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從沒想過會這樣,羅陽倒是怔了怔。


當眾人的目光投過來時,羅陽呵呵笑道:「我如果不是真心想幫你們尋找血煞子,我會來這裡?」

頓了頓,掃視一圈。

又接著說道:「講真,線索是有點線索,但是個啞謎。只有一句話,叫做在東不是東,在西不是西。就這麼多。我想了好幾天都想不出答案。你們也幫忙想一想,如果猜出來了,應該很容易就能找到血煞子。」

無為子感興趣道:「在東不是東,在西不是西?沒別的了?小兄弟,不要隱瞞什麼,為了大家省些精力,你應該把知道的都說出來。」

作為祝子姍的老公,眾人都覺得羅陽了解很多關於血煞子的秘密。

其實祝子姍沒跟羅陽講過什麼,只提過血煞子可能是在祭壇裡面。

現今羅陽隨便胡謅出一句,倒是把在場的人都迷住了。

「長老,一句話就隱含了很多信息,能參悟透徹,那就足夠了。」羅陽冷笑道。

這時花襲伊又老話重提。

「呵呵,大家分頭找吧。你們兩個,分別帶路。」花襲伊指了指血煞門兩個長老。

作為地頭蛇,無為子和長真子卻要聽別人的命令,他們老臉很過不去。

心裡不滿,卻也不敢太過表露出來。

明知花襲伊很容易動手,惹惱了她,要是打起來,無為子和長真子恐怕都敵她不過。

就算打贏了花襲伊,那結果只有更壞。

九陽殿會派更多的人來對付血煞門。

屆時,血煞門可能會被連根拔起,重演以往悲慘的歷史。

是以,無為子和長真子敢怒不敢言。

花花公子反對道:「不行!要就一起!不要分開!」

花襲伊不依道:「呵呵!寶寶不喜歡跟你作一隊,滾遠點!」

這話讓花花公子很沒臉,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

「笑笑妞!想打架就說!」

「呵呵!唉喲!寶寶好怕!」

話音未了,花襲伊卻先縱了過去,揮掌就拍花花公子的臉面。

二人就鬥了起來。

在場的人,能喊停花花公子的,估摸只有張靜了。

不過張靜卻不願出手,這還不是萬不得已的情況。

花花公子和花襲伊算是旗鼓相當的一對,斗戰起來的結果最有可能是打個平手。

何況二人都是謹慎小心的,不會因幾句鬥嘴就拚個魚死網破。

張靜只在一旁冷眼觀察。

血煞門二位長老一肚子火氣,雖是東道主,也沒心情勸架。

其他人就更不便出聲了。

花花公子和花襲伊纏鬥成一團,拳來腳往,砰砰作響。

地下室本來沒什麼風,二人打了起來后,空氣漾來漾去的,不時有強勁的氣流激射過來,拂得人面生痛。

當二人對掌時,砰砰聲堪比焦雷。

地下室迴響明顯,相當於把聲音放大了,更加震耳欲聾。

每響一下,都會讓人感覺是祭壇要倒塌了。

鬥了三五分鐘,花襲伊忽然一掌拍過去,沒拍中花花公子,卻打在了石柱上。

砰的一下,石柱粉屑飛濺。

這個時候,祭壇真的盪了盪。

眾人尖叫起來,花花公子和花襲伊卻無事人一樣,還在你來我往,作禮上往來。

在場的美人,幾乎都是羅陽的老婆。

聽著她們驚恐的喊叫,俏臉又寫滿了不安,羅陽一雙手一個胸懷難以同時把幾位美人都擁入懷裡。

唯一能使她們不尖叫的辦法,便是讓花花公子和花襲伊停手。

「花姐!不要打了,要出事了!」

羅陽喊了一聲。

「呵呵!出事大家埋在一起!」花襲伊答道。

「花姐,我還不想死!」羅陽大聲道。

一聲長長的呵呵笑過,花襲伊跳出了圈子。

不過花花公子還要衝過去,張靜突然開口說道:「你們太自私了!要是這裡塌了,誰也活不成!」

此言一出,花花公子即時收手了。

斗戰雖暫告一段落,但緊張的氣氛沒有消減。

忽然有腳步聲傳來。

轉眼間,便有黑衣守衛奔至兩位長老面前,大驚失色道:「長老,不好了! 重生小娘子的幸福生活 好像漏水了!」

聞言,眾人更驚了。

若祭壇塌了,那真的只有變成魚才能活下去。

無為子問道:「嚴不嚴重?」

黑衣守衛答道:「不是很嚴重。」

他的意思是指現時還沒到要立時退出祭壇的份上。

宅女的逆襲 沉吟了片刻,無為子說道:「各位,現在好了,這裡不安全了!」

祭壇里本來就充滿了危險,此時只是又添多了一重問題而已。

沒人應聲,無為子又說道:「今日不宜留在這裡了,大家還是先出去,等我叫人查檢過,要是沒事,再來吧!」

不過花襲伊不同意,冷笑道:「呵呵!一點小危險就怕成這樣?你不會想獨吞血煞子吧?」

一句話把無為子氣的臉都紅了。

作為老人家,他也是替大家的安全著想,才那樣說的。

當然,也夾雜著一點自私。

便是讓大家出去,他先檢查祭壇的建築情況,若沒大問題,就跟羅陽悄悄的來找血煞子。

若找到了,那就省了許多麻煩。

「花姑娘!你這話太傷人了!老夫……」

「呵呵!怎樣?你也想跟寶寶打架?寶寶倒霉死了!連你這種貨色也想來欺負寶寶,來吧!」

無為子哪裡是花襲伊的對手?

再鬥嘴下去,待會花襲伊主動出手,無為子剩下的幾隻老牙可能都要被打落地。

無為子憋紅了臉,面上肌肉在輕輕抽搐著,可知他內心極為憤怒。

「呵呵!繼續!不要出去!」花襲伊說道。

其他人則猶豫不決。 收到最新消息的時候,老貴蟲幾乎心臟病發,幾十條手腳都僵硬了,當初被東墨彤弓一棍打死它算了!

重新規劃?繞道?地球不拆了?

跟它巴不得地球突然原地爆炸無關,它的退休金都砸在這裡面了啊!

「不,不……」老貴蟲無法相信這個事實,手中那套買了100萬、剛剛還值180萬的L3天宮碗別墅,突然變得根本賣不出去。

在主要房產交易網站「房宇宙」,爆雷了,50萬套地球天宮碗房子正在掛牌出售,之前那些漲幅全都消失,現在不管是L5點的還是L1點的,全部跌破成本價,還在進一步下跌,20萬一套都沒人買……

老貴蟲看了一會,價格就又從20萬,直線跌到15萬,10萬……

還是沒有人買!

「不要啊。」老貴蟲跌跌撞撞地走去,此時星港里到處是驚叫聲、慘叫聲和哭聲,買了房還沒離開地球的那些人發出的。之前還是欣喜若狂,現在是快要跳太空自殺。

「……退錢,退錢啊!」走道上有人大叫道,「房子我不要了,退錢啊!」

頓時間,眾人紛紛醒悟過來一樣,也紛紛大喊,「退錢!」「地球要給我們個交待!」

「啾!」古魯米也在,怒叫道:「之前地球說好是拆遷房的,是拆遷房我才買!現在突然不是了,那地球是欺詐營銷,是騙人,必須退錢!」他那50萬是血汗錢啊,還背上了另外50萬的貸款。

「是啊。」「太可惡了。」那些炒房客也騷動起來,什麼時候虧過,怎麼能栽在這個偏遠星球!

眾人的情緒越發激動,絕對不能就這樣了結。他們一邊喊著口號,一邊朝著頂層觀景台走去。

「地球沒良心,騙我血汗錢,退錢,退錢!」

我的存檔女友 「退錢!」

面對這些抗議群眾,服務機器人們手足無措,蜂蜂已經把情況實時轉播給會議室那邊了。

但不只是星港裡面爆發混亂,外面整個地-月系統的五個天宮碗,都有業主飛船氣勢洶洶地衝來,一邊還給星港不斷發著信息,也是那一句。

另外還有幾十萬業主通過安賽波遠程抗議的,也是那一句。

「地球沒良心,騙我血汗線,退錢,退錢!」

會議室已經快被這些信息擠爆了,一片死寂仍然沒有被打破,眾人都像是石化了。

「呃……內部員工能悄悄把房子退了嗎?」三巨掄牛力沙聲地問道。他的目標是賺夠錢再造一艘血刀號,可不是在個鳥不拉屎的地方有一棟別墅……

「據我的分析,內部員工退房合情合理。」斯四四講得非常認真,「這不但不會影響地球的聲譽,還會加強聯盟內部的凝聚力,將是一個明智至極的決策。」

娜森飛暗地鬆了一口氣,好在她沒有買,當然了,她又不喜歡待在地面上。

「現在是不是先商量一下怎麼辦啊!」衛苗滿頭冷汗,看著全息影像里人們激動得都要到處打砸了。

「所有神運號員工,跟我過來,有點話要說。」林放終於說話起身,不再是石化蒼老的樣子。他、東墨彤弓和衛苗走到一邊,他沉聲道:「本船長嚴肅下令,跑路啟動。」

「跑路還行……」東墨彤弓微微點頭,「現在有2000億了,我們也算賺大了。地球就交給蓬萊接管吧,我們有這筆錢,可以有一個新開始……」

衛苗滿頭冷汗兼黑線,剛才還可能是「新仙槎號」的船長呢!他越想越要抓狂,「能跑哪裡去啊?就算跑去眾神星,我們還是會被追數的。我覺得現在我們最需要冷靜……」

「不,你需要這個。」林放拿出一本書塞給他,早就準備好了。

衛苗一看,《老賴速成100招》。

「喂,你們不用再在角落唧唧咋咋了!」那邊,三巨掄牛力不耐煩地叫道,「誰還不知道你們的打算,是在想著跑路吧。告訴你們,你們敢跑路,我老牛就敢發瘋跟你們拚命。」

阿柳大師很焦慮,「三兒,弓女,你們不能跑啊。」如果地球由蓬萊接管,他還怎麼當賭場主。

「我也跟你們拼了!」娜森飛拍桌,她被害得雞毛鴨血,現在才風光起來,可不能又成了托蘭笑柄。

「我給你們出謀獻策,貢獻不少呢。」斯四四急道,「那二千億,分我一百億就行。」

「哦……」林放望著這些傢伙,「造反?」

東墨彤弓猛然雙手抽出了爆能槍,對準他們,「一幫混蛋!誰亂動我打誰!」

「冷靜啊!」衛苗跺腳急叫,擋到了中間,這危險的氣息卻讓他彷彿打通任督二脈,想通了什麼。

「現在這個情況,不正是交通工程局想要看到的嗎?這個消息才放出來,我們自己就先亂了,不管是跑路還是崩潰,不都會變成哀求工程局來拆遷嗎?補償一千億也行?」

會議室里為之一靜,眾人思索起來。

「是了……」東墨彤弓喃喃,雙手垂下了爆能槍,「別忘記,我們地球可是有那什麼奇異物質的,他們說要改道,但可以改到哪裡去?」

「蜂蜂,把星圖放出來。」林放說。

「好的。」峰峰當即把全息星圖放出在會議桌上。

太陽系周圍有什麼星系呢,按人類的名稱說法,4.3光年外有「南門二」,比鄰星就在那裡;5.96光年外有「巴納德星」;6.52光年外有「Luhman-16」,10光年左右的還有沃夫359、拉蘭德21185等十幾個星系。

這些星系多數是一片荒蕪,少數的也有偏遠文明,比地球好不了哪裡去,但要拆遷也有一場麻煩。

而且關鍵是,沒聽說哪裡有奇異物質。

「這是欺詐戰術。」阿柳大師再次出聲,卻是一副大師的淡定風範:「工程局要在這片區域建蟲洞站點,要麼引爆太陽系,要麼把足夠的奇異物質從其它地方運過來,運輸費就要比拆遷地球還要多。所以不會的,他們改不了道,你們別上當了。」

「現在還用你說么?」東墨彤弓恢復了精神滿滿的氣派,「球長,我建議讓蜂蜂立即整理相關資料,出一份報告,然後對所有投資者發布。」

「蜂蜂,行動吧。」林放說。

蜂蜂忙活起來,一秒鐘后,這份名為「為什麼說交通工程局改不了道」的報告就發布出去。

林放掃視著三巨掄牛力、斯四四、娜森飛他們,「是不是有人要造反來著?」

「呵呵,我老牛沒看到。」

「球長,最近壓力太大了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