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心說,呵呵,你黃霸天不是抱白家的大腿,想成爲東海王嘛,有沒有想過會有這麼一天,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棋差一招,滿盤皆輸啊!

而此時黃霸天,他聽到林辰的話語,瞬間癱倒在地,一張老臉蠟黃。

冷汗,就好像下雨一般,瞬間將他打透!

絕望了,這一刻,黃霸天絕望了。

他畢竟是一方梟雄,他明白,林辰說出這樣的話,那就代表他們黃家絕對再無翻身之日了,黃家徹底敗亡了!

但是,黃霸天身爲黃家家主,又怎麼能坐視黃家毀在他的手上。

想着,就見黃霸天看向林辰,面帶決絕的說:“林辰,投靠白家,幫着白家對付沐家,是我一個人的主意,是我一意孤行,跟黃家的其他人沒關係!”

“林辰,我知道我死定了,但求求你,求求你放過我們黃家一馬吧!”

“我們黃家可以永遠退出東海,甚至退出南方省……”

“你覺得你有資格跟我天條件嘛!”不等黃霸天把話說完,林辰直接打斷他。

看着黃霸天,林辰的眼神變得深邃起來。


眼神深沉的宛如無波古井,讓人一眼望不到低。

“黃霸天,我只問你一句,如果今天失敗的是我,輸的是我,你會放過沐家嘛……不要跟我說你會,這話恐怕連你自己都不會相信吧!”

“既然你不會放過沐家,那又有什麼資格求我放過你們黃家哪!”

黃霸天一張老臉,瞬間變得慘白無比。

他明白,林辰說的沒錯。

如果今天失敗的是林辰,他也不會放過沐家,會將沐家趕盡殺絕,哪怕白家不殺,他也會這麼做,因爲他不會因爲一時心軟,而給黃家留下一個敵人。

梟雄做事,不問人性,只問得失!

這一刻,黃霸天啞然無語。

“黃霸天,我可以給任何人機會,但絕對不會給背叛過我的人機會,希望你這輩子可以長點記性,下輩子,不要在做一個背叛者了!”

林辰說完,大手一揮,當即有人上前,蠻橫無比的架起黃霸天,拖着就走。

黃霸天則好像一條死狗一樣,一臉的慘然,默默的選擇被人拖走!

黃霸天完了,黃家完了,這一日註定是黃家的末日。

周圍的人看着,他們知道等待黃家的的結果是什麼。

一個個,全都暗自唏噓不已!

這還真是山不轉水轉啊!

想不久之前,黃霸天還一副勝券在握,自以爲自己可以成爲東海王那,結果轉眼的功夫,一切算計就這麼成了泡影,成爲了一場美夢。

黃霸天被帶走之後,林辰發佈了他第二道命令。

對白家在東海的所有殘餘勢力,進行清剿,一個不留。

這段時間,白家在東海沒少動心思,也購置了不少產業,準備在殺掉林辰之後,對東海進行入住,一方面扶持黃家,一方面也擴建自己的勢力。

雖然古武家族不同世俗家族,但是畢竟還是在世俗,所以產業也很重要。

而林辰要做的就是把這些產業全都劃歸到他的名下。

而隨着林辰的命令下達,這一天,整個東海風雲悸動。

老百姓們沒有什麼感覺,但是,東海官方,得到消息之後,卻是緊張的不行不行的,知道是修真者的惹出的事情,所以,官方第一時間通知了龍門。

官方沒有能力轄管修真者的事,這些事,只能交給龍門來處理。

而龍門在得到了消息之後,立刻前往東海,暗中維穩!

一旦爆發修真者之間的大戰,他們會第一時間出手,以雷霆手段制止,好在,緊張之餘,他們多慮了,東海並沒有鬧出太大的風波。

第二日,龍門撤走了大不服的力量,只留下了一少部分。


第二日,沐家的老宅,林辰看着翻新一遍的老宅,微微蹙眉,轉頭對身邊的沐婉晴說:“婉晴,這裏要不然就買了算了,咱們可以搬到黃家的祖宅去。”

“這裏出了這麼多人命,我怕你們會住不習慣。”

黃家被滅了,祖宅空了下來,按照林辰的設想,是準備把沐家搬到黃家祖宅去,畢竟那裏更大,而且也更氣派,更適合作爲以後他們的住所。

沐婉晴看着林辰,衝着他抿嘴一笑,眨巴這大眼睛說:“你就把我想的那麼膽小啊,不就是死了幾個人嘛,難道還能鬧鬼不成。”

“再說了,這老宅子是太爺爺和爺爺拼搏了好幾輩留下的,就這麼廢棄掉不合適,修一下,在擴大一下,不比黃家的差,不用搬的。”

這時沐榮華聽到聲音,也走了過來,點頭道:“嗯,晴晴說的沒錯,沒有必要搬家,其實老宅這裏佔地位置很好,後面半片山都是咱們家的,日後在大規模擴建一下,只會比黃家氣派,不會墜了咱們沐家的威名的!”


沐榮華此時顯得吹風得意馬蹄急,一掃昨日的疲態。

五十多歲的人,此刻一臉的春風,顯得他更年輕了不少,說四十都有人信。

林辰也就是隨口一說,既然兩個人都不同意搬家,那就不搬,反正他對住在什麼地方也沒有什麼意見,房子再大,裏面沒有自己在乎的人,也沒意義。

當然,把房子擴大一點,也是應該的。

點頭道:“那好,那就不搬了,不過岳父擴建的事情還是要上日程的,咱們沐家現如今如日中天,既然如日中天,就該有樣子。”

“古代的皇帝打下江山,爲啥要建皇宮,那就是因爲門面是權勢的體現。”

“好好好,聽你的,聽你的,哈哈哈……”沐榮華開懷大笑。

就在這時,突然,門外,一個保安跑了進來。

“家主,姑爺,小姐,外面來了一輛車,說是楚家人。”

“快請!”沐榮華不等保安說完,立刻急道。 楚家跟林辰關係很深,這一點沐榮華是知道的。

而且,沐家之所以在林辰沒有回來之前,還能能撐這麼長時間,楚家是出了不少力的,要不是楚家出面,正面擋住了白家,沐家早就滅了。

沐家之前對於東海的統治,可沒有到牢不可破的地步,黃霸天就是個例子。

而原本,沐榮華還想着,等到家裏這邊的事情徹底結束之後,去楚家拜訪一下,當面感謝一番,卻沒有想到,人家楚家先一步來人了。

於情於理,都不可把來人擋在門外。

保安聞言,二話不說,立刻通過對講,聯繫外面的保安開門。

片刻之後,一輛悍馬車開進了沐家。

車停下,緊跟着就見一個靚麗的女孩從車內跳了下來。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楚瀟瀟。

沐榮華認識楚瀟瀟,見人下車,連忙招呼着林辰還有沐婉晴迎了上去。

“原來是楚小姐,楚瀟瀟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啊,抱歉抱歉!”

“沐叔叔客氣了!”楚瀟瀟衝着沐榮華報以微笑迴應。

楚瀟瀟雖然刁蠻任性,但是也分場合,也對人,比如面對沐榮華,她就顯得很是大氣,頗有大家之女的風範,加上她長得本就漂亮,一時亮眼。

緊跟着,楚瀟瀟掃了林辰一眼,隨後不動聲色的將目光落在了沐婉晴的身上。

臉上綻放出一個特別可愛的微笑出來:“沐姐姐你好!”

“你好,瀟瀟妹妹!”沐婉晴微笑這楚瀟瀟。

二女不是第一次見面,互相也認識,談不上關係好,但是也不錯。

不過,林辰還是看得出來的,兩個女人並不是表現出來的那麼友好,兩個女孩眼中,似乎有着某種情結在裏面,有點針尖對麥芒的意思。

倒也正常,同性相斥嘛,何況兩個女孩都是極品女人。

男人接觸,比的有可能是事業,人格魅力,還有各自實力,而女人相比的,則簡單的多,比美麗,比魅力,尤其是兩個極品女人。

不過,要說比較,兩個女人都各有千秋,各有美豔之地,哪有那麼好分勝負。

兩個女人目光交織了片刻,隨後,不約而同的收斂目光。

沐婉晴微微一笑,上前挽住楚瀟瀟的手說:“瀟瀟妹妹,林辰跟我說了一些經過,我還真要感謝你纔好,謝謝你送林辰去少室山。”

“姐姐客氣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林辰對我楚家也是有恩,我們保護他理所當然,姐姐不用一直放在心上,哦對了,姐姐,我這一次過來,是祝賀你們的……沐家成功擊退白家,成爲了東海第一大家族,不折不扣的東海王,可喜可賀!”

“那還不是多虧了楚家,要不是楚家之前幫着制衡住了白家大批力量,我沐家早就已經敗亡了,那裏能等到林辰回來那!”

“咳咳……那個,楚瀟瀟,客氣的話就不用說了,你這纔過來是有事吧!”

林辰看着二女互相客套,說些不鹹不淡的,他輕咳一聲,打斷。

他可以肯定,楚瀟瀟這一次過來一定是有事,是楚老爺子吩咐他過來的。

有事就說事,扯一些沒有用的幹嘛?

楚瀟瀟轉頭看了林辰一眼,小臉瞬間垮了下來,狠狠的白了林辰一眼,也沒搭理他,衝着沐婉晴笑道:“姐姐,有時間咱們要多聚聚哦,不能整天忙工作!”

“對了,姐姐皮膚這麼好,是不是經常去保養啊,改天帶我一塊。”

楚瀟瀟依舊不說正事,跟沐婉晴扯上美容的事了,而沐婉晴見狀,只能笑着迴應,一時間,兩個人又談論起來,而且越聊性質越濃。

越聊越沒譜了!

女人啊,有的時候談論起八卦家常,真的是沒誰,比男人能說多了。

而林辰見狀,也是無語了,蹙眉看着楚瀟瀟。

好,我看你能東拉西扯多久,看你到底說不說正事!

想着,林辰轉頭看向被晾在一邊的沐榮華道:“岳父,收攏黃家生意的事,您老還是過去督促一下吧,免得出現對接紕漏。”

“錢元雖然效忠,但是也不能完全信任,有些事情還是親自過問一下的好。”

“嗯,好,那你們聊!”沐榮華點了點頭。

沐榮華也覺得自己在這有些多餘,顯然,楚瀟瀟並不太買他的賬。

這要是放在從前,沐榮華覺對會不高興,畢竟他是沐家的一家之主,但是現在,前有林辰,加上對方又是楚家之人,所以被冷落,他倒也不氣。

說完,點頭離開。

這時,沐婉晴已經邀請楚瀟瀟進屋,兩個女人手拉手坐在客廳沙發上,依舊聊着一些男人不感興趣的事情,比如美容購物什麼的。

林辰自顧自的站在一邊,也不在意,閒來無事,打開電視,看起了新聞。

這兩天,東海市的頭條新聞幾乎都炸鍋了,新聞全都是圍繞沐家。

比如沐家強勢收購黃家資產,比如沐家併購某個大型企業,比如沐家股票飆升,反正,如今的沐家,在東海,絕對是不折不扣的明星人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