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恩,我準備好了,可以繼續接下來的訓練了。”不過此刻的皓陽同樣的非常堅定,畢竟皓陽要做就要做的最好,只有變強,纔有着保護自己珍惜的人,不讓他們收到傷害。


“好,那麼你進來吧,進來後朝着左邊的路口直走,看到一個大鐵門後就進來,你的下一項的訓練內容就在這裏,而我也會在這裏等着你的。”

⊕TтkΛ n⊕co

暗影的聲音在說完這句話之後,就再也沒有響起來,不過皓陽還是照着暗影所說的話,朝着裏面走去。

可是當皓陽走進這裏之後,皓陽感覺到這裏非常的寒冷,而這股寒冷,不是因爲天氣的緣故,而是因爲一股肅然的氣息,而這股氣息沒有經歷過真正的鮮血的洗禮,是無法形成的,雖然皓陽他們在魔獸山谷裏面進行過搏殺,不過那畢竟只是和魔獸,而沒有經歷過真正的鮮血洗禮的皓陽,面對着突如其來的氣息,心裏面還是有着一些打怵。

當皓陽慢慢的走向深處時,皓陽越來越覺得這裏不簡單,因爲這裏的牆壁上面雕刻着許多的圖案。皓陽看着這些圖案,心裏面已經出現了想要嘔吐的感覺,因爲這些圖案真的太血腥了。

可是皓陽的心裏面的那股念頭一直的支持着皓陽,所以皓陽那原本打算停下來的腳步再一次的前進,過了一會,皓陽終於走到了大鐵門的面前,雖然這段路程不是很長,可是對於皓陽來說,彷彿經歷了一個世紀。

此刻的皓陽,全身都已經被汗水給浸透了,皓陽擡起頭,看着面前的鐵門,面前的鐵門上面也有着圖案的雕刻,不過鐵門上的圖案還算沒有那麼的血腥,只是上面雕刻了幾個字,而這幾個字,對於皓陽來說,也是有些滲人的。

因爲鐵門上面雕刻着四個字,屍山,血海。

“屍山,血海,真是夠嚇人的,暗影到底打算幹什麼啊。”皓陽的心裏面一邊想着,一邊用力的推開大門。

當皓陽把鐵門推開的那一霎那,鐵門裏面傳出了尖銳的聲音,而這股聲音就彷彿是鳴叫,同時的,鐵門裏面迎面的吹來了一股帶有濃重的血腥氣味的風。

當這股風吹過來的時候,皓陽忍不住打算吐出來,不過在皓陽的強忍之下,還是忍住了。

“恩,不錯,竟然可以通過修羅血路,看來我還是小瞧你了,原本以爲你通不過這修羅血路呢,看來我要重新的審視你了。”

皓陽喘着粗氣,看着面前的暗影,心裏面已經把他詛咒了一萬遍了。

“好了,今天,我把你叫到這裏,其實也是對你的一項訓練,如果你能夠通過這個訓練,那麼你基本上就算是通過了成爲暗影獵手的考試了,不過我的訓練方式和他們不一樣,這麼和你說吧,暗影獵手的考試是讓你去深淵收服一隻邪影,而我的考驗,就是通過屍山血海。”

當說到這裏的時候,皓陽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暗影這一刻的氣勢突然變了,變的非常的凌厲。

“屍山血海,只有在地獄纔會存在,而我就是把你送進地獄,在那裏,經歷真正的訓練,在那裏培養你的殺氣,同時的,在培養殺氣的同時,你還要學會控制殺氣,既有殺氣,又能夠控制殺氣,纔是一名優秀的暗殺人員,而我希望你可以做到這一點。”

當皓陽聽到這個訓練的內容,說真的,皓陽雖然先前有些受不了那麼濃烈的血腥氣味,可是爲了成爲最強的人,皓陽決定再一次的試煉。

“沒問題,我相信我可以做到的,來吧。”皓陽將自己臉上的汗水擦乾淨,然後對着面前的暗影說道。

“我要的就是你這句話,既然你已經做好的進入地獄的覺悟,那麼我就和你仔細的說一下接下來的內容。”

“屍山血海,顧名思義,就是訓練你的殺氣的地方,屍山,就是讓你在地獄進行歷練,進行着殺人的訓練,每一次殺人的時候,你身上的殺氣就會增添一絲,當你身上的殺氣達到一個臨界點的時候,你會被傳送到血海,不過在傳送到血海之前,你要確定你自己還保持着理智,因爲殺戮往往會讓人失去理智,如果被殺氣抹去了理智,那麼你只會變成一個只懂得殺戮的野獸罷了。”

“當你可以成功的控制自己身上的殺戮氣息的時候,進入血海,血海其實就是殺氣的一個濃縮的地方,進入血海,你要在血海里行走,一直到你走出血海,而在這期間,血海會不斷的滲入你的身體裏面,和你身體裏的殺氣進行融合,而這往往也是最危險的時候。”

說道這裏,暗影看了皓陽一眼,然後繼續的說下去。

“血海其實也是給你換血,將殺氣和血海的血混合,然後成爲你的新的血液,而這些血液雖然不會成爲你全部的血液,只會佔據你的一小部分,不過當你成功的壓制了這份血液,也就代表你成功了,這時候的你纔是真正的做大殺氣自由的操控,而這一股殺氣,同樣的會成爲你的一股助力,現在先不和你說,你現在最要考慮的是如何通過考驗。”

“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在這裏面,毅力往往比實力重要,堅守本心,毅力如山,無堅不摧。”

“好了,現在的你還確定要去嗎。”

皓陽擡起了自己的頭,看着面前的暗影,然後堅定的說,“我要去!” 當暗影聽見皓陽最後的一句我要去的時候,心裏面就已經有些佩服他了,因爲在皓陽前面,也有許多優秀的人來進行這樣的訓練,可是他們在暗影的介紹之後,心裏面就已經心生膽怯,雖然有些人還是參加了歷練,不過因爲心裏面已經心生膽怯,所以自然無法完成這樣的歷練,最後都深埋在了血路中。

“說實話,皓陽,現在我的心裏面已經開始佩服你了,希望我再見到你的時候,你是完成歷練,而且是完好無損的出來,我很希望看到這一幕。”此時的暗影一改往常的那種冷漠,而是有些溫柔得對着皓陽說道。

“雖然聽到你剛纔的那些話的時候,心裏面有些打怵,不過我不相信我會輸掉,因爲我就喜歡歷練,沒有歷練是無法真正的成爲一名強者的,而我的目標就是成爲強者,因爲在我的心裏面有我自己想要保護的人。”

皓陽看着暗影,沒有絲毫的猶豫,說出了自己內心所想的話。

“既然你如此堅定,那麼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好好的調整一下自己,然後我會送你進入修羅血路,在那裏,我無法給你任何的幫助,一切的一切,只能夠靠你自己,記住我和你說過的話,堅守本心,毅力如山,無堅不摧。一個人的毅力,往往是可以戰勝一切的。”

皓陽點了點頭,然後靜靜的坐在地上,開始調整自己的狀態,因爲皓陽也可以感覺得到,接下來的一切,只能夠靠自己,而且其中的艱險雖然皓陽還沒有經歷過,不過只從這些話語之中,皓陽就可以感覺的到有多困難了。

經過了一個小時的調整,皓陽現在的狀態已經到達了自己最好的狀態,隨時都可以進行接下來的歷練。

“進入血路,就沒有回頭路,在裏面只有兩條路,要不然成功的從裏面出來,要不然永遠的留在裏面,化爲其中的血液。”

皓陽鄭重的點了點頭,示意自己已經有所覺悟了。

暗影來到大殿的中央,然後割破了自己的手指,在地面畫了一個複雜的陣法,然後站在陣法的中央,“以我之血,引動地獄之門,無盡的血海,成堆的屍山,這一刻,鋪滿血路,迎接您的挑戰,出現吧,修羅之門。”

暗影的咒語唸完,下一刻,暗影的面色立即的蒼白,就彷彿身上的所有血液在這一刻,全部的投入了法陣之中。

就在皓陽還在思考的時候,一道帶有無盡血色的黑色鐵門從法陣之中竄了出來,矗立在那裏。

皓陽可以感覺的到,當這道大門出來的那一刻起,自己體內的血液就有些不受自己的控制,彷彿要破體而出似得,皓陽趕緊的靜下心來,用自己體內的元素之力和精神力全力的壓制自己體內的變化。

大門慢慢的打開,打開的瞬間,一股濃烈的血腥味撲面而來,這一刻,皓陽又忍不住的想要吐出來,不過還是被皓陽死死的壓住。

大門完全的打開,不過出現在皓陽眼中的卻是一片紅色的大地,而在大地的上面,鋪滿了無盡的白骨。

“好了,我能夠做的事情已經做完了,接下來就靠你自己了,只有突破了屍山,血海纔會出現在你的眼前,皓陽,希望你可以成功,去吧。”

皓陽看着暗影,然後對着暗影笑了笑,然後再也沒有回頭,昂首的朝着大門走去,慢慢的,皓陽的身影漸漸的消失在了大門裏。

暗影看着充滿了血腥氣味的大門,然後微微的嘆了口氣,然後在心裏面,默默的爲皓陽祝福,希望皓陽可以成功走出來。

不過在暗影的心裏,他覺得,如果皓陽可以成功的從裏面出來的時候,一定是一次質一般的飛躍。


皓陽慢慢的朝着血路里面走去,這一路上,皓陽的眼中除了血紅色就是森森的白骨,除了這些,再也沒有其他的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皓陽的發現在前面,有着一道巨大的石碑,皓陽趕緊的跑了過去,仔細的一看,石碑上面有着兩個用血跡染成的大字,屍山。

“看來我的第一次歷練的終點就是這裏了,希望我可以成功吧,不過暗影說過,這裏是積攢殺氣的地方,看來這裏不會那麼簡單的,一定要小心了,既然是積攢殺氣的地方,那麼就是一定要殺人了,不過這裏能夠有什麼殺的啊,全都是一些白骨。”

皓陽的心裏面一邊這樣的想着,一邊慢慢的走過石碑,當皓陽的雙腳全部踏過石碑的時候,皓陽的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陣尖嘯,下一刻,皓陽覺得自己的背後一冷,因爲皓陽在這之前有着歷練,所以憑藉自己的身體敏捷性,躲閃過去,不過衣服還是被劃破了一道口子。

此時的皓陽,一身的冷汗,因爲剛纔如果自己再躲開的晚一點,自己說不定就已經被刺中了。

當皓陽回過頭的時候,看見自己的身後,是一個手拿利劍的一個殭屍,不過這個殭屍給人一種不完全是殭屍的感覺,像是活死人。

不過此時不是皓陽去想這些事情的時候,現在要想的是,如何成功的走過屍山的問題。

下一刻,面前的這個殭屍朝着皓陽再一次的衝了過來,不過這一次,皓陽顯然是有所準備,不像剛纔那樣,皓陽的手中出現了一把由暗元素凝聚而成的短刃,而皓陽抓住了殭屍身體出現縫隙的那一瞬間,決然的刺進殭屍的身體之中。

不過就在殭屍倒地的那一刻,一股帶有血色的氣體鑽進了皓陽的身體,下一刻皓陽感覺自己的身體突然變的冷冰冰的,而且自己的大腦中出現了一股弒殺的念頭,很顯然,剛纔的那股氣體就是這具殭屍隱藏在體內的那股殺氣,而皓陽顯然沒有絲毫的準備,這一刻,只能夠祈禱皓陽自己可以成功的掌控這股殺氣了,而不至於被這股殺氣徹底的操控,成爲一個只知道殺戮的機器。 此時的皓陽靜靜的坐在地上,沒有絲毫的動靜,如果不是身上還有着生氣的話,沒有人會懷疑,面前的這是一具屍體。

此刻的皓陽竭盡全力的控制着這股突然竄進自己體內的這股殺氣,不過不知爲何,皓陽無論怎麼辦,用什麼辦法,可是身體裏面的這股殺氣還是沒有絲毫聽話的跡象,仍然在皓陽的身體裏面亂竄。

而皓陽已經被煩的焦頭爛額,心裏面也不知道到底怎麼辦。

“看來真的如暗影所說的,這次的歷練真的不容易啊,可是我必須要成功。”皓陽心裏面的這股念頭一閃而過,下一刻,再一次沉下心神,繼續着控制這股殺氣。

因爲皓陽覺得,只要能夠成功的控制住這第一股殺氣,那麼後面的事情就可以很容易的操控了。

就這樣,皓陽待在這片空間已經三天了,這三天的時間裏,皓陽沒有絲毫移動的跡象,而皓陽卻一直緊閉雙眼,彷彿進入了一個玄妙的境界,不過就是不知道皓陽到底怎麼樣了。

在這三天裏,皓陽一直用自己的精神力和這股殺氣對抗,其實早在第一天的時候,皓陽的精神力就有些支撐不住了,因爲這樣的僵持對於皓陽來說太費心神了,不過皓陽能夠支撐下來的原因,就是因爲皓陽有着自己想要保護的人,還有那一句,堅守本心,毅力如山,無堅不摧。

不過此刻的皓陽已經是強弩之末了,皓陽的身體一直在那裏顫抖,很顯然,這是要支撐不住的跡象,不過就在這時,皓陽脖子上的那串項鍊,在這一刻,爆發出了一股強烈的光芒。

一道彷彿來自遠古的咆哮的聲音,從皓陽的項鍊裏面傳出,下一刻,一股洪荒般的古老氣息在這一刻,沒有絲毫掩飾的爆發而出。

而這股氣勢,對着皓陽的身體就衝了進去。

此刻的皓陽,因爲這股突如其來的氣勢,面色略有好轉。

此時皓陽的體內,那股血紅色的氣體還在皓陽的體內來回亂竄,而後面,緊緊的跟隨着一股包裹着皓陽融合元素力量的精神力,試圖控制,不過三天的時間裏,沒有一次成功。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股憤怒的咆哮聲迎面而來,而當這股聲音降臨的時候,那股血色的氣體彷彿遇到了天敵一般,突然停了下來,而那股氣息,彷彿馬上就要消散一樣。

下一刻,皓陽的體內出現了另外的一股氣體,而這股氣體,隱隱約約的凝聚成了一頭巨龍,雖然很模糊,可是絲毫無法掩飾它的那股與生俱來的霸氣,就像是這片天地,它就是主宰。

而這股氣體,以一股霸道的姿態,將那股殺氣包裹起來,然後緩緩的降落在皓陽體內的一個角落,這股氣體試圖衝出來,不過很顯然,這都是無用之舉。

不知過了多久,皓陽慢慢的睜開了雙眼,然後伸出手,慢慢的撫摸着自己脖子上的這個項鍊,然後在心裏面,默默地感謝它。

雖然皓陽一直是在用盡全力的對付着這股殺氣,可是皓陽還是可以感覺得到,是項鍊幫助了它,而且皓陽也知道,接下來所有的殺氣,皓陽都可以吸收,因爲先前的那股霸道無比的氣勢,已經徹底的操控了自己體內的第一股殺氣,而接下來的殺氣,就像是養料一樣,只是培養着自己體內的這股殺氣,讓它慢慢的壯大,而且皓陽也不怕反噬,因爲先前項鍊給皓陽傳遞出了一個信息,就是放心的吸收這些殺氣。

下一刻,皓陽彷彿就像是一個真正的殺神一樣,在這裏,絲毫沒有顧忌,凡是阻擋皓陽前進的一切生物,最後都成爲了皓陽短刃之下的犧牲品,而此刻,皓陽體內的那股殺氣的顏色越來越鮮紅,慢慢的,就猶如鮮血一般,而且越來越壯大,不過皓陽卻絲毫不擔心會反噬。

不知不覺,皓陽在這裏已經待了一個星期之久了,死在皓陽手裏的屍體已經不下於一千了,不過皓陽還是沒有走到屍山的盡頭。


“這裏到底有多遠啊,到底還要走多遠啊。”雖然此時的皓陽不擔心殺氣的反噬,可是一味的殺戮,對於皓陽來說都已經有一些厭煩了。

而此時,如果你在皓陽的身邊,你會被皓陽身上的那股殺氣嚇破膽,因爲皓陽身上的殺氣已經有着一股凝聚成形的感覺。

而一直守在大門門口的暗影,此時也有些擔心皓陽,不過因爲條件的限制,暗影不能夠進入,只能夠在外面守着

就這樣,皓陽在這裏又待了五天,現在皓陽殺掉的屍體,已經可以堆積成一座小山了,而皓陽靜靜的盤膝而坐,坐在屍山之上,此刻的皓陽,身上的殺氣已經可以用肉眼看見,而且隱隱約約的,凝聚成一個修羅的樣子。

而且此時的皓陽,雙眼血紅,藍色中略帶白色的頭髮中,隱隱約約的有着一股血紅色,而且就連頭髮中,都隱約的有着一股血腥的味道,而此時的皓陽,搭配上身後殺氣凝聚而成的修羅,加上自己被鮮血浸染的頭髮,真的就好比修羅在世一般。


突然,皓陽睜開了雙眼,下一刻,皓陽身下的屍山慢慢的消失不見,而隨之出現的,是一片汪洋大海,不過這片大海,卻完全是由鮮血凝聚而成的,其中血腥的味道,尋常人根本無法忍受,因爲這片血海中的血液真的是太粘稠了,不知道到底是由多少血液凝聚而成的。

而此時的皓陽,靜靜的看着面前的血海,嘴角出現了一抹詭異的笑容,“我終於等到血海的出現了,真是不容易啊。”

此時的皓陽靜靜的站在血海的面前,看着面前的血海,皓陽沒有的心裏面,沒有絲毫的感情波動,而皓陽的心裏面也知道,馬上面臨的就是歷練中最爲重要的一刻了,只要能夠成功換血,操控殺氣,自己的歷練就是成功了。

下一刻,皓陽沒有絲毫的猶豫,看着血海,然後義無反顧的跳入了血海之中。 皓陽此刻沒有絲毫的猶豫,看着面前的血海,跳了進去。

其實皓陽的心裏面也很清楚,換血是非常痛苦的事情,雖然不是換全部的血液,可是即使是一小部分,那也絕對不是常人可以承受的了的,可是皓陽的心裏面只是想要變得強大,也正是因爲這個信念,支持着皓陽。

皓陽慢慢的從血海里把頭探了出來,面對着血海,皓陽心裏面堅如磐石,心裏無懼。

皓陽靜靜的盤坐在血海的上方,一絲絲肉眼可見的血水對着皓陽身體的毛孔滲入,那場景有些恐怖。

此刻皓陽的身體四周不斷的泛起氣泡,而每一次的氣泡中,都蘊含着驚人的殺氣,而這股殺氣,常人僅僅是看到就心寒膽顫,可是此刻這些對於皓陽來說卻是必須要經歷的,如果這一次沒有成功,那麼先前的一切都是無用之舉。

血海劇烈的波動,一道道血絲不斷的灌進皓陽的體內,狠狠的對着皓陽以一種對位蠻橫的方式進入皓陽的體內。

剛剛開始的時候,皓陽感受到體內的那種痛苦,突然間傳出來的種種劇痛,讓的皓陽忍不住的噴出了一口鮮血,面色一剎那就變得蒼白無比。

其實皓陽的心裏面也十分的明白,最先開始的時候,痛疼是很正常的事情,因爲要想要擁有血海中的血,就一定要將體內的一部分的血液徹底的洗刷掉,而只有洗刷掉了之後,纔可以容納血海之中的血進入體內,而這一步,就稱爲換血。

皓陽的面色還是那般的蒼白,可是沒有任何的辦法,進入了血海,沒有成功之前,是不要想着活着出去的,此刻的皓陽,只好咬緊牙關,雖然牙齦不斷的出血,可是還是忍着,皓陽強行的忍着那種撕心裂肺的換血的痛苦。

而且皓陽還很明顯的感覺得到,自己體內的一部分血液在飛速的流失,而這正是換血的開始,此刻的皓陽,感覺到一種十分疲憊的感覺,而且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令的皓陽的心裏面生出一種想要睡覺的衝動。

其實皓陽能夠有着這種感覺是很正常的事情,因爲常人來說,血液流失幾百毫升,就會出現昏迷的症狀,更不要說是換血這樣的事情了,所以皓陽現在的表現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不過現在的這種狀況,容不得皓陽昏睡過去,因爲此刻如果皓陽昏睡的話,那麼就會永遠的沉睡,再也不會甦醒過來。

而此刻的皓陽,心裏面一直有着一絲信念,“我不能睡着,堅決不能睡着。”皓陽的這個信念不斷的提醒着自己,提醒自己千萬不可以睡着,不然就前功盡棄了。

皓陽在自己不斷的提醒之下,一直強打着精神,不讓自己睡着,苦苦的在那裏煎熬。

在這片安靜的血海之中,時間也隨着皓陽換血的時間,飛速的流逝,一眨眼的功夫,已經過去了八天的時間了,在這八天的時間裏面,皓陽一直浸泡在血海之中,而隨着體內部分血液的洗刷,現在的皓陽,很明顯的消瘦了許多,面色依舊十分的蒼白,如果不是還有着微弱的呼吸,或許看到現在的皓陽的人,都會認爲此刻的皓陽是一個死人。

換血是一個非常具有風險的事情,這時候的皓陽,無論什麼方面,都無疑是最爲虛弱的時候,此時,如果皓陽內心裏的那股一直支撐着的心念消散的話,說不定真的就會變成一個名符其實的死人。

第九天的中午,隨着血海之中突然傳出了一道聲音,雖然十分的細微,可是在這沒有絲毫人煙的地方,還是可以很清楚的聽見這道聲響的。

隨着這道聲響,血海的四周一道道血色的氣泡不斷的浮現在血海的周圍,與其說是出現在血海的周圍,還不如說是在皓陽的周圍,一道道血泡在皓陽的身體周圍不斷的炸裂,於此同時,一個血紅色的漩渦慢慢的在血海中浮現而出,而在漩渦的中心位置,皓陽正在那裏靜靜的盤坐其中。

看這樣的狀況,很明顯,體內的部分血液徹底的洗刷乾淨了,下一刻,就是換血了,如果暗影在這裏的話,一定會感到驚訝的,因爲皓陽的表現值得他驚訝。

血海中,一個個不大不小的血泡不斷的在血海中升騰,而且與此同時,一絲絲帶着濃烈殺氣和血腥氣味的血色液體順着皓陽身體的每一個毛孔,源源不斷的灌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