨,吐出了一股股的酸水,氣息相當難難聞,可就是完全沒有那隻焦黑的針咽餓鬼的蹤跡。

我不住的道歉,不住的解釋,我剛剛的舉動實在是無心之舉,無意之事,我和鐵衣李振三個人圍着中央的六子道士,像是面對一隻渾身長刺的刺蝟一般,感覺無從下手。

六子看着我們的表情,膽怯的說,“我說你們該不會是想將我滅口,和這針咽餓鬼一起同歸於盡吧,我可還是個處男啊,我還有好多事情沒做啊,我還要長到一米八九啊!我還想去西藏旅遊啊,我還想……。”這六子邊說邊嚎啕大哭,哭的簡直我都想哭了。

李振倒是還清醒,直接說道“閉住你的烏鴉嘴,忘記你師兄我是誰了?我可是你師尊的大徒弟,只是不喜歡按照輩分被叫的太老罷了,多大點事,別給咱茅山丟人現眼,有我在,放心好了!”

聽着李振的話,這六子才停下了大哭而改成了啜泣,那造型像是個幽怨的小媳婦兒一般看着我,讓我有種如芒在背的感覺,十分難受。

胖子圍着六子道士轉悠了幾圈之後,神色嚴峻的說道,現在這餓鬼尋到了寄主,若是我們不能夠最快速度將這東西從六子體內整出來,等這東西在六子體內吸食神魂而恢復元氣的話,我們之前所做的所有事情可都白費了。

聽見李振這樣說,我想起我們對付這傢伙的種種憋屈,雖然我此刻的噬冥捕手威力增強了許多,可若是從頭來一遍的話,完全沒有能勝出的感覺,我想一想,後悔的簡直腸子都青了。

而這個時候,我擡頭看見鐵衣的臉色很難看,我順着鐵衣看着的方向,一看,瞬間感覺整個心都涼了。因爲鐵衣此刻盯着的是六子道士。而映入我眼簾的六子道士已經完全變了模樣,整個人的膚色都變成了焦黑色,身體上有許多傷痕,都是被撓出來的那種傷口。

而六子道士的眼睛已經不再像是剛剛那般水靈水靈的,而是變得死氣沉沉,好像完全沒有生氣的殭屍一般,嘴巴張開的很大,像是完全脫離了上下顎骨的感覺,就像是巨蟒的嘴巴,在牙齒間有許多口涎,整個人完全不像是個人,而是一種猛獸的感覺,讓我十分擔心,生怕因爲我的無意之舉,而害了這個懵懂的小道士。

鐵衣說這餓鬼偷雞不成蝕把米,使得我的噬冥捕手在面對陽性鬼體或者陰性鬼體都可以使用十二字真言了,這振奮人心的消息,讓我十分激動。

於是我傲嬌的看着衆人,示意趕緊讓開,留下場子讓我發揮,麻痹的從遇見這針咽餓鬼,我就開始扮演路人甲的角色,先是當祭臺腿兒,後是被鬼附身,一衆猥瑣的角色簡直浪費了我的顏值。

此刻,就算眼睛上沒有摩擦嬰兒初淚,我依舊感覺自己像是擁有了一隻鷹眼一般,掃視一週,發現了蜷縮在牆角的那隻從我身體出來後被燒烤的黑漆漆的針咽餓鬼,我大喝一聲,揮舞着金光閃閃的噬冥捕手便殺將上去。

我不是想證明我多麼暴戾,而是要告訴鐵疙瘩、李振還有六子我丟的面子一定要親手拿回來,一邊衝鋒我一邊默唸扛、拽、撓、摳、扯、拉、拍、抱、撥、拆、抻、抖這十二字真言。

估摸着我體內的炙血玄武將這餓鬼着實傷的不輕,此刻,這傢伙呆滯的眼看我衝鋒過來,竟然絲毫沒有做出任何反應,不知道是被我的氣勢所震懾,還是鄙視我之前的戰鬥力。

不過,十分慶幸的是,我這一把上去真的抓住這東西了,瞬間就從手裏傳來一種焦脆的手感像是糊掉的燒餅一般,我單手抓起那隻針咽餓鬼,滿腦子都是觀摩悍婦街邊鬥毆時的畫面。

頓時心中涌出一種像是禽獸一般的憤怒感,似乎我手裏的不是一隻餓鬼,而是一個有奪妻之狠的小三,我掄起這餓鬼像是揮舞着蒼蠅拍一般的玩命的向着地下摔打,因爲此刻的針咽餓鬼已經沒有了實體,所以雖然看起來動作十分猛烈,但是並沒有發出多麼巨大的聲響。

我一邊摔打着手裏的針咽餓鬼,一邊傲嬌的罵着“麻痹的還牛掰不牛掰了,剛在不是還很拽啊,你再得瑟啊,你倒是再得瑟一個我瞅瞅!”這玩意兒,我估摸着肯定會被我摔的魂飛魄散,我用餘光看了看在我身後目瞪口呆的三個人。

有種像是天皇巨星被粉絲圍觀的感覺,十分過癮,連續的爆摔之後,我感覺胳膊十分睏乏,我又換成了拉,像是做拉麪一般,將這餓鬼拉長扭曲甩來抽去,還別說,這餓鬼的韌性和彈性十分不錯,隨着我的各種極度扭曲,竟然像是無骨的橡膠一般隨便我發揮折磨。

其實,這一次出手,是我有生以來第二次在打架中佔得上風,第一次是在地府的時候,仗着祖宗撐腰,在地府暴揍耍潑的富二代鬼民李小剛,而這第二次便是此刻狂揍這針咽餓鬼,而且這一次很明顯更具有紀念意義,因爲這是我生平中第一次出動出手打架。

上一次在地府和李小剛的交手,基本屬於頂包,因爲開始李小剛是和我祖宗嗆聲的,結果那小子出手的時候是衝着我來的,而且還說是在觀摩了現場幾個人的戰鬥力之後,覺得我是最渣滓的,先拿我練習手,結果那小子直接被我整到血河池裏吃菜了,而且還有祖宗的挑撥,估計現在已經被折磨的再也不敢裝逼了。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因爲這針咽餓鬼在我體內被炙血玄武傷的極重,還是我的噬冥捕手升級後變得非常霸氣,總之,這餓鬼在我手裏就像是個玩具一般,隨便我發揮。

我邊暴揍這針咽餓鬼,便回頭,誰知道,這幾個人已經不再像是剛剛那麼央視偶像的目瞪口呆的看着我,而是圍坐在地上,繼續喊着“鬥地主……搶地主……”更令我沒有想到的是,號稱我的影子衛視的鐵衣竟然也會加入牌局。

因爲這三個人的視而不見,使得我暴揍餓鬼的感覺頓時沒有那麼興奮了,爲了繼續吸引這三個貨從牌局走回到我身後,我絞盡腦汁想着新的揍鬼方法。

我撓,這餓鬼滿身都是被我鬧出的指甲印記,這三個人好像還是聽不起興趣。

我拍,大巴掌掄起來,差點就把這餓鬼拍打成相片了,還是沒有引起這三人的圍觀。

我抻、我抖、我摳……這招式基本都快用完了,我身後這幾個傢伙依舊沉迷在鬥地主中無法自拔,對我的霸氣側漏完全視而不見,讓我內心十分受挫,對我一生有如此重要意義的打架,竟然沒有喝彩的觀衆,我越想越氣,越想越氣,我忍,我再忍,我繼續忍。

伴着胖子贏牌後的歡呼,我終於忍無可忍,無須再忍了。

我邊揉搓着這手裏的針咽餓鬼,邊大喝一聲,“你們幾個怎麼能幹出這麼禽獸的事情啊,我在這英明神武,你們卻在那打牌聊天,有沒有點團隊意識,有沒有點職業道德,尤其是你鐵疙瘩,這麼禽獸的事情你都幹得出來,我算是看透你了。”

還別說,我這一爆發,還真是有效果,頓時三個人就停下了手裏的動作,給我喝彩起來,不過我總感覺怪怪的,這幾個人一邊看着手裏的牌,一邊有氣無力的偶爾喊出一聲好,打的好。這尼麻也忒兒假了吧,就這演技連羣衆演員都不要啊!一點職業操守都沒有!

這幾個觀衆的表現,讓我暴揍餓鬼的興趣越來越低,我將手裏揉搓成一個蛋蛋的針咽餓鬼像是彈力球一般拋起來,甩過去,估摸着應該輪到六子給我喝彩了,因爲我很明顯的感覺到這三個人給我喝彩的聲音是有規律的,甚至連詞都是固定不變的。

誰知道輪到六子道士喝彩的時候,這小子估計是因爲手裏的牌卻是不錯,所以導致激動的忘詞,我本來都算計好該這小子喊好,誰知道,這小子直接大喝一聲“炸了,我擦!”

還別說,這蕩氣迴腸的一嗓子喊起來,嚇了我一跳,直接甩出了手裏的彈力球造型的針咽餓鬼,這東西的彈性十分不錯,在牆壁上幾個來回之後,竟然以一個高難度的角度徑直射向大張着嘴,接着手裏的撲克牌大笑的六子道士。

這小子也是離譜,面對我甩過去的針咽餓鬼,這小子竟然直接一口酒吞下去了,隨着一聲飽嗝,詫異的看着我,說道“啥東西?怎麼涼涼的!”

我頓時傻了,鐵疙瘩和李振也傻了,我估計這兩人應該看清楚剛纔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顫顫巍巍的說,“鐵疙瘩怎麼辦,李道長怎麼辦啊,六子好像把那隻針咽餓鬼給吞到肚子裏了。”

“不是好像,是真的吞到肚子裏了。”胖子的聲音也有些發顫了,這顫抖的尾音,使得我更加緊張。

心裏很擔心,六子不會因爲我這無意的舉動掛了吧。

這六子道士還真是個後知後覺的人,聽着我們的對話,一直點頭微笑,過了好一會,我們都不說話的時候,這小子好像才反應過來,一會看看我,一會看看李振,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激動的說道“師兄,你們剛剛說我吃了啥東西?涼涼的那東西時那隻針咽餓鬼?我擦,太坑爹了吧!”

六子緩過勁的時候,眼看着就要哭出來了,使勁的用手指摳喉嚨,吐出了一股股的酸水,氣息相當難難聞,可就是完全沒有那隻焦黑的針咽餓鬼的蹤跡。

我不住的道歉,不住的解釋,我剛剛的舉動實在是無心之舉,無意之事,我和鐵衣李振三個人圍着中央的六子道士,像是面對一隻渾身長刺的刺蝟一般,感覺無從下手。

六子看着我們的表情,膽怯的說,“我說你們該不會是想將我滅口,和這針咽餓鬼一起同歸於盡吧,我可還是個處男啊,我還有好多事情沒做啊,我還要長到一米八九啊!我還想去西藏旅遊啊,我還想……。”這六子邊說邊嚎啕大哭,哭的簡直我都想哭了。

李振倒是還清醒,直接說道“閉住你的烏鴉嘴,忘記你師兄我是誰了?我可是你師尊的大徒弟,只是不喜歡按照輩分被叫的太老罷了,多大點事,別給咱茅山丟人現眼,有我在,放心好了!”

聽着李振的話,這六子才停下了大哭而改成了啜泣,那造型像是個幽怨的小媳婦兒一般看着我,讓我有種如芒在背的感覺,十分難受。

胖子圍着六子道士轉悠了幾圈之後,神色嚴峻的說道,現在這餓鬼尋到了寄主,若是我們不能夠最快速度將這東西從六子體內整出來,等這東西在六子體內吸食神魂而恢復元氣的話,我們之前所做的所有事情可都白費了。

聽見李振這樣說,我想起我們對付這傢伙的種種憋屈,雖然我此刻的噬冥捕手威力增強了許多,可若是從頭來一遍的話,完全沒有能勝出的感覺,我想一想,後悔的簡直腸子都青了。

而這個時候,我擡頭看見鐵衣的臉色很難看,我順着鐵衣看着的方向,一看,瞬間感覺整個心都涼了。因爲鐵衣此刻盯着的是六子道士。而映入我眼簾的六子道士已經完全變了模樣,整個人的膚色都變成了焦黑色,身體上有許多傷痕,都是被撓出來的那種傷口。候,我擡頭看見鐵衣的臉色很難看,我順着鐵衣看着的方向,一看,瞬間感覺整個心都涼了。因爲鐵衣此刻盯着的是六子道士。而映入我眼簾的六子道士已經完全變了模樣,整個人的膚色都變成了焦黑色,身體上有許多傷痕,都是被撓出來的那種傷口。

而六子道士的眼睛已經不再像是剛剛那般水靈水靈的,而是變得死氣沉沉,好像完全沒有生氣的殭屍一般,嘴巴張開的很大,像是完全脫離了上下顎骨的感覺,就像是巨蟒的嘴巴,在牙齒間有許多口涎,整個人完全不像是個人,而是一種猛獸的感覺,讓我十分擔心,生怕因爲我的無意之舉,而害了這個懵懂的小道士。

候,我擡頭看見鐵衣的臉色很難看,我順着鐵衣看着的方向,一看,瞬間感覺整個心都涼了。因爲鐵衣此刻盯着的是六子道士。而映入我眼簾的六子道士已經完全變了模樣,整個人的膚色都變成了焦黑色,身體上有許多傷痕,都是被撓出來的那種傷口。

而六子道士的眼睛已經不再像是剛剛那般水靈水靈的,而是變得死氣沉沉,好像完全沒有生氣的殭屍一般,嘴巴張開嘴巴張開嘴巴張開嘴巴張開嘴巴

而六子道士的眼睛已經不再像是剛剛那般水靈水靈的,而是變得死氣沉沉,好像完全沒有生氣的殭屍一般,嘴巴張開的很大,像是完全脫離了上下顎骨的感覺,就像是巨蟒的嘴巴,在牙齒間有許多口涎,整個人完全不像是個人,而是一種猛獸的感覺,讓我十分擔心,生怕因爲我的無意之舉,而害了這個懵懂的小道士。

心裏很擔心,六子不會因爲我這無意的舉動掛了吧。

這六子道士還真是個後知後覺的人,聽着我們的對話,一直點頭微笑,過了好一會,我們都不說話的時候,這小子好像才反應過來,一會看看我,一會看看李振,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激動的說道“師兄,你們剛剛說我吃了啥東西?涼涼的那東西時那隻針咽餓鬼?我擦,太坑爹了吧!”

六子緩過勁的時候,眼看着就要哭出來了,使勁的用手指摳喉嚨,吐出了一股股的酸水,氣息相當難難聞,可就是完全沒有那隻焦黑的針咽餓鬼的蹤跡。

我不住的道歉,不住的解釋,我剛剛的舉動實在是無心之舉,無意之事,我和鐵衣李振三個人圍着中央的六子道士,像是面對一隻渾身長刺的刺蝟一般,感覺無從下手。

六子看着我們的表情,膽怯的說,“我說你們該不會是想將我滅口,和這針咽餓鬼一起同歸於盡吧,我可還是個處男啊,我還有好多事情沒做啊,我還要長到一米八九啊!我還想去西藏旅遊啊,我還想……。”這六子邊說邊嚎啕大哭,哭的簡直我都想哭了。

李振倒是還清醒,直接說道“閉住你的烏鴉嘴,忘記你師兄我是誰了?我可是你師尊的大徒弟,只是不喜歡按照輩分被叫的太老罷了,多大點事,別給咱茅山丟人現眼,有我在,放心好了!”

聽着李振的話,這六子才停下了大哭而改成了啜泣,那造型像是個幽怨的小媳婦兒一般看着我,讓我有種如芒在背的感覺,十分難受。

胖子圍着六子道士轉悠了幾圈之後,神色嚴峻的說道,現在這餓鬼尋到了寄主,若是我們不能夠最快速度將這東西從六子體內整出來,等這東西在六子體內吸食神魂而恢復元氣的話,我們之前所做的所有事情可都白費了。

聽見李振這樣說,我想起我們對付這傢伙的種種憋屈,雖然我此刻的噬冥捕手威力增強了許多,可若是從頭來一遍的話,完全沒有能勝出的感覺,我想一想,後悔的簡直腸子都青了。

而這個時候,我擡頭看見鐵衣的臉色很難看,我順着鐵衣看着的方向,一看,瞬間感覺整個心都涼了。因爲鐵衣此刻盯着的是六子道士。而映入我眼簾的六子道士已經完全變了模樣,整個人的膚色都變成了焦黑色,身體上有許多傷痕,都是被撓出來的那種傷口。

而六子道士的眼睛已經不再像是剛剛那般水靈水靈的,而是變得死氣沉沉,好像完全沒有生氣的殭屍一般,嘴巴張開的很大,像是完全脫離了上下顎骨的感覺,就像是巨蟒的嘴巴,在牙齒間有許多口涎,整個人完全不像是個人,而是一種猛獸的感覺,讓我十分擔心,生怕因爲我的無意之舉,而害了這個懵懂的小道士。

鐵衣說這餓鬼偷雞不成蝕把米,使得我的噬冥捕手在面對陽性鬼體或者陰性鬼體都可以使用十二字真言了,這振奮人心的消息,讓我十分激動。

於是我傲嬌的看着衆人,示意趕緊讓開,留下場子讓我發揮,麻痹的從遇見這針咽餓鬼,我就開始扮演路人甲的角色,先是當祭臺腿兒,後是被鬼附身,一衆猥瑣的角色簡直浪費了我的顏值。

此刻,就算眼睛上沒有摩擦嬰兒初淚,我依舊感覺自己像是擁有了一隻鷹眼一般,掃視一週,發現了蜷縮在牆角的那隻從我身體出來後被燒烤的黑漆漆的針咽餓鬼,我大喝一聲,揮舞着金光閃閃的噬冥捕手便殺將上去。

我不是想證明我多麼暴戾,而是要告訴鐵疙瘩、李振還有六子我丟的面子一定要親手拿回來,一邊衝鋒我一邊默唸扛、拽、撓、摳、扯、拉、拍、抱、撥、拆、抻、抖這十二字真言。

估摸着我體內的炙血玄武將這餓鬼着實傷的不輕,此刻,這傢伙呆滯的眼看我衝鋒過來,竟然絲毫沒有做出任何反應,不知道是被我的氣勢所震懾,還是鄙視我之前的戰鬥力。

不過,十分慶幸的是,我這一把上去真的抓住這東西了,瞬間就從手裏傳來一種焦脆的手感像是糊掉的燒餅一般,我單手抓起那隻針咽餓鬼,滿腦子都是觀摩悍婦街邊鬥毆時的畫面。

頓時心中涌出一種像是禽獸一般的憤怒感,似乎我手裏的不是一隻餓鬼,而是一個有奪妻之狠的小三,我掄起這餓鬼像是揮舞着蒼蠅拍一般的玩命的向着地下摔打,因爲此刻的針咽餓鬼已經沒有了實體,所以雖然看起來動作十分猛烈,但是並沒有發出多麼巨大的聲響。

我一邊摔打着手裏的針咽餓鬼,一邊傲嬌的罵着“麻痹的還牛掰不牛掰了,剛在不是還很拽啊,你再得瑟啊,你倒是再得瑟一個我瞅瞅!”這玩意兒,我估摸着肯定會被我摔的魂飛魄散,我用餘光看了看在我身後目瞪口呆的三個人。

有種像是天皇巨星被粉絲圍觀的感覺,十分過癮,連續的爆摔之後,我感覺胳膊十分睏乏,我又換成了拉,像是做拉麪一般,將這餓鬼拉長扭曲甩來抽去,還別說,這餓鬼的韌性和彈性十分不錯,隨着我的各種極度扭曲,竟然像是無骨的橡膠一般隨便我發揮折磨。

其實,這一次出手,是我有生以來第二次在打架中佔得上風,第一次是在地府的時候,仗着祖宗撐腰,在地府暴揍耍潑的富二代鬼民李小剛,而這第二次便是此刻狂揍這針咽餓鬼,而且這一次很明顯更具有紀念意義,因爲這是我生平中第一次出動出手打架。

上一次在地府和李小剛的交手,基本屬於頂包,因爲開始李小剛是和我祖宗嗆聲的,結果那小子出手的時候是衝着我來的,而且還說是在觀摩了現場幾個人的戰鬥力之後,覺得我是最渣滓的,先拿我練習手,結果那小子直接被我整到血河池裏吃菜了,而且還有祖宗的挑撥,估計現在已經被折磨的再也不敢裝逼了。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因爲這針咽餓鬼在我體內被炙血玄武傷的極重,還是我的噬冥捕手升級後變得非常霸氣,總之,這餓鬼在我手裏就像是個玩具一般,隨便我發揮。

我邊暴揍這針咽餓鬼,便回頭,誰知道,這幾個人已經不再像是剛剛那麼央視偶像的目瞪口呆的看着我,而是圍坐在地上,繼續喊着“鬥地主……搶地主……”更令我沒有想到的是,號稱我的影子衛視的鐵衣竟然也會加入牌局。

因爲這三個人的視而不見,使得我暴揍餓鬼的感覺頓時沒有那麼興奮了,爲了繼續吸引這三個貨從牌局走回到我身後,我絞盡腦汁想着新的揍鬼方法。

我撓,這餓鬼滿身都是被我鬧出的指甲印記,這三個人好像還是聽不起興趣。

我拍,大巴掌掄起來,差點就把這餓鬼拍打成相片了,還是沒有引起這三人的圍觀。

我抻、我抖、我摳……這招式基本都快用完了,我身後這幾個傢伙依舊沉迷在鬥地主中無法自拔,對我的霸氣側漏完全視而不見,讓我內心十分受挫,對我一生有如此重要意義的打架,竟然沒有喝彩的觀衆,我越想越氣,越想越氣,我忍,我再忍,我繼續忍。

伴着胖子贏牌後的歡呼,我終於忍無可忍,無須再忍了。

我邊揉搓着這手裏的針咽餓鬼,邊大喝一聲,“你們幾個怎麼能幹出這麼禽獸的事情啊,我在這英明神武,你們卻在那打牌聊天,有沒有點團隊意識,有沒有點職業道德,尤其是你鐵疙瘩,這麼禽獸的事情你都幹得出來,我算是看透你了。”

還別說,我這一爆發,還真是有效果,頓時三個人就停下了手裏的動作,給我喝彩起來,不過我總感覺怪怪的,這幾個人一邊看着手裏的牌,一邊有氣無力的偶爾喊出一聲好,打的好。這尼麻也忒兒假了吧,就這演技連羣衆演員都不要啊!一點職業操守都沒有!

這幾個觀衆的表現,讓我暴揍餓鬼的興趣越來越低,我將手裏揉搓成一個蛋蛋的針咽餓鬼像是彈力球一般拋起來,甩過去,估摸着應該輪到六子給我喝彩了,因爲我很明顯的感覺到這三個人給我喝彩的聲音是有規律的,甚至連詞都是固定不變的。

誰知道輪到六子道士喝彩的時候,這小子估計是因爲手裏的牌卻是不錯,所以導致激動的忘詞,我本來都算計好該這小子喊好,誰知道,這小子直接大喝一聲“炸了,我擦!”

還別說,這蕩氣迴腸的一嗓子喊起來,嚇了我一跳,直接甩出了手裏的彈力球造型的針咽餓鬼,這東西的彈性十分不錯,在牆壁上幾個來回之後,竟然以一個高難度的角度徑直射向大張着嘴,接着手裏的撲克牌大笑的六子道士。

這小子也是離譜,面對我甩過去的針咽餓鬼,這小子竟然直接一口酒吞下去了,隨着一聲飽嗝,詫異的看着我,說道“啥東西?怎麼涼涼的!”

我頓時傻了,鐵疙瘩和李振也傻了,我估計這兩人應該看清楚剛纔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顫顫巍巍的說,“鐵疙瘩怎麼辦,李道長怎麼辦啊,六子好像把那隻針咽餓鬼給吞到肚子裏了。”

“不是好像,是真的吞到肚子裏了。”胖子的聲音也有些發顫了,這顫抖的尾音,使得我更加緊張。

心裏很擔心,六子不會因爲我這無意的舉動掛了吧。

這六子道士還真是個後知後覺的人,聽着我們的對話,一直點頭微笑,過了好一會,我們都不說話的時候,這小子好像才反應過來,一會看看我,一會看看李振,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激動的說道“師兄,你們剛剛說我吃了啥東西?涼涼的那東西時那隻針咽餓鬼?我擦,太坑爹了吧!”

六子緩過勁的時候,眼看着就要哭出來了,使勁的用手指摳喉嚨,吐出了一股股的酸水,氣息相當難難聞,可就是完全沒有那隻焦黑的針咽餓鬼的蹤跡。

我不住的道歉,不住的解釋,我剛剛的舉動實在是無心之舉,無意之事,我和鐵衣李振三個人圍着中央的六子道士,像是面對一隻渾身長刺的刺蝟一般,感覺無從下手。

六子看着我們的表情,膽怯的說,“我說你們該不會是想將我滅口,和這針咽餓鬼一起同歸於盡吧,我可還是個處男啊,我還有好多事情沒做啊,我還要長到一米八九啊!我還想去西藏旅遊啊,我還想……。”這六子邊說邊嚎啕大哭,哭的簡直我都想哭了。

李振倒是還清醒,直接說道“閉住你的烏鴉嘴,忘記你師兄我是誰了?我可是你師尊的大徒弟,只是不喜歡按照輩分被叫的太老罷了,多大點事,別給咱茅山丟人現眼,有我在,放心好了!”

聽着李振的話,這六子才停下了大哭而改成了啜泣,那造型像是個幽怨的小媳婦兒一般看着我,讓我有種如芒在背的感覺,十分難受。

胖子圍着六子道士轉悠了幾圈之後,神色嚴峻的說道,現在這餓鬼尋到了寄主,若是我們不能夠最快速度將這東西從六子體內整出來,等這東西在六子體內吸食神魂而恢復元氣的話,我們之前所做的所有事情可都白費了。

聽見李振這樣說,我想起我們對付這傢伙的種種憋屈,雖然我此刻的噬冥捕手威力增強了許多,可若是從頭來一遍的話,完全沒有能勝出的感覺,我想一想,後悔的簡直腸子都青了。

而這個時候,我擡頭看見鐵衣的臉色很難看,我順着鐵衣看着的方向,一看,瞬間感覺整個心都涼了。因爲鐵衣此刻盯着的是六子道士。而映入我眼簾的六子道士已經完全變了模樣,整個人的膚色都變成了焦黑色,身體上有許多傷痕,都是被撓出來的那種傷口。

而六子道士的眼睛已經不再像是剛剛那般水靈水靈的,而是變得死氣沉沉,好像完全沒有生氣的殭屍一般,嘴巴張開的很大,像是完全脫離了上下顎骨的感覺,就像是巨蟒的嘴巴,在牙齒間有許多口涎,整個人完全不像是個人,而是一種猛獸的感覺,讓我十分擔心,生怕因爲我的無意之舉,而害了這個懵懂的小道士。

鐵衣說這餓鬼偷雞不成蝕把米,使得我的噬冥捕手在面對陽性鬼體或者陰性鬼體都可以使用十二字真言了,這振奮人心的消息,讓我十分激動。

於是我傲嬌的看着衆人,示意趕緊讓開,留下場子讓我發揮,麻痹的從遇見這針咽餓鬼,我就開始扮演路人甲的角色,先是當祭臺腿兒,後是被鬼附身,一衆猥瑣的角色簡直浪費了我的顏值。

此刻,就算眼睛上沒有摩擦嬰兒初淚,我依舊感覺自己像是擁有了一隻鷹眼一般,掃視一週,發現了蜷縮在牆角的那隻從我身體出來後被燒烤的黑漆漆的針咽餓鬼,我大喝一聲,揮舞着金光閃閃的噬冥捕手便殺將上去。

我不是想證明我多麼暴戾,而是要告訴鐵疙瘩、李振還有六子我丟的面子一定要親手拿回來,一邊衝鋒我一邊默唸扛、拽、撓、摳、扯、拉、拍、抱、撥、拆、抻、抖這十二字真言。

估摸着我體內的炙血玄武將這餓鬼着實傷的不輕,此刻,這傢伙呆滯的眼看我衝鋒過來,竟然絲毫沒有做出任何反應,不知道是被我的氣勢所震懾,還是鄙視我之前的戰鬥力。

不過,十分慶幸的是,我這一把上去真的抓住這東西了,瞬間就從手裏傳來一種焦脆的手感像是糊掉的燒餅一般,我單手抓起那隻針咽餓鬼,滿腦子都是觀摩悍婦街邊鬥毆時的畫面。

頓時心中涌出一種像是禽獸一般的憤怒感,似乎我手裏的不是一隻餓鬼,而是一個有奪妻之狠的小三,我掄起這餓鬼像是揮舞着蒼蠅拍一般的玩命的向着地下摔打,因爲此刻的針咽餓鬼已經沒有了實體,所以雖然看起來動作十分猛烈,但是並沒有發出多麼巨大的聲響。

我一邊摔打着手裏的針咽餓鬼,一邊傲嬌的罵着“麻痹的還牛掰不牛掰了,剛在不是還很拽啊,你再得瑟啊,你倒是再得瑟一個我瞅瞅!”這玩意兒,我估摸着肯定會被我摔的魂飛魄散,我用餘光看了看在我身後目瞪口呆的三個人。

有種像是天皇巨星被粉絲圍觀的感覺,十分過癮,連續的爆摔之後,我感覺胳膊十分睏乏,我又換成了拉,像是做拉麪一般,將這餓鬼拉長扭曲甩來抽去,還別說,這餓鬼的韌性和彈性十分不錯,隨着我的各種極度扭曲,竟然像是無骨的橡膠一般隨便我發揮折磨。

其實,這一次出手,是我有生以來第二次在打架中佔得上風,第一次是在地府的時候,仗着祖宗撐腰,在地府暴揍耍潑的富二代鬼民李小剛,而這第二次便是此刻狂揍這針咽餓鬼,而且這一次很明顯更具有紀念意義,因爲這是我生平中第一次出動出手打架。

上一次在地府和李小剛的交手,基本屬於頂包,因爲開始李小剛是和我祖宗嗆聲的,結果那小子出手的時候是衝着我來的,而且還說是在觀摩了現場幾個人的戰鬥力之後,覺得我是最渣滓的,先拿我練習手,結果那小子直接被我整到血河池裏吃菜了,而且還有祖宗的挑撥,估計現在已經被折磨的再也不敢裝逼了。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因爲這針咽餓鬼在我體內被炙血玄武傷的極重,還是我的噬冥捕手升級後變得非常霸氣,總之,這餓鬼在我手裏就像是個玩具一般,隨便我發揮。

我邊暴揍這針咽餓鬼,便回頭,誰知道,這幾個人已經不再像是剛剛那麼央視偶像的目瞪口呆的看着我,而是圍坐在地上,繼續喊着“鬥地主……搶地主……”更令我沒有想到的是,號稱我的影子衛視的鐵衣竟然也會加入牌局。

因爲這三個人的視而不見,使得我暴揍餓鬼的感覺頓時沒有那麼興奮了,爲了繼續吸引這三個貨從牌局走回到我身後,我絞盡腦汁想着新的揍鬼方法。

我撓,這餓鬼滿身都是被我鬧出的指甲印記,這三個人好像還是聽不起興趣。

我拍,大巴掌掄起來,差點就把這餓鬼拍打成相片了,還是沒有引起這三人的圍觀。

我抻、我抖、我摳……這招式基本都快用完了,我身後這幾個傢伙依舊沉迷在鬥地主中無法自拔,對我的霸氣側漏完全視而不見,讓我內心十分受挫,對我一生有如此重要意義的打架,竟然沒有喝彩的觀衆,我越想越氣,越想越氣,我忍,我再忍,我繼續忍。

伴着胖子贏牌後的歡呼,我終於忍無可忍,無須再忍了。

我邊揉搓着這手裏的針咽餓鬼,邊大喝一聲,“你們幾個怎麼能幹出這麼禽獸的事情啊,我在這英明神武,你們卻在那打牌聊天,有沒有點團隊意識,有沒有點職業道德,尤其是你鐵疙瘩,這麼禽獸的事情你都幹得出來,我算是看透你了。”

還別說,我這一爆發,還真是有效果,頓時三個人就停下了手裏的動作,給我喝彩起來,不過我總感覺怪怪的,這幾個人一邊看着手裏的牌,一邊有氣無力的偶爾喊出一聲好,打的好。這尼麻也忒兒假了吧,就這演技連羣衆演員都不要啊!一點職業操守都沒有!

這幾個觀衆的表現,讓我暴揍餓鬼的興趣越來越低,我將手裏揉搓成一個蛋蛋的針咽餓鬼像是彈力球一般拋起來,甩過去,估摸着應該輪到六子給我喝彩了,因爲我很明顯的感覺到這三個人給我喝彩的聲音是有規律的,甚至連詞都是固定不變的。

誰知道輪到六子道士喝彩的時候,這小子估計是因爲手裏的牌卻是不錯,所以導致激動的忘詞,我本來都算計好該這小子喊好,誰知道,這小子直接大喝一聲“炸了,我擦!”

還別說,這蕩氣迴腸的一嗓子喊起來,嚇了我一跳,直接甩出了手裏的彈力球造型的針咽餓鬼,這東西的彈性十分不錯,在牆壁上幾個來回之後,竟然以一個高難度的角度徑直射向大張着嘴,接着手裏的撲克牌大笑的六子道士。

這小子也是離譜,面對我甩過去的針咽餓鬼,這小子竟然直接一口酒吞下去了,隨着一聲飽嗝,詫異的看着我,說道“啥東西?怎麼涼涼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