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憑藉他的身體強度,這一點點力量,自然無法傷到葉飛分毫。


再次看了小女孩一眼之後,葉飛輕輕滴一揮手,將其意識引入了沉睡階段,小女孩這才慢慢地鬆開了緊咬的嘴巴。

做完這一切之後,葉飛隨即換換抬起頭來,掃向前方的幾人。

「你們該死。」葉飛低語一聲,眼中泛起了濃郁的殺意。

縱觀全世界,無論西方武道界,還是華夏武道界,已經那些擁有特殊天賦的異人,都被稱為武道中人。

但凡武道中人,都是有這一大鐵則,武道紛爭與普通人無關,若是發現有人胡亂對普通人出手,則是被視為武道界的恥辱。

「恩…華夏人?你是哪裡冒出來!」前方的那幾位異人,也是不禁微微一愣,目光同時都是凝聚在了葉飛身上。

「管他是來者哪裡,聽說華夏人在暗島之上,體內的力量會被完全壓制,不如把他也扔到鐵針之上,這樣的人或許能夠多活一段時間。」

「對對對,我打賭他能活過今晚…」

前方的那幾人,眼中再度露出綠光,嘴角同時露出了邪笑,紛紛向著葉飛圍了過來。

而此時的葉飛,身形沒有移動半分,他只是輕掃了前方几人一眼后,隨即將懷中的小女孩慢慢地放在了地面之上。

這些人的實力,比起獨盜團的人,明顯要差上不少,但眼中的那股殘忍之色,卻是有些不太像正常人。

只見其中為首的那位長發男子,忽然全身幽光閃動,彷彿身形融入了夜色之內。

「哈哈…哈,華夏人,你進入狂蒙傭兵團的領地,就註定了會死在這裡。」長發男子發出狂笑,身影已然出現在了葉飛的跟前。

只見他猛然抬手,一道抓痕宛如劃破夜空,直至葉飛的頸部而去,這些人攻擊的手法,如似野獸一般。 小鎮的街道盡頭,葉飛臉上毫無表情,眼看前方的長發男子已然靠近,他的眼中驟然閃過一道凌厲之芒。

只見一道紅芒閃過,下一瞬前方之人已然倒在了地面之上。

二人之間根部不在一個層次,若非是這些人行事太過殘忍,葉飛也不會選擇出手。

「誒!桀桀…他死了…哈哈,哈哈。」

前方的人群中,一位體型彪悍的男子,此時上前一步,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長發青年,臉上絲毫不見畏懼之色,更是開口怪笑了兩聲。

而此時,那根鐵柱旁邊,另外的幾位異人,也是同時紛紛走上前來,雙瞳中閃著幽異的微光,鎖定在了葉飛的身上。

「一起上,撕碎他!」為首的那位彪悍男子,忽然低吼一聲,眼中滿是興奮之色,向著前方猛然衝來。

後方的那幾位異人,更是幾乎沒有猶豫,紛紛向著葉飛衝來。

寵婚萌愛 彷彿在他們的心中,早已經沒有了畏懼之感,實力的差距更是無法阻擋這些人,如似一頭頭失去了理智野獸,腦海中唯有野獸的本能。

葉飛目光微閃,抬手之下一拳穿透了沖在最前方之人的身子,將其體內的能量核直接掏了出來。

定睛一看之後,葉飛的眼中閃過一道異光,方才第一個人的時候沒有注意,而此刻看來他掌中的能量核內,好像被一股奇異的力量所感染。

「這個狂蒙傭兵團,絕非表面上看到的這般簡單。」葉飛感受這能量核上的那股感染之力,臉上不免多了一絲凝重之色。

這股力量中,有著極強的凶煞之力,其內似又帶磅礴的生機,而且有人在暗中控制著這股力量。

這個傭兵團內,怕是除了那位狂蒙之外,還隱藏著一位實力恐怖的強者,此人怕是比葉飛進入羅素島后,遇到的每一個人都要強。

後方的那幾位異人,見到葉飛的手段后,竟是沒有一人後退,反而眼中的綠光更盛了幾分,瘋狂地向著他撲了過來。

「凝焰。」葉飛眼中閃過一絲肅殺之芒,血脈內的朱雀焰頓時宣洩而出。

此地有些詭異,必須速戰速決為好。

血紅色的火焰之力,瞬間將夜空再次點亮,焰過之處可謂寸草不生,前方的那幾人還沒來得及靠近,便是被朱雀焰所包裹。

僅僅是轉瞬之間,這些人的身形,已然被火焰完全吞噬,最終消散在夜空之中。

葉飛隨即收回了朱雀焰,體內的氣息也是慢慢平息下來,靈識隨即向著前方橫掃而去,他不想在這些小腳色上浪費過多的時間。

「我的名字叫琳。」就在這時,後方忽然傳來一道怯懦的聲音。

葉飛面色一怔,隨即緩緩轉過來頭來,只見在他的身後不遠處,那個小女孩已經醒了過來,睜著大眼睛望著自己。

見此情景,葉飛的眼中,頓時忍不住閃過一道精光。

他方才運用靈識之力,將小女孩引入沉睡之中,一個普通人是絕不可能這麼快醒來的。

「你過來。」葉飛輕輕抬起了手臂,示意小女孩來到自己的身邊。

前方的琳微微點頭,便是乖巧地走了過來,她方才眼中的那股悲戾之芒,此時也早已經消失不見,彷彿從未出現過一樣。

葉飛一臉的疑惑之色,抬手輕輕地放在了女孩的頭頂,他體內的朱雀之息,隨即慢慢灌入了她的體內。

「這是…能量核!」葉飛眼中精光閃動,忍不住深深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

在他的查探之下,之前還是普通人的女孩,此刻體內竟是出現了一顆暗黑色的能量核,瞬間成為了一名異人。

「或許這種能量核,並非只有通過先天的天賦才能得到。」葉飛臉上露出了思索之色,內心同時暗道。

對於暗島上的武道中人,他確實還是不夠了解,畢竟修鍊的方式與華夏武道界截然不同。

沉默了片刻之後,葉飛慢慢收回了手掌,他低頭望著眼前的小女孩,臉上同時露出了微笑。

「以後不會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葉飛深吸一口氣,臉上的笑容溫和,輕輕搖了搖頭小女孩的腦袋。

今夜過後,這裡將會成為獨盜團的管轄區域,小鎮上的這些原居民,今後也能過上正常的日子了。

說著葉飛便是轉過身去,準備離開這裡,他的靈識已經感應到,前方不遠處有股極為強烈的能量波動,應該是狂蒙傭兵團的首領無疑。

只是葉飛剛剛轉身,他身旁的琳忽然伸出了小手,將其胳膊抓住。

「能…能不能帶上琳一起,我沒有家人了。」琳輕顫著聲音,雙眸中止不住地有些閃爍,抬頭望著葉飛輕聲開口問道。

葉飛看了小女孩一眼,隨即輕輕搖了搖頭。

他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這個小女孩跟著他,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琳可以幫你的。」小女孩眨了眨雙眼,身上忽然泛起了一道幽芒,一股極為精純的陰煞之氣,在她的周身環繞著。

葉飛頓時眼前一亮,這股氣息不算太強,但其精純程度讓他都不由地有些心神動容。

這個女孩今後要是成長起來,就算沒有靈器在手,估計也能與藍菲一較高下。

深深地看了琳一眼后,葉飛抬手了手掌,點在了她的眉心處,一道火焰形狀的印訣隨即而現,印在小女孩的額頭之上。

「你留在這裡,等天亮了,會有人接你離開的。」葉飛收回手掌,微笑著開口說道。

琳的身上,他留下了一縷氣息,以黑澤的實力,很容易就能感應到,她在鎮上沒有親人,今後讓這個小女孩呆在獨盜團也好。

說完之後,葉飛身形閃動,已然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小鎮街道的盡頭,琳獃獃地望著前方葉飛消失的方向,她的身子一動不動,如似定在了原地,腦海中唯有葉飛離開時,最後的那一段話語。

留在這裡,有人會帶她離開…

此時的葉飛,已然離開的小鎮,他不會想到,在不久的將來,這個小女孩會成長到一個極為可怕的地步,縱然是整個西方武道界,在多年後聽到琳這個名字時,都會不免忌憚三分。

……

此刻的葉飛迎著夜色,向著前方飛馳而去,他所感應到的那股力量,就在不遠處一座靠山的莊園之中。

不多時,他的身影,已然出現在了莊園的上空。

「狂蒙,出來見我!」葉飛眼中精光閃過,運用靈識發出一聲低喝。

葉飛今夜就是為此人而來,獨盜團的實力整體而言,比狂蒙傭兵團要強上許多,只要那狂蒙一死,接收此地不費吹灰之力。

他的話音剛落,只見下方不遠處,一個龐大的身影,從莊園內衝出,隱約發出一聲讓人心顫的嘶吼。

葉飛目光一閃,隨即落入了下方平地之上,他方才感應到了那股力量,便是從此人身上傳出的。

「嗯…你是狂蒙?」葉飛見到前方之人,此時也是不免一陣頭皮發麻。

此人身形極為高大,遠遠超出了正常人,全身毛髮濃郁,整張臉都灰紅色的毛髮覆蓋,那雙瞳之中都這一股兇狠之色,宛如一頭髮狂大野獸一般。

「華夏人,剛…剛才是你殺了我的手下!」狂蒙的聲音有如虎吼,氣勢可謂十足,讓人不敢與之直視。

他身上的爆發出來的力量,倒是並沒有多麼強大,在葉飛看來比起黑澤還要弱上不少。

只是此時的葉飛,卻是不禁皺起了眉頭,聽狂蒙的話語,可以明顯地察覺到,他方才發現的那股控制之力,正是來自此人無疑。

一個還不到完全體的異人,是絕不可能擁有這樣的力量的。

經過這些天對於異人的了解,葉飛清楚地知道,異人的等級劃分在,大概分成三個層次。

成熟體,完全體,已經傳說中的返祖體。

分別對應華夏武道界的化境宗師,築基強者,以及先天之境。

至於成熟體一下,則是沒有明確的劃分,而眼前的這個狂蒙,從其體內能量核來看,應該處於成熟體的巔峰,距離完全體相差不遠。

「葉某今夜的目標是你。」葉飛收回目光之後,身上的朱雀焰隨即湧現而出。

此時的他已然懶得多想,抬手之下一道炙熱之息,瞬間將前方之人的身形封鎖,一個不到完全體的異人,幾乎無法抵擋朱雀焰之力。

一品女相 「哈哈…哈哈,就憑你這個小東西!」

「我狂蒙一隻手就能將你撕碎,一會拿你的烤著吃,聽說華人的味道,非常的鮮美。」狂蒙咧嘴狂笑,絲毫沒有將葉飛放在眼中。

此時四周的朱雀焰,已然將此人的身形包裹,但這狂蒙竟是沒有選擇躲避。

葉飛目光頓時一凝,掌中忽然一握,前方燃燒著的烈焰,瞬間翻滾收攏,以極快的速度,霎時間就將狂蒙的身形吞噬。

此刻就算是完全體的異人,也不可能抗住朱雀焰之威,在葉飛的眼中,此人顯然是必死無疑。

「咦…這股力量是?」葉飛目光一閃,忽然忍不住輕咦一聲,定眼向著前方望去。 葉飛的眼中,露出了奇異之芒,只見那狂蒙碩大的身軀,竟是慢慢走出了朱雀焰的包裹。

沒有過多的手段,只是這樣移步走出,他全身大部分的肌膚,都已經被火焰灼傷,但卻是又在一瞬間自動復原,讓人忍不住連連稱其。

「華夏人,你就這點能耐。」

「想要找我狂蒙的麻煩,你還真的以為狂蒙傭兵團,是在這西城中最弱的嗎?」狂蒙一臉的不屑之色,絲毫不在意身上的傷痕。

朱雀焰的力量,竟然隱約被此人身上的恢復之力壓制,不等對其造成傷害就已然復原。

「能夠在羅素島立足,果然沒有弱者。」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這樣的恢復能力,已然有些超出了完全體異人的範圍。

如此同時,狂蒙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那碩大的身軀,對其速度似乎毫無影響。

此人話音未落,身形已然出現在了葉飛跟前,那幾乎人形大小的拳鋒,彷彿一座小山一般,向著葉飛猛然壓了過來。

「論力量么…葉某不輸任何人。」葉飛目光一閃,同時迅速收起了朱雀焰。

他幾乎沒有半點停滯,抬手就是一拳,迎向了前方之人的拳鋒。

愛在黎明破曉前&愛在日落黃昏時 「轟隆!」一聲震耳的悶響,頓時在莊園的前方空地之上炸響。

無形的反震之力,也是向著四面八方橫掃而去,兩股強悍的力量相撞,更是使得大地都為之一顫。

如此巨大的動靜,自然引起了傭兵團內,其他成員的注意,不多時莊園的前方空地之上,就已經聚集了數十位實力不等的異人。

這些人都是一臉的瘋狂之色,體內的力量同時運轉,似乎隨時準備衝上前來。

前方的空地之上,葉飛身形向後退了半步,而那狂蒙則是直接被震退了數丈之遠才慢慢穩住身形。

「你們不準動手,看本團親手撕了這個華夏人!」狂蒙穩住身形之後,便是直接大吼一聲。

四周圍觀的異人聽到這話,紛紛向後退了幾步,對於首領的話語,他們自然不敢有什麼異議。

「老大,廢了他,把他釘在鐵柱上!」

「殺了他…」

儘管沒有出手,但這些人都是忍不住紛紛開口,眼中的瘋狂之色,似乎更為濃郁的了幾分。

前方的空地之上,葉飛臉上的表情,慢慢的被一片冷漠所替代,這些如野獸般的異人,根本不配存於世間。

「你等死不足惜…」他本就不是什麼心慈手軟之輩,此時葉飛的眼中殺意已決。

不等話音落下,葉飛的身形在夜空中劃過一道紅芒,下一瞬便是出現在了狂蒙的跟前,那速度之快絕不是完全體的異人嫩夠反應的過來的。

朱雀焰無法起到作用,如今只能憑藉力量將此人轟碎了。

「砰!」那如閃動般一拳,此刻已然出手。

前方的空地之上,狂蒙的身子再度震飛,同時噴出了一口鮮血,但此人臉上卻是沒有半點畏懼之色。

「哈哈…哈,想要殺我是不可能的。」狂蒙對於自己的恢復能力,有著極大的自信,絲毫不在意前方葉飛的攻擊。

此時他儘管無法防禦,但其恢復能力,著實有些逆天。

幾乎是在葉飛第二拳轟出的同時,他第一拳對此人造成的傷害,已經基本上完全復原。

葉飛眉頭微皺,全身的力量運用極致,出拳的速度更是加快的數倍不止。

「華夏人,等你的力量消耗完了,你的死期也就到了。」狂蒙咧嘴冷笑,就算有時能夠躲過葉飛的拳頭,他也選擇不移動分毫。

身為一個傭兵團的首領,狂蒙自然不是愚蠢之人,他此時看似被完全壓制,但其心中清楚自己早已經佔據了上風。

「躁舌。」葉飛低語一聲,身形隨即退了三丈。

這樣打下去,怕是會正如前方之人所說,他的力量用不了多久就會耗盡。

「怎麼不打了,繼續啊。」

「哈哈…哈哈,本團今天讓你打個夠。」狂蒙似乎很享受這種感覺,此時臉上竟是慢慢地多了幾分興奮之感。

圍觀的那些傭兵團成員,此時也都是哈哈大笑,望著葉飛的目光中,都是露出了嘲諷之色。

前方的空地之上,葉飛緩緩抬起頭來,掃了跟前不遠處,那已經恢復的完好如初的狂蒙一眼,他的嘴角劃過一絲淡笑。

「若是一擊取你性命,不知道你還能不能恢復過來。」葉飛低喃一聲,此時臉上多了一絲好奇之色。

只見他說完之後,手臂輕輕抬起,一把泛著白茫的寶石匕首,已然落在了他的掌中。

這把匕首一現,四周頓時變得安靜下來,圍觀的傭兵團成員,更是不禁瞪大了眼睛,目光死死地盯著那把寶石匕首。

「教…教廷的時之刃!」

「怎麼會在一個華夏人手中?難道這個人屬於西方武道界…」

「…」

此時周圍聚集的傭兵團成員,也是越發的多了起來,在看到時之刃后,就算是他們心中也是不免一顫。

而前方的空地之上,狂蒙在看到葉飛手中的匕首后,臉上依舊沒有畏懼之色,他那如野獸般的雙瞳內,更是多了一絲貪婪之色。

「這件寶物,你一個華夏人沒有資格擁有,將它交出來,我可以留下你的性命。」狂蒙眼中光芒閃動,盯著前方的葉飛緩緩開口道。

葉飛淡笑一聲,此時懶得與此人廢話,隨即引動四周的天地之力,向著時之刃內凝聚。

僅僅是幾息的時間,時之刃上白茫大盛,一股恐怖的氣息從其上傳來,彷彿在這把匕首之下,沒有它不可斬之物。

「斬。」葉飛目光一凝,隨即一刀斬下。

霎時間,耀眼的白茫,如似將黑夜染成了白晝,一道驚天的白色弧刃,在半空之中凝聚成型,同時鎖定了前方不遠處,那狂蒙的身形。

狂蒙大笑一聲,忽然抬手一點自己的胸膛,周身散發出一股奇異的幽光。

「獸化。」狂蒙大吼一聲,身上的氣息瞬間抬升至完全體異人。

只見全身的毛髮,開始迅速增長,那碩大的身形同時慢慢彎曲,整個人緩緩趴在了地上,轉瞬之間除了他的雙眼之外,身體的其他部分都變得野獸模樣。

此獸非狼非虎,身後無尾,全身灰色的毛髮豎起,周身有淡淡的幽光環繞,給人的感覺奇異無比。

「時之刃又怎麼樣!一樣殺不了我。」狂蒙發出一聲嘶吼,竟是沒有閃躲,直接向著弧刃狂奔而來。

此時的夜空之中,葉飛也是面露的奇異之色,這樣的狂化手段他也是第一次見。

若是沒有這次的海外之行,葉飛對於西方武道界怕是了解不多,縱觀武道一途,雖說公認以華夏為尊,但這些異人的強大,絕對是不容小視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