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想到這,他頓時來了信心。


“無知!”

秦羿搖頭冷笑,懶的搭理這白癡。

就憑朱子南這點本事,只怕難以活着走出西州。 一會兒的功夫,王金山親自端來了砂鍋悶熟的神仙肉。

“肉是上等的鹿肉,以獨特的湯汁、恰到好處火候精製而成,飄香十里,神仙聞了也得動凡心,邁不動步子。”

邪皇寵妻:降魔小妖后 “一月只可出一份,可謂江南極品。秦先生,您請品嚐。”

王金山親自揭開砂鍋蓋,在一旁得意洋洋的介紹道。

但見一盤色香味俱全的鹿肉豁然而現,只聞香氣,已是口舌生津,食慾大動。

“小梔,你嚐嚐,是不是熟悉的味道。”

秦羿欣然道。

林夢梔這隻小饞貓早已按耐不住,嚐了一筷子後,靈動的大眼睛圓睜,臉上的笑意頓時僵滯,彷彿被使了定身術一般。

“林小姐,如何?”

王金山抻着頭問道。

他哪裏看不出來,秦侯對這個女孩極爲看重。

這可是個真正的姑奶奶啊,她的一句話可以決定百味居的前程。

“太,太好吃了!”

“是熟悉的味道。”

“肉酥而不膩,香氣入喉,三魂七魄也要化了。”

林夢梔俏皮的舔了舔舌頭,回味無窮道。

“大家別愣着,一塊兒吃吧。”

朱子南等人這會兒聞着香味,一個個也是心魂都酥了,美食當前,趕緊筷子齊動,大快朵頤了起來。

……

就在衆人享受神仙肉的同時,百味居豪華包間,一個打着耳釘,面目陰鷙的長髮青年,此刻正衝着廚子發飆。

“範老二,老子讓你做的神仙肉呢?”

青年大怒,照着被打手左右扣着廚子,擡手就是一巴掌。

“鍾少,神仙肉被王經理調給了33號包間的客人。你也知道,咱們百味居,一個月才能出一份神仙肉,所以……”

範老二捂着臉,滿臉惶恐不安道。

鍾少名叫鍾天琪,是西州市本地有名的大家族鍾家大少。

鍾家在西州政商兩界吃的很深,尤其是與地下勢力走的極近。

尤其是鍾天琪的姐姐鍾媚,這女人曾是西州昔日龍頭王楚人的情婦,是當地有名的大姐大。

王楚人被秦羿殺了後,鍾家招攬了王家舊部,搶奪礦山,縱霸地下,儼然成爲了本地第一大幫派。

秦羿一統江南,唐天賜派心腹大將吳旭輝大舉進軍西州。

鍾媚懼於秦幫威名,主動投靠,並助吳旭輝在短時間內迅速一掃西州地下雜亂勢力,完成了大統之業。

而鍾媚本人憑藉着智慧與美色,爲吳旭輝所喜,如今再次成爲了秦幫西州堂口的大姐大。

鍾家如今勢力膨脹到了極點,在西州幾乎是無人可擋。

百味居每個月祕製的神仙肉,自然也就成爲了霸道的鐘家“特貢!”

不曾想,今日竟然有人敢捷足先登,虎口奪食,這還了得?

“他孃的,走,去看看,是誰這麼不開眼,敢搶老子的肉?”

鍾天琪頓時大怒,手一揮,領着七八個手下往33號包間走了去。

林夢梔等人正吃的香,鍾天琪一腳踢開門闖了進來。

“喲,是鍾少,你怎麼來了?”

王金山心中暗叫不妙,臉上擠出一絲笑容,迎了過去。

逃跑計劃,總裁夫人帶球跑 “草!”

鍾天琪擡腿一腳踢翻了王金山。

“學會跟老子玩心眼了是吧,瞎眼的狗玩意,哪個給你的膽,把神仙肉調這來的?”

鍾天琪指着王金山的鼻子喝問道。

王金山悶哼了一聲,從地上爬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這要是往日,他絕對不敢得罪這位西州第一少。

但現在有身懷龍帖的秦先生在,不管秦羿是否是秦侯,只要有這張帖子,那就是天王老子。

“鍾少,今兒這肉還真就不是你能吃的,我勸你一句,趕緊滾。”

王金山一改往日的敬意,傲然冷斥。

“喲呵,膽變肥了,居然敢跟本少叫板。”

“別忘了,你不過是我姐夫手下的一條狗,惹毛了,老子分分鐘廢掉你。”

鍾天琪仰着頭,一臉神氣道。

“口氣挺狂,你姐夫是誰?”

秦羿放下茶杯,眉頭一沉,站起了身來。

他這次來西州,還有一個目的就是視察吳旭輝在西州的真實狀況,沒想到秦幫管轄之地,還有如此狂妄之人。

“你小子誰啊,敢這麼跟老子說話。”

鍾天琪傲慢的掃了秦羿一眼,見他平凡無奇,自然不會放在眼裏。

“我是你惹不起的人!”

秦羿冷冷道。

“笑了,我惹不起你?”

鍾天琪鼻孔朝天,不爽道。

“鍾少,你別作死。”

“這位是秦……”

王金山剛要介紹。

鍾天琪粗暴的打斷了他:“老子管他是誰,在西州,一切由老子說了算。”

“秦先生,我……”

王金山無奈的聳了聳肩,遇到這麼個作死貨,他也不知道怎麼辦了。

半隨流水半隨君 “無妨,讓他作,我倒要看看,他的靠山有多硬。”

秦羿冷笑道。

“喲,幾位美女,面生的很啊!”

鍾天琪本想發飆,目光驟然落在了林夢梔等人的臉上。

他哪裏見過雲海來的都市麗人,登時色心大動,迷得是神魂顛倒。

“王金山,你小子可以啊,拿老子的肉討好美女來了。”

“呵呵,既然你們搶我的肉,那就得付出代價。”

他頓時眼珠子一轉,浪笑了起來。

“什麼代價?說出來讓我聽聽。”

朱子南意識到出風頭的機會來了,一擦嘴,叼着牙籤走了過來。

整整一天,他都被秦羿壓制,心頭甭提多窩火了。

沒想到冒出這麼個不開眼的二世祖,正好拿他開刀,消消火,揚揚威。

讓小梔也知道,他朱子南還真就不是秦羿能比的。

“男的每人留下十萬塊,三位美女嘛,陪本少睡一覺,伺候舒服了,這事也就了了。”

三人中,蕭飛豔身材最爲火辣、性感,鍾天琪那雙賊眼,放肆的在她身上游走着。

蕭飛豔遇到這種狠茬,哪裏還敢出聲,嚇的趕緊躲到了朱子南身後。

“這肉又不是你家的,我們吃肉,幹你什麼事,你這人還講不講道理了?”

林夢梔眉頭一蹙,不悅問道。

“小妹,你跟哥哥談道理?在西州老子就是道理!”

“老子話撂這了,不賠錢,不陪睡,今兒誰也別想邁出大門一步。”

鍾天琪咬着香菸,兩眼一瞪,放出了狠話。

一旁的打手拔出匕首、撈起棍棒,殺氣騰騰的逼了過來。 “朱哥,這,這可咋辦?”

魏平有些慫了,顫聲問道。

“怕啥!有本少在,他們玩不出什麼花樣。”

朱子南擼起袖子,亮出拳頭,森然冷笑道。

魏平一拍額頭,頓時會意了過來:“哎呀,我倒是忘了,朱少你可是散打高手,還精修過國術,這些小混混算個雞毛啊。”

“那是,那是!就這幾個渣比,本少還真沒把他們放在眼裏。”

朱子南傲然笑道。

“給老子廢了他,尤其是這小子。”

鍾天琪見朱子南又高又帥,遠非他這土鱉可比,更是妒火中燒,當即下了死令。

“嘿嘿,憑你們也敢跟老子叫板,正好拿你鬆鬆筋骨。”

朱子南立功心切,暴喝一聲,如旋風一般捲了過去。

他的拳腳可不是吃素的,雖然無法跟武道高手相比,但拳頭也有兩三百斤的氣力。

但見他拳腳相加,鍾天琪手下的打手哪裏招架得住。

沒一會兒的功夫,全都給打趴下了,倒在地上慘叫不已。

鍾天琪見他這般神勇,頓時傻眼了。

這傢伙不僅僅是長的帥,這拳頭也是牛逼的不行啊。

“媽的!”

“到底誰纔是王法,你他媽服不服?”

朱子南冷然問道。

“小子,你別拽,我姐夫可是……”

鍾天琪話還沒說完,朱子南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臉上。

“你姐夫在我眼裏就是個鳥,你服不服!”

朱子南森然問道。

“你敢打我,你,你會付出代價的。”

鍾天琪怒道。

“媽的,看來你不服啊。”

朱子南揪住鍾天琪的頂瓜皮,照着他的肚子嗖嗖就是幾記老拳,打的鐘天琪成了軟腳蝦。

王金山原本想出來勸說幾句,不過見秦羿沒表態,索性懶的開這口了。

鍾家人向來飛揚跋扈,能有人出來教訓這小子一頓,倒也是一場好戲。

“他孃的,別打了,老子服,服了。”

鍾天琪跪在地上舉手求饒。

“自叫三聲王八,我就饒過你。”

朱子南有意藉着這機會向秦羿示威,狠狠的威脅道。

農女有田有點閑 鍾天琪是出了名的欺軟怕硬,見朱子南拳拳到肉,壓根兒把他當個屁。

好漢不吃眼前虧,趕緊老老實實的叫了三聲,老子是王八。

“媽的,就你這龜孫,還敢自稱是王法,還想要老子的錢,睡我的女人,滾你媽犢子!”

朱子南又在鍾天琪的頭上猛錘了幾拳,這才解恨。

“大哥,我,我錯了。”

“請問大哥是何方神聖,混哪座山頭啊。”

鍾天琪抱着頭,眼中狠芒一閃,大叫道。

“呵呵,還想找老子的茬是吧。”

“老子還真就不怵,聽好了,我是雲海朱氏集團的少董事朱子南,就在江南水榭下榻,你要不服,歡迎隨時來搞。”

朱子南拍了拍鍾天琪的臉,森然冷笑道。

“好,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姓朱的,這樑子咱們是結定了,晚上有你好瞧。”

“走!”

鍾天琪抱着頭站了起來,放出一句狠話,帶着手下灰溜溜的跑了。

“朱哥威武!”

魏平與周小傑等人圍了過來,像英雄一樣舉杯相賀。

“子南真厲害,不像某些人,就會耍嘴皮子功夫。關鍵時候,連個屁都不敢放。”

蕭飛豔摟着朱子南的胳膊,美滋滋道。

“朱少要錢有錢,還這麼能打,我要是個女人,只怕也會被他迷得死去活來嘍。”

魏平等人趕緊拍起了馬屁。

“男人嘛,關鍵時候還得靠拳頭說話,憑關係走後門討巧算什麼本事,擁有真正的實力纔是王道。”

“小梔,你說對嗎?”

朱子南總算是揚眉吐氣了,衝林夢梔酷酷一笑,傲氣非凡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