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忽然,他看到了卓元清。


這個小女孩身後是她娘。

此時,許三娘面色複雜的看着卓景寧。

不得不說,卓元清秀麗可人,作爲卓元清的母親,許三娘也是一個美人。卓景寧想了想後,便帶着複雜的表情,走過去低聲道:“我都……知道了。” 許三娘眉目如畫,三十幾許,風韻猶存,有一種少女所沒有的獨特魅力。這放在現實世界,是一種熟女風格,很具有吸引力,但在這個聊齋世界,便只能吸引鬼怪了。

因爲這裏的少女出閣,通常在13歲,到了16歲還沒嫁人,那便算是剩女了。如果過了20歲還沒有婆家,不是被休了在家的,便是青樓裏的風塵女子,再或者……是沒人要的。

三十幾許的許三娘,自然沒有少女那般吸引力。因爲在這兒,這個年紀,通常是當姥姥的年紀。

許三娘看着卓景寧,然後面帶愧疚之色,“寧兒,是我對不起你。”

因爲童養媳的關係,卓景寧這個身份幼年時期,品行還是不錯的,通常他和許三孃的稱呼,是“寧兒”和“三姐兒”。

卓景寧在心底揣摩了下,然後露出此時符合他情緒的神情:“此事,不提也罷。另外,我還得多謝三姐兒你的救命之恩。”

“他說你身邊有女鬼,真的有?”許三娘聞言,就忍不住問道。

卓景寧想了想,便示意兩人隨他走進書房,跟着將事情的來龍去脈,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

“啊?原來是這樣,爹爹你才娶得二孃?還有爹爹,你和娘是不是瞞着我什麼事情?”卓元清聽了,忍不住插嘴道。

卓景寧聽了她的話,才知道許三娘還沒將真相告訴她。

“你沒和她說?”他問許三娘。

“他說他還沒準備好,不想讓元清看見他這幅樣子。”許三娘說道。

“爹爹,娘,你們瞞着我什麼?爲什麼不讓我知道?”卓元清連聲追問。

卓景寧便看着許三娘,道:“這件事兒,你還是和她說清楚爲好,不過怎麼說,他既然還沒準備,就問一下他的意思。”

卓景寧不知道那頭狐狸在打着什麼算盤,難不成還能改頭換面不成?不過這些問題他不該問,也不能問,所以便如此模棱兩可的關照了許三娘一聲。

他現在只想送走那頭狐狸!

“哦,對了,他讓我轉告你,那女鬼欲對元清不利,所以已經被他擊傷逃走了,他說你答應他的事情,最好今日就辦到。你答應了他什麼,寧兒?”

卓景寧萬萬沒想到,還有這等好消息,本來他還在擔心梅姨的事情,但現在沒想到那狐狸居然出手幫他處理了。

儘管梅姨沒死,只是重傷逃遁,但想來這個女鬼是不會再回來找他麻煩了!

於是,卓景寧想了想,便湊到許三娘耳旁,將欲造成她和卓元清兩人假死的計劃,說了一遍。

“可最近莊子裏也沒什麼人下葬啊?”許三娘明白卓景寧爲什麼要這麼做,她也梅姨說出來,只是點出了關鍵之處,既然假死,哪怕放一場火,屍體總還是要有的。

莊子裏沒有人最近去世,也就意味着沒有合適的屍體可用來當她們的替身。

卓景寧慢聲說道:“這件事兒,我已經讓人去附近的亂葬崗解決了。”

卓景寧在撒謊,因爲根本就沒派人去。

畢竟,這種事情怎麼好讓外人知道?

既然莊子裏最近沒人去世,那麼燒死幾個不就好了?到時候屍體黏在一塊兒,黑漆漆的一堆,誰分得清誰,他說哪一具屍體是許三娘,那就是許三娘!哪一具屍體是卓元清,那就是卓元清!

甚至事後他說一句厚葬,恐怕外頭的人,都得說他厚道,傳他美名!

所以真相如何,並不重要。

只需要好好遮掩,說得通就行。到時候屍體下葬的速度快點,那就是天衣無縫!

安撫好了許三娘和卓元清,卓景寧便去準備如何讓莊子失火。可惜他現在無法返回現實世界,而且他也不確定是不是能帶點東西過來,不然的話,憑藉現實世界的科技材料,他可以輕易製造出一場大火。

他這麼想的時候,忽然腦海中福至靈心般出現了一個聲音。

“宿主依靠自身識破梅姨真面目,任務生成。”

“任務概要:尋找到梅姨,然後趁着其重傷,使用懲戒擊殺梅姨!”

“任務完成獎勵:1、現實世界可使用懲戒次數增加三次。2、可獲取這個世界能對鬼怪造成傷害的一件奇物具體信息。”

卓景寧聽着這個任務,微微一愣。

不是因爲獎勵讓他心動萬分。

而是……系統對梅姨的判斷又失誤了好像。

準確來說,不是對梅姨的判斷,而是對他。卓景寧並不是依靠自己識破了梅姨的真面目,而是藉助了那頭狐狸,甚至可以說是運氣逆天,另外也多虧了這個身份的原配妻子,是顧念感情的人。

這是第二次了。

似乎這個高冷神祕的呆板系統,對這個聊齋世界的認知,並不是很全面。

那麼,這個聊齋世界,不是這個系統創造出來的?

可既然如此,系統爲什麼還能暫停整個世界的時間,這般神通廣大,不可能無法認知清楚這個聊齋世界。

可要說梅姨是微不足道,系統判斷錯誤正常。那麼,奇物的具體信息又該作何解釋?

奇物,固然聽着珍貴。

但對鬼怪的傷害有限,似那頭狐狸,就可以直接無視奇物的傷害。奇物能威脅到的,也就梅姨這種小惡鬼了。

這就是說,奇物和梅姨,其實是同樣的“微不足道”。

沒理由清楚一個,對第二個判斷失誤!

“奇怪,奇怪,但願是我想多了。”卓景寧眉頭微蹙,他將這份疑惑藏在了心底,然後開始爲這個任務蛋疼起來。

找到梅姨,然後再擊殺梅姨,這可不容易辦到啊!

先不說如何找到,就算是找到了,梅姨到底是怎麼樣一種重傷狀態,卓景寧也不清楚啊!剛好能一擊必殺,那麼最好不過。怕就怕,梅姨的重傷狀態,還不足以觸動的懲戒的“傷害加深”,產生一擊必殺效果。

到那個時候,梅姨恐怕會狗急跳牆,直接先殺了他。

鬼怪殺人,那可是輕而易舉!

“還好任務沒有失敗懲罰。”卓景寧微微嘆口氣,這個任務看情況完成吧! 卓景寧做事向來量力而行,逞能這種事情,他只做了一次……

那一次,他因爲違反秀場規定,被秀場殺了,而他救了的那個女孩,卓景寧借屍還魂後意外發現,已經當了明星,儘管不算大明星,但出道後,所飾演的恐怖片女主角備受人稱讚,至於個人生活方面,已經結婚好一陣子了。

所以,卓景寧不會再做逞能的事情。

龍紋戰神 如果任務無法完成,他就放棄,反正他的懲戒能在現實世界使用三次,還沒有被用掉。另外下次遭遇生死危機,時間線將會重置也沒用掉……

“等等,我這次怎麼時間線沒有重置?”

卓景寧念及此,不由一愣。他當時那狀態,可是差點死掉啊!

“難道說系統覺得我死不了?”

沉吟片刻,想不明白的卓景寧只能放棄繼續去想,然後開始去尋找可燃的材料。他先去的是廚房,有一些菜油和豬油,不過量不多,想要形成一場大火需要醞釀一段時間。

卓景寧便去找林伯,打算打聽一下什麼東西方便引燃。 第一豪婿 至於理由嘛,他可以說寒冬快到,天乾物燥,要提前預防一下。

人要找理由,一萬個都不嫌多。

不過這時候林伯突然跑來說,白老太爺來訪。

卓景寧先是一愣,這白老太爺是誰?林伯解釋了一通,卓景寧才知道這位白老太爺大有名頭,是本地有名的富家翁,所以又稱白翁。其信佛信道,廣積善行,一個兒子去了江南一帶當了大官,白家聲勢不小。

他這個身份的兄長卓志平,曾得到過白翁的幫助,勉強算是卓志平的半個老師。

玄天龍尊 卓景寧這麼一聽,只好立馬過去招呼。

這麼大一個來頭,還是卓志平的半個老師,於情於理於勢於規,都不得不去啊!

卓景寧過去的時候,見到一個鬚髮皆白,但精神很好的老者,穿着富貴,身邊跟着幾個僕從打扮的人,還有一個年紀和卓景寧相仿的青年男子,聽林伯介紹,這是白翁的小兒子,自幼讀書,只不過沒他哥那麼成器,考了快十年了,還沒個秀才功名,依舊只是個沒什麼用的小童生。

清朝科舉制度,童生、秀才、舉人、進士。從舉人開始,便可爲官。只不過需要門路和足夠的財力打點,才能去當個替補縣官。

“白翁,有失遠迎,還望恕罪!還望恕罪!”卓景寧一出口就趕緊上前。

“不妨事,不妨事,我是正好路過,本想來見見你兄長,怎想到……哎!”白翁連聲嘆氣。

一番客套的場面話後,祭拜了桌志平,白翁就告辭,並讓卓景寧有時候去白家坐坐,卓景寧滿口答應,也沒有多在意。

只不過在白翁走了後,一個原本站在白翁身後不言不語男子卻是停下,對卓景寧拱了拱手,道:“鄙人姓丁,是白翁的遠親。”

之前這人一言不發,卓景寧還當他是白家的僕人,這時候才發現這人穿着卻也不凡,因爲是一身絲綢錦緞,這可不是簡單人家穿得起的。

“不知丁先生有何見教?”卓景寧趕緊客氣道。

這人突然和他這樣說,必定是有什麼話要關照他。

“鄙人善相面,發現卓秀才給凡人相,特意相交。”這位丁先生這樣說道。

卓景寧一愣,他萬萬沒想到對方會這麼說。

“我觀卓秀才面前,是生死交替之相,常言道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秀才遭逢大難數次,至今安在,不正是後福無盡之人?”丁先生接着說道。

卓景寧頗爲不可思議的看着他。

丁先生見卓景寧這幅神情,就從懷中取出一本書,“秀才不妨看看,日後可來客源山找丁某暢談,丁某必掃榻相迎。”

卓景寧接過書,丁先生就走了,卓景寧趕緊去送客,然後回到屋內,才取出書,封面無字,翻開後,只看了兩眼,卓景寧就錯愕無比。

“這是修行祕籍?”

這本書上闡述的,居然也是那種修心的修行之法,只不過相較於《尋龍歸宗》,這本更加粗淺,含糊不清,對於餘燼心境描述都含糊不清,雲裏霧裏的,恐怕連著書者也才入門,對於鬼怪之時的逃命方法有一些,但遠沒有《尋龍歸宗》來得全面,這高下一目瞭然。

不過,這一本也並非什麼用都沒有,上面就有一點是《尋龍歸宗》上沒有的,那便是可以利用讀書,來增強心境感悟,以更快的接觸“俗世餘燼、空谷爲神、慶而生之”。

書上說,若是能多次接觸,那麼很快就可以達到慶神心境。

並且點明,這是著書者從一位前輩高人那得來的法子,只不過不知道那位高人的名姓,只能如此提明。

卓景寧不知道這位丁先生送他這本書做什麼,不過他已經打定主意,解決完手裏的事情,他就去客源山,拜訪這位丁先生。

卓景寧準備去喊林伯過來,不過他一出門才發現,這天色居然快黑了,已經是黃昏時刻。

現在是秋季,天黑的早,卓景寧不有心中焦慮,那頭狐狸可通過許三孃的嘴說了,要讓他今天就放火。

雖然那頭狐狸今天不放火會怎麼樣,但卓景寧心裏還是萬分不安。

因爲那頭狐狸,必然是暗中注視着這裏。

這種人爲刀俎我爲魚肉的感覺,實在是很不好受!

他咬緊牙關,直奔廚房,再找助燃的,已經來不及了,他便準備先讓廚房着火,之後就再視情況而定吧!

倉促之下,這是沒辦法的事情。

“相公,匆匆忙忙,這是要去哪兒?”忽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出現在卓景寧耳畔。

卓景寧身子一僵,這般帶有媚意的呼喚,除了梅姨,又會是誰?

他僵硬的轉過頭,循着聲源看過去,果然是梅姨,只見她站在走廊的一根柱子後頭,遮掩住半個身子,伸出一隻手,在衝他揮動着。

“過來呀,相公~”

“來嘛,相公~”

“傻站着幹啥,這裏沒人,快來和妾身快活,讓妾身爲你鬆鬆筋骨~” “這個騷貨。”卓景寧心裏頭暗罵一聲,梅姨這聲音真的是媚到了骨子裏,叫的人骨頭都軟了。

不過這個時候,卓景寧連猶豫也沒有,他直接對準梅姨,在腦海中虛按了一下懲戒。

視野左下方的懲戒,一下子陷入了黑暗狀態。

生效了!

這是懲戒進入冷卻階段的標記,冷卻時間是半分鐘,30秒的時間,和遊戲中無二。

而這半分鐘的時間,足夠鬼怪將人殺死。

卓景寧這是搏命之舉,如果這一擊沒有觸發懲戒的“傷害加深”,造成必殺效果,那麼他就得面對這個女鬼的兇殘報復。

然後,卓景寧就看到梅姨突然僵硬住了。

跟着,一下子虛化。

就像是篝火堆上的白煙,被風一拂,緩緩消散。

“一擊必殺……”卓景寧鬆了口氣,整個人如釋重負,謝天謝地,還好是觸發了的懲戒的“傷害加深”,直接將這個女鬼給殺死了。

有風吹過,卓景寧只覺得脊背上冷颼颼的,這是剛纔一瞬間躥出來的冷汗。

卓景寧突然覺得自己挺無情的,不知道時和梅姨蜜裏調油般,甚至完全沒有顧忌,不怕自己的身體出問題,明白真相後,又變得狠辣無比,瞬間翻臉不認人。

“不過……她不死,就得我死。”

卓景寧呢喃道,這纔是最關鍵之處。就衝這個女鬼被那頭狐狸打成重傷後,沒有選擇逃走,而是回來找他,恐怕是打定主意要吸乾他來恢復她自身元氣。

到了這一刻,他兩的身份已經完全轉變成了——獵物和獵食者!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任務完成了……”

卓景寧忽然意識到,自己可以馬上會現實世界,休整一下,然後準備一套儘可能不露馬腳的放火假死計劃。

“只是,系統之前不是說梅姨已經逃走了,要我去追殺?但明明還在這附近?”卓景寧很快就想到了這一點,不過這一次他沒有再深思,而是把這個疑惑藏在了心底。

因爲他的注意力,全被視野中的懲戒變化給吸引住了。

原本,卓景寧視野中的懲戒圖標,是一道紫色的破空電光,還有幾道光暈。然而眼下,卻變成了紫白色,圖標形象也變成了一顆猙獰無比的青龍頭,周邊孕育着雷雲風暴般,氣勢看起來極爲驚人!

甚至在這青龍頭的嘴裏,還有出現了一個“1”的數字。

因爲這番變化,卓景寧腦海中跟着出現了信息。

шшш ▪ttκǎ n ▪¢Ο

“通過懲戒,成功擊殺聊齋世界難纏鬼怪——豔女鬼梅姨,獲得一層加成。”

“懲戒自動升級,可在現實世界、聊齋世界隨意使用,能對鬼怪生效。冷卻時間,由30秒增加爲3分鐘。”

“懲戒加成選擇。”

“一、力量加成1點。1點力量,可帶來敏捷、體力等全方面的強化。”

“二、體質加成1點。 勾火總裁,老婆吃你上癮 1點體質,可提升自身的防禦能力,如果皮膚韌性、厚度等。”

“三、心境加成1點。1點心境,由宿主當前心境決定。若是餘燼心境,則加成一倍餘燼心境。慶神心境,加成一倍慶神心境。年輪心境,則轉化爲一道年輪印記。”

“每一種選項,最高可疊加33層!當一種選擇疊加33層後,再次擊殺難纏鬼怪,可生成新的懲戒加成選項!”

卓景寧沒想到這纔是懲戒的正確打開方式!

原來是要他擊殺了一頭鬼怪,才能正式擁有這一個不可思議的技能!

“這麼說來,懲戒和系統不是一體的?原來我有兩個金手指?”卓景寧忽然想到了這一點,不由欣喜若狂,而且根據之前的任務看來,系統的金手指等級,明顯比懲戒高啊!

然後,卓景寧趕緊在心中默唸:“加成1點體質!”

這懲戒升級後,冷卻時間居然從30秒變成了3分鐘,這個冷卻過程無疑是漫長的。所以,一旦無法擊殺鬼怪,如何扛過三分鐘時間的鬼怪報復,就成了首選!

選擇確定後,卓景寧一瞬間就自己身體中出現了細微但明顯的變化。他呼出一口氣,氣息很綿長,這是肺活量提高的表現,也意味着他的體質,從內臟開始就有了明顯強化。

之前因爲和梅姨纏綿,卓景寧老有一種“心有餘而力不足”的乏力感,此時這一點體質加成,讓卓景寧頓時有種他可以大戰三天三夜的感覺!

“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面對鬼怪,有了更高的逃命和掙扎可能。”卓景寧這樣說道。

而這時,他腦海中再次出現了信息。

“宿主選擇確認,懲戒正式綁定宿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