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後面的話他沒有敢說出來,這要是說出來了我就要忍受這個人的雷霆之擊,但是現在不說出來自己很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真真的不知道應該如何做了!

“沒事的,你三姐我可是會萬分小心的,一定不會讓你留下任何的後遺症,三姐在這裏跟你保證!”

緊緊壓住自己右手邊的這個人,不斷的安慰着自己,旁邊的大姐更是不斷的安慰着自己,這兩個人就跟兩個老媽子一樣,緊緊的抓着自己不肯鬆手!

“不是,我真的沒有生病,我壓根就沒有闌尾炎,三姐你不是醫生嗎,這樣的事情應該更爲清楚呀?”

就連自己到底有沒有闌尾炎這件事情,眼前這些人都沒有搞明白,這個三姐真的是醫學系的高材生,那個神聖醫手嗎?

真的是讓自己有一些懷疑,但是現在絕對不能讓這個人對自己動手,誰知道會不會真的在自己的肚子裏面扔下什麼工具!

“放心吧,這次跟我一起做的是幾個醫學院的高材生,他們一個個雖然沒有上過這樣大型的手術檯,但是在理論知識上可是一個頂個的!”

不知道這句話究竟是爲了安慰自己,還是爲了讓自己擔心,總之這句話一說出來躺在牀上的人更加不能忍受了!

找一羣還未長翅膀的鳥兒來幫助自己做手術,這不簡直就是胡鬧嗎,自己是什麼?難道就是給這幫人做實驗的小白鼠?

“不是,大姐三姐我真的沒有生病,不信我下牀蹦蹦跳跳給你們看看,我真的特別的健康!”

不斷地跟着兩個人說着自己健康的事實,可能是自己做的有點過了吧,這兩個人無論如何就是不肯相信自己的話!


“二姐,你不能就站在那邊看熱鬧啊,要救救弟弟我呀,你是知道的我真的沒有生病,你是知道的呀!”

見自己說兩邊的人沒有任何的效果之後,只能夠把目光看向倚靠在門邊的人,剛剛還覺得這個慵懶的人特別的討厭!

但是現在把所有的希望都給到了這個人的身上,儘管剛剛是她提出來現在馬上做手術的!

“小碩,不是二姐姐說你,這生病呀就一定要好好的配合醫生,在這方面我們家屬還是聽從你三姐的,畢竟是權威機構!

他們有權利做這些事情的,你就安心的讓你三姐幫你好好的看看,同時把你那沒有用的盲腸一刀剪掉!”

再說一刀剪掉的時候,這個二姐突然之間伸出了自己兩個細長的手指,對着空氣當中這麼一揮舞,瞬間把躺在牀上的人嚇了一跳!

尤其在說最後那四個字的時候,喬木可真的是加重了語氣,這語氣當中帶着一絲絲的耐人尋味的意思!

“不,我沒有生病,你們搞錯了是我欺騙你們的,我真的沒有生病!”

可是眼前的三個人壓根就不聽自己的話,努力的壓制着自己,門口那個慵懶的人此時此刻也消失了蹤影!

如果自己猜的沒錯的話這個人應該是去找護士了,總要有人推着病牀到手術室,看着幸災樂禍的人,病牀上的人面如死灰。

這幫醫生護士的手法也是特別的快,不到五分鐘的速度,就已經準備好了一切準備的工作,這不一堆人推着病牀來到了手術室的工作室裏面!

“小碩,根據你三姐的緣故大姐可以在這裏面陪着你,你放心有大姐在你一定不會有事情的!”

洛雨擔心這個人會擔驚受怕,此時此刻站在一邊緊緊地握着自己弟弟的手,全程站在邊上緊緊的盯着!

防護服穿在她的身上,也沒有遮住身上的優美! 洛雨全程都跟在許昌碩的身邊,緊緊的握住她的手爲了讓他沒有那麼擔心!

“不好了王老師,我們最近醫院的患者太多了,好像麻醉散沒有了!”

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剛剛下定決心讓這些人隨便的在自己身上鼓弄的,突然之間人羣當中傳出來這個聲音!

“啊?沒有麻沸散了?那我現在應該怎麼辦?不行不行我不能再做了,再這麼作下去我一定死定了呀!”

這麼想着迫不及待的就要站起來,根本就不管旁邊人是否能抓住自己,慌里慌張的就要往外面跑!

“滴滴滴……”

原本非常安靜的室內,更是因爲這個人拔了手裏面的東西,瞬間的滴滴的響了起來,這個聲音聽上去格外的刺耳!

“小碩,你怎麼如此不聽話,一定要好好的聽醫生的話,我們就痛這一次就好了,等以後再也不會有這樣的問題啦!”

太古龍象訣

……

“王老師,我們現在真的這樣做嗎?沒有任何東西的幫助之下很容易大出血的!”

“胡說八道,我們不過就是沒有麻沸散而已,我就不相信了沒有這個東西我們還不能做成手術!”

“可是…可是……”

“不要在婆婆媽媽的了,好不容易有這個可以實踐機會,還不趕緊衝上去趕緊搶奪這手術的位置,下一次可就沒有這樣好的機會了!”

現在究竟是什麼情況,難道自己真的就被這幫人控制住了?

……

許昌碩最後的記憶依稀記得,自己好像是生病住院了,而且還是因爲闌尾炎,做手術的這個人就是自己的三姐!

慢慢的睜開眼睛,看了看四周的環境,諾大的病房裏面沒有任何的氣息,看上去異常安靜!

微微的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卻發現在小腹的那個位置隱隱作痛,忍不住掀開被子往那個方向看去!

“斯哈……”

可能是自己的動作太過於粗糙,一時之間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傷口,就這樣忍不住的叫了一聲,同時看到棉布上茵茵的鮮血浸出。

原來昨天那件事情是真實發生的,自己這個部位真的被那些人做了手術,回想起昨天還真的是異常的驚悚!

“恭喜玩家獲得了第三位姐姐的青睞,這位姐姐非常的高興,想要幫助玩家實現一個願望,一定要把握機會好好的許願喲!”

突然之間腦海當中又出現了叮的一聲,那個蘿莉的小女生又說話了,這個時候居然是實現願望?

看來昨天的疼痛確實沒有白挨,最起碼現在還有一次可以許願的機會,可是究竟應該許什麼的願望呢?這件事情一時想不出來!

……

指紋,聲紋,還有瞳孔,還有一系列其他的東西!站在別墅的門口,將這些信息一一的錄入,這個別墅也算是重新的開啓了!

“最近大姐家裏面有點事情,不太方便讓你繼續住下去,所以最後決定,在這市中心買一套別墅送給你!

雖然知道你現在有能力自己買,但是這裏面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姐姐們的愛呦,這就帶着你去參觀一下!”

洛雨知道自己的弟弟身體沒有大礙之後,這纔回到了自己的公司安心的工作,這麼多天在醫院的陪同,工作上的事情漸漸地都落下了許多!

這可不是那個霸道女總裁纔會做的事情,現在更是要爭分奪秒的全部都掙補回來,姐姐們也真的是異常的辛苦!

站在四五米的落地窗前,看向不遠處的風光!智能家居系統,平常是休閒的游泳池,健身房,還有個人的小型電影院……

張珍說的上是一應盡全,應有盡有!

所有的家居裝修的材料都是用頂尖最好的,可以看的出來這個大姐對自己的心思究竟是多麼的用心!

地上的大理石地磚一般只有在五星級的酒店纔會看到,而且只是那種一小部分,主要的目的還是爲了用來撐門面了!

但是在這個有着800平方米的別墅裏面,卻是滿地都是,真真的是奢華當中的奢華了!

坐在最頂尖設計師設計的沙發上,這個沙發鬆鬆軟軟的真的特別的舒服,坐上去就像是軟綿綿的棉花一樣!

“最近你要好好的注意自己的身體,傷口的位置還沒有完全癒合,一定要注意不要碰水……”

各種各樣囑咐的話,坐在沙發上的人耳朵都好起繭子了,明明在醫院裏面就已經聽了各種各樣的囑咐,沒想到回到家裏面之後耳根子還是不清淨!

“知道了二姐,要有事情你就先去忙吧?我自己一個人也可以的。”

壘巢

“不行,你大姐臨走的時候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讓我看緊你,不讓你隨意的到處亂走,這要是讓他知道了不還扒了我一層皮!”

這個二姐坐在自己的對面,語氣當中是特別的不耐煩,當然並不是因爲照顧自己而不耐煩,反而是因爲現在自己的這種行爲吧。

“好吧,那你要呆就在這裏呆着吧!”

沒有辦法只能妥協,因爲知道自己說任何話都沒有什麼用,只能夠用妥協來代替!

“叮鈴鈴……”

就在兩個人異常安靜的坐在客廳裏面,二姐揹包裏面的手機突然之間響了,這鈴聲非常的好聽動人,應該就是最近偶像劇裏面的主題曲吧!

沒想到冷豔驕傲的二姐,居然會喜歡看這種小女生纔看的電視劇,這算不算自己抓住了她一個不爲人知的把柄!


“喂,洛洛呀,嗯我們回來了呀,哎呀不用,中午我們自己搞定就可以了,何必讓你這麼麻煩!

不用不用,行行行我知道了,好啦我會看好他的,你就放心吧,嗯嗯……沒問題,拜拜……”

接電話的人說的這些話! “三姐。”

“唉!”王珊珊臉上的笑容達到眼底,這樣舒坦的表情特別的高興,只不過眼眶有一些微紅!

不過後面這個人說的話,讓她瞬間有一些反應不過來,瞬間心裏面這麼多希冀也沒有了!

“我這什麼時候才能夠恢復如初啊?”

帶着特別的疑問的語氣問着眼前的人,臉上那種特別期望的樣子讓人不忍直視!

“根據我的經驗半個多月差不多,如果聽從了我的建議七天八天應該就可以恢復如初了!”

躺在牀上的人聽着這個人這麼一說,原本希冀的目光現在黯淡下來,心裏面忍不住的一個勁兒的撓着!

“不要動,現在傷口正是結痂的時候,這要是撓壞了我看你以後可怎麼辦!”

傷口上隱隱的傳來癢癢的感覺,總是忍不住的想要伸出手去撓,可是每回一撓都能夠被她們發現,馬上就給自己制止了行爲!

只能夠特別無奈的坐在牀上,肚子裏面咕嚕嚕的叫着,看上去真的是餓的這樣子!

“來嘍,大姐親自爲你做的清淡面,你可不要小看這個面喲,這可是大姐用了數十年的經商頭腦特別研製的!

味道那是出了奇的好,吃過的人沒有一個人說這個面不好的,來快點嚐嚐,看看好不好吃!”

從樓下端着托盤的人快速的跑上樓來,在牀上支起了一個小桌子,扶着這個人做起來,把筷子放到了他的手裏!

做起來的人眼光掃到了桌子上的麪條,同時頭上出現了三個尷尬的問號,真的是特別的尷尬呀!

這就是傳說中的清淡麪條?真的是要多清淡就有多清淡。

麪條裏面有面條那就不用多說了,相信如果沒有這個東西那真的是挺奇怪的!

看看旁邊這些都是什麼東西,蔥花切成小段放在麪湯裏面,雖然點綴上好看了一些,但是婉面上漂浮着那一星半點的油水,真的是沒有任何的想要吃的可能!


“快點吃呀,這是大姐特意爲你做的,味道可是一絕,就連我求了她半天也沒幫我做一碗,你可真的是享福啦!”

旁邊的人還一直的勸說着自己,看上去一臉期待的樣子,難道這碗麪真的是自己想多了,真的像她說的那麼好吃?

八零重生小幸福 ,順着這碗麪就動了,第一口吃到嘴裏面,原本希望的眼光瞬間變了!

這是什麼?怎麼這麼鹹,難道是往裏面放了一罐子的鹽?還是說放了其他的什麼東西,真真是鹹死我了!

“怎麼樣,是不是特別好吃,堪稱人間美味呀?”

帶着特別希冀的目光看着自己,那樣子看上去真的是特別期待這碗麪的樣子,難道自己真的是特別的挑剔?

……

稀裏糊塗吃完麪的人躺在牀上,不知道怎麼了就是睡不着,小腹上的傷口在隱隱作痛,不知道是自己動作過於太大抻着了,還是什麼其他的原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