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徐龍淵眼神閃爍,柳然在意外中隕落的消息他早已聽聞,此刻卻是有些眼紅那枚武學傳承水晶。


難怪自己苦練了兩年的奔雷步,都摸不著蘇賢的衣角分毫。

「若只靠武學,徐某還真追不上蘇師弟那神秘莫測的身法,莫怪師兄動用妖獸了。」

徐龍淵謙恭一聲,身後一座烈火般的妖宮飄浮而起,只聽一聲蕭蕭馬鳴聲,一道矯健的火紅色身影從中飛出,一身潔白的毛髮,頸部有一撮火紅色的鬃毛,目似銅鈴,最奪目的還是背部那一雙舒展而開的火焰翅膀,雙翅寬約一丈,火燒般絢麗,羽尖如針。

「哇!終於看到徐師兄的烈焰駒了,真是太拉風了,泡妞神器啊!」

「如果我也有一頭飛行妖獸就好了……」

徐龍淵喚出烈焰駒的目的就是與他配合,合力限制蘇賢的身法。

否則,蘇賢如此靈動,饒是烈焰駒也無法從遠距離傷到蘇賢,畢竟烈焰駒是一頭遠程攻擊的妖獸。

但是,徐龍淵望見蘇賢的眼神,沒有一點緊張,似乎自己這種手段完全威脅不到他的感覺。

輕哼一聲,徐龍淵喝道:「烈焰駒,烈火之域!」

聞聲,烈焰駒仰頭嘶鳴,緊接著雙翅掀動,劃過半弧形,高台上妖氣灼灼,眨眼間噴出熊熊烈火,那些烈火如同柔水般靈動,竟迅速降落,覆蓋了整片高台。

烈火之中,蘇賢依舊是一臉輕鬆,完全視這片烈火之域為無物。

高台邊,圍觀之人都感受到了撲面而來的熱浪,紛紛遠離了一些,卻見蘇賢一點兒也不受影響。

「你的煉體武學是烈焰體?」徐龍淵面色古怪地問道。

蘇賢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

徐龍淵臉色一黑,本以為只有自己的能力限制了蘇賢的攻擊,沒想到蘇賢的烈焰體也反過來制約了他。

照這種情況來看,想必蘇賢的烈焰體早已完美跨過了煉皮和煉肉的階段,目前妖師四階烈焰駒的攻勢壓根對蘇賢造不成什麼影響。

出師不利。

下一刻,徐龍淵鬱悶地收起了烈焰駒,喚出了他的另一隻妖獸,重甲猿龜。

重甲猿龜剛一出來,便震得高台上塵土飛揚,龐大的一丈身形站立於高台上,土黃色堅實的身軀有一絲猿猴的特徵,古黃色猿毛遍布全身,四肢短小蜷縮,身軀背部卻背負著一個鋒利沉重的龜甲,龜甲邊緣布滿了凌厲的甲刺。

龜首之上,一雙狹長的巨目正凶神惡煞地盯著蘇賢。

重甲猿龜一出來,蘇賢就感到頗是頭疼。

它光是站在那裡,就給蘇賢一種無懈可擊的感覺,甚是無力。

這怎麼看都打不動啊!

與徐龍淵一戰,蘇賢已經要把自己榨乾了,身上唯一一張可以掀展的底牌,也只剩月銅傀了。

望著重甲猿龜,蘇賢不敢託大,心神通明,幽藍色的妖宮彷彿從深海中破水而出,一股徹骨的冰涼之意席捲全場。

嘩啦啦!

當月銅傀從中踏出,彷彿海水倒卷,聲響清脆,可是全場都響起了一陣嘲弄聲。

「他想幹什麼?月銅傀怎麼能跟徐師兄的重甲猿龜比?」

「重甲猿龜一腳就能踩碎月銅礦吧!」

「……」

不過,徐龍淵面色並不輕鬆,除蘇賢外,他是離這具月銅傀距離最近的人,他清清楚楚地從著月銅傀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棘手的感覺。

月銅傀那身幽藍色的造型,站在蘇賢身側,就連重甲猿龜都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渾身緊繃,結實的肉軀擠出一道道深淺不一的褶皺,雙掌拍擊,似是摩拳擦掌,興奮地朝月銅傀沖了過來。

蘇賢微微一退,將場地皆是讓給了月銅傀。

就連場邊不停譏諷的弟子們都不約而同地住嘴,獃獃地望著場地上一大一小的身影,終於知道蘇賢是認真的了。

重甲猿龜發起的衝撞,震得整個場地地動山搖,可月銅傀身形一閃,如騰雲駕霧的蛇仙,身影無跡可尋,詭異地化為一道道殘影,輕鬆地躲開重甲猿龜的攻勢。

「這是……騰蛇仙游步?」徐龍淵瞪大了眼珠子,驚駭道。

「月銅傀竟可以施展武學?」高台邊,一道道驚呼聲此起彼伏,蘇賢這新鮮的手段倏然間為他們推開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門。

徐龍淵收起了駭然之心,全神貫注地觀察著月銅傀的身影,重甲猿龜卻是笨重地在場地中心團團轉著,現在捕捉月銅傀的位置對它來說都成了一件非常吃力的事情。

「不對不對。月銅傀沒有人類的構造,這騰蛇仙游步只具其形,不具其神,速度必然是大打折扣。」

徐龍淵在武學上擁有獨步天下的天賦,在他冷靜下來觀察了片刻后,終於尋到了一個突破口。

「重甲猿龜,擺尾!」

徐龍淵一吼,重甲猿龜隨著他的神念,粗壯的尾巴用力一揚,便朝半空一點重重甩去。

蘇賢眼中閃過一道驚異,沒想到徐龍淵對於武學的悟性這麼高,才一點時間就推衍出了月銅傀移動的軌跡。

這就是武帝遺脈的強悍之處啊!

所有武學一點即通,一看便會,修鍊圓滿不過只要一點時間而已。

但是,月銅傀可不怕硬碰硬啊!

當重甲猿龜的巨尾甩來之時,一股可怕的衝撞力席捲而來,這股力量若是撞在蘇賢的身軀上,怕是瞬間能重傷蘇賢。

可是月銅傀竟不退反進,在巨尾落下之時,一把抱住了重甲猿龜的尾巴,然後落地,雙手托住其尾,原地開始旋轉起來。

這驚恐的一幕,嚇得眾人都張大了嘴巴。

「這、這……怪物吧?」

「這真的是月銅傀?月銅傀有這麼可怕的力量?」

就連徐龍淵都嚇了一跳,難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才真正確信在月銅傀手中旋轉的真的是重甲猿龜。

重甲猿龜雙腳離地,上萬斤的重量宛如一根鵝毛,猝然間,龐大的身形便被月銅傀甩出高台。

徐龍淵神色一緊,高喊道:「重甲防禦!甲刺靈術!」

眨眼間,兩道妖術被施展而出。

飛向高空的重甲猿龜竟開始在半空中高速旋轉著,不斷地卸掉了被甩出的力量,才勉強沒有飛出高台。

而下一刻,旋轉中的重甲猿龜低吼一聲,重甲邊緣那一根根尖銳如針的骨刺齊射而出,細若雨絲,密密麻麻,猶如一道遮天蓋地的天幕,覆蓋的區域竟是整個高台。

這一場針雨,令得所有人都汗毛乍豎,驚悚萬分。

蘇賢陡然一驚,黑眸中果斷無比,沒有一絲猶豫,沉聲道:「玄天領域!大陸壁壘!」

當玄天龜的妖宮飛上半空,一陣波紋如漣漪般震蕩開來,原本快若流星的甲刺倏地慢了下來,彷彿被加持了數倍的重力,卻依舊墜向了高台。

甲刺的速度減慢,威力等於被削減了數層。

可被削弱后的速度仍舊不滿,下一秒噼里啪啦地撞在了大陸壁壘之上,甚至在被寒魄晶石改造后的月銅傀身上都留下了無數道刮痕,惹得蘇賢一陣心疼。

就連徐龍淵,也不例外。

不過,此刻他煉體武學的威力也真正展現了出來,覆土身讓他的身軀表面凝結出一層厚厚的凝土,甲刺降落,將這層凝土颳得層層脫落,最後才輕微地在徐龍淵身上留下數道淺淺的血痕。

可是,徐龍淵的臉色並不樂觀。

究其原因,玄天龜的防禦實在是太變態了,目前為止,有大陸壁壘的庇護,甲刺靈術都傷不及蘇賢一絲一毫。

徐龍淵輕哼一聲,眼中閃過一道決絕之色,道:「鋒銳術!」

聞言,蘇賢一驚,腦海中閃過數個念頭,嘴角流露出了一絲苦澀之意。

鋒銳術,靈級中品。

這道靈術蘇賢也修鍊過,可沒想到徐龍淵竟在這時還敢施展出來。

將鋒銳術加持於甲刺靈術上,瞬間又將其威力拔高了一個台階。

可是,這根本就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式啊!

高台邊緣,許多內門弟子都面目猙獰,從那漫天的甲刺雨中感受到了無盡的寒意。

「徐師兄好拼啊!看來對這塊上品妖石他是勢在必得……」

「有了鋒銳術,就算有可能破了玄天龜的大陸壁壘,但徐師兄也將受到不可避免的創傷啊!畢竟這道甲刺靈術根本不分敵我。」

「你懂什麼!如果贏下這場比斗,一塊上品妖石的價值定是大大超出這些承傷之苦。」

「……」

蘇賢神色複雜地望向了徐龍淵,卻見他滿臉的堅毅和決絕,徐龍淵小心翼翼地護住了頭部和眼睛等薄弱之處,剩下的肉軀盡數袒露在甲刺靈術之下。

而今,徐龍淵捨身之勢恰恰應和了一句話:「活著,就要活到袒胸露背迎接萬箭攢頭,猶能舉頭對蒼天一笑的境地。」

面對愈加凌厲鋒銳的甲刺,大陸壁壘上流過一絲絲霸氣的龍意,可是沒撐多久,綿綿不絕的甲刺靈術終於將大陸壁壘洞穿,使得水紋般的屏障頃刻消失。

這便是血脈不足的嘆惋之處。

若是血脈濃度再高一些,玄天龜必然能夠抵擋住剩下的攻勢。

但蘇賢沒時間感慨,大陸壁壘一消失,甲刺靈術便直衝沖向他撲來。

一根根銀芒閃耀的甲刺,令得蘇賢絲毫不敢大意,眼瞳中浮起一抹抹歲月煙雲,一股可怕的滄桑感蔓延而出,一道悠遠深沉的聲音開始回蕩高台上:「歲月瞳!」

輔助秘術,歲月瞳!

歲月瞳之下,甲刺的速度雖沒變,但在蘇賢眼中,經玄天領域削弱過一倍速度后甲刺,硬生生又被減慢了一層。

另一邊,徐龍淵震驚地望著蘇賢,他清晰地感受到了一陣來自秘術的壓迫感。

這年紀輕輕的少年,竟在妖師三階就學會了秘術?

下一秒,蘇賢的舉動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驚得連下巴都要落地,腦海中泛起一陣陣暈眩震撼感,佩服得簡直要五體投地。

高台上,眼看著甲刺就要洞穿蘇賢的身體,但他依舊面色淡然,緊接著身影掠動,形如遨遊虛空的仙蛇,在空中滑過一道道殘影,移動之中,撼海拳的拳氣陣陣揮出,遠遠地就擊落了一些他能對他造成威脅但他又閃避不了的甲刺。

落地之際,蘇賢緊握著雙拳,衣衫上卻沒留下一點擦痕,而漫天的甲刺靈術也終於停止。

就如雨後放晴,所有人都鬆了口氣。

「神乎其技!」

「這樣的身法我也想學啊!」觀眾席上,尖叫聲和崇拜聲響徹雲霄,震得雲朵都要隱隱潰散。

反觀月銅傀和徐龍淵,月銅傀那副幽藍色的鎧甲已經被磨得破損了七分,而徐龍淵幾乎成了一個血人,渾身淋漓的鮮血,慘不忍睹,縱然是他強大的修復能力都無法在短時間內治癒他的傷勢。

重甲猿龜狼狽地落地,高強度的旋轉已經讓它暈得七葷八素,沒有再戰之力。

徐龍淵滿目的失望之色,這已經是他最大的底牌,沒想到還是沒讓蘇賢落敗。

在徐龍淵看來,蘇賢雖戰力與他較之甚遠,可他一身的防禦妖術簡直就是個恐怖的移動堡壘,讓他打心底泛起一陣嘔吐感。

這還怎麼打?

然而,蘇賢的下一個舉動,霎時間壓下了震耳欲聾的驚叫聲,就連徐龍淵都眼瞳緊縮,震駭得無以復加。

只見蘇賢抬起了雙拳,稍稍鬆開了蜷曲的拳頭,啪嗒啪嗒,數十根甲刺緩緩墜地,響起一陣清越錚鳴之聲,卻讓全場都震驚得鴉雀無聲。

真正的落針可聞!

「他……他還接下了這麼多甲刺?」眾人的嘴裡已經塞得下一個雞蛋。

「妖怪啊!」出聲之人甚至覺得自己喉嚨有點乾涸。

足足沉寂了近十秒,看台上再一次爆發出了更加猛烈的感嘆和稱讚聲。

似暴風驟雨,回蕩在半山之腰。

…… 徐龍淵的青丘袍已襤褸不堪,健碩的身軀之上遍布著血洞,這些猙獰可怖的傷口還向外淌著汩汩鮮血。

蘇賢的強大,已經遠遠超乎了徐龍淵的想象。

收起了心底的波瀾,徐龍淵深吸了一口氣,渾然察覺不到身上的疼痛,雙手微垂,目光如炬:「我還沒有輸。」

望著徐龍淵的那寸目光,蘇賢眼中升起了一抹欽佩之色。

「那再來試試。」

蘇賢的聲音不響,卻一語點燃了全場的熱情。

轉眼間,月銅傀一腳跨出,似是跨越了空間,一記撼海拳強勢轟了過去。

徐龍淵不敢大意,沒有保留地使出了這些年來他修鍊圓滿的第二個靈武學絕技,卧虎拳!

盤龍拳,卧虎拳,龍虎拳,本就是一套靈武學!

斗羅之無限吞噬 酷拽大神VS呆萌助理 前兩拳擁有盤龍卧虎之勢,穩重如岳,借力卸力,再予以反擊。

最後一擊龍虎拳,剛猛無雙,乃是最終破敵之大法。

月銅傀的撼海拳雖不具其神,但強就強在經各種礦石改造后的身軀強度之上,盤龍卧虎又如何,蠻力破之!

轟!

雲英花嫁 兩拳相較,雙方都沒有佔得一點便宜。

月銅傀是主動出擊的那一方,徐龍淵是主動防守的那一方。

可是這次,比起盤龍拳稍強一籌的卧虎拳卻沒有湊效,這具月銅傀的強悍已經徹底顛覆了徐龍淵對月銅傀的認知。

「這他媽真的是月銅傀?」所有人的心底都浮現出了這樣一個疑問。

決定勝負的時刻已經來臨,蘇賢沒有手下留情,神念一動,月銅傀又一拳揮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