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想明白了這一切,應龍身上氣息一變,整個人變得猙獰無比,抬手一劍橫掃妖靈脖頸,將妖靈逼退之後,轉而一劍刺在了熬麟的左眼上面,一腳將熬麟踢飛了出去。


這一瞬間的轉變,竟連李浩然都未曾看清楚應龍是如何出的手,他只覺得對方的劍太快了,已經超過了思維,達到了另外的一個層次。

嗡!

「這是你們逼我的!殺了你們,我要用你們的血,獻祭給龍神之爪!」

應龍冷聲說著,抬手拿出了一個覆蓋著金色鱗片的龍爪,他徑直將龍爪放在了自己的手中。

嗡!

話音落下,應龍的手臂上面血管爆裂,從中飛濺出來的血液化成了一道道的血絲,徑直捆住了龍爪。

龍爪震動,沒入了應龍的骨骼之中,讓應龍身上的氣息在這一刻瞬間變得無比強大,竟超越了半神的力量,達到了神人的力量。

且他已經變化為了一條金色的巨龍,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前端龍爪竟是一條散發著神輝的龍爪,龍爪上面似乎隱藏著毀天滅地的力量。

嗡!

忽的,應龍抬爪朝著前方的妖靈抓去,而一直兇猛搏命的熬麟,竟在此刻跪倒在了地上,身上的血液正在快速的流逝,而流逝的方向正是應龍手中的龍神之爪。

應龍竟通過秘術,在消耗熬麟的生命之力,來對抗妖靈。

轟!

兩人的攻擊濺起了一陣陣的風暴,狂暴的力量席捲周圍,將周圍妖靈布置下來的陣法盡數摧毀,僅剩下了一座蘊含著無窮殺機的龍族陣法。

在外面看去,恍若是有一條條的龍影在陣法之中遊動一般,若有人貿然闖入內中,定會受到萬龍攻擊,就算是神人一時半會兒也掙脫不出去。

「該死!怎麼會這樣?」

妖靈被應龍的強大力量碧辟的無法還手,步步退後,身上的神性光輝正在飛速的流逝著,他甚至有一種感覺,自己腰間的神使令牌正在出現一道道的裂紋,似乎將要破碎一般。

只不過,存留於他心中那一道力量,卻仍舊存在。

「該死!難道真的要以死來戰,才能夠殺掉他么?好不甘心啊……」


妖靈心中泛起了一抹不甘,他那冰冷的眼神也越發的明亮,整個人竟不再退後,反倒是幻化出了他的真形。



他竟是一隻金毛巨猿,足有十丈之高,雙臂如同小山一般,抬手一拳重重揮出,竟將應龍的攻擊堪堪擋住。

嘶!

可也在此刻,他的手臂被應龍的龍爪撕裂,大量的鮮血噴濺而出。

「呼!還厲害的應龍,我若不出手,他們都要死!罷了,耗費一些血劍,就耗費一些……」

李浩然長長吐出了一口濁氣,他不忍妖靈和熬麟因他的一道命令而死,身形一動化作了一道水光徑直從魔血之中飛躍而出。

「滅世!」

剛剛從魔血水遁而出的李浩然,直接施展出了他的本命法相,整個人變成了三丈高的巨人,一步踏出,手中一柄虛幻之劍隱隱閃現,緊接著一道道的刀光從四面八方浮現,將整個陣法圍繞的地方佔據,盡數朝著應龍的身上斬去。

砰!砰!砰!

刀光飛逝,斬在應龍的身上,卻被應龍身上那沾染了神性光輝的鱗片擋住。不過,滅世神通縱然沒有傷到應龍,可狂猛的攻擊,繚亂的刀光,仍舊是將應龍逼開了一定的距離。


嗡!

也在這個時候,李浩然一把抓住了熬麟,抬手一揮,手中一道浩然正氣沖入了熬麟的體內,將熬麟的靈魂直接拘攝而出,扔到了他體內的九重天世界之中孕養。

沒辦法,熬麟的肉身已經破爛的不成樣子,根本無法在修復,只能夠救下靈魂,先讓熬麟存活下來再說,畢竟他還有血肉重生的方法,到時候還能夠幫助熬麟在塑造一具身體。

片刻之後,刀光消失,妖靈退到了李浩然的身後,也變化為了三丈巨猿的樣子,眼中帶著一抹狂暴的盯著李浩然,許久才將那巨大的腦袋慢慢地下。

應龍眼中帶著一抹殺意的看著李浩然,瞬間明白了這一切是怎麼回事,當下沉聲喝到:「我本以為我是這天最聰明的人,沒想到你李浩然竟然如此高明!我很好奇,你是如何控制他們兩個人的,要知道龍族和妖族可不是那麼容易被人控制的!」

「應龍,要不你也來試試,我保准你會和他們成為兄弟的,甚至你們還有可能穿一條開襠褲也說不定!」

李浩然淡淡的笑著,手中正氣刀復又出現,雖然刀還未徹底修復,可正氣刀的力量比先前更為強大了,已經達到了半神器的力量。

針鋒相對的話語落下,場面陷入了一片安靜。許久應龍的身軀一動,竟直接從龍軀化成了人來,他手中的龍神之爪微微一動,竟然慢慢延伸,化作了一柄龍劍。

「我承認你很強大,在咱們這十個人中,我唯一最想對決的就是你了!現在讓我們來一場真正的廝殺吧!」

應龍眼中泛著一抹興奮的說著,他早就關注到了李浩然,甚至將李浩然當成了他最後的對手,若非是這一次被李浩然暗害,否則他也不會這麼早的和李浩然對決。

李浩然聞言哈哈一笑,他傲氣的看著應龍問道:「之前許多龍族天才都來找我對決,你為何不敢和我一戰?」

「那個時候的你,還沒有資格讓我出劍!不過,現在你的力量又變強了,足夠讓我出劍!」

應龍毫不示弱的說著,身上的劍意越發濃烈,竟在他身體周圍捲起了一團劍影,劍影如同旋風一般,正在護持在應龍身體的周圍。

嗡!

李浩然一甩手中的正氣刀,淡淡的看著前方,身上的氣勢已經積聚到了最高,他看著應龍說道:「我這一招非同尋常,就算是比我強大的人也不能夠破開,希望你小心一些!」

「我這滅神一劍,可是斬殺過龍族古國的一尊神人,你可不要被我一劍殺了才是!」

應龍同樣還口說著,他手中的劍上竟浮現了一團虛空之力。

「虛空法則!好,好,好!」

李浩然見此哈哈一笑,眼中的寒光更為猛烈,抬手一刀驟然斬出:「醉生夢死!」

「龍影滅神劍!」

應龍也在此刻,抬手出劍,爆喝而出。

彩色的光芒絢麗綻放,一瞬間穿透了應龍施展出來的那必殺一劍,這讓應龍微微愕然,眼神威震,正抬手準備出第二劍的時候,彩色光芒沒入了他的眼中。

也在此刻,龍影滅神劍帶著一股滔天巨浪之威,直撲李浩然的面門,竟讓李浩然沒有絲毫的防禦之力,在這一瞬間將李浩然的身體一下子拍碎開來。

「好強大的神通……」

李浩然的念頭響起,身體也跟著碎裂開來。

同時間,應龍眼中光芒閃爍,似乎有回憶之光,就在這回憶之光漸濃的時候,一道刀光悄然而至,直襲應龍的腦袋。

噗!

下一息,正待刀光斬中應龍的時候,應龍手中的龍劍猛然一震,泛起了一團強大的光芒,將這即將斬下的刀光徑直破碎。 第七百四十三章四大聖獸

「好險!這是什麼神通力量,怎麼可能讓人陷入回憶,仿若重生往昔數月一般!……」

應龍身體一顫,一口逆血滴滴湧出,他震驚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低頭看了眼自己手中拿著的龍神之爪,心中泛起了一抹濃烈的悸動:「幸會有龍神之爪的保護,要不然這一次我必死無疑!」

說話之間,他也不去看正愣在原地的妖靈,徑直朝著前方的碎肉中走去。

當他來到地上碎肉前的時候,眼中的冷意變作了一抹興奮:「李浩然你也算是傲視天下的絕代強者,可惜你終究敵不過我的虛空之劍的厲害,尤其是此劍還動用了龍神之爪的力量,你若不死,那才怪呢!」

言罷,應龍將手中的龍神之爪收掉,抬眼看著正警覺看著自己的妖靈,冷聲說道:「妖靈,我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現在臣服於我,獻上你的靈魂!」

「放屁!」

妖靈雖看到李浩然被轟成了碎渣,可他卻知道李浩然並未消失,反倒是比之前更為強大,似乎正在進行著什麼蛻變一般。

嗡!

話音落下,應龍抬手一指,一道劍光徑直落在了妖靈的肩膀上,他淡淡的笑著說道:「我知道你是神使,被這方天域之門選中的幸運兒,在這裡誰都不可以殺死你!不過,我卻有辦法,在不殺死你的情況下,讓你承受世間諸多的痛苦,讓你永生沉淪!當然,這也要看你自己的選擇!」

噗!

可就在應龍的話還未落下的時候,一柄血色的劍光衝破虛空,直接刺入了應龍的心臟。

神性的光輝瞬間綻放出來,將應龍的生機破滅。應龍不可置信的低頭看著胸口的消失的劍光,感受著體內正在瘋狂肆虐的異種神性力量,抬頭看著正一臉邪惡笑容的妖靈,愣愣的說道:「這怎麼可能……」

砰!

說完之後,應龍直接倒地身亡,整個人一下子化成了一具乾屍,湧入他體內的血劍中的神性也淡淡的消失一空,化作了空氣。

「主人!」

妖靈看著顯現出一道血色身影的李浩然,帶著一抹敬意的拱手說道。

李浩然淡淡點頭,看著妖靈說道:「這裡太過危險,你也到我的九重天界來吧!」

嗡!

話音落下,血色神光一動,將妖靈裹住,直接送入了九重天界之中。

也在此刻,李浩然碎裂的血肉正在和地上的魔血做著強烈的掙扎。方才那一劍破了李浩然的肉身,可就在李浩然滴血重生的時候,地面上的魔血忽然發動了攻擊,欲要搶奪李浩然的血液。

而李浩然修鍊的萬寶凝聖天訣更是散發出了一股濃郁的吸引力,欲要將這些魔血吸入李浩然的血肉之中,這讓李浩然一時間無法掙脫,只得分出一律神識,施展出血魂來,從背後悄然偷襲應龍,將妖靈救下。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地面上的血液漸漸消失,那覆蓋地面的魔血上面散發出了點點光芒,接著密密麻麻的魔血聚合在了一起,化生成為了一具肉身。

李浩然滴血重生成功,只不過這一次他的身上卻散發著一股不弱於任何神人的神威,他的肉身力量和防禦也已經遠超普通的神人。

吸收了魔血精華的李浩然,藉助滴血重生帶來的力量,徹底的逆轉了自身的血脈骨骼,讓他的神體達到了巔峰,遠超一般的神人,現在的他也擁有了可以屠神的力量。

當然這種力量並不是他現在能夠控制的,他現在也只能夠控制自身力量的五分之一,若是強行施展出超過這一界限的力量,他的靈魂就會受到傷害。

這也是天地規則的限制,非神不能夠擁有神的力量,卻可以擁有神的防禦之力。

「呼!這一戰讓我徹底蛻變,只等力量足夠強大的時候,就可以一躍成神!倘若說之前我有七成的機會成神,那麼此刻的我,至少擁有十成的把握!」

李浩然自信的站在這裡,眼中滿是自行的神光,正待他欲要離開的時候,卻忽然發現天空中有兩道神性光輝正飛馳而來,這讓他心頭一動,立馬遁入了體內的九重天世界之中。

待李浩然離去之後,這片土地周圍的龍族陣法寸寸斷裂,玉麒麟和竹青雙雙走來,兩人身上氣息大不如從前,衣衫也略有破爛,可他們的眼神卻泛著一抹灼灼之光。

似乎這一戰,讓他們兩人都受益匪淺。

「這裡進行過一場大戰!」

竹青看著周圍的痕迹,走到了應龍的屍身前,眼神裡面泛著一抹凝重的說道。

他已經感受不到竹家眾人的氣息,也沒有了竹山的氣息,心中一片黯然,他猜的竹山他們或許已經遭受到了不測。

玉麒麟面色凝重,扭頭看了眼周圍的方向,接著說道:「是龍族的強者在這裡戰鬥,至少是神人境界的龍族!不過,神使沒有事情……這個人是神使身邊的人,他難道是龍族……對了,前段時間傳出,龍族中出了兩個叛徒,莫非這兩人是龍族的那兩人……如此說的話,神使危在旦夕,我要去救他!竹青前輩,十年後咱們再戰一場,我要去救人,就不陪你了!」

言罷,玉麒麟一躍飛上了天空,身上光影閃爍,徑直化作了四道光芒,朝著四個方向飛馳而去。

竹青見玉麒麟離去,臉色更為陰沉,抬手一揮一枚玉簡拿在了手中,緊接著一副畫面映入了他的腦海之中。

這畫面正是竹家的武者在死亡前發回來的畫面,這畫面正是妖靈下令玄黃衛斬殺竹家之人的影響。

看到這些畫面,竹青猛然一震,忽的痛聲喊道:「好一個狡詐的玉麒麟,竟故意引我離去,來斬殺我竹家的後人,看我如何對付你!」


說著,竹青一動,徑直飛躍上了上方的溝壑,在來到溝壑最狹窄的地方之時,手中兩團耀眼的光輝閃動,身上神性之力蓬勃爆發出來,引動了周圍的天地規則之力,他竟要將這一處通往地下的通道徹底封閉。

「竹青,你真的要消耗千年神力,來為了那些死去的族人報仇么?」

這個時候,一道身影一躍而出,他平淡的看著竹青,眼中帶著一抹高高在上的神光,話語中也帶著一股威嚴。

「丁三雨?」

竹青抬頭一看,發現這人十分熟悉,竟是荀皇的弟子丁三雨,當下眉頭皺起,沉聲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