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怎麼回答?


是的,我真的繼承了一個龍窩,而且裡面有九條龍的那種。

要是真這麼說,劍塵怕是要當場暴走,估計幾個龍兒子也得被強迫上崗打工,還是免費的那種。

養著這幾個龍兒子已經很費勁了,可不能讓它們再過多的消耗。

孟有房盯了小綠龍一眼,隨後發了一聲密語:「小心點,別亂說話,回來之後有獎勵!」

小綠龍眼珠子閃亮,它飛向了劍塵:「阿伯,我們走吧。」

聽著小綠龍的稱呼劍塵的腦門子上閃起一條黑線。

不過他並沒有多計較,畢竟靈脈之力加身仙府的轉化更快了,這種好事哪裡能拒絕呢。

向著孟有房一揮手,劍塵告辭而去,他帶著小綠龍瞬息之間沒有了蹤跡。

孟有房看著他們遠去,隨後是把冰龍給喚了出來:「冰龍,你去宗門叫人,讓他們派工程隊過來,我要沿著這條河建房子,越快越好!」

冰龍鼻子一噴白氣:「明白!」

龍影飛舞,冰龍去宗門裡搬人,孟有房則是跳上了金龍的後背:「走,我們沿著河看看,把房子的點定好。」

雖說房子蓋的越多越好,可總得有些重點才是。

孟有房沿著河邊查探著河水的情況,而在七家城裡,孔方也是發布了全城動員令。

全城總動員:凡是具有有房不動產房屋產權的可報名。

目的:保護七家城,保護小木堡,保護有房不動產。

獎勵:每天一人一塊下品靈石,三天額外獲得一塊,連續七天者再獎勵一塊,全程參與者獎勵上品靈石一塊,實力越高獎勵翻倍!

要求:實力最低劍仙四階!

小道消息,據說如果有人能做出突出貢獻,沒準兒獎勵的是極品靈石。

看著這全城動員令,再聽聽那些振奮人心的小道消息,七家城裡的人們奮勇爭先,他們一個個的全都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孔方老神在在的坐著,他向著手下擺了擺手:「通知家裡,咱們搞促銷賣房!」

一說到搞促銷,無非就是賣一送一,放血打骨折。

不過…

那都是別人的招術,有房不動產賣房子從來不打折,促銷的意思就是,只要你買新房就可以讓家人一起參加有房大軍。

這個家人的定義,不僅僅限於直系親屬。

當然了,還有最重要的一點,買房的人也不限於哪個仙府,只要你買房子,有房不動產的舉雙手歡迎。

這消息一出,整個仙府瞬間沸騰。

算,趕緊的算,算清楚要打多少工能搞一套房子,算清楚,參加了有房大軍之後多久能把房貸還清。

一個個的身影全都絞盡腦汁的算計著有房不動產的房子。

消息傳的很快,齊天威作為最關注的人他第一時間就聽到了手下人的報告。

他沉默了。

許久之後,齊天威扔給手下一塊中品靈石,隨後揮揮手讓手下退了出去。

「孟有房,算你狠,你特么的真有錢!」

暗自咬碎了后槽牙,齊天威又慢慢的躺回到了床上,他沒有做出任何過激的行為,他知道,現在只需要等,等著那個消息。

時光漸行漸遠,有房不動產的房子算是清了一波庫存。

孟有房在內宗待著,他聽著那叮咚亂響的提示音心裡也是無比的怪異,這好傢夥,大型刷單現場。

不過這樣也好,既激勵人們保家衛府又可以分化一下敵人。

反正,錢多的是,也不怕浪費這一星半點兒。

更何況,這些放出去的錢早晚還得再交回來,他們真以為小木堡是做慈善事業的嗎?

孟有房冷笑了兩聲然後關閉了系統提示。

這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剩下的就要看那位齊天威怎麼出招了,不管他怎麼樣,蓋房子永遠都是頭等大事。

向著冰龍一招手,孟有房吩咐道:「走,我們去河邊看看!」

齊天威是敵人,齊天策同樣是敵人,而且,這個敵人更加的狡猾,也更加的有實力。

房子可鎮壓一時,不可鎮壓一世,最好的辦法就是從根兒上解決問題。

只是…

想要找到齊天策談何容易,就是想要過到河那邊也是困難重重,水火無情,這寒冰水就更無情。

跟著冰龍來到了河邊,河邊的工地上人們正忙的熱火朝天。

看到孟有房到來,所有人都向著孟有房打著招呼。

「見過宗主!」

「見過師叔!」

唰!

劍光一閃,一個年輕的劍仙來到孟有房的身前,他躬身施禮:「師叔好,工程正在有序的進行,估計明後天就能完成大半!」

孟有房微笑著點點頭,他對這位師侄的表現甚是滿意。

劍塵大師兄還是有本事,這一個個的徒弟雖說是二手的,可每一個修為都很高,人品也是沒得說。

眼前這位是劍塵的六弟子,他叫秦豐。

孟有房一塊上品靈石礦扔過去,隨口問道:「河對面沒有什麼反應吧,有沒有受到魔物的攻擊?」

「多謝師叔!」

秦豐笑著謝了一聲,然後快的回道:「請師叔放心,一切平安!」

「平安就好。」

孟有房抬眼望向水面,那裡風平浪靜,沒有黑光,也沒有黑水。

他的心中有了一些疑惑。

魔族的進攻就只有那麼一下,這絕對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除開人為因素,剩下的就是它們轉換了目標。

可這個目標又轉到了哪裡去了呢?

孟有房沿著河水慢慢的巡查,他也在觀察著對岸的一舉一動,他希望能通過那些煙塵和迷霧發現一些端倪,可最終他還是一無所獲。

就在他繼續探查的時候,遠處突然飛來了一個身影。

咻!

劍光閃在孟有房的身前,那人雙手一抱拳:「稟告宗主,破天宗的人來訪,說是要向你求救。」

「破天宗的人?」

孟有房的心裡不由的升起一股警兆,他覺得自己有些失誤了,他忽略了破天宗。

。 邵天和瞳孔劇烈收縮。

他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最拿手的重水,竟然無法奈何一些區區魔氣。

眼見着纏在他身上的觸手越來越多,邵天和終於有些慌了。

他忽然覺得,自己就好似一隻落入了蛛網的飛蟲一般。

而蛛網的另一端,則有一隻恐怖的怪物要將他吞噬。

在這些觸手的拉扯下,他一點點朝着『蛛網』深處挪動。

邵天和心中一沉,體內磅礴的靈氣卻盡數翻湧了起來。

這個太玄境的修士,這一刻再無保留。

全力出手的太玄境修士異常的恐怖。

一時間,天地變色,風起雲湧。

曜真界那遠比蒼琅界更加穩固的界壁,竟也承受不住這等威勢,劇烈的震顫了起來。

一道道空間裂痕在邵天和身周浮現。

束縛在邵天和身上的那些觸手,終於開始一根根崩散。

跟之前相比,觸手被崩散的速度暴漲了數十倍。

可邵天和臉上的驚駭卻沒有絲毫減少。

因為更多的觸手,從四面八方朝着他涌了過來。

邵天和竭盡全力掙扎,卻仍在緩緩朝着前方那恐怖的黑洞挪動。

僅僅片刻后,他就已經被拖到了洞口。

深淵就在眼前!

經過剛剛的拉扯,邵天和已經深深的明白,通道另一邊的怪物絕不是他所能匹敵的。

一旦被拉入通道當中,他必死無疑。

「不!」

這個絕望中的太玄境修士,猛然迸發出了驚天的氣勢。

他竟然以崩散自己體內一道道韻為代價,打出了決絕的一擊。

曜真界似乎感受到了這個太玄境修士的決心,這一小片天地都生出了共鳴。

霎時間,山河破碎、空間撕裂。

他身前那個本就是臨時搭建出的空間通道,根本承受不住這種程度的撕裂,當即跟着周圍的空間一齊崩散。

而那原本鋪天蓋地的觸手,此時則成了無根之萍,胡亂搖擺了起來。

眼見着生機就在眼前,邵天和顧不得去平復體內的靈氣。

他托着重傷之軀,拚死朝着遠處飛了出去。

接連斬斷了數百根觸鬚之後,邵天和終於逃出了那讓人窒息的『蛛網』。

這邊如此大的動靜,也引來了曜真界其他修士的關注。

僅僅片刻后,一個中年修士就出現在了邵天和面前。

他上上下下將邵天和打量了一遍之後,皺眉道:「誰把你打成這個樣子?」

此時,邵天和心中的驚恐仍舊沒有散盡。

他咽了口口水,指著天邊那仍舊在崩散的空間,心有餘悸道:

「是蒼琅界,那裏……出了一個怪物!」

……

蒼琅界,月源宗。

厲舒嘯愣愣望向天邊,臉上明暗不定。

在他身旁不遠處,一個身形有些虛幻的『年輕人』,也在望着同一個方向。

這個身形虛幻的修士,看起來似乎比厲舒嘯還要年輕。

可如果有熟悉月源宗的人在此的話,一定會驚呼出聲。

因為這個年輕人的長相,跟月源宗一直供奉在大殿中的其中一位師祖一般無二。

他就是數百年前飛升上界的翟衛林。

這個比邵天和資歷更老的曜真界修士,竟然也偷偷分出了一縷神識,進入了蒼琅界。

翟衛林默默感應了片刻后,指著一個方向道:「那邊應該是不逢山的方向吧?」

厲舒嘯點頭道:「是,那邊仍舊是不逢山。」

翟衛林皺眉道:「邵天和怎麼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

厲舒嘯聽到這個名字先是一愣,不過緊接着就瞪大了雙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