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想到此,陸瀚的心裏無比沉重,本以爲只是個結丹期的妖怪,有唐小白等人相助,還是可以輕鬆解決的,沒想到是自己低估了對手,這一次,或許會讓唐小白兩人跟着白白送命了。


不怪陸瀚有此想法,現在畢竟不是以前,只要有源源不斷的靈氣來源,就有可能越級殺敵,而別說越級了,每一次出手,修爲就弱一點,怎麼和比自己更強大的妖怪對抗。

他不由轉頭看了一眼唐小白和凌正風,除妖的提議,是他說出來的,現在卻要讓他們就此送命,可謂是他一手造成,想了想,陸瀚打算拼着煙消雲散,也要讓唐小白兩人逃出去。

就在他有所行動的時候,突然前方一大羣蝙蝠,蜂擁而出,從他們頭頂唧唧喳喳飛了過去,唐小白拍了拍身上塵土,靠了一聲:“怎麼這麼多蝙蝠,它們好像在逃命!”

“糟了!”陸瀚大吃一驚,轉頭看去,一大團黑色陰影,直逼而來,瞬間包裹陸瀚,將其拽上空中,逐漸被陰影吞沒。


“陸大哥!”唐小白眼睛睜大,不敢相信,陸瀚竟然毫無還手之力,就被妖物打敗!

“風捲殘雲!”凌正風畢竟也是身經百戰,雖然差距極大,但也奮力反抗,雙手出現狂風肆虐,將陰影吹散。

唐小白反應過來,立刻掏出符籙,直接扔出數十張,口中大喝,符紙飛向陰影,頃刻間爆炸,將整個山洞震的搖搖欲墜,唐小白一把抓住凌正風,飛速向山洞外掠去,數十張風雷,可不是鬧着玩,這個山洞根本 撐不住,不趁機跑出去,可就要深埋石底了。

在唐小白剛飛出山洞,頃刻之間,整個山洞轟隆一聲化爲廢墟,成爲一座碎石山。

塵煙滾滾,方圓百里都能聽到這聲巨響,在旅館中的西門蘭感覺大地一陣晃動,心裏一慌,飛身朝深山躍去,清風鎮的人們全被驚動,吵嚷聲一片,紛紛燈光四起,走出家門,議論不已,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凌正風從地上爬起,震驚的看着一座小山,就此消失,不敢置信這一幕的發生。

“陸瀚還在裏面啊!”凌正風焦急的看着唐小白,三人一起來的,什麼也沒做,就這麼眼睜睜看着陸瀚死於非命!

“別緊張,他不會有事的。”唐小白的心裏也很焦急,雖然這種威力傷不了陸瀚,但是那個陰影纔是最危險的,也不知道陸瀚怎麼樣了。

這時,山石突然炸裂,那一團黑影,升騰而起,形成一個人的模樣,站在唐小白兩人面前,唯獨不見陸瀚的身影。

這名男子長相奇醜,臉上一塊塊都是坑,左臉上還有一大塊黑斑,更讓得他的顏值,大打折扣,他還滿面微笑,真讓人作嘔。

“你把陸瀚怎麼樣了!”唐小白沉聲喝道,沒有見到陸瀚,讓他心裏不安,他無論如何也無法想到,陸瀚會死在這種妖物手裏。

“你說的是那個結丹期修士,哼哼,他已經被我吃了。”這小丑笑眯眯,露出讓人想要湊死他的大板牙。

“不可能,你這個醜八怪,到底是何方妖孽!”凌正風怒喝道,他可是見過陸瀚收伏青鬼的本事,怎麼可能輕易的死去。

“哼,我最恨別人說我醜了,你死定了!”醜妖聞言大怒,千百年來,他已經被無數人和妖嘲笑,可謂受盡侮辱,但是所有嘲笑他的人或妖,全被他殺死,無一人生還。

時隔百年,竟又有人說他醜,真是叔可忍,嬸嬸不能忍,醜妖立刻化作本體,是一個巨大的癩蛤蟆。


一個眼珠子就有一人大小,微微一動,就可造成地震,長長的舌頭一伸一卷,帶起陣陣惡臭,可謂殺人於無形。

“原來是一隻癩蛤蟆,接招!”唐小白飛身而起,手指連點,無數火球飛出,擊在癩蛤蟆身上,卻只是冒 了點輕煙,連他的皮毛都沒傷到。

……

(求收藏,夥計們!) “風捲殘雲!”凌正風也不能幹看着,儘自己的努力,在旁幫着唐小白,但也只是微不足道的攻擊,癩蛤蟆吐了吐舌頭,發出嘲笑的聲音。

“一幫蠢材,你們是在給本大爺撓癢癢嗎!”

這是第二次被人說愚蠢,唐小白不由大爲惱怒,這時突然聖極傲世訣的祕法在唐小白識海中,射出萬丈光芒,印出數排古字,不禁讓唐小白微微一愣,這是?

“擎天指!”聖極傲世訣第一重,對應的仙法,一指之力,可擊破蒼穹,穿透萬物!

將仙法內容記住,唐小白冷冷一笑,以前只能依靠符紙作戰,現在也終於有了可用的招式了。

“醜蛤蟆,準備受死吧!”唐小白信心來了,擋也擋不住,雙指點出,一道奇光乍現,瞬間洞穿癩蛤蟆的身體,讓他發出一聲慘叫,恢復人身,捂着血流如泉涌的腹部,在地上痛苦掙扎。

“這擎天指果然牛逼!”唐小白喜不自勝,沒想到聖極傲世訣還有這招,自己還真是蠢到家了。

聖極傲世訣共分九重,每一重都有相應的招數,一重比一重強,威力成幾何倍數的增加,奈何唐小白只領悟了第一重,在韓遙傳授給唐小白聖極傲世訣的時候,就已看出其資質低下,很難有所成就,之所以教給他,也只是爲了讓他自保,誰承想此時的都市竟這般危險。

癩蛤蟆將血止住,痛恨的看着唐小白,大吼一聲:“可惡,你竟敢傷我,本大爺不過是迷惑一些人,幫我收集怨念,使得自己的容貌變得完美,你們爲何這般阻攔與我,你們全都得死!”

癩蛤蟆狂嘯一聲,再度化作本體,長舌一捲,飛向唐小白,凌正風立刻制起狂風,阻撓癩蛤蟆,反而被其一舌擊飛。

唐小白閃身出現在癩蛤蟆身上,想要站穩,但是其身上滑不溜秋,又沒有可扶之物,直接被癩蛤蟆給甩了 出去。

“咕咕!”

癩蛤蟆身體飛起,重重的落在地上,使得整個地面龜裂,山石碎屑懸浮空中,也讓唐小白和凌正風兩人震了起來,長舌再次一卷,將唐小白直接捲入腹中。

“嗝!”滿足的打了個飽嗝,癩蛤蟆搖身一變,化作人身,冷笑一聲:“區區小輩,還敢跟本大爺鬥,真是找死。 ”

這時候西門蘭也趕了過來,並親眼目睹唐小白被癩蛤蟆吞掉,當場就驚呆了,又看到癩蛤蟆變成了人的樣子,更是白眼一翻,直接暈了過去。

凌正風掙扎着想要起身,可是身體疼痛,已經受了重傷,無能爲力,只能看着猖狂大笑中的蛤蟆妖。

在蛤蟆內部,唐小白昏昏沉沉一路下滑,來到一個軟膩膩,黏不拉幾,惡臭味嗆鼻的地方,唐小白一時沒忍住,張口吐了起來,那吐的是一個稀里嘩啦。

吐完之後,唐小白趕緊挪離這個地方,換一個位置,然而輕輕一碰,感覺有什麼東西擋住了自己的去路,轉頭看去,卻正是陸瀚。

唐小白手指躥起火苗,打起光亮,扶住陸瀚叫道:“陸大哥,你醒醒!”


良久,陸瀚幽幽醒轉,見到唐小白,還很是迷茫,說道:“小白,你怎麼在這兒?”

“你忘了,我們都被那個蛤蟆妖怪給吃了,現在要想辦法怎麼出去。”唐小白拍了拍陸瀚的腦袋,讓他清醒清醒,說道。

陸瀚這時終於想了起來,連忙起身,卻也被這股惡臭味給差點再薰暈過去,怒喝道:“這尼瑪不會是那妖怪的胃裏吧!”

“我想是的。”唐小白肯定的點點頭。

陸瀚看着一處污穢之地,更加憤怒的吼道:“這尼瑪是吃的什麼鬼東西,那麼噁心!”

唐小白瞅了一眼,緩緩說道:“不好意思,那是我剛剛吐的。”

陸瀚一陣無言,良久才說道:“你也夠噁心的。”

“哎呀,別說這些了,我們必須趕快出去,凌正風還在外面,他很危險!”唐小白臉紅了一下,大吼道。

“呃,怎麼出去呢?”陸瀚眯了眯眼睛,說道。

“我有辦法,讓我來用擎天指,給他破個洞!”唐小白說着雙指豎起,一道奇光再現,一聲爆響,本來昏暗的場景,瞬間攝入了些許星光。

而本來正要逼近凌正風的癩蛤蟆,突然慘叫一聲,身上光芒萬丈,肚子瞬間爆炸,唐小白和陸瀚一身黏淅淅的摔了出來。

再看癩蛤蟆整個身體已經分了家,雙腿還留在原地,上身已經被炸飛出去,並且滿臉痛苦,慘嚎聲不斷。

唐小白噁心的看着自己一身胃液,簡直要暈了,好在還知道蛤蟆妖的厲害,連忙叫起陸瀚,喊道:“陸大哥, 快上法寶,先將這醜妖制伏!”

“那啥,你等會兒,先讓我清理清理面部。”陸瀚蹲在一旁,手掌一翻,出現一個水瓶,開始仔細的洗臉 。

“我靠!你搞什麼鬼!”唐小白震驚了,沒想到陸瀚還如此愛美,真是夠了。

“好了,好了,不要着急,看我收妖袋!”陸瀚豁然起身,掏出一個小布袋,對準癩蛤蟆,念動咒語,就要將其收伏。

然而這時癩蛤蟆已經緩過勁兒來,饒是沒有了雙腿,仍然不可小覷,半個身體懸浮在空中,血紅的腸子露在外面,臉色鐵青,本來就醜,這下子臉部扭曲,就更醜了。

“你們這些卑鄙小人,我要將你們碎屍萬段!”

蛤蟆妖怒吼一聲,身上流光異彩,氣勢直衝天際!

“元嬰期!!!”陸瀚震驚的喊出一聲,開始就覺得蛤蟆妖至少是結丹期以上,沒想到真是元嬰期的強者!

唐小白也是萬分凝重,只是結丹期的黃儉就差點讓自己丟了命,現在竟然出來個元嬰期的妖物,雖然已是殘廢,但同樣不好對付啊。

兩人對視一眼,都是表情沉重,這一次真的要有一場大戰了,唐小白真正意義上的戰鬥!

……

Ps:幾個小笑話

某村婦月經不調去就醫,大夫問;日期咋樣?婦;日起來還是蠻舒服的。大夫怒曰;我是問日期準不準?婦;準得很,每次一下子就戳進去了咧!

老公:老婆對不起,新買的自行車被我撞散架了。

老婆:老公沒事的,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老公:(開心)老婆真好!

老婆:安不好我弄死你!

老公:……

老公:老婆,你會唱吉祥三寶嗎?

老婆:會啊

老公:一起唱好不好?

老婆:好的

老公:你先開個頭

老婆:爸爸……

老公:哎!

笑了嗎?求個收藏,求個免費的鮮花,當作服務費吧! “一羣螻蟻,你們將承受我的怒火!”癩蛤蟆以身殘的軀體,竟還打算一舉擊殺唐小白兩人,其實他的心裏明白,現在的自己空有元嬰期修爲,根本無法真正發揮,甚至再不治療,就要失血過多而死去。

他之所以還口出狂言,只是爲了震懾唐小白兩人,好讓他有機會逃離,這一次真是大意了,實在了是小看了這幾人,本來覺得自己千年的修爲,對付他們實在是小菜一碟,沒想到陰溝裏翻船,身體竟被損壞。

唐小白和陸瀚確實被鎮住了,畢竟元嬰期可不是鬧着玩的,別說現今,就連唐朝之後,元嬰期也是頂尖的大能者,無不是貴爲一宗掌門,或是長老之級。

以陸瀚結丹期的修爲都是如此,更何況是隻有築基期的唐小白了,一時之間兩人也不敢輕舉妄動,唯恐蛤蟆妖放出大招,就算是身殘的元嬰修士,力量仍然不可估量。

而就在兩人躊躇不定的時候,癩蛤蟆一聲大吼,金光萬丈,讓唐小白兩人雙眼一陣刺痛,連忙放出靈力抵禦,金光大概二十秒的時間,等兩人睜開眼睛,面前已經沒有癩蛤蟆的蹤影。

這時遠遠的空中,傳出一聲沉音:“本大爺會回來報仇的,你們好自爲之!”

陸瀚惱怒的叱了一聲,早知道如此,就應該先下手爲強,現在給了他治療的時間,下次再想打敗他,就沒這麼容易了。

“先別管這些了,我們先把凌正風帶回旅館吧。”唐小白也是無奈,不過事已至此,懊惱也沒用,還是先把傷員安頓好,再想之後怎麼辦吧。

在他們要走的時候,無意看見了昏迷過去的西門蘭,雖然疑惑她爲什麼也在這兒,但唐小白還是將她背了回去。

陸瀚幫着凌正風治療,唐小白把西門蘭送回房間後,也是沒有睡意,就在小鎮上閒逛了起來,這個小鎮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至少唐小白走了半天也沒有走到頭。

深邃的夜晚,被爆炸聲吵醒的人們已經再次睡去,滿夜星空,普照大地,一輪彎月懸掛在天空,爲迷途之人指引着方向。

唐小白不明白這個世界怎麼了,本不該出現的,全都出現了,他現在非常想念韓遙,如果老師在這兒,這 一切都不是問題,因爲他是神,掌管一切的神。

雖然唐小白這樣想,但是韓遙的苦衷又有誰會知道,此時的他還在封天圖中,不知道六界已經陷入混亂之始,更不知道他一時興趣,收的小徒弟,此時的難處。

唐小白將韓遙視爲救世主,卻不知道,現今這一切,全都是他造成的,就連目前時期的韓遙也不明白,整個六界的毀滅,是他一手造成。

話說在唐小白仰望星空之時,穿越時間界限,穿過仙凡阻隔,直達九重天外天的一個地方,一個俊美邪意的男子,正站在一個空白的世界中,低頭俯視着下界。

他面無表情,卻又透着暖意,而在其中還夾雜着些許冷酷,他有一雙美麗的眼睛,睫毛很長,只看眼睛的話,很難分辨他是男是女,他的嘴角突然微微上揚,發出一聲充滿磁性的呢喃。

同時在他的體內識府中,一個渾身**的男子,蜷縮成一團,靜靜的懸浮着,他不像是仙的元神,更不是元嬰,而就是一個人,是和他模樣相同的人。

畫面模糊,返回時間界限之始,回到唐小白這裏,他嘆息一聲,繼續向前走着,不時可以聽到偶爾的犬吠聲,和鳥蟲鳴叫,在這一刻,唐小白的心情得以緩和。

不管未來如何,始終都要面對,只要把握現在,才能改變未來。

不知不覺中,唐小白陷入頓悟之中,眼睛輕輕閉上,靜靜的站在那兒,好像與星空融爲一體,整個世界盡收眼底,他成爲了世界,世界就是他。

這正是進入聖極傲世訣第二重的必經之感受,他甚至比韓遙感悟的還要深,只是就在他突破瓶頸,達到第二重境界的時候,突然一聲慘叫,驚醒唐小白,源源不斷涌出的靈力,戛然而止,就好像一隻在叫的鴨子,突然被人掐住了脖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