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徹徹底底擊碎了所有人心中某些異樣的東西,即是致命、又比天籟之音更加美妙幾分的聲音,劃破瞭如死一般寂靜的紅三環體育館的半空後,驚響在所有人耳中,震響在所有人心中!


“第二球!”張若寒的大喊聲,將所有人呼吸的本能召喚回體內後,整個紅三環體育館裏的安徽觀衆們,再也無法坐立於板凳之上,全部不分先後的站起身,用力揮舞手臂,拼命的吶喊着三個大字:

“張若寒~~~~~~張若寒~~~~~~~~~~~張若寒~~~~~~~~~~~~~!”

……

“張若寒,張若寒,張若寒?”表情呆若木雞的孫均,無意識的隨着雷鳴般的歡呼聲,低聲沉吟着張若寒的名字,實在無法想象,從來沒有在二夾一的情況下,被人斷過球的古加泥,竟然在一對一時被人斷球了!

而且還是在用出了連國手都可以一閃而過的絕招之時,

這~~~~這~~~~這怎麼可能啊!!!!

……

“老吳,剛剛那球,是怎麼回事?”陸其順端起荼懷,一口喝完懷中的所有茶水後,雙眼巨睜的瞪着在籃球場上勝似閒庭信步的張若寒,隨口向身邊的吳霆問道,可是久久沒有迴音。

十分不解的陸其順回過頭,卻看到滿臉極度亢奮的吳霆,仍在一動不動的盯着球場上那個背後閃耀着耀眼光芒的十三號!

“老吳!”

心下嘆了一口氣的陸其順,伸出手指在吳霆的肩膀上推了推後,終使得吳霆回過神來,誰料,吳霆剛一回過神,張口便向陸其順問道,“陸祕書長看到沒有?古加泥被斷球了!”

“看到了,看到了!”

陸其順點了點頭,待吳霆的臉上的神情平靜一點後,向吳霆問道,“可是,張若寒究竟是怎麼做到的?我只知道古加泥的身體,飛快向張若寒的右邊橫移,眼看就要一突而過時,籃球卻突然的向後倒飛出去,真是讓我想不明白啊!你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嗎?”

吳霆搖了搖頭,臉上出現了一個容光煥發的笑容後,向場上望過去,輕輕的感慨道,“我也沒看清這是怎麼回事,只知道在張若寒手中,總會有奇蹟發生!彷彿他天生便是一個能將不可能,變爲可能的奇蹟創造者!”

聞言後心神猛然震了一下的陸其順,順着吳霆的目光向球上場凝望過去,目光鎖定在一個毅然挺立的身影后,無意識的在嘴邊呻吟道:

奇蹟創造者?

…….

不可能!

不可能!

不可能!

古加泥緩緩的擡起自己的雙手,一邊滿臉不敢置信的盯着雙手,一邊在有點混亂的腦海中,自語道,

我被斷球了?

在一對一的情況下被對球了?

被自己最想打敗的張若寒,斷球了?

越想越痛苦的古加泥,那張英俊的面孔上,隨着張若寒“第二球”的大喊聲,而猛然浮現出一片濃濃的鐵青之色!

第二球!

六分!

認爲張若寒根本沒可能奪回去的十分之差,已經眨眼間便被張若寒硬行奪走了六分!

這讓施展出百分之百實力後,以爲勝卷在握的古加泥,如何接受得了啊!

然而就在這時,更讓古加泥無法接受的事情發生了!

跑回省工院半場上的張若寒,又是一次雙掌互擊之後,猛然大吼道:“華橋,不怕丟球的話,就再過來!”

聽到張若寒的大吼聲後,古加泥只覺得一股比岩漿更燙幾分的血氣,瞬間從雙腳上,從雙手上直腦中衝去,衝得腦中,像是猛然炸開一樣,朝天噴出了無比熾熱的怒火!

什麼叫華橋,不怕丟球的話,就再過來?

根本就等於在暗示着自己,

古加泥,不怕丟球的話,就再過來嗎!

……

張若寒!

你真行,你真有種!

我這就過來!

讓你看看!

看看你還有沒有本事,再次從我古加泥的手中,

斷球!

任憑全身的怒火不停的向天際怒射開來之時,古加泥縱身像華橋大學的籃下狂跑過去,幾乎是以大吼的分貝,向剛剛從主載手中接過籃球的蔣心心叫道:“心心!傳球!”

場邊的謝君發現古加泥的不妥之處,不禁叫了一句:“加泥,不要衝動!先下來休息一會吧?”

“教練,你不相信我嗎?我什麼事都沒有,好得好!”古加泥轉過頭,向場邊的謝君吼道。

“哦!”

謝君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但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只是默默的坐在場邊,

既然古加泥已經這樣說了,他還能說什麼?

他只有去相信古加泥!

畢竟這兩年來,華橋大學的所有人,還從來沒有不相信過古加泥!

蔣心心滿臉驚訝的看了看古加泥臉上古銅色的皮膚下,泛起的幾分淡淡的紅色後,將籃球向古加泥傳了過去。雖然,他也在考慮古加泥這樣爆走的情況下,是否有何不妥之外,但心中對古加泥的最大信任,還是讓他什麼話也沒說的,跟着古加泥向省工院的半場衝了過去!

……

張若寒打量了一眼怒火中燒的古加泥,突然向站在自己前方的江文大笑道:“哈哈,小文,這球你去防古加泥,他的球非常好斷,快去斷一個下來!”

說完後,張若寒向是爲了讓所有人,知道自己說的是實話一樣,像後退了幾步,站立在罰球線還要靠後的地方,留出空檔,去給江文一對一,斷古加泥球的機會!

“ok~”

江文滿臉大笑的順着古加泥狂奔的方向移了幾步,彎下腰,擺出了要從古加泥手上斷球的防守姿勢!

什麼!

目睹這一切的古加泥,差點被氣的當場吐血,縱橫cuba兩年之久,縱橫cba聯賽一年之久,何曾有過對手,如此輕視自己啊!

張若寒!

你有何資格如此的輕視我!不就是非常走運的斷下我一個球嗎?

竟然去告訴別人,我古加泥的球非常好斷?

還讓你們主力陣容中最弱的一個隊員來斷我的球?

我我我

讓你們,斷個夠!

心下一聲幾乎帶着鮮血的怒吼後,眼中紅光大作的古加泥,從右側的四十五度角上,向橫立在自己面前的江文,狂衝了過去。

而此時的張若寒卻滿臉輕視的搖了搖頭,彷彿剛剛的一次斷球成功,而真的傲上了天,變得打心底的看不起古加泥似的,繼續向後輕輕的退了兩步,站在禁區線上,留給江方和古加泥非常大的一片單打空間後,等着江文把古加泥的球給突下來!

看臺上的陸其順看到張若寒如此張狂之舉,不禁非常生氣的想道,這個叫張若寒的小怪物,也太張狂了吧!

竟然留給古加泥這麼大的一片單打空間!

難道還真的指望,那個跟女孩似的球員,把古加泥手中的球,給斷下來?

真是笑話啊!

…….

古加泥一個大步衝到江文面前,持球的左手帶着古加泥的身體,猛然向江文的右邊,狂突了過去,口中更是在大吼道,

球來了,快來斷啊!

ok!

面對古加泥的狂突之勢,沒有絲豪膽怯的江文,迎着古加泥的吼聲,同樣的大吼一句後,順着古加泥突破的方向踏出了腳步,飛快的擋在古加泥的面前。

極品萌妻限量版 正準備打量古加泥一番,看看有沒有機會去斷古加泥的球時,卻突然的發現古加泥的身體,不可思議的猛然變起向來!

重生之嫡女為凰 一下子從江文的左邊呼嘯而過,瞬間晃過了江文,一腳踏在右邊的禁區線上,古加泥正準備上籃時,卻聽到從籃下飛撲而出的夜未明,爆起的一聲大喝,“

休息!”

古加泥眼中的那抹紅潮,瞬間變得更加濃後,跟本無視於夜未明的爆喝,毅然向前突了過去,

他要上籃!

他要得分!

誰也擋不住!

依靠對自己實力的絕對自信,古加泥衝到夜未明的身前時,右腳落在地上的瞬間猛然將籃球雙手向右推去,引得夜未明本能的向古加泥傳球的方向移動了身體之後,竟然利用落在地面上的右腳,爆蹬了一下地面,一個墊步,從夜未明的右邊,自己的左邊,突得插進了禁區裏,

剎那間,古加泥的眼前便只剩下那個橙色的籃框了!

輕輕舉起持球的右手後,古加泥託着籃球,向籃框放了過去,眼中的紅潮總算開始慢慢的變淡了!

這球,就是他送給張若寒的,

教訓!

輕視他的人,只有死路一條!

根本用不着打量籃框位於何外的古加泥,左手託着籃球一點一點的向上伸去時,卻心神欲裂的再次看到了那雙比萬年玄冰,還冰冷上幾分的雙眼,帶着一隻如閃電般飛射而出的大手,突然拍在了古加泥左手的籃球上,然後,在古加泥的面前,高速的轉過去後,轉出一個三百六十度的黃色圓圈後,於所有場上的球員,根本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猛然拍出剛剛搶到手中的籃球,向着華大空無一人的籃框,狂突了過去

背後那個13號的號碼,看在愣然回頭的古加泥眼中,竟然比烈日還要刺眼幾分!

不!!!

眼中的紅潮正在退去的古加泥,猛然頂着血紅的雙眼向前狂奔了過去,竟然在一剎那間,忘記了前方的那個十三號,可是本場比賽中跑得最快的人!

傾刻間,一紅一黃的兩道身影,從籃球場上一驚而過,幾秒後,便已衝到了華橋大學的三分線前,不知是否因在盛怒之下爆起了所有潛能,古加泥竟然先張若寒一步衝進了三分線內,猛然轉過身來,擋在了張若寒的眼前,

他決不會再讓張若寒得分了!

“讓開!”

張若寒眼中的冰冷目光更甚幾分後,頭一低就向古加泥的右邊硬突了過去!

純純欲動:首席別亂來 想硬來?

那就來啊!

古加泥全身的肌肉猛然繃緊後,跟着張若寒向右移了過去,正準備和張若寒來一次硬碰硬時,卻看到了讓他在本場比賽中,最心碎的一幕!

就在兩人的身體即將相撞的電光火石的一剎那,張若寒的臉上出現了一抹死神般的殘忍笑容後,猛地以左腳持地,發出“茲”的一聲巨響,瞬間把身體向前狂衝的力量一扯,以左腳爲中心腳,來了個高速的原地帶球轉身!

就在古加泥的身體繼續向右移去的瞬間,張若寒左腳猛然一蹬地面,一個超遠距離的後撤步,輕輕的落在了三分線外。

雙腳沾地後全力的一蹬地板,高高的撥起身形,然後,在最舒服的姿勢下,揮出了最舒服的動作。

高速旋轉的籃球,帶着張若寒的夢想,從一時重心不穩,腳步凌亂之後,猛然坐倒在地板上的古加泥,仰天而忘的心碎眼神中,“刷”的一下,落進了籃框裏!

全場一片譁然!

心神巨震的孫均從座位上猛然站立起來!

滿臉不敢置信華橋球迷們,突然從座位上站立起來。

華大的教練謝君,更是全身顫抖的一下從座位上站立起來!

所有了解古加泥的人心中,不約而同的打下了一個巨大的感嘆號!

這不是!!!!!

總裁愛吃回頭草 。。。。

張若寒冰冷的眼神,從古加泥心碎的眼神上飛快的劃了過去,於心不忍的默默想道,

對不起了,古加泥,被你自己的絕招打敗了,真的非常難受吧!

你是一個天才的球員,天才到我沒有多少信心去完全打敗你,只能用我的頭腦配合着自己的特長去打!

故意用言語和行動、輕視你,激怒你,讓你因爲一時的火起,被激怒得忘了傳球之後,纔可以把我的優勢完全發揮出來!

也許你會覺得剛剛的我,非常狂傲吧!

可是,在我狂傲的外表下,卻是一顆冰冷的心和異常冷靜的頭腦!

擡頭看了看記分器上七十四七十五的比分,張若寒轉身向省工院的半場走去,

還差一分!

但古加泥的心中,卻已經被自己種下了一顆陰影,

古加泥,你服輸吧!

……

“滴~~~~~~~~~~~”

華橋大學的教練謝君,面色蒼白的站在技術席旁邊,迫於無奈之下,不得不叫了個長暫停,更在心中不停的埋怨自己,爲什麼剛剛發現古加泥的不妥之後,不把古加泥強行給換下來。

直至造成了如今的這種局面?

是因爲自己太相信古加泥了?

還是因爲對方那個十三號張若寒,真的太可怕了?

超乎尋常的身體內,更有着一顆玲瓏剔透的心?

……

什麼cuba全國第一人,我呸!

垃圾!

看臺上一個滿臉歹毒之色的中年人,怒瞪了一臉茫然的古加泥後,用那雙讓人看上去就會覺得心寒的雙眼,死死的鎖定在張若寒的身上!

張若寒,

你先別得意!

……..

ps:通告本書從今天定爲每個星期更新三次,每六千字以上,這樣大家看起來以舒服點,省得每次半章半章,請大家多多支持小鬱謝謝,

更新時間爲,每週一,週三,週六

鬱郁林中樹2005。10。2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 正當秦少嶺和皇上在內殿中密談,等待膳食的時候,卻傳來一個令人驚慌失措,而又啼笑皆非的消息。

那就秦暮暮……掛在樹上了……

「她怎麼會掛在樹上?」

自從皇上將李雙希在宮中后。他雖然見她較少,但也知道那孩子,一直也算得上是安守本分的。

總裁的蘿莉甜心 皇上看著抿嘴偷笑的秦少嶺,心裡略微明白了幾分。自從秦暮暮進宮,他這個哥哥就一直找機會去看妹妹。就在剛才,皇上也知道,秦少嶺是從妹妹那邊過來的。

「不用說,就是你這壞小子乾的吧。」皇上敲了他的頭,「還說疼妹妹,就知道欺負人。」

「嗯……」秦少嶺想,如果不是自己慌了,走得急,事情應該不會變成這樣,「我本意想疼她的,只是最後的結果……變成了欺負。所以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