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慕晨翊卻淡定得很,不緊不慢的出聲:「想好再回答,錯了下次就不是臉了!」


庄珞然這麼聰明,當然知道是哪裡。

她捂住自己的嘴,悶悶回應:「公,您是公。」

慕晨翊說到做到,換了個位置小心翼翼放她下地。

庄珞然接觸到地面后,直接閃退兩米,隔他遠遠的。

慕晨翊眉心微皺,看向她的目光越來越寒冷。

庄珞然一個很慫的舔笑:「我怕你一不小心又想拎我,多受累呀。」

慕晨翊淡淡的揚起了唇角:「你的分量,做我的啞鈴都不合格。」

說完,不再她,自顧去浴室。

庄珞然看著精壯的他往浴室方向走去,想起自己曾經藏在洗手台下的東西,也不知道他有沒有發現。

慕晨翊感到旁邊注視自己的目光,走到門前時,停了下來,側過頭認真對她說道:「要不一起洗洗?」

庄珞然再次後退幾步:「不了,沒帶衣服。」

慕晨翊哼笑一聲,修長的手指在門上敲了敲:「我現在想抓你進去,看看你的本來的膚色。」

庄珞然一個激靈:「翊先生,我這是時間到了才能退的,洗不掉的。」

邊說邊退出他的卧室,再笨的人也知道待下去會出事。

替他關上卧室的門,她才呼出一口氣。

也不敢往樓下去,樓下那位比這裡面這位更冷,她一次征服不了兩個。

十分鐘后,慕晨翊走了出來,見她在門口站著,臉上又掛上了淡淡的笑意,伸手摸了摸她的喉結。

庄珞然敏感的打開他的手,輕聲道:「別碰,是慢性溶解的液體。」

慕晨翊低下頭仔細看了看,她就這樣每隔一段時間往裡注射? 想想都肉疼。

改天先把她這個問題解決了。

庄珞然感到一陣不適,很不舒服的看向慕晨翊:「我想用一下你的洗手間。」

慕晨翊淡淡的皺皺眉:「去吧。」

庄珞然一溜煙兒閃了進去。

「少爺,」鄭軾走上二樓,見少爺一個人站在房間門口,「大少爺和表小姐在餐廳等著呢。」

慕晨翊靠在門框邊,雙手環於胸前,不緊不慢出聲:「就來。」

鄭軾愣了愣,還是轉身下樓傳話。

根據經驗,如果剛才沒看錯的話,三少爺的動作是在……等人?

而且連褲子也換了……這……

太讓人浮想聯翩了。

幾分鐘后,庄珞然從裡面出來,低著頭,像是做了什麼錯事。

「我把東西放你垃圾筐里,不介意吧?」她小聲問道。

慕晨翊擰眉冥思后才知道是什麼東西,低聲說道:「沒關係,我會處理。」

庄珞然用純凈的男聲謝了他,與他一同下樓。

餐桌旁的兩位見到信步下樓的某人換了褲子,表情各異。

慕邇凡習慣隱藏情緒,瞟了一眼后,目光淡淡的看向餐桌。

白若姀思維敏捷,在看到三表哥褲子顏色和剛才不一樣后,馬上把目光移到了庄珞然的雙腳上。

沒有顫抖,下樓梯的屈膝動作很穩……

嗯,兩人沒幹什麼。

慕晨翊冰冷的視線飄向白若姀。

白若姀縮了縮脖子,往大表哥身邊靠了靠:怕你?我找救兵來幹什麼!

庄珞然是客,自然不能隨意入座。

掃了一眼長方形的餐桌,主位自然是那位冷爺的,左邊一副碗筷,右邊兩副……

沒人出聲她也不敢往前,傻傻的站著。

白若姀坐在右邊靠近慕邇凡的位置,對她笑了笑。

慕邇凡向她指了指自己左邊位置,客氣中帶著矜冷出聲:「請坐。」

要走到座位那邊需要繞過慕邇凡,庄珞然點頭后想也沒多想就走了過去。

慕晨翊一個疏忽,她就靠近了大哥。

眼疾手快的他邁出半步,伸手抓住已走近慕邇凡的她,一把給拽了回來。

庄珞然冷不防給拉了回來,一頭霧水的望著他。

慕邇凡眉頭不明顯的皺了皺:他身上有血腥味!

慕晨翊把庄珞然拉離了大哥敏感的嗅覺範圍,一臉的輕鬆平靜的看向庄珞然:「坐這裡一樣的。」

說完,他把庄珞然按在了白若姀旁邊的位置上。

慕家三兄弟的鼻子都太好使,庄珞然身上不方便,他中午靠近她的時候已經聞到了。

白若姀一陣欣喜,果然有大哥在不一樣。

哪知慕晨翊也沒有繞過大哥去另一邊的意思,而是挨著庄珞然坐了下去。

很有眼力的鄭軾趕忙把對面的碗筷給移動了過來。

慕邇凡看著排排坐的三個人……感覺中間的人比自己受歡迎多了。

白若姀這才明白三表哥把人放在她身邊也不是為了便宜她。

「三哥,你坐那麼遠,怎麼夾菜?」

慕晨翊看她一眼,自在的往椅背上靠了靠:「不用你操心。」

白若姀扭頭看向慕邇凡:「大哥,你看到了,這就是我在御公館的的待遇。」 慕邇凡沒有看她,而是把目光落在庄珞然身上。

他的血腥味到底哪裡來的?

拿著筷子的他眸色一凜,手指動了動。

一根筷子在眾人的無意識下飛了出去。

庄珞然條件反射的後仰了椅子避開。

後仰弧度太大,她用腳尖勾住了桌面底部。

但竹筷的軌跡卻暫停在了半空中。

凌天劍神 慕晨翊兩指夾著竹筷,看向大哥:「有必要?」

慕邇凡用旁邊的手巾擦了擦手:「岦州人善戰,不試怎麼知道?」

慕晨翊扔了竹筷,扶正了庄珞然的椅子,站了起來。

親兄弟,只是一個眼神就能看懂對方要幹什麼。

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的白若姀在慕家兩兄弟過招開始時,一點反應也沒有。

她甚至都不知道為什麼兩兄弟說了兩句話就打起來。

慕邇凡的目標是庄珞然,他身上的血腥味很可疑,讓他運動運動檢查破綻。

慕晨翊當然知道大哥的想法,但他不會給慕邇凡靠近庄珞然的機會。

替她撇開大哥后,兄弟倆都沒打算停下了。

白若姀沒見過這種場面,慕家老大和老三切磋起來了,說出去舅舅不得氣得暈過去呀。

她就那麼愣愣的坐著,看著兩位高手行雲流水般的過招,一時也不知道躲開。

庄珞然的位置不利於慕晨翊保護她,她側頭看他一眼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就明白他的下一個動作是要把自己拉開。

但慕邇凡不會給三弟機會。

庄珞然頭還未來得急看慕邇凡時,已經知道對方的拳風向她襲來。

剎那的思考時間裡她本來是想伸手擋住的,而此時的白若姀正面對一碗意外跳向她的湯。

庄珞然瞬間的反應是放棄招架慕邇凡,把白若姀往後推離餐桌。她一個普通人夾在中間,就算那兩位愛護她也容易誤傷。

沒有猶豫的庄珞然冒著被湯汁灑到的危險把白若姀往後拽離了餐桌。

白若姀離開了餐桌,也遠離了撒向自己的湯,但庄珞然已來不及躲開慕邇凡和飛向自己意外……

慕晨翊當然不會讓大哥碰到庄珞然,但庄珞然為拽開白若姀而離開了他的保護距離,這讓他保護起來有些吃力。

陶瓷摔碎的聲音響徹整個餐廳。

讓糾纏不清的三個人停下了手。

庄珞然上衣被湯汁撒到,濕了一大塊。

慕晨翊一把將她薅到自己身後,遠離慕邇凡。

隨即也不看大哥,而是看了看地上還在冒熱氣的湯,問道:「燙到了?」

庄珞然扯著衣服,不讓布料貼到自己的皮膚。

燙是不燙的,裡面裹了幾層,只感覺熱而已,但濕的地方貼身,會暴露裡面穿的東西。

她用純凈的男聲回應道:「還好。」

慕晨翊看向大哥:「今天先到這裡?」

慕邇凡掃了一眼凌亂的餐桌,還有七扭八歪的椅子,淡淡的應了一聲。

慕晨翊拉著庄珞然上樓而去。

大氣也不敢喘的眾人眼瞧著兩個大男人拉拉扯扯的上了樓,猜不透大少爺的心思,都站著一動也不敢動。

慕邇凡也看著兩個上樓的人,臉上卻沒有一絲表情。 他們已經很小心不傷到白若姀,但庄珞然瞬間的反應還是讓他明白了慕晨翊為什麼會看上這個人。

可是既然沒受傷,身上的血腥味是哪裡來的?

鄭軾小心翼翼走近周身冷氣還在主子,輕聲問道:「大少爺,這晚餐……」

弄成這樣,湊合吃都沒辦法。

大少爺不說叫外賣,誰也不能擅自做主。

慕邇凡看了看快哭的白若姀,對鄭軾涼涼出聲:「煮麵。」

樓上兩位飲水也能飽,樓下這位就是吃大餐也不會有胃口,乾脆一人一碗面,不浪費。

只是……三弟彎了,該怎麼告訴爸媽?

玩家請自重 想想都頭大!

鄭軾識相吩咐傭人打掃餐廳,又讓廚房抓緊時間做麵條。

慕晨翊把人帶回房間,關上門就搗鼓她的衣服。

庄珞然條件反射的抓緊了衣襟:「放開我的扣子,我自己來!」

慕晨翊停下手上麻溜的動作,眸中流露出淡淡的不悅。

他什麼要不高興?

庄珞然感到身份被揭穿后,似乎自己就是不是自己的了。

我有一座軍火庫 「裡面不能看。」她皺著小臉,帶著沒商量的口吻說道。

慕晨翊先是一愣,然後眸中的不悅竟散了去:「你剛才沒看我?」

看上去還算正經的人竟然口出歪理,庄珞然眉頭更深:「你本來就可以光膀子,我不能。」

慕晨翊意味深長的「哦」了一聲后,摸向自己扣子,開始……

庄珞然:「你幹什麼?」

慕晨翊:「你說我可以光膀子。」

庄珞然:……

詞窮了,果然是不要臉的人容易佔上風。

庄珞然不再理他,低頭摸著自己髒兮兮的襯衣思考接下來怎麼辦?

慕晨翊只是和她鬧著玩,沒真打算做什麼,見她不說話了,他停下動作,湊近聞了聞:「不去洗澡,打算在這裡站多久?一屋子都是菜湯味。」

庄珞然:「我沒換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