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懶羊羊PK小草。


很巧的是這一次至尊寶繼續第一個出場。

「大家覺得至尊寶還會原創嗎???」

「我覺得應該會原創吧。」

「應該是原創吧。」

「別鬧了,原創你以為是那麼好的嗎?況且原創一般也吃虧啊。」

……

觀眾們討論個不停。

但是連十三卻是認真的說道:「於天一直以來都是以原創鬼才著稱,若是下一首繼續原創,那麼肯定是於天。」

舞台上,燈光突然打到了林塵的身上。

「咦???」

猜評團的周軍裝著驚訝的說道:」這難道是自彈自唱嗎?」

「有意思了。」

董晶有點期待的說道:「就是不知道要唱什麼呢?」

舞台上,林塵坐在椅子上,拿著一把吉它輕輕的彈了起來。

有點舒緩的音樂響了起來。

突然隨著伴樂林塵一起唱了起來:「Wo」

剎那間,彷彿是有人和林塵一起合唱一般。

……

好久不見一定是見面的第一句話

多少人世間多少變化又攤開眼前

好久沒有聯絡的同班同學你好嗎

生命中的那一段日子無悔無怨

好久沒有打開記憶中被拋開

畢業紀念冊中遺忘的臉

打了幾個名字的電話

響了幾陣沒人回

我又回到夢中的校園

……

林塵的聲音一掃第一輪的那種豪邁,相反卻是相當的柔,很多人都是變得安靜了起來。

這一次,大眾評審團的100人中基本上是各行各業的都有。

有還在大學保持著天真的學生。

有工作許久的職場人士。

還有一些混吃等死天天靠著收租過日子的小年輕人。

其中,姜梓有一點特殊。

她老家是鄲市的,和林塵是一個地方,而且更巧的是和林塵也是一個縣的。

今年30歲的姜梓已經工作八年了,她是一位室內設計師,她當初並沒有考上高中,於是就來鄲市上了電腦學校,那個電腦學校叫『方遠電腦學校』。

很幸運的是這個電腦學校姜梓上了兩年,認識了五六個小姐妹,其中一個竟然還是姜梓一個縣的,當時姜梓長的並不好看,所以有點自卑,但是這個老鄉不是,她長的漂亮,而且也落落大方。

她叫靳攀。

那個時候姜梓兩年的時間都是和靳攀在一塊,雙方好的都是要穿一條褲子了,喜歡班裡哪個男生,誰又給寫情書啦,等等吧。

算是最好的閨蜜了。

畢業后雙方一起進了一家裝修公司,雖然掙的少,但是卻是最開心的時候,一個月600多塊錢卻是什麼都夠了。

那幾年,是她姜梓最開心的時候。

雙方還約定好了,將來誰先結婚另一個就當伴娘。

一切都是那麼美好。

結果一年前突然靳攀就離開了,而且是不辭而別了,完完全全的找不到她了。

於是姜梓本來沒多想,覺得過幾個月說不定靳攀就回來了,沒事了。

結果一連六個月都沒有靳攀的消息,發信息不回,打電話不接,然後姜梓慌了。

於是她前往靳攀的老家,結果在床上看見了已經虛弱的不成樣子的靳攀。

白血病。

這一見就是永別。

十天後靳攀去世了。

同學會再也沒有這個同學了。

而在姜梓看來她覺得如果沒有這個靳攀,那麼同學會還有什麼意義呢?

不知為何,聽著這首歌,姜梓突然淚流滿面。

……

我到同學會間

你到同學會間

回到同學報到的因緣

你跟同學會面

我跟同學會面

享受同學歡聚的慶典

Wo

……

想起入學的第一天,那個臉上露出燦爛笑容的女孩說道:「你好,我叫靳攀,很高興認識你」。

但是再也見不到了。

越聽姜梓越泣不成聲。

反倒身邊一些人卻是有點暈。

「我去,這妹紙是個戲精吧。」

「尼瑪,一首同學會都能聽哭??」

「我了個去,這是為了上鏡頭吧。」

「牛逼,真的是強中自有強中有啊。」

……

顯然一些人並不認為姜梓是因為聽一首歌就聽哭了。

因為這個都是觀眾的表演。

但是姜梓卻並沒有去反駁。

她想起來靳攀說的一句話:「我這輩子最後悔的就是沒有去參加一檔歌唱類欄目,哪怕當個觀眾去看舞台上歌手唱歌也好啊。」

此時,望著舞台上的至尊寶唱的這首歌,姜梓也是喃喃自語道:「靳攀,你看到了嗎?聽到了嗎?來生,我們一定要一起去聽歌,唱歌啊。」

……

就業

婚生

抗爭



怎麼避免

彷彿走了一個世紀

浮浮沉沉的恩怨

……

返身飛回夢中的校園

我到同學會間

你到同學會間

回到同學報到的因緣

你跟同學會面

我跟同學會面

享受同學歡聚的慶典

……

舞台上,林塵一遍又一遍的唱著,至於姜梓也是已經收回了自己的眼淚。

不過張強卻是說道:「機位剛剛抓拍到了嗎?」

「已經抓拍到了。」

攝影師說道:「而且還給了一個特寫。」

總裁的頑皮大少奶奶 「好。」

張強呵呵一笑:「不管怎麼說,這算是一個話題度。」

一曲唱罷,林塵也是退下舞台。

接下來舞台則是交給了飛天鵝。

顯然對於飛天鵝來說,她也感覺到了壓力,於是也是把自己的壓箱底拿了出來。

一曲《為君醉》引得現場陣陣掌聲,那一段高低音的轉換更是讓一眾人尖乎。

「我知道是誰了,我知道是誰了。」

聽著這個聲音,張養浩突然驚呼道:「是她,王蓉!!!」

……

……

(今年意外得知一直在找的女孩突然去世了,她就叫靳攀,明星藝人去世全網皆知,但是普通人去世誰又知道呢,我只是想紀念一下,希望在天上的她知道有一個朋友一直想著她。) 「是誰???」

「王蓉??」

「哪個王蓉??」

猜評團的幾人也是面露錯愕之色,顯然有部分人可能還一時反應不過來到底是哪個王蓉。

張養浩苦笑道:「還能是哪個王蓉?就是那個王蓉啊。」

御繁華 歌壇有個性的藝人並不少,但是像王蓉這樣的倒也並不多見。

如果現在這個輿論環境下,歌手和粉絲互懟那麼或許可以說是真性情,或許還會炒一下什麼耿直人設,老幹部人設之類的。

邪君霸寵:逆天小毒妃 專門有部分粉絲就是喜歡自己的偶像罵自己。

抖M的心理。

至於王蓉呢還要更加過分一些,她是以唱情歌出道的,當年一首《壞壞女孩惹人愛》引得無數人的追捧傳唱,那種傳唱度真的是沒得說。

基本上你要不會哼幾句這樣的歌曲,我跟你說,你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個年輕人。

後來王蓉又一口氣出了兩張專輯,分別是《我就是我》和《何必去愛》,這兩張專輯銷量還不錯。

如果按照這樣的趨勢發展下去,那麼王蓉說不定又是一位天後級的人物。

結果王蓉突然的改了風格,不再唱快歌和輕歌,突然唱起了說唱。

不知道是不是王蓉受了什麼刺激,她的說唱都是DISS男人的,這種就相當於放飛自我的轉型直接惹怒了不少粉絲。

「蓉蓉,你是不是受了什麼刺激?」

「蓉蓉,如果你真的被綁架了或者有裸照在別人的頭上,那麼你就眨眨眼。」

「蓉蓉,聽我說,別作死啊。」

……

不少的粉絲是好意,但是那個時候王蓉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竟然直接暴發漫罵歌迷。

「去你媽的,老娘願意唱什麼就唱什麼。」

「不願意聽就滾。」

「什麼玩意。」

……

當年社交網站處於起點階段,但是這些話並不是在私下採訪說的,而是王蓉參加帝都廣播電視台直播說出來的。

這一下子簡直就是捅了馬蜂窩了。

無數的人都是紛紛的開始對王蓉進行批評。

按照正常套路來說,這個時候王蓉應該立馬召開發布會,然後道歉,在事情未發酵的時候把損失降到最低。

但是王蓉卻是保持沉默,只有王蓉的經紀公司發表聲明表示道歉。

此事,當年究竟如何無人知曉,從那之後,長達十五年的時間裡再無王蓉的任何消息。

彷彿是曇花一現。

當然,一幫老一輩的人想起那個當年火遍大江的小姑娘有些惋惜。

畢竟王蓉在唱功這一塊真的是拔尖的。

「沒錯,肯定是王蓉。」

張養浩想也不想的說道:「我當初和她合作過幾次,她的聲音我記得呢,這個高低音的轉換王蓉喜歡用氣音,這是她的獨門絕技。」

其它猜評團卻是不再坑聲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