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從雙指夾出一張符,屏聲斂氣,精力集中:“天罡天罡,九炁煌煌。金光激烈,萬鬼伏藏。”


破……

靈符飛到半空,在半空中炸開,無數火星子紛飛,圍積在幾人頭頂的黑雲迅速散開褪去,漸漸露出冥界天空原本弄墨色。

腳下的青石板,退化成爲一個個的土堆圓包。

道路周圍的樹木,幻化成一塊塊的墓碑,有石碑,有木碑,上面刻着字。

小幽環視一圈,發現她們幾個人正在一個墳地裏。

墳地中間是一個橢圓形的山,山很大,很高,有幾百米之高。

而山一圈,有很多很多的小墳包。

粗略一看,以爲是亂葬崗,但細緻一看,這些墳都是有規則的。

根據易經風水論的佈置的:八卦聚陰風水陣。

在冥界生活這麼久,見到的大多是鬼魂體,很少有屍體,就是死亡,魂體直接魂飛魄散了,自然不需要墳。

而這裏的墳地,埋藏已久,墳碑上風化的刻印,已看不清楚字。

小彩作揖道:“主子,這是萬鬼鎮,我們已經進入萬鬼鎮了。”

“這是墳包哪裏來的??”

“不是的主子,都是萬鬼鎮的村民,死後埋葬在此。”

娘娘又偷襲陛下了 “他們到底是鬼是人,村名無緣無故的還能死,死後還要埋葬?”

冥界大多數鬼魂,要麼投胎,和家人在一起居住,其樂融融。沒聽說死了還要祖祖輩輩建墳的,冥界屬陰,魂體不受到強力的傷害是不會死的,有的鬼修,甚至比人的時更強。

說不通啊。

小幽沿着八卦陣走了一圈,指着中間一個墳碑說:“打開看看。”

小彩爲難了。

“鬼後,不,主子不行啊,這些這裏是萬鬼鎮的供奉之地,不能隨便打開。我當年進了村子受了他們恩惠,也來此處跪拜過,他們才放我離開,不然我也離不開這。”

“跪拜?”

“對啊!”

小幽蹙眉:“跪拜哪裏?”

小彩指着中間的大圓包。

小幽雙目凝神,看着山高般的大圓包深思。

走了幾步,從特定是角度向上看,大圓包像座墳,一座古墓,一個祭司臺,一個刻意堆起來的山,才導致這麼平整,這麼圓。

幾個人進來時被圍困,是誤入陣法裏,下面,真的埋藏人還是衣冠冢。

很多疑點,讓人不得不去懷疑。

小幽給幻蝶幻影使了一個眼色。

兩人幻化出鏟子,就開始挖地。

小彩還想阻止,小幽一凌厲眼色飆過去。

她低頭,不敢說話,臉色看起來不太好。

鬼魂比不人,挖起來速度很快,肉眼看不見動作,只見兩邊挖出來的土越堆越高。

挖到兩米左右深時,幻蝶喜叫:“主子,挖到了,下面有一副棺材,槐木,黑漆,方頭圓尾。”

校園那些事 小幽走上前:“拉出來。”

“好!”

幻蝶和幻影拉出來,小彩走到我背後,聲音有些抖:“主子,一會挖了咱們換回去好嘛,死者爲大,我們這樣做是不是顯得不太厚道。”

小幽皺了皺眉,問:“你值知本後的身份嗎?在冥界,挖個墳,還有縮頭縮尾?”

小彩跪下:“對不起,主子小彩逾越了。”

“行了,起來,別墨跡,你去旁邊燒點香火,算是給死者的慰藉。”

“是!”

她在墳頭燒火。

幻蝶幻影把棺材放平,準備打開棺材。

棺材拉出來,黑色油漆發亮,埋在土裏多年,沒有一點缺損,這樣的棺材放在陽間是極其不正常的,裏面要麼是殭屍,要麼是極其陰厲鬼。

冥界的棺材,第一次挖,還是有些好奇的。

幻影走到小幽身邊,幻碟說:“主子,我準備打開了。”

小幽點頭。

幻蝶從棺材頭,把木板往後面一推。

咔嚓,棺材板從棺材上落下來,落到地上。

她往棺材裏一看。

就這一眼,整個人愣在哪兒,盯着棺材裏,一動不動。

小幽好奇,上前。

時光和你都走散 譁,棺材裏居然裝着一屍體,不是魂體。

穿着黑色盔甲,頭太頭盔,年紀不過二十六七的樣子。身體保持完整,沒有任何腐爛和缺失,皮膚古銅色,面色剛毅。

手上拿一把佩劍,長三尺,很厚重,沒有一點生鏽。

在古代,能拿佩劍的,大多有一定的官職,不是將軍就是戶長。

幻蝶打開青冥燈。

這是冥界引魂燈,比普通引魂燈更亮,魂魄更喜歡圍積。

可八角青冥燈光線射下去,可以清楚看見此人的輪廓和陰影,不是魂體,而是實實在在的身體。

而棺材附近,卻沒有魂體,他的魂魄早已離開。

小幽看了一眼後,對幻蝶說:“關上,埋回去。”

“是!”

這個惡魔很欠扁 看了眼小彩,她比較好奇,想過來看看。

小幽問:“你是什麼時候來過這裏?”

“幾百年前。大概六百多。”

“那時,這裏的墳地方位就是這般嗎?”

“是的,主子。”

“村民們,有人穿着盔甲嗎?”

小彩想了想,搖頭:“沒有,都是穿着唐風服飾,不過現在都換了,全部穿您這樣的衣服。”

小幽點頭:“好了,燒完了幫忙埋上。”

幻蝶幻影將棺材放進土坑裏,放平後準備挖土沒坑,就在這時,兩人全部停下動作,四處窺望,眸色瞬間血紅。

最近的距離 哐當,幻蝶把鏟子一丟,走到小幽身前,擋住小幽。 小彩臉色微變,迅速一躍,落地,站到龍小幽背後。

“主子,鬼魂逼近,別動。”

幻影幻化出鬼氣,將挖開的墳墓和土堆,迅速堆積,填平。

但還是看得出動過,用幻術遮擋,看起來和沒挖開的墳無異。

剛做完這一切,前方五十米的地方,穿古裝的鬼魂浮現,慢慢的圍積過來。

不是一隻兩隻,很多,有三百多……他們向她們靠近,從隔着濃墨般的霧氣。

霧氣散開,五十米圍城十米的直徑,越來越近,面色一個個都很猙獰的看着她們。

手裏,還拿着兵器,有長矛,大刀,長劍……

穿着的服飾類似唐宋,卻又不像。

看着人越來越近,幻蝶回頭看小幽一眼,說:“主子,要不要動手。”

“靜觀其變,儘量和平解決,我們出來不是騷擾鬼民的。”

“可是,他們動了殺氣。”

其實,小幽能理解的,拋了人家祖墳了,這事就算放在陽間就也不能忍,不把人逮住扭送公安局,南嚥下這口氣。

想着墳墓裏的屍體,這裏又距離萬鬼谷很近,小幽問幻蝶:“能看得出是鬼還是殭屍嗎?”

“他們雙腳落地,地上有腳印,但看不出是人是鬼,有的鬼修強大着,修煉出實體,屬下無能,分辨不出來,也看不出來。”

“他們可能是鬼修,有強大的實體?”

“嗯!”

三人才如此警覺,加上百來個鬼衛,還有十幾個魅影,未必能全身而退。

小蝶說:“主子,一會盡量配合他們,最好不動手,他們駐紮在萬鬼谷千年,實力不俗的?”

“好!”

那些鬼越來越近,將他們全部圍住直徑從十米縮小成五米。

他們的眼睛血紅的敵視四人,武器對準她們。

幻蝶幻影小彩將小幽圍在最裏面,戒備的看他們。

劍拔弩張,氣氛緊張至極。

小幽很久沒有見過如此緊張的架勢,冥界太平盛世,很久沒打過仗了,不管是陽間和冥界,遇到她的鬼魂都無不下跪,高呼鬼後萬歲萬歲萬萬歲。

雙方就這麼僵持着,村民沒有進攻,只是拿着武器憤怒的看她們。

說他們是村民,但又不像是普通的冥界鬼民。

他們身上的鬼氣很重,圍積在一起,讓周圍的空氣濃度更大,像濃墨,氣溫也變得很低,原本十幾度低溫變成零下幾度。

總之,這羣鬼民很詭異。

在陽間的話,村民暴怒的蜂擁而上,早上來打人了。

這鎮子的鬼民,更像是訓練有素的組織者,軍人?某個宗教的教民?

小幽想開口說什麼……

話音未起,村民立即讓開一條大道。

兩米寬的大道,有一個手拿金仗,穿着深色大袍子,頭髮覆蓋厚絲綢的老婦人,從村民裏慢慢的走近來。

她看外表似八十多歲,腳步很穩,金仗上面的環扣隨着走路,叮叮響動。

聲音渾厚,帶着逼迫人的威壓,一步步的走近。

“你們是誰,爲什麼要闖入村裏的禁地?還要挖開祖宗的棺材?”

站在背後的小彩,一下跪到她面前。

“對不起婆姥,我們……知道錯了。”

小幽皺眉看小彩的樣子,她好像很懼怕這個婆姥,面對自己,她沒這麼懼怕過。

她很厲害,還是很兇殘?

婆姥伸出瘦骨嶙峋的手,將她從地上扶起來,眯着鬆弛眼皮,細緻端倪。

“小彩啊,幾百年沒見了,你還是跟以前一樣漂亮,你明知這裏是禁地,爲什麼還要帶她們進來。”

“對不起婆姥,你不要怪主人,主人是,是好奇才來這裏的。”

“你的主人?”

婆姥銳利眸光往小幽身上掃,帶着探究。

目光很陰,像碎了毒般,看在她身上各種不舒服。

不知從小幽身上看出什麼,本來嚴寒的語氣,變得委婉起來。

“既然是你的主人,身份背景定是不低,來了村子,村子就應好好款待,來人,待貴客……”

這一句待貴客,村民凶神惡煞,兇悍眼神全部收斂,手中對着她們的武器消失的無影無蹤。

劍拔弩張的氣氛,變得熱情至極。

每個人都像變臉一般,變幻了一張臉。

“貴客,來,去村裏歇歇腳吧,村裏好久沒來人了。”

“對啊,自從二十年前鬼王大人將萬鬼谷的厲鬼都清了出去,那些鬼都消失了一般,如今的萬鬼谷,毫無鬼氣,我們這個村啊,不管是殭屍還是鬼,都沒人進來了。”

“哎呀,這三個閨女長得這麼漂亮,我們家大柱子該到了娶媳婦年紀了,姑娘,去我們家吧,大柱子長得可俊了。”

“你們家的大柱子有我們家水生長的俊啊?中間那姑娘,叫啥名字啊,談對象了沒,有說人家沒,回我家,大嬸子給你介紹一個?”

那個號稱大嬸子的,伸手就開始啦。

幻蝶馬上站在小幽面前:“我家的主人矜貴着,不給人碰。”

“哦哦,大嬸子就是看見俊俏姑娘忍不住,來來,走了。”

……

一羣村名簇擁我們四人進村子。

村子保留着古代時的建築,黑瓦白牆,有石磚堆砌的高牆,外面刷上白漆。

腳下不是青石板路,是一塊塊大石頭擺成的路,每一個的大石頭上都雕刻佛的符號,還雕刻數字。

大嬸子告訴小幽:“村子不好走,也不好找,以前啊,就是爲了防止萬鬼谷的厲鬼從這裏出去,所以用開光的石頭刻上佛的符號,堆砌成路,這纔是唯一進村的路。”

“外面的人進來容易迷路,裏面的,除了村民,萬鬼谷在厲害的厲鬼都出不去。”

原來是這樣。

在冥界,自願守着萬鬼谷入口的,不讓鬼魂出去作惡的,少之又少。

小幽問大嬸子:“是什麼驅使大家,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看守萬鬼谷入口呢?”

“唉,你不知道大妹子,以前我們這裏也沒這麼繁榮,也就八十一個人,現在都一千人了,爲啥會這麼多人呢。有一些是家人被惡鬼吞噬了,惡鬼最後跑回萬鬼谷。爲了報仇,單一個人不敢進去,只能祖祖輩輩守在入口,爲鬼修,變得強大,然後在進去復仇。” “後來年歲已久,有些殭屍老去或者看破紅塵歸西,我們就把他們葬了,大妹子,你們怎麼往那邊跑了,這可是禁區,不能進去的。”

小幽笑了笑,沒說話。

老殭屍看破紅塵……

這話哄哄小孩子還好,她未必會信,隨便挖出一個墓葬,屍身不腐的將軍,都成殭屍。

在南陰還好,可在北冥境地說不過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