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恬恬:「……」


如果,她剛才沒有看錯的話,這個小子寫的是。

鋼鐵加魯魯……

鋼鐵,加魯魯?????。 龍夜擎說道,「就怕他們不是為了錢。」

謝黎墨說道,「我這就聯繫下徐爺,看他會不會有什麼辦法。」

徐爺還在島上住着,接到電話后說道,「黑風組織我知道,之前也跟他們的頭目有過聯繫,不過,幾年前被警方搗毀后就沒什麼消息了,」

龍夜擎把手機搶了過來,「徐爺,我是龍夜擎,如果你知道關於黑風組織的消息,希望你能告訴我,我太太懷有七個多月的身孕,我們懷疑她是被榮成帶走的,他們一心要殺了她,我……」

徐爺說道,「榮成?你別急,我問問我的下屬,也許他們有人認識這人。」

龍夜擎不敢掛電話,幾分鐘后,徐爺說道,「我們這有人認識榮成,這樣吧,我讓她過來協助你們去找榮成,等會就飛過去。」

龍夜擎急的額頭冒汗,「是誰?」

「是葉心。」

龍夜擎愣了下,葉心?徐葉心?那個曾經對他愛的死去活來的女孩?

「對,葉心今晚就飛帝都,她跟榮成有過一些交情,應該能幫得上忙。」

龍夜擎坐立不安的,一直到晚上都沒有喬安夏的消息。

楚瀾更是自責和愧疚,「都怪我,是我沒照顧好她。」

龍夜擎嘆了口氣,「這事不能怪你,楚瀾,你和黎墨先回去吧,後天你們就要辦婚禮了,別耽誤了事。」

謝黎墨說道,「楚瀾先回去,我得在這兒等安夏的消息。」

楚瀾看出來了,謝黎墨的緊張和擔憂一點不比龍夜擎少,「黎墨哥,我們的婚禮怎麼辦?」

謝黎墨心煩意亂的,「安夏生死不明,還沒一點消息,我們怎麼辦婚禮?」

楚瀾嚇了一跳,「如果她找不回來呢,那我們就不辦婚禮了嗎?」

謝黎墨說道,「她一定會回來的,如果找不回來,我就一直找下去。」

楚瀾也盼著喬安夏好好的回來,她比誰都害怕喬安夏出事,可謝黎墨的態度還是傷到了她,「所以,在你眼裏,喬安夏比我更重要對嗎?黎墨哥,到現在你依然還對她念念不忘,是不是?」

謝黎墨沒心情和她解釋,「她是我們最好的朋友,難道不應該先把她找到嗎?你放心,婚禮不會耽誤,先回去休息吧。」

「你都在這兒,我哪也不去,我也要在這等安夏。」楚瀾走到椅子上坐下。

農家樂給他們安排了一個大包廂,喬安夏是這兒失蹤的,龍夜擎沒去其他地方,警方也把一些器材搬了過來。 秦雲咧嘴一笑,調侃道:「怎麼覺得你是在說我不務正業?」

他嚴肅拱手,正色道:「皇兄,臣弟絕無此意!」

「噓!」

秦雲示意噤聲:「有人來了,喊兄長即可。」

秦賜點點頭,深深看了一眼秦雲,臉上浮現異樣。

皇兄性格很好,否則怎會有一干忠臣追隨,逼得世家門閥節節敗退,處處受制?

不一會,人來了。

準確來說,是一排人。

端酒的端酒,送菜的送菜,打扮暴露的美婦各種妖嬈。

可就是不見那個蘇姨!

秦雲笑了,看樣子是沒請來那位蘇姨。

一時間,對於那位蘇姨的好奇心更大。

一個管事模樣,身材不錯穿着長裙的婦人上前,笑容滿面道:「二位貴公子。」

「實在抱歉,讓你們久等了。」

秦賜開口簡潔:「我兄長要見的那個女人呢?」

婦人面色一滯,被他無形的威壓震住了。

「蘇……蘇管事,她恐怕來不了。」

「二位公子不要生氣,咱這啥都不多,就是姨多。」

「若您兄長不嫌棄,姐姐我可以立刻放下手中事物,來陪着公子,什麼都成。」

「相信姐姐,能把骨頭都含化了。」

她擠出一抹美艷又討好的笑容,直接來到秦雲身邊坐下,用肢體稍微的磨蹭。

他並未在意,擺擺手道:「既然美人不願,那我也不強求。」

「看來黃金的分量不夠。」

「上酒菜吧,聽說你們這邊曲兒唱的不錯,來兩位清倌人唱唱曲,咱們玩。」

聞言。

那女人面色一喜:「欸~」

「依著公子您。」

很快,清倌人進來,鶯鶯燕燕,讓人眼花繚亂。

「來來來,十一弟,喝酒!」

「人生得意須盡歡,咱們兩兄弟很久沒有如此把酒言歡了。」

秦賜淡淡一笑,有着同齡人沒有的沉穩,端起酒杯,對秦雲很是尊重。

整整三個時辰。

玩的不亦樂乎!

走出紅欲樓,那些只拿到些許白銀的姐姐們,一臉不舍目送秦雲。

「十一弟,你就先回王府吧。」

「我還得回去一趟。」秦雲突然笑吟吟道。

秦賜愣了一下,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紅欲樓,想到了那位蘇姨。

「好吧,那臣弟就不叨擾皇兄的興緻了。」

「先行告辭。」

秦雲點點頭,目送他離開。

而後打了一個響指,眼神平靜道:「豐老,找到那蘇姨在那了嗎?」

豐老緩緩道:「回陛下,在紅欲樓東邊的一處小院子。」

「好!」

「朕去會會她,連黃金都不稀罕的女人,不一般啊。」

不久后。

在錦衣衛的掩護下,秦雲輕輕鬆鬆來到了那間小院,如入無人之境,也沒有人發現。

推開門扉,院子還挺幽靜。

秦雲負手,緩緩靠近,打算叫門的時候。

嘩啦啦的流水聲,忽然從偏房發出。

秦雲疑惑的走過去。

下意識戳開窗戶紙,偷偷往裏面看了一眼。

裏面有着一個大水桶,熱氣騰騰,漂浮着花瓣。

屏風上,掛着女子衣物,甚為香艷!

嘶……

在洗澡?

秦雲雙眼瞪直,呼吸急促。

不對!

水桶在,衣服在,為何人不在?

他眉頭一蹙,靠近幾分,想要看清楚人在那。

這時候,突然樓頂的窗戶推開。

那豐腴成熟的蘇姨裹着一層單薄的白衣,淡淡的看下來,呵斥道:「那裏來的小賊,竟敢偷看我洗澡!」

秦雲淡定一笑,退後幾步,抬頭看她.

心中驚嘆,真美!

她皮膚白皙,因為剛沐浴出來,帶着絲絲水珠,晶瑩剔透,那青絲濕漉漉的,緊貼鬢角,完美的凸顯了所有女人該有的美。

臉蛋是鵝蛋臉,有類似於竇姬的那種風韻成熟美。

但不同的是,竇姬乃是高貴端莊,而她是那種市井底層的美艷,落難於這青樓,更帶着一番說不清的風情。

「我可沒有偷看你洗澡。」

蘇煙瞪了一眼秦云:「還說沒有?你趴在那鬼鬼祟祟幹嘛?」

秦雲挑眉,一本正經道:「你說我偷看,我看到什麼了嗎?」

頓時,蘇煙啞口無言。

「這就對了嘛,我都沒看見你半點風光,怎麼能叫偷看你洗澡!」秦雲言辭鑿鑿。

蘇煙嘴角上揚,淡定的緊了緊衣襟。

站在那裏不需要做什麼,就已經凸顯了一個成熟女人的魅力。

不像李子芭蕉那麼青澀,也比水蜜桃更豐富,讓人想要咬一口,肆意吸取!

「懶得跟你理論,那裏來的就回那裏去吧。」

「否則,我就要叫人來領你走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