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從畫里走出來的人大概就是這個意思了,英俊的眉眼,精緻的五官,修長的身體。


顧柒看得口水都要流了,她就在想一個問題。

這個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完美的男人,老天爺也太不公平了。

給了他一張好皮囊,同時還給了他一個精明的大腦。

「小樞樞,你是像你爸爸還是像你媽媽?我完全無法想象能生出你這樣妖孽的人……」

穆南樞的眸光掠過一抹傷痛,很快,顧柒並沒有注意。

顧柒還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小樞樞,將來咱們的孩子一定很漂亮吧。

要是女孩子就要像你一點,眉眼和五官都像是畫里畫得那樣,平時喜靜。

如果是男孩子就得像我,我帶他爬樹泡妞,我們母子合併,天下無敵,哈哈哈……」

顧柒的聲音治癒了穆南樞眼中的那一抹憂傷,他看著那個壞壞的小丫頭。

「想解開嗎?」

顧柒想得正開心呢,連連點頭,「要要要。」

水聲「嘩啦」作響,一絲不掛的穆南樞從水裡走出來。

顧柒害羞的紅著臉,「你你你耍流氓。」

修長的腿朝著她邁過來,顧柒大眼巴巴的看著穆南樞。

總覺得現在的穆南樞和幾分鐘前的人狀態不太一樣,幾步就走近了自己。

他一手撐在她身後的洗臉台,一手捏起了她的下巴。

本就高挑的穆南樞低頭看她,帶著一身水汽,眼中有些複雜的神色。

他突然而來的親昵讓顧柒有些手足無措,「小樞樞,你這是……」

「顧柒,你真的想給我生孩子?」

原來是這個問題啊,顧柒想也沒想的點頭回答:「對啊,我敢打賭,咱們的孩子一定……唔……」

那人已經俯身吻住了她的唇,顧柒懵了。

自打兩人確定關係以後,穆南樞對她只能說是以禮相待,他甚少會有這樣主動親密的舉動。

然而此刻他主動的吻,讓顧柒心緒不寧。

他閉著雙眼,細長的發垂落下來,她瞪大眼睛。

穆南樞很動情,很認真。

原來扳倒穆南樞的秘技就是生孩子?

顧柒被他吻得全身發軟,忍不住雙手環著他的脖子,整個人都掛在了他身上。

身後的鏡子映出一雙難捨難分的人影,說不盡的纏綿。

一顆冰涼的水珠滑落到她的胸前,她忍不住輕呼了一聲:「好涼。」

穆南樞鬆開她,發現自己帶著水汽的身體將她的衣服都弄濕了。

小丫頭小臉粉撲撲,哪怕身著男裝,此刻卻也透著異樣的媚態,大眼媚眼如絲的看著他。

「小樞樞……」她似乎有些不滿他就這麼離開。

穆南樞沒有回答,而是取下她的假髮,一頭烏黑的髮絲就這麼滑落下來。

這樣的顧柒帶著些小女兒的嬌嗔,沒有平時的古靈精怪。

穆南樞喉結滾動,俯身在她耳邊道:「真的已經做好準備了?」

顧柒大眼睛眨巴眨巴,透著天真無邪,這樣的穆南樞男性荷爾蒙爆棚。

楊柳 她已經被迷得暈頭轉向,哪裡還分得清東南西北,也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他將顧柒的一縷髮絲別到耳後,聲音低啞道:「做我的女人。」

顧柒這才反應過來,他這是在徵求她的意見。

一把將他緊緊抱住,「時刻準備著。」

穆南樞伸手颳了刮她的鼻尖,「女人不都是矜持的,哪有人像你這樣著急的。」

「女人哪有矜持的,你沒看到那Emma的眼神,恨不得將你生吞活剝了。

我顧柒的字典里從來沒有矜持二字,我就愛吃自助餐要什麼,我自己拿。」

這樣自信又堅強的小女人,他沒有辦法不愛。

在她的小嘴上碰了一下,繼而聲音邪魅道:「那就今晚。」

他這是真的鬆口了,今晚就一定是今晚。

「那你不許騙我。」

「不騙。」

顧柒喜滋滋就跑了出去,如今已經是黃昏,今晚也不過就是幾個小時,她要好好準備一下。

穆南樞看著風一般離開的小女人,無奈的失笑。

重新泡回到水裡,穆南樞回味著剛剛的美好。

他雖然禁慾,並不代表他對女人沒有興趣,至少顧柒是能挑起他興緻的。

從一開始覺得她好玩,想要嘗嘗她的味道。

到後來他漸漸對她生情,這裡面他的心思有些變化。

才遇上她的時候,他對她是有些像是寵物的心理。

等認清了自己的感情,潛意識他開始對她尊重。

她不再是自己打發時間的寵物,而是他認定的女人。

顧柒提出要他在活火山建城堡,他同意了。

他本來是想等兩年,城堡建成,小丫頭也長大了,他才會要了她。

誰知道這丫頭天天變著花樣的折騰他,要是這麼下去兩年,他本來能行都要不能行了。

獵愛遊戲:神祕大亨很邪惡 剛剛聽到她那句話,內心之中湧起萬千複雜。

閉上眼,只有一片血腥。

像是他這樣的人,還會有人給他生孩子。

小丫頭的聲音就像是暖流一般流過他的心房,穆南樞那一刻改變了主意。

顧柒風一般的卷了出去,阿旺剛剛將顧浣送回房,顧浣也沒有合眼。

洗漱完畢準備休息一會兒,兩人在一起自然情從心起,唇就要碰上。

「砰」的一聲顧柒一腳踢開了門,嚇得兩人立馬分開。

阿旺跟做錯了事情的小孩一樣胡亂解釋道:「顧,顧小姐,你,你不是和先生……」

顧柒哪裡顧得上調侃阿旺,揪起阿旺的衣領就將他丟出了門去。

「我有事找小浣熊,等我說完了你們再啵啵。」

「哦。」

門猛地被顧柒甩上,阿旺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差點被砸扁了鼻子。

顧浣也有些不好意思,「小姐,你怎麼來得這麼突然,你身上還有水,要不然先回房換件衣服。」

顧柒激動的抓起小浣熊的手,「小浣熊,我要成功了。」

「什麼成功啊?小姐,我不太明白你在說什麼?」「今晚我就要洞房花燭,你是過來人,快教教我要準備些什麼!」 穆七陷入沉睡之中,穆南樞親自每天觀察她的身體數據,確定這個方案可行,穩定了半年左右,他決定由穆塵將她帶回到古堡休養。

穆塵看著那安靜沉睡的少女,手指輕輕撫著她的臉頰,「對不起,七兒。」

還是沒有機會帶她去各國遊歷,帶她吃想吃的東西,看遍世間美景。

這是最沒有辦法的辦法,即便是將來她醒了,很有可能還會影響發生身體被排斥的反應,連穆南樞都無法保證。

給穆七找到一個合適的心源實在太難太難……

琳達感傷的站在穆七身邊,這個從小就不能像是正常人生活的穆七如今只能靜靜的躺著。

「小姐,你安心的睡吧,我會一直守著你醒來。」

古堡因為穆七的沉睡變得更安靜了,穆塵知道她喜歡薔薇,特地又培育了一些品種。

哪怕是大雪紛飛的冬天,也會有嬌艷的花朵綻放。

他要穆七一醒來就能看到這漂亮的風景,薔薇一朵朵爬上古堡的牆體,沒有人敢亂動。

這座本就年代久遠的古堡里裡外外徹底被薔薇所包裹著,遠遠看去就像是童話里神秘的城堡,那裡面卻是也藏著一個睡美人。

春去秋來,日子轉眼便是幾年,穆塵更加沉穩。

不管工作再忙再累,只要有空他都會回來看看穆七。

穆南樞的身體越發孱弱,很多事情都交給了穆塵搭理,在外人面前穆塵就代替了穆南樞的位置成了穆爺。

他走南闖北,在全世界飛來飛去。

直到這一天,他無意中看到一個消息。

網路上的頭條新聞是一個金髮藍眼的男人,長相十分俊美,哪怕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他的外貌比起當年更加成熟,穆塵也一眼就認出了他。

在歐洲曾經救過穆七的男人,當年他離開以後穆七還花費了很多時間畫了他的畫像。

「幫我查查這個人。」

「是,穆爺。」

穆七很喜歡這個男人,除了自己之外唯一的一個進入穆七心裡的男人。

如果那丫頭身體能好起來,這個男人倒是和她挺般配。

很快資料就送到了穆塵手中,不看不知道,這一看嚇了穆塵一跳。

穆塵直勾勾的盯著司厲霆旁邊的女人,那張和穆七一模一樣的臉。

想著當年被顧柒帶走的女孩,其中有一個和她的血型一樣,就是為了那個女孩她才會遠走高飛。

事後穆南樞追查了很久一直沒有她們的下落,這麼多年過去,那個女孩總算是露面了。

就像是冥冥之中有一根線將這些人串聯起來,穆七喜歡的男人和她姐姐在一起了。

顧錦,原名蘇錦溪,被寄養在蘇家長大。

太太果然高明,為了躲避穆南樞的眼線,她居然捨得將女兒寄養在別人家裡。

也就是近年這個女孩才回顧家正名,因為司厲霆出現在大眾的眼前。

穆塵看著她的容顏,一個念頭在腦海中閃過。

這些年為了穆七心臟的事情他耗費了不少心力,也找了很多匹配她的心源。

就算是心源是匹配的,他也怕穆七身體無法和新的心臟相融,要是再一次出現排斥,問題又到會到了起點。

如果是她同胞姐姐的心臟呢?

這個念頭劃過穆塵的腦海,當他意識到自己竟然會有這麼邪惡的想法,馬上將這個念頭排出腦袋。

他怎麼能這麼想,就算自己沒有見過顧錦,但她卻是小七的親姐姐,是先生的親女兒。

如果沒有先生就沒有今天的穆塵,自己也不會認識穆七。

有時候一個念頭在腦袋裡出現,就像是一顆種子在懸崖紮根,哪怕條件艱難,你覺得不可能存活,但就是堅強的活了下來。

那顆種子在穆塵的心裡開始生根發芽,從那天起穆塵開始關注司厲霆和顧錦的消息,這件事他暫時隱瞞了下來,沒有告訴穆南樞。

穆南樞表面年輕,身體也早就被自己給弄垮了,這麼多年過去,顧柒是否還會回來,他的心裡也沒有底。

對顧家的事情也沒有再關注過,目前並不知道顧錦已經回了顧家的事情。

穆塵看著顧錦和司厲霆恩恩愛愛,兩人還有了一個可愛的孩子,他們組成一個幸福的家庭。

照片上顧錦笑容溫柔,猶如和煦的微風,雖然還沒有相處過,看得出她和小七的風格不太一樣。

顧錦笑得多燦爛,小七到現在還在沉睡之中。

穆塵坐在她身邊輕輕道:「七兒,我已經找到你姐姐了,以前你不是很想要見見你另外兩位姐姐嗎?

你看,這個就是和你媽媽一樣血型的顧錦,當年你媽媽就是為了她離開你們的,她就是你姐姐。」

穆七還在沉睡之中沒有醒來,也無法聽到外面的話,穆塵還是有空都會坐在她身邊告訴她最近發生的事情。

「你們真的長得很像,看得出你姐姐是個很溫柔的女孩子,對了,她和曾經救你的大哥哥在一起了,她們還有一個孩子,也是藍色的眼睛。

七兒,醫生說你就要醒過來了,你要是醒了心臟還是難受該怎麼辦?

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再不要受傷。」

穆塵一遍又一遍的在她耳邊說著話,穆七的頭髮長長了許多,常年不見陽光,她的皮膚白皙,下巴尖尖,就像是一個精緻的娃娃。

哪怕現在年齡和顧錦一樣,在外貌上比較,穆七就像是小几歲的妹妹。

一個是女人,一個是少女。

一旦有了那個念頭以後,每天晚上穆塵心裡就多了一個惡魔。

他的耳邊時常會想起穆七的話,「塵哥哥,我好想去很遠很遠的地方看看,做一做最刺激的事情,吃一次你平時不讓我吃的,玩一玩你不讓我玩的。

我想像普通人一樣大跑大跳,想要玩很久也不累,如果我有一顆正常的心臟就好了。」

從小到大穆七就只有這一個心愿,像個普通女孩一樣在陽光下奔跑。

連這麼簡單的要求自己都無法滿足她,穆塵整夜整夜睡不著。

穆七就要蘇醒,她醒來會是什麼樣子誰也不知道,穆塵抽了一夜的煙。

最後他做了一個決定,既然顧柒已經沒有下落,不知道生死,那麼顧錦的身體也沒有用了。

如果用她的心臟換給穆七,同父同母,應該就不會產生排斥。

從今往後小七就能在陽光下奔跑了,哪怕穆塵知道自己這麼做會遭來什麼樣的後果。

也許會被穆七厭棄,會被穆南樞懲罰,會被司厲霆報復。

為了穆七,他顧不得這麼多。

他看著睡顏甜美的如同天使一樣的女孩,緩緩俯身在她的唇邊輕吻了一下。

終極狂兵 「七兒,為了你,哪怕化身成魔我也甘願,等我,我一定會給你帶來一顆完美的心臟。」

天還沒有亮,穆塵猶如從黑夜中走出的惡魔,渾身帶著冰冷的寒意。

琳達揉了揉眼睛,「塵少爺,你又要離開了嗎?」

「好好照顧小姐。」

「是,聽說小姐就快醒了,也不知道這次醒來身體會不會好一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