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意外的看了眼自己的弟弟,身爲頭領的蛹化體想了想,自己部落用得上藤甲的似乎也只有自己這個負責巡邏的弟弟,而其他人平時都在山部落靠近中間的位置,連戰鬥都碰不上幾次,顯然並不需要。


而如果作爲平時的衣服,藤甲又偏重了點,而且很硬,穿在身上磕着不舒服。

但自己不需要,不代表其它羣落也不需要。

當初白業給自己這個弟弟編出藤甲之後,穿着藤甲的他在巡邏隊裏可很是被人羨慕了一下,後來雖然有些人也穿上了自己羣落仿造他們的藤甲而編制的藤甲,卻就是沒有白業做的好看實用。

那麼,藤甲帶去交易似乎也很符合標準。

“好吧,你去給白業說說,看看她編了多少,這次我們都帶去。”想到這些,頭領很是滿意地點了點頭。

事實上,現在已經是下午,明天上午就要去參加初祭,各個羣落的頭領們也沒多少時間去思考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集市交易’。

按照一貫對白農的信任,他們無論有無白業這樣的特殊商品【藤甲】,也都按自己的想法帶上了一些東西。

於是,時間就這樣飄到了第二天早上。

當太陽打着哈欠從遠處的山脈羣中升起之時,整個山部落向中心羣落延伸的道路都變得熱鬧起來。 程水這話倒沒錯,程雋手底下的礦脈就在F洲。

做的生意不太正經。

程土比五行其他人要凶,經常遊走於各個團伙間來回倒賣,他這邊經手的,都是巨鱷、恐怖團伙這種挺凶的勢力集團。

程水跟程土走的不是一條路,他主要是跟程火呆在M洲。

但程水對程土日常乾的事情卻是非常清楚。

程水正說著。

他的手機屏幕上,程土的絡腮鬍很出鏡。

「老大。」程土似乎是待在一條挺寬的馬路上,正側身用一口標準的外國本地方言同對面的人說話,見視頻接通了,他收回目光,恭謹的開口。

程水也不跟程土客氣,直接詢問:「查到大小姐的貨沒?」

「不是恐怖團伙,我之前跟他們做過生意,剛剛問了他們,」程土的聲音透過手機傳過來,他那邊有信號干擾器,不是特別清晰,但還是能聽清他說的主要內容,「是雇傭兵團伙,說起來……這群雇傭兵好久沒劫我們的貨了,我正聯繫人找他們談判。」

想了想,程土又嘀咕一聲,「不會真想開烤肉店吧。」

比起混戰的M洲,F洲各勢力還是挺平衡的。

程家這件事在程溫如跟聶家人眼裡算是頂了天了,但在程土他們那裡,就是一個談判的事。

「大小姐在嗎?」程土想了想,詢問。

程水點頭,「在。」

他把鏡頭轉到程溫如那邊。

程土先是跟程溫如打了個招呼,才詢問,「大小姐,你們的貨物特別急嗎?有些程序要走,估計要兩天才能空運到京城。」

空運回來的葯是品走的程序確實不少。

兩天時間,已經算是非常急速的了。

聶家給程溫如保證的時間是七天,對比於七天來說,兩天已經是神速了。

程溫如沒見過幾次程土,只記得他的主要特徵,聽到這一句,愣了下次才有些茫然的道:「當然可以。」

「那我去交接,」程土說了幾句,就掛斷電話了。

會議室內,其他人都沒社么反應。

程溫如去過M洲,也知道M洲的一些勢力,自然知道馬修是誰,對於其他的雇傭兵跟恐怖團伙她不知道,但也能猜出來,能跟馬修相提並論的,肯定不是什麼簡單人物。

至於程饒瀚根本其他股東們出國時間也多,但對F洲那些頂尖的勢力並不清楚。

恐怖團伙是什麼?

雇傭兵他們倒是聽說過,但不了解究竟是個什麼組織,至於馬修他們倒是聽說過,一個他們程家根本就惹不起的巨擘……

程水風輕雲淡吐出來的三個詞,都是他們十分陌生的詞。

「兩天後,帶人去機場接貨物,」程雋沒有看其他人,也不管辦公室內看向他的目光,直接站起來,禮貌的朝所有人頷首,「賬冊我也看完了,你們繼續會議,我還有其他事情,我會讓程水留下來協助你們。」

他說完,就轉身出了會議室的門,並輕輕的帶上了房門。

程雋沒有直接回到了辦公室。

辦公室內,秦苒還在翻看文件。

聽到聲音,她抬了抬頭,看向程雋:「處理完了?」

「嗯,」程雋隨意的點頭,「我們回去吧,你是不是還要跟徐管家商量研究院的事?」

秦苒把手中的賬冊放下,程雋說起這個,她就想起了楊老先生,頓了下,才道:「接管儀式在大後天。」

「我把程土也找回來?」程雋若有所思。

「別,」秦苒按著太陽穴,「可都別回來了。」

人已經夠複雜了。

**

隔壁的會議室內直到那道修長、又不緊不慢的身影消失在門邊,其他人才回過神來。

程溫如看著會議室的人,面容沉冷,「今天的事,誰也不能說出去。」

「你是……」程饒瀚擰眉。

「釣魚。」程溫如側身,氣勢盡顯,「程家內部跟附屬家族,也該清洗清洗了。」

股東看看程饒瀚,又看看程溫如,欲言又止。

腦子似乎有煙花在炸響。

程家二堂主等人去了M洲呆了接近半個月連馬修勢力地邊緣都沒能靠近……

程雋程土他們……

不僅股東,程饒瀚也反應過來,能聽的出來,程雋他們對那群勢力很熟。

聊齋大聖人 萌寶成雙:王牌影后要離婚 「大小姐……三少他……到底是幹什麼的?」好半晌,終於有人問出了口。

程饒瀚沒說話,他表面上沒有什麼表情,但手緊緊握著,內心迫切想要知道這個答案。

程雋做什麼的,程溫如不知道,只知道程雋12歲之後不拿家裡一分錢,錢卻依舊似乎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一般…… 程溫搖頭,她並不清楚,但不影響她的判斷,她

**

京城老牌四大家族,最近多多少少都遇到了問題。

所有人都知道,有一方大勢力要清洗四大家族,以前的秦家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實際上,從今天兩位老爺子相繼離世,京城的人心就開始波動了。

眼下又一個驚炸天的消息傳出來,程家旗下所有醫院,器材跟一批救命藥物被扣押,程家旗下的股票大幅度下跌。

連續兩天跌停,其名下所有股票,一片飄綠。

這個消息一出來,驚爆了整個京城。

誰能想到程家支柱,程老爺子剛死,就出了這檔子的事?

然而除了徐家跟秦家江家陸家背後支持程家,大部分人都是看好戲的狀態……

有風聲傳出來,有人要動四大家族,京城四大家族要改名換姓,一些合資商紛紛拋售股票,誰也不想股票在這個時候變成廢紙。

程家人卻半點也不慌,這讓一些人十分驚訝,尤其是程家二堂主,還飛去了M洲一趟,去做生意,半點兒也沒有程家要不行的態度……

**

京城站隊也越來越明顯。

億萬寵溺:腹黑老公小萌妻 陸家。

因為唐均跟程雋的關係,陸照影這一脈在陸家影響很大。

此時的陸家也在開緊急會議。

程家的消息已經不是秘密了,連內部人都說貨物被扣押,能動得了程家的人,不是陸家這種小家族能惹得起的。

陸家這邊決定明哲保身。

陸照影直接推開門進去,他拉開空著的位子,坐下,一手摸著耳釘,下巴抬起,「作為陸家下一任繼承人,我的立場很簡單,陸家無論什麼時候都會選擇支持程家,誰不願意,可以現在分出陸家一脈。」

「黃口小兒,你要帶著陸家一起沒落嗎?」陸照影這句話一出,就有人站起來,面色很沉。

陸照影腿微微搭著,他看著說話的人,笑容猛然斂起,「三叔,不同意,可以退出。」

會議室陷入沉默。

好半晌,陸三叔站起來,「退出就退出,我看你帶著陸家能走幾年!」

他站起來,摔門離開。

等他走後,陸照影才看了看辦公室內其他人,左邊的耳釘在燈光下反射出冷芒,「還有其他人要退出嗎?」

陸陸續續的,又有幾個人離開。

陸照影從頭到尾,都大馬金刀的坐著,給秦苒發消息,詢問她現在程家有沒有事。

程溫如消息瞞的緊,陸照影並不知道程家的事情。

腹黑總裁:老婆太霸氣 此時的他,不過是明顯的選擇了站隊。

這一幕,江家與其他家族也能同時在發生。

大部分選擇不摻和進去。

**

聶家人等了兩天,都沒有等到程家人來求自己。

原本信誓旦旦的聶家接管人這幾天都有些發慌,尤其是程雋那日的表現,他看向聶總,「聶總,會不會出了問題?我讓人盯了程家人,他們沒有任何異常,今天還要照常開發布會。據程家內部人說,貨物已經到了,程家畢竟是四大家族之一,我們……我們就不要強行讓程三少來給老爺子看病了吧。」

這接管人有些怕了,若是沒有明海,他們連見程溫如一面都難。

眼下程家這態度確實不在他們的意料之內……

聶總拿著茶杯,聞言,搖頭。

他挺自負的笑,「程溫如就是那種性格,不過是佯裝淡定,程家也就一個程溫如能看,其他的都拿不出手。明先生親自吩咐的,還能有假,等著吧,看程家今天如何收場。四大家族,也該換人去做做了。」

貨物到了?做什麼美夢?

說著,聶總按了下遙控器。

電視打開,正是聶總先前調的,程溫如的直播。

視頻上,程溫如沒有半點兒聶總想象的落魄。

反而是精神奕奕。

脊背挺得很直,氣勢極強,雍容大方:「新型藥物已經投放到各省級、市級、縣級的醫院,後續……」

「啪——」

聶總手中的茶杯掉在地板磚上。

嘴邊的笑意瞬間凝固。

「聶……聶總?程家他們……」聶家接管人也感覺到不對勁了,他不由打了個寒戰,看向聶總。

聶總原本信誓旦旦的表情,此時也忍不住。

他臉色瞬間煞白,跌坐在老闆椅上,有些不可置信的,「怎麼會這樣?那……那是明先生跟F洲!」

程家要有這勢力,怎麼會到現在還沒打入M洲?!

聶家接管人心裡早就不安,此時新聞公布了事實。

他拿手抓著頭髮,「聶總,我之前就說過不要逼程家那麼狠,程三少那裡不要逼,他可能不簡單,現在怎麼辦?要如何收場?」

今天這場發布會之後,聶家就要徹底成為京城的飯後談資。

明海後面管聶家還好,要是不管,聶家就沒了存在的必要了……

不僅是聶家,京城其他勢力也出乎意料,卻一點兒又查不出來。

**

別莊。

程溫如開完發布會直接過來。

最近兩天她跟程饒瀚暫時放下了干戈,一同處理程家的事情。

一直疲於奔波的她,此時終於有了喘息的機會。

「苒苒,」程溫如看向秦苒,想起來她聽到的消息,她不由眯眼,放下茶杯,「徐家那邊,是不是接管儀式了?」

秦苒捧著茶杯,點頭,「明天。」 什麼是初祭?

水雲一開始並不知道。

他只不過是跟着頭領姐姐,和羣落了男女老幼共23個人,外帶兩頭駝龍哼哼和哈哈,加上姐姐的寵物毛球米庫一起來中心羣落玩而已。

但是今天,當大家一路上趕着哼哈二獸向中心部落,也就是那個神奇的白農白敏兄妹兩所在部落前進之時,卻第一次發現,原來自己的同類還有那麼多啊。

實際上,他真正看到的,可能也只有幾百人而已。

“吶,姐姐,好多人哦。”

忠實地擔任着自己小管理員的職責,雖然水雲不知道自己多少歲,但她姐姐也纔剛蛹化不久,成爲令人尊敬的蛹化體,那麼他自己應該也不大,所以,賣萌什麼的似乎也毫無問題。

“是了,雖然也知道部落有很多人,但還是頭一次這麼近的注意大家,還要全部落聚會。明明我以前在天上看的時候,看起來並不多啊。”

蛹化體頭領一隻手摸着水雲的腦袋,另一隻手還揉着手中乖巧的米庫,神情卻略顯緊張地說道。

雖然在幾十天前蛹化之後,就從原來的頭領大叔手中接過了頭領一職,但之前一直是普通成員的水簾,並沒有什麼頭領經驗,很多事還是靠着老頭領和自己這個好學的弟弟。

本來這次收割就是第一次,如今又出現一個豐收祭,在女孩特有的好奇心驅動之下,她倒是熱情滿滿,但當越接近中心羣落,看到的人越多之後,她就變得有些拘謹起來。

“部落裏平時才那麼點人,現在卻這麼多,好,好緊張。”

這時,水簾感到翅膀被拉了拉,頓時像是小時候被抓住偷肉吃時一般,神情動作都變得慌張起來:“啊,那,那個,什麼事?”

“姐姐。”水雲無奈的看了看自己這平時威風八面的大姐,現在這種時候居然會走神。

不過身爲弟弟,這時候顯然就是要負起責任來。

於是,他伸手指了指前面:“剛剛一箇中心羣落的大叔說,每個羣落來的人,讓其中三個做飯較好的人帶着食物去那裏排隊;頭領則帶人先去這邊排隊,有人帶我們去交易區,等待下一步安排。”

“哦,那我們走吧。”還有些迷糊的姐姐大致聽完弟弟的講話,就立刻拉着弟弟向交易區隊列走去,無奈之下,水雲對着老頭領笑了笑。

“水易頭領,要不你安排三個人去那邊吧,我和姐姐排隊,剩下的人先在這兒休息,等我和姐姐安排好了就來找你們。”指了指食物隊列,水雲在見到老頭領點頭之時,已經被她迷糊的姐姐拖着站在了一張藤桌面前。

“你好,這位小姐是頭領嗎?請告訴我們你的羣落的名字。”

登記的蛹化體看起來人很好。

半夏 這位迷糊大姐在直接給對方發了張好人卡之後,又愣了起來,似乎對‘小姐’這個稱呼有些不適應。

見此情況,登記員略顯無奈地重複了一遍之後,水簾纔在身後弟弟無奈的表情注視之下,說出了自己羣落的情況。不過,她說的太詳細,以至於連誰夜晚呼嚕聲太大都講的一清二楚。

水雲鬱悶地將視線從偷笑的蛹化體頭領們之中收回,然後重重地扯了扯自己這位大姐的觸手,對方這才停下了無節制的自曝,將無辜的眼神投向了自己能幹的弟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