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怎麼回事這男人,難道說是故意閉着眼等着小河上的麼?而且就是趁着小河那一刻純潔好奇的心蠢蠢欲動後,便立刻睜開眼裝作醒過來,好給與自己一個人贓俱獲,最後拿着這件事要挾小河對他負責麼?


……

現在一想想,剛剛居然能任由自己漂流在戾氣爆表的血海中,心性足夠之堅忍,再加上引誘着小河前去查看,一環接着一環,環環相扣。真是讓人不由得心悅誠服。

多麼可怕的心機啊!!

看着猶如閃光巨人甦醒一般姿勢的男人,而自己心想一時的把柄也是落在了她的手中,也只好先是討好他再說了。

雖然男子此刻是坐在地上一臉迷茫着看着四周的表情,猶如一個初生嬰兒一樣看着陌生的環境,但是從剛剛那可怕的舉動了解到真相的自己知道。這男人只是故意做出一個讓自己放鬆警惕的假象,好乘機攻略小河的那顆高尚博愛的心靈。

沒錯,這內心險惡的男人真正的目的一定是這樣。

不過,目前,自己只能將計就計。好讓男人慢慢地吐露他的邪惡恐怖計劃。

當即,少女露出了一個甜美可人的微笑,輕輕地撫摸着男子那有點凌亂的頭髮,親切熱情地問道:“小哥,看着挺面善啊,不知姓甚名甚。到小河的血海來爲了什麼事啊?”

仔細一聞,這頭髮中包含了一股快餿了三千年的蟠桃的苦的掉牙的味道,比起血海那甜中有點小辣的口味來說,剛剛飄在血海上根本是玷污了血海啦!冥河吸了吸鼻子,望着男子的同時。心裏獨自商量。

因爲很久之前,天庭辦蟠桃會,但是那王母抱着蟠桃樹小氣到死的原因,冥河這少女當年真的是啃過餿了起碼三千年以上的蟠桃。

……

…………

這裏是哪啊?

怎麼沒有所謂的陌生的天花板啊,頭好痛啊!怎麼我看到的卻是四周都是一片猶如人間地獄一般的血光啊,莫非自己是因爲那架飛機墜毀的事情香消玉殞後來到了地獄了麼?

十指輕輕地掐了一下大腿,男子皺眉。

“一點也不痛,果然是幻覺或者夢境麼?”

就在男子思考着自己該如何從這個有點陰森恐怖的夢境中醒來的時候。感覺到自己的頭髮正被一隻手輕輕地撫摸着,而後自己又聽到身邊傳來一道有點帶着少女變聲期時的略帶沙啞的聲音。

“小哥,看着挺面善的麼。不知姓甚名甚,來到小河的血海爲了什麼事啊?”

剛想扭頭一望,男子面前的正蹲着一位一身穿着滲地嚇人的紅袍的少女,再看到那一臉陰森森慘白的笑容,露出一排白的發亮的牙齒。沒來得及細想,屁股情不自禁地向後移了兩下。那隻長長手也是離開了自己的身體,臉上盡是惶恐。

這是什麼……

難道說夢境裏也有貞子麼?

雖說這女子乍一看聽可愛的。不過

看着男子動作以及表情,冥河也是習慣成自然了。急忙搖着頭,使出自己最爲和善的表情,安撫着面前的男子。

少女的背景是一片極爲血色恐怖的海洋,而少女似乎正以一副“和善”的表情看着自己。

……

“你別跑啊,小河我雖然看上去很恐,啊呸,根本一點都不恐怖啊!你跟小河回來啊!!”就在自己正慢慢地準備再一次靠近男子,沒想到男子更是一副“見了鬼”的表情,忙扭頭就飛奔。

少女沮喪極了,一屁股又坐在地上,渾身帶着一股想要了此殘生的黑色氣息以手指鬱悶地在地面上畫着圈圈。

那一頭長地幾乎垂到腰間的頭髮更是將冥河一半的臉遮住了,嘴中不停地碎碎念猶如是詛咒一般讓人更加不寒而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河我也不想這樣的啊,從小到大,我就是這樣一副造型的,沒辦法啊,爲了這個都已經宅在血海幾萬年了啦,好不容易來個活人了,又一句話不說溜了啦,不帶這樣玩人的啊!!!

不帶這樣的啊!!!!!

就在冥河獨自一人鬱悶之時,遠處傳來一陣男子獨有的悲鳴。

“我勒個去啊啊啊啊啊啊!!!!”

下一刻,那地平線上出現了一個連滾帶爬的男子的佈滿了一股正義秉然的臉,緊接着,男子朝着自己這邊的方向快速地疾奔過來。

少女冥河一陣驚喜,擦了擦剛剛快掉出的金豆豆,喊道:“小哥,你是內心過意不去,過來向小河道歉的麼?”

男子的一句話便是打消了少女那顆脆弱的玻璃心,男子一邊在“逃”跑,一邊無奈悲憤對着少女解釋。

“不是啊,後面來了羣更狠的啊!!!”

哎?

冥河將視線投在男子的身後,不禁一陣無語,不知爲何。男子的身後跟着一羣窮追不捨的陰魂,雖然不知道那些已經沒有了意識的只是憑着直覺“跳舞”的陰魂爲什麼會追着那個男子,但是——

小河我的尊嚴剛剛又被拿來狠狠地踐踏了一番了呢……

算了,也不在乎這些,少女冥河露出一個無所謂的表情。以一個健步來到了男子的身前,順勢將男子護在身後,對着那些望着身後的男子發出赤紅一般貪婪的光芒,紅袍無風自動,輕叱一聲:“血海已經讓你駐留了玩耍了,這岸上不是你們該來的。全部給小河回到血海上去!!!”

聽到血海主人的冥河如此命令,這些陰魂血紅的眼中盡是不甘心,“留戀”的眼神給了男子一個嫵媚到背後汗毛豎起的癡笑,慢慢地一羣陰魂一個接着一個,不捨地又重新飄回到了血海之上。

男子見那些像是恐怖電影中的鬼魂一樣的東西。乖乖地離開了自己,不禁也是鬆了一口氣。

剛剛差點自己可能會被兩方圍攻了呢,現在看來,這女孩也許是已經喜歡cosplay,或許這種女孩就是那種二次元內看似很可怕,其實卻是心腸好到能夠看到街上的流浪貓咪會餵它一盒牛奶的人物呢。

等等……

男子又想到了另一個假設

如果她是爲了獨吞自己這個陽氣十足的男子,所以才幫自己打發了那些鬼魂的話……

呵呵呵,腳已經開始有點發軟了呢。怎麼開始有了只有恐高才會有的症狀了呢……

“拜託了,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我只是一個華夏好青年啊,一生除了高中時期看過鄰家小妹以及大姐三妹洗澡的,其餘的壞事我可是一件一件沒有做啊,小姐你就行行好,放我去投胎投處好人家吧!”

男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拽着自己的長袍,哭訴着自己一生的“軼事”。

雖然不知道這男子嘴中的高中時期是什麼年代。不過偷看洗澡那種事絕對不會被稱爲好青年的吧!應該是絕對的變態吧!而且還不說這點,這男子似乎有點誤會了什麼。

“雖然這裏離六道輪迴不遠。但是你的*還在啊,看樣子不像是死去的啊!怎麼會想要投胎呢?”少女撥了一下遮住臉的那長髮。將其移到身後,微笑道。

這時的男子纔看清了少女那長髮後的姣好容顏,看到沒有了兩雙流着血淚的眼睛,只是眼中的瞳孔略帶着一點紅色。也沒有什麼青面獠牙,只有那略微白地像是歐洲人一樣的膚色,而五官也沒有男子想象地七竅流血,還是屬於端正可愛,這纔不由得安下心來。

雖然那氣質還是給人一種很陰森可怕的感覺,但是看久了,也是有種另類的嘻哈魅力嗎!

也不再害怕,當即男子不好意思地看向少女冥河,歉意地笑道:“不好意思啊,剛剛還以爲你是吃人的女鬼呢?”

“沒事,沒事,小河已經習慣了。”冥河見男子沒有了先前的害怕,而且變得很是禮貌,自己也沒有了剛剛的怒氣,笑着擺手示意自己的胸襟很寬廣,又一臉興趣道:“我叫冥河,你呢?”

“我啊……”聽到對方自報家門,出於禮貌,男子也是回道。

“我叫——” “我麼?我叫——”男子的聲音一下子停止住了。

我的名字?我的名字?

男子一臉嚴肅看着冥河那期待的眼神,不禁問道:“對啊,你說,我的名字叫什麼?”

……

冥河少女已經對男子的心機之重越來越佩服,居然能夠在自己已經大氅心胸的時,依然能夠保持一絲僅存的理智,連自己的名字都不肯透露給自己。

何等堅忍不拔的心志啊!

不過這讓小河的好奇心更加重了一分。

“哎?不對麼?這種問題應該不是來問小河吧你的名字你自己不清楚,爲什麼小河會知道呢!”冥河裝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樣,不過因爲長長的頭髮忽的地遮住了臉龐,所以不僅沒有表現出有多麼的可愛,反而是又再一次展現出一種剛剛那種長髮“貞子”的陰森感。

見對方不僅沒有給予自己問題的答案,男子又自顧自地一手擡起下巴思考起來。

“我的名字,我的名字,”

男子沿着血海邊的海岸來回不停地走動,不住地弄得

忽然青年男子如同恍然大悟般,一捶掌心,興奮地說道:“我的名字似乎是哈利路亞——吧?”

冥河面紅耳赤地大聲喊道:“不對吧,不對吧!那個名字絕對是你剛剛胡亂瞎編起來的吧!絕對是吧!小河我雖然人好,但是你這樣糊弄小河就實在是看不起小河的智商了吧,對吧!”

男子捂着臉蛋。調皮地笑道:“嘿嘿!你猜對啦!”

冥河也是跟着男子的節奏無力地道:“這沒有什麼好臉紅的啊!小河我現在真的不知道你是故意的,還是天生就是這樣啊。”

……

…………

血海之旁。

經過一番男子的解釋,冥河也似乎瞭解到面前的男子的經歷。

冥河點頭,整理着男子的信息,述說道:“你是說你是因爲一場什麼飛機劫機的事故。又因爲你的降落包送給了一位小蘿莉,導致了你就在即將墜毀的飛機了斷了一生。雖然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意思,不過應該是遇到了兇惡的事情吧,而當你醒來後,你便發現自己已經是在小河我這邊的血海里了是吧?”

“姑娘好聰明。一點就通。”

“那是,小河我沒有什麼優點。但是就喜歡勤于思考問題。”少女似乎很久沒有與人交談,今日有人第一次誇讚她,冥河顯得格外的得意,那一雙踩在沙灘上的玉足都是興奮地在抖動着。

看着少女充滿着元氣與陰氣相混合的臉蛋,不知爲何。男子的腦海裏似乎剎那間響起了一道陌生的卻又讓自己感到親切的聲音。

“你以爲本姑娘會相信你的話麼?”

男子愣了一下,搖了搖頭,腦中的聲音也是消失了。

“小哥,怎麼了?”看着男子像是頭痛般的抓着頭髮,冥河不由得關心地問道。

男子因爲剛剛腦海中“沒什麼,剛剛像是腦海裏出現了一道幻聽,只是覺得突然間好像忘了什麼似的。”

似乎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啊?

突然想到什麼一樣,冥河來了興致。抓着男子的手,道:“對了,小哥。你不是說忘記了自己的名字麼?小河我幫你取一個怎麼樣?”

少女那微紅的瞳孔便是完全地展露在自己的面前,雖然男子對於此刻自己身處的地方有點微微的害怕,但是一想到自己還有面前這位少女同類,也不由得安下心來。

點點頭,男子毫無猶豫,微笑地道:“既然暫時我也想不起來我的名字。就勞煩姑娘幫忙了!”

男子一身白色而又奇怪的大衣,而白色上染着幾朵妖豔的血花。加上那一臉帶着儒雅和善的微笑,本來就是很少見人屬於宅女的冥河不由得臉色一紅。顯得有點不好意思。

這男人如此相信我,作爲回報,小河一定會給他取個好聽而又大氣內涵的名字的。

當即,少女毫不猶豫地替男子就想到了一個絕世無雙的好名字。

“小河我就叫你修羅怎麼樣,很帥氣吧。”

下一刻,男子掛在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崩塌了。

雖然這名字聽上去卻是很帥氣,卻是很好聽,但是——

“姑娘,在幫咱換一個吧?如果我取這個名字的話,我怕以後就沒人敢叫我的名字了。”

男子捂着臉,有點“羞澀”地說道。

……

…………

後來,又經過“六道”,“輪迴”,“噬血”,“紅蓮”,“鬼道”等一系列讓男子幾乎可以鑽到地洞的“好名字”,最終,男子終於打斷了少女的“取名”興致。

看了一眼血海,正有一輪寒月悄悄地升起,男子不由得看得入了神,最終淡淡地道。

“聽人們說,月亮上有着一顆怎麼砍也砍不盡的桂樹,根據這個,姑娘你不如就叫我嶽策好了。”

冥河訕訕道:“哎,雖然這名字也很不錯啦,但是跟你剛剛說的什麼月亮上的桂樹完全是搭不上邊吧,兩者之間完全沒有聯繫吧。是吧!絕對是沒有關聯的吧!”

“無所謂啦,以後就叫我嶽策啦!”

“等等,小河剛剛又想出了一個好聽的名字,你覺得“無情冷血”怎麼樣,很帥氣吧!”

“嶽策,山嶽的嶽,策略的策。”

“再不如叫‘龍傲天’、‘龍嘯’、實在不行叫‘嘯炎’也可以啊!”

“山嶽的嶽,策略的策”

“……好吧,既然你都如此堅決了,那以後小河我便叫你嶽小哥吧。”

當男子終於爲自己定下了這個名爲嶽策的名字後,便有坐在海岸邊煩惱了起來,撓頭苦思。

很明顯這裏並不是如同嶽策所想得那樣是幻覺夢境,這一切都是真實的存在,那麼問題自然來了。

這裏到底是哪裏啊?

四周都是一片如同血一般紅的看不見邊際的海洋,而海洋上還飄蕩着許許多多剛剛如同中年大媽追求着自己一樣的鬼魂“羣”們,這根本就不是人應該到達的地方啊,但是偏偏我就來到這裏了,這說明什麼?

嶽策略微一思量,感到自己的胃又開始痛了起來。

我這輩子不會是要像魯濱遜一樣在這裏呆一輩子吧……

“嶽小哥,你在想着什麼呢?說說給小河聽吧?”

嶽策看到紅衣少女依然坐在自己的身邊陪着自己,不由得皺眉說道:“嗯?你還在這,月亮都出來,你媽媽也該要叫你回家吃飯了吧?”

“噗嗤!”冥河的笑容猶如血海幽蓮一般絢麗可愛,好笑道:“晝舞大陸裏所有人都知道小河我可是從出生便在血海生活了不知多少萬年了,血海養育了我,自然血海也就是小河我的家啊!”

嶽策抱着頭,一手讓冥河暫停說話下來。

這信息量有點大啊……

剛剛這少女說了些什麼玩意?

血海養育了她,所以血海便是她的家。

這種猶如“大海創造了水手,所以大海便是水手的家”般的口氣到底是怎麼回事?而且少女還說了一個讓人在意的單位名詞?多少萬年來着?

而且更更讓嶽策感到可怕的是——

我怎麼會有種她說的話並不是在中二發言而是屬於事實的想法呢?

不行了,我有種不行了的感覺。

我想睡一會兒。

嶽策越想就是越是害怕地不敢想,直接脫下了自己的那有點奇怪的外衣,擱在了地上,也不理會少女雙手大開捂住眼睛而且“啊!”的一聲輕叫中躺倒了地上,接着便自然般地閉上了雙眼。

只要睡一覺,當再一次醒來之後,我就可以回家與爸媽小魚還有大姐們相見了。

對,一定是這樣的……

捂住眼睛很久,透過指縫發現這名叫做嶽策的男子只是脫了一件外衣便有不再繼續脫,反而是直接倒地像是自暴自棄一樣地閉上雙眼不再理會自己,這讓本來有些期待的冥河又有點小失望。

小河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人當着小河脫衣服呢,而且還是個男人。

不過——

放下捂住的雙手,看着躺在地上只是一小會的時間便已經睡地沉沉的嶽策。

悄悄地靠近嶽策的旁邊,學着他的樣子,也是如出一轍地閉上雙眼躺在了地上。

聽慣了血海的波浪聲,第一次聽到背對着這陌生男子微微的鼾聲,而且男子身上那不斷傳來的一種奇異的味道,冥河一笑。

心神不由得也是鬆了下來,

怎麼說呢,這種感覺也很不錯呢!

就在這片天地最爲兇惡之地,這一對性格各異男女第一次地相見了……

晝舞大陸上的故事似乎又要因爲冥河的這一番機遇再一次的展開了…… 某一處不知名之聖地。

兩道不知名的人的對白

“今後,你還想去找他麼?”

豪門俏妻:情挑冷麪首席 “……嗯,他,誰?”

“呵,這樣也好,他忘了你,你也忘記了他,對於你們來說,都有好處。直到你紫芽師叔出山之前,你還是呆在我這裏好好地修煉吧!”

“是!娘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