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後來市政公司為了安全,也為了掃除城市隱患,對於這樣的大型防空洞,進行了安全作業,該堵塞的地方堵塞,該封閉的地方封閉,甚至後來的地鐵建設,也把這些老防空洞的地盤侵佔了不少去,但是,這裡看起來,仍然是無比的巨大,容納下千人那是足足有餘的。


出事的時候,陳陽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這個離自己家最近的避難所,實際上,想到這一點的,也不是他一個人,當他趕到這裡的時候,還差點和幾個同時差不多時間趕來的倖存者起了衝突。好在大家很快就分清楚了彼此的身份,差不多都是這附近幾個街區的,就算是不認識,也多少有點面熟,問清楚了情況,自然就衝突不起來了。

再後來,這個防空洞陸陸續續的又接受了不少避難者,有附近的居民,也有他們中出去搜尋生存必需品的時候帶回來的倖存者,時至今日,防空洞里已經差不多又一百多號人了,而且,這一百多號人裡面,至少一大部分都是『婦』孺老少,真正的青壯男人,還不到30人。

防空洞的安全措施非常不錯,原來的厚重大門被拆走後,市政處防止閑雜人等進入這裡,或者被流浪人員盤踞,加裝了不少的鐵柵欄之類的設備,甚至在一些拐角的地方,也有防止人進入的裝置,這一切,對於有備而來的人類,自然是起不了什麼作用,但是,對於那些行動緩慢,智商地下的喪屍而言,卻是無異於天險了。

原本,躲在這裡,依靠每天派人搜尋食物回來,他們這點人,就算在支持個半年也不成問題,這城市中的食物豐富得很,只要有心去找,絕對不會空手而歸。問題是,這麼多人在這裡的消耗,距離近一點的地方的吃的用的,基本上這三個月內,都被他們掃『盪』得差不多了,如果要繼續獲得補給的話,那麼,他們就得往更遠的地方走了,誰都知道現在外面是個什麼情況,所以,每次外出搜集糧食,都是有這些年輕男人們抽籤決定。

而前兩天的抽籤,陳陽沒有抽到出去的長簽,而是在防空洞里留守。一天後,出去的人回來了,不僅僅帶回來了糧食,更帶回了大批的喪屍。

出去7個人,回來3個人,其他的都已經成為喪屍們的食物了,對於這樣的損失,沒有人不心疼。但是,喪屍們沒有給他們心疼的時間,循著蹤跡和氣味而來的喪屍,直接就對防空洞發起了衝擊,而猝不及防的人們,頓時留下了幾句屍體之後,紛紛朝著防空洞伸出逃去。而一直擔心出現這種情況,很注意收集武器的陳陽和他的同伴們,毫不意外的就成為了抵抗喪屍的主力軍,他們知道,防空洞再大,畢竟沒有通往別處的通路,喪屍們衝進來,他們也只有死路一條。

依仗著地形和市政留下的層層柵欄,雖然他們一直在往裡退,但是,他們還是沒有讓喪屍們衝進來,但是,這種情況很顯然堅持不了多久了。糧食彈『葯』都沒有補充,而外面的喪屍好像死不絕的一樣,越來越多,如果不趁著有體力的時候,殺出一條血路求生的話,他毫無疑問的也會死在這裡。

他看了看後面的那群驚恐不安的人們,心裡苦笑了一下。如果有可能,他很願意帶著他們找一條生路,但是,如果自己連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再考慮這些,就有點不現實了。

倖存者里有一個工程師,據說以前是建築設計院的,此刻,所以的人基本上把希望全部都放在他的身上了,如果能從這些被堵塞的地方或者牆壁薄弱的地方,能打出一條路出去的話,大家就得救了。

「許工!怎麼樣!」陳陽看著人群中的一個中年人對著這個叫許工的工程師,緊張的問著,也不禁分出一點注意力,張著耳朵聽周圍許工怎麼說。

「太牢固了,這防空洞在當年可是標準的國防工廠,用起鋼筋水泥來,那是好不吝嗇的啊,哪裡像現在的那些豆腐渣工程,一捅就破!」許工搖搖頭:「沒有足夠分量的炸『葯』,想把這些牆壁弄穿,談何容易啊!」

「那這些近年來堵塞的通道呢,這個應該沒有多大問題吧!」人群中一個人問道。

「沒有用,我剛剛看了一下,用的是800號的速干水泥,硬度相當的高,哪怕只是有兩尺厚,我們也只能幹瞪眼!」許工眼中的失望之『色』更濃,「以我們現在的狀態,沒有炸『葯』,沒有工具,我們簡直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難道我們就在這裡等死不成!」一個女人喊道,聲音卻是帶了几絲哭腔。

「不想死,你可以和我們一起衝出去!」陳陽冷冷的說道,「就算要死,我們這些男人沒死絕之前,也輪不到你!」

「小陳,不要這樣說話嗎?」許工微微皺著眉頭,不知道是因為陳陽冷冰冰的話語,還是為目前的情況擔憂:「大家都是在想辦法,畢竟誰都不想死在這裡不是!」

幾個月的相處,大家都知道,這個冷冰冰說話的小夥子姓陳,據說還是一個什麼主任,是從部隊上退下來的,身後很不錯,也很得人心,不知不覺中,大家都把他當做了首領。

「外面的喪屍越來越多,而我們也退無可退,如果不想死的話,只有努力衝出去!」

「你說的輕巧,你手裡有武器,我們可是赤手空拳,拿什麼沖!」那女人反駁道。

「我們拿著武器為你們找來糧食的時候,你怎麼不說,再說,這武器是你給我們的嗎?」陳陽本來很不想和這個女人吵這種無營養的架,但是面對這種不知道好歹的人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諷刺幾句!」

「我們不是軍隊,不是警察,憑什麼保護你,以往看在大家能聚在一起,能幫就幫點,你倒是覺得這是我們的義務了?」

這話一出,連許工臉上都覺得有點發燒了,是啊,這小陳他們也沒有一直保護自己這些人的義務,這些事情,做了是人情,不做是應該,這女人這麼說是沒錯,但是不應該拿這個理由指責小陳啊。

「不要吵了,這個時候,還說這些有意思嗎?」許工制止雙方的爭吵,「目前最要緊的,還是商量個辦法出來,我看,前面那些柵欄也未必能抵擋那些喪屍太多時間了。」 ?「砰!砰砰!」幾聲急驟的槍聲,沖外面傳了進來,直接掩蓋住了喪屍們衝撞柵欄的聲音,清晰的傳到大家的耳中。

眾人一愣,齊齊朝著陳陽看去。這一刻,大家似乎忘記了剛剛的爭吵,等待著這個實際上已經是這群人的首領的陳陽做出判斷。

「是56半自動,還有狙擊步槍的聲音,外面有人和喪屍們幹起來了!」陳陽稍微分辨了一下,很是肯定的對大家說道。

「是軍隊,一定是軍隊來救我們來了!」人群中有人喜極而泣,有人歡呼,都是一臉的喜『色』。

「怕是不是!」陳陽微微搖搖頭,「如果是軍隊的話,火力不會這麼單薄!」

***

到底還是沒有能隱匿成行蹤,方離還想儘可能的靠近大群的喪屍,看一看那個敢於發出召喚的存在,到底是一個什麼模樣呢。但是,小黑和路亮的氣息,顯然已經引起了足夠多的喪屍們的注意,嘩啦啦的就湧上來了一大批,頃刻之間,他們就陷入了喪屍們的包圍。

路亮和小黑手中的步槍,毫不遲疑的開火了,現在顯然不是練手的時候,螞蟻多了都能要死大象呢,喪屍們顯然不是螞蟻,而他們也不如大象那麼強大,這個時候,不全力以赴的話,那是對自己的生命不負責。

而且,方離發現,這些喪屍中,進化過的喪屍的比例相當的高,一眼掃過,每一次來攻的喪屍『潮』中,總會隱藏這幾隻身後特別敏捷或者力量特彆強悍的傢伙,而也就是這些傢伙,給他們造成了極大的麻煩。

現在的情形,他們必須保持著隨時移動的狀態,才能不被喪屍們包了餃子,而這些隱藏在普通喪屍中的傢伙,顯然不是每個都能被他們一合斃敵的,只要稍稍糾纏幾下,他們身邊的空當,馬上就會被喪屍們填滿,這讓他們幾個覺得很是辛苦。

「砰!」一聲巨響,一個已經接近了路亮,手指看看觸到他的脖子的進化喪屍腦袋突然裂開,污血濺了他一身,不用回頭,路亮就知道,這肯定是那個拿著狙擊步槍的外國洋妞的傑作,來不及感激,他利索的換上彈匣,將最接近自己的一個喪屍,打得千瘡百孔。

「往這邊走!」方離叫道,喪屍們都被吸引到他們幾人身邊來了,『露』出了一個貼近地面的黑黝黝的洞口,方離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是,明顯的修葺痕迹,很明顯的是人工建築,來不及細想,直接就吆喝那兩人過來,頗有點慌不擇路的意思。

路亮和小黑邊打邊退,進入了甬道,這是一段長長的斜道,視力所及的地方,還能看見一個幾人高的鐵柵欄,方離心中一喜,帶著二人急急忙忙的朝著前面跑去,而小黑依仗著自己防禦力較高,不時還轉身幾槍,把幾隻追的緊的喪屍打得腦漿迸裂。

越過鐵柵欄,路亮利索的將地下散落的鋼筋鐵條,將柵欄門別住,這才退後幾步,微微放下心來。有了這個鐵柵欄的攔阻,喪屍們只能從一個方向進攻,那壓力就少得多了,而且,一次進攻的喪屍,數目也不可能太多,這對於他們來說,對於這樣的進攻,還是不放在心上的,只是,似乎他們暫時被困在這裡了。

「阿曼達呢?」小黑喘著氣問道,他是走在最後面的一個,似乎,他們退入了這裡,就沒有看到阿曼達的身影。

「不用擔心她,小傢伙機靈著呢,又會飛,沒準她見沒地方落腳,飛到樓頂上去了!」方離不以為意的說道,回頭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這是什麼地方,拐角處還有一道鐵柵欄,他也不管兩人隔著柵欄對著那些喪屍砍得不亦樂乎,順著斜道就朝下一個鐵柵欄走去。

***

「出去看看吧!陳主任,至少,也要讓外面的讓你知道我們的情況啊!」人群中七嘴八舌,紛紛出著主意。

是應該出去看看,不管怎麼說,現在外面喪屍那麼多,能夠直接和喪屍們戰鬥的,戰鬥力不會差到哪裡去,就是不是特意來營救自己這些人的,就算是被喪屍圍攻的其他倖存者,和自己這些人匯合在一起,也算是增加了自己的力量。陳陽想了一下,覺得也應該出去看看,當下毫不猶豫的下了決定。

「三兒,大壯,排骨,你們三個跟著我出去看看,其他人守在這裡,保持安靜!」

三個人應聲而出,這都是和陳陽有過幾次配合的青年,手裡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門,有警用手槍,德國造砍刀,大壯手裡甚至還拖著一條長長的粗鐵棍。

前面兩道柵欄是陳陽主動放棄的,柵欄太大,如果喪屍數量過多的話,很容易被喪屍們衝垮,太不利用防守,走到這裡,陳陽才發現,居然喪屍們還沒有攻到這裡來,不禁心裡微微一動,難道,喪屍們都被外面的人吸引過去了?

方離越走越遠,心裡卻是大感奇怪,這麼大的地方,怎麼沒被搞開發的利用,隨便造個地下商場或者地下停車場,也比這樣閑置的好啊,真沒想到,這麼現代化的城市,居然還有這樣所在。

轉了過去,方離看到,居然還是一道柵欄,不禁有點瞠目,這樣的地方,如果不是今天這樣的大群喪屍的話,倒是一個極好的避難所,處處都有關卡,有充足的糧食的話,倒是可以堅守很久。

雲流天縱 幾個黑影映入方離的眼帘,剛剛從光線充足的地方進入一個相對黑暗的環境,方離的眼睛一下還有點不適應,居然沒有看清楚這幾個黑影是什麼面貌,不過,隨著一聲輕微的「咔擦」聲,方離頓時放下心來,這是子彈上膛的聲音,喪屍們可不會使用人類的槍械。

「什麼人?」方離急忙喝道,這也等於是變相的表明了自己不是喪屍,他可沒有莫名其妙吃上一顆子彈的興趣。

「是人,不是喪屍!」方離聽到黑影中有人似乎在對他的同伴做著解釋,當下壯起膽子,向前幾步。

幾張顯得有點蓬頭垢面的面容出現在他們的眼前,長期不見陽光的面容顯得有那麼一點點蒼白,但是,無可置疑,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類,而不是那些腐敗的喪屍。

「是你的人在外面放槍的嗎?」陳陽見到這個似乎有點瘦削的傢伙,居然就這麼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心裡微微有點吃驚,看起來,這人就像幾個月前在街上隨便遇到的一個上班族一樣,一點都不顯得狼狽啊,在看看自己幾個人,一個個非洲難民似的,幾個月的地下防空洞生活,已經把他們折騰的儀錶不整,他估計自己在對方眼裡,一定就是一個典型的武裝暴徒模樣。

「是我的人,你們是躲在這裡的倖存者?」方離問道,心裡卻在評估這幾個傢伙的危險『性』。

這個說話的傢伙手上提著一把警用64手槍,倒是有點威脅,不過,以自己現在他的距離,恐怕自己也不會給他扣動扳機的機會,至於那幾個拿冷兵器的,那就不用看了,方離直接無視了他。

「是的,你們有多少人,外面的喪屍打散了嗎?」陳陽最關心這個問題,喪屍們不打散,他們就不能獲得補給,那麼,即使守住了這裡,遲早也是餓死的命。

「沒多少,喪屍太多了,我們只能推進來暫時守住!」方離嘆了一口氣,「這些喪屍們是發了什麼瘋,怎麼全部都聚集在這裡,難道這裡有什麼他們非得到不可的東西嗎?」 ?「開什麼玩笑,我們一群避難者,能有什麼喪屍們非要不可的東西,這些怪物分明就是屠戮成『性』,拿我們當食物而已!」陳陽當然不同意方離的說法,如果這裡有什麼值得喪屍們關注的話,他們還能堅持到今天嗎?早在『潮』水般的喪屍群中被淹沒了。

方離沉『吟』了一下,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繼續深究,畢竟現在不是兩人心平氣和坐下來談天說地的時候,在自己的身後,小黑和路亮還在抵擋柵欄外面想方設法想進來的那些喪屍呢?

「除了你們幾個,還有沒有人有戰鬥力的,我的兩個同伴還在那邊的柵欄那裡攔截喪屍,如果可以的話,我倒是希望得到你們的幫助!」方離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不管怎麼樣,自己現在和這些避難者都是在同一條船上,沒有人希望這條船翻的。

「大壯,你帶排骨他們兩個去幫幫他們,注意安全,事不可為的話就往後撤撤,盡量拖延時間!」陳陽倒是乾脆的很,把自己身邊所有的人都派出去了,看這位還能悠閑自得的站在這裡,想來情況也不是很危急,他也沒有回頭繼續去叫人的想法。

「人夠不夠?」看到自己的三個手下朝著前面跑去,他問方離。

「暫時應該夠了,協助了一下我那兩個同伴就可以了,跟著我們下來的喪屍也不是很多,也不過幾十百來只而已!」方離寬慰這他。

「幾十百來只也不算很多,那要多少才算多!」陳陽有些汗顏,卻沒有出聲,心裡卻隱隱對方離高看了幾分,看這位的模樣,怕是不是普通的避難者這麼簡單。

「這裡有多少人?」方離一邊跟著陳陽朝里走去,一遍隨口問道。倒不是害怕陳陽有什麼歹意,而是楚海的事情在他心裡留下了陰影,凡事他都不得不都朝著最壞的地方打算,如果跟著陳陽進去,就陳陽這麼幾人,他自保是足足有餘,但是如果想楚海的手下一樣,全是一個個全副武裝的大漢,那就是很大的一個威脅了,他不習慣在自己掌控不了的局面里生存。

「一百多號人吧!」陳陽微微有點蹙眉,雖然多了幾個戰鬥力不錯的男人,但是,這對於整個避難所的目前的危機,根本沒有實質『性』的幫助,他們還是被困在這裡,無水無糧。

過了幾個有人把守的鐵柵欄,方離赫然來到了一個大廳,說是大廳,其實就是一個比較寬闊的地下空地,也不知道原來這裡是什麼用途,但是現在整個寬敞的空地里,或坐或卧,到處都擠滿了人,看到他們兩人過來,眾人齊刷刷的把眼光投了過來。

「這位是?」許工見到陳陽帶進來的這個人並不是剛剛出去中的那幾個中的一個,心下有點明白,這這大概就是剛剛在外面折騰出那麼大動靜中的一個了。事實上,這種接待從外面逃進來的倖存者的場面,許工也並不陌生,差不多每隔幾天就有那麼一次,或三五人,或單獨一人,他們這裡一百多避難者就是這樣聚集起來的。

「這位就是剛剛在外面打槍的那些人中的一個,叫……」

「我叫方離!」見到陳陽有點躊躇,方離很是適時的接過了陳陽的話頭,事實上,他和陳陽到現在都沒有互相介紹自己的名字。

「是來自郊區的倖存者,這次來市區就是為了補充一下給養,沒想到一到這裡,就被眾多的喪屍們圍住了,不得已撤到這裡來!」他簡單的介紹了一下自己的來歷,只見眾人眼裡紛紛『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他有點丈二『摸』不著頭腦。

「也是倖存者啊!」許工嘆了口氣,「也不知道這群天殺的發了什麼瘋全部都聚集到了這裡來了,小夥子,不說我說,你們這是沒來對地方啊,這算是自陷死地了!」

方離劍眉一揚:「這話怎麼說,外面的那些喪屍雖多,我看,也未必能攻得進來,時間一長,自然就散去了!」

「問題是,等到他們散去,我們這群人,怕是餓死得差不多了!」許工嘆息道:「他們進不來,我們照樣出不去啊,沒有吃的喝的,我們能堅持到他們散去的那一天嗎?」

「這麼說,喪屍們聚集在這裡,目標就是你們?」方離眼睛朝著人群中仔細的掃了一遍,還是看不出什麼端倪來,也許是自己多心了,不是什麼喪屍們勢在必得的什麼東西和人在這裡,而是和那些在基地外面屠殺人類的骷髏一樣,這裡的喪屍被召集起來,就是為了消滅這些殘存下來的人類!」

「我能幫你們做點什麼嗎?」方離看到一雙雙絕望的眼神,還有那些孩子們*的雙眼,心裡不禁有些惻隱。

「你已經在幫了,你的同伴們正在前面幫助外面抵擋喪屍們的進攻,而且,我估計那些傢伙,也被你們給引走了不少!」陳陽勉強笑了一下,對著方離說道:「可惜,你們把自己也陷在這裡了,要不然,在外面吸引一些喪屍們的注意力,沒準我們這裡的人還能多逃出幾個去!」

「逃了出去,你們有目標,要去哪裡嗎,靠你們照樣的武器,這點人手,能照顧得了這麼多的人嗎?」方離反問道,事實上,看到這麼多的人,他就基本上認為這些人逃出去恐怕是一件很難的事情,他和小黑路亮三個人,小心翼翼不時還遇到喪屍呢,再說了外面的可不是全部都是普通的喪屍,裡面還有一定比例的進化喪屍,甚至還有一個能召喚役使其他喪屍的不明存在。方離很懷疑,這群人就這麼衝出去的話,能不能走到下一個街口還是一個問題。

明日未臨 「那你有什麼更好的建議嗎?」許工現在就想是一個溺水的人突然看到一根救命的稻草,明知道希望渺茫,也不願意放過這個機會。

「我沒有!」方離緩緩的搖搖頭,「我是從市區逃出去的,我知道這條路的艱難,如果只是幾個人,恐怕還是有機會,這麼多人在一起,你們一點機會都沒有,實際上,你們如果不是在地底的深處,早就有無數的喪屍蜂擁而來了,你們也不會堅持到現在。」

「但是他們現在還是來了!」陳陽喃喃的說道:「不管了,是死是活得試試,衝出去了可能還有一條活路,呆在這裡必死無疑!」

說完,他也不理方離和許工,對著那些看著他的青年男人們說道:「你們去幾個人,把前面的兄弟替換一下,讓他們休息休息,大家吃飽喝足,糧食和水也不用節省了,天黑下來,我們找機會衝出去!」

「那他們呢?」許工指著一直在關注他們說話的人們,「難道你就丟下他們不管了?就這樣把他們丟給喪屍?」

「願意跟著我們的,我不拒絕,但是我不承諾我會保護他們,許工,你這樣給他們說去吧!」陳陽的臉『色』很是堅毅,實際上,許工雖然指責陳陽,但是也知道陳陽現在能做到這樣的地步,已經是很了不起了,歷史上為了自己的『性』命而犧牲他人的多了去了,至少,陳陽要比他們強上許多。

「不,不用這樣!」方離說話了,按照陳陽的計劃,一群年輕男人衝出去,或者還帶著部分毫無戰鬥力只能充當誘餌的平民,去面對數以百計的喪屍,這和找死沒有區別,如果方離在一個安全的距離看到這一些,也許,他除了嘆息一聲,替他們祝福以外,也不會有其他的舉動,但是,現在他身在這群人的中間,明知道衝出去是找死,他當然不會願意幹了,即使他不隨著他們一起出去,這麼大的地方,少了這些年輕男人,靠著自己和小黑路亮二人,怎麼也守不過來的。 ?「我們所在的營地,糧食儲備還算是充足,而且,地方也安全,就是遠了一點,如果你們願意,出去之後可以到我們的營地去!」方離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緩緩的說道:「離開是肯定要離開這裡,但是,就這麼一股腦的往外沖,似乎有點不太合適,我有個想法,大家看能不能行!」

「你說吧,你們從外面來的,對外面的情況肯定比我們清楚得多,沒準是個絕妙的主意也說不定!」陳陽倒是沒有堅持一定要蠻幹,看著方離,靜靜的等待著方離的下文。

「我們剛剛過來的時候,進過了一個公共汽車站,這裡應該是29路公共汽車的總站吧!」方離頓了頓,「反正如果你們決定要逃出去,不管去不去我們所在的營地,有車一定比徒步的要強,那些停在那裡的公共汽車,沒準還能找出幾輛能開動的來!」

方離朝著後面的人群指指:「現在超載可沒有人管,擠一擠,兩輛公共汽車差不多能把所有的人都帶走了。我記得下來的時候,是很長的一個斜道,公共汽車就可以停在斜道的盡頭,一個堵住了進來的路,另外一個,可以讓所有的人儘快的上車,那麼,你們不用衝出去,只要守在公共汽車旁邊幾分鐘,就可以帶上所有的人揚長而去了!」

方離笑著說道,「如果事情順利的話,天黑下來之前,你們就可以在我們的營地里吃晚餐了!」

陳陽和許工連連點頭,這才是老成穩重之舉,這樣的安排下,如果平民中再出現傷亡,那也只有怪自己的命不好了,他們已經盡心儘力了。

「就這麼干!我現在就去給他們說!」許工第一個贊成方離的辦法,更重要的是,方離給他們指引了一個目標,只要逃出了這裡,他們就會一個安全舒適的所在了。

「那你休息一下,我去挑幾個人手,那公共汽車站我們也知道!」陳陽同意了方離的提議,馬上就想急著去實行。

方離想了想,既然建議是自己提出來的,乾脆自己跑一趟吧,這些人的身手,恐怕連小黑都比不上,白白折損了就太可惜了。不管怎麼說,自己的小隊出去的話,比他們的生存幾率要大得多。

「等一等!」方離叫住了陳陽,很誠懇的說道:「還是我和我的人去一趟吧,你只要派兩人會開車的人跟著來就行!」

「那怎麼成!」陳陽看了方離一眼,不知道這個人是太熱心了,還是看不起自己和自己的同伴:「那不是我們一點力都不出了嗎?」

「你聽我說,我們剛剛從那邊過來,比你們更了解外面是什麼情況,而且,外面還有我們的同伴,恐怕也急著要和我們匯合,你們去的話,我可就沒機會找回我們的同伴了,到時候汽車一來,我非得把我的同伴撂在這裡不可,你說,這是人乾的事情嗎?」

「這樣啊,那我和大壯跟著你去,我們都會開車!」陳陽想了一下,方離說的話也有道理,於是也不爭辯了,只要要求自己也一起去,他既然被這些避難者暗暗認作是首領,自然有一份擔當。

身後的人們聽到了許工傳達的消息,自然是沒有什麼不願意的,一個一個都站了起來,準備停當,隨時等待著這幾個有可能挽救他們生命的年輕人的命令。

「我們出去后,你們的人一定要全部聚集在第一道鐵柵欄前,一旦看見汽車過來,立刻就要把斜道上的所有喪屍都要消滅,儘可能的在最短的時間裡,將所有的人們全部送上車,不要落下任何人!」方離叮囑道,自然已經『插』手這件事情,當然就希望辦的最好。

隨著方離等人朝前走去,所有的人都動了,反正大家也沒有什麼大的包裹行李之類的,這個時候,也不顯得擁擠慌『亂』。

招呼了被換下來正在休息的小黑和路亮,方離簡單的把事情給他們說了一說,小黑自不會有什麼意見,反正方離說什麼他鐵定是做什麼的,對於這樣能夠救人的事情,軍人出身的路亮更不會說半個不字了,沒準,他的熱忱比方離的還要高一些。

至於方離對陳陽說的有同伴在外面,純粹不過是為了爭取這個任務的說辭,外面的確有他們的同伴,阿曼達,還有那個不知道在什麼地方趴著的洋妞狙擊手,但是,阿曼達他隨時可以用召喚陣召喚過來,一點都不擔心他失去聯繫,至於那個狙擊手洋妞,雖然多少幫了一點他的忙,但是實際上和他關係並不大,找得到找不到,方離並不關心。

大壯的鐵棍換成了微型衝鋒槍,方離注意到,可能這是他們這個團體里唯一的一把自動武器了吧,而陳陽的手裡,除了原來的那把64手槍,也和方離一樣,多了一根軍刺,準備好的二人,有點緊張的看著方離,等待著方離的指揮。

」亮子,你和大壯在前面沖,不要停下腳步,小黑,你再後面殿後,我和陳陽在中間策應!」方離簡單的安排了一下隊形,幾個人拉開鐵柵欄,吶喊一聲,齊齊朝外衝去。

有兩隻不計子彈損耗的自動武器在前面開路,喪屍們一下就被打蒙了,密密麻麻的喪屍群竟被打出了一條通道,幾個人在血肉紛飛中,所向披靡。

前面兩個人不斷開火,將擋在面前的喪屍紛紛擊斃,而小黑,則是有意無意的靠近陳陽,不時在自己的戰鬥中,替他擋住幾下攻擊,方離則是在這個小小的隊伍中遊走,哪裡危急,他的軍刺就出現在那裡,一時之間,幾人竟然配合得十分的默契。

所有的喪屍都朝著這幾個不知道死活敢自己衝出來的人撲去,說句不太好聽的,他們幾個就像是一塊足夠吸引蒼蠅的臭肉,不斷的移動,而喪屍們就像是那些逐臭的蒼蠅,不管有沒有和他們接觸,交手過,只要聽到了動靜,嘩的一下全部都朝著他們涌了過來。

好在這個時候,他們已經上了斜道的頂端,趁勢向右一轉,朝著公共汽車站的方向跑去,這個時候,熟悉的狙擊步槍的聲音又響起來了,每一聲槍響,必定會有一個喪屍的腦袋像熟透了的西瓜一樣炸開,為這幾個被喪屍圍追堵截的人們,頗為減少了不少壓力。

跑過了兩個街口,身後的喪屍已經稀疏了不少,他們甚至有時間放慢一下腳步來調勻氣息了。

「怎麼樣,就這陣勢,你還準備帶著一群手無寸鐵的人衝出來?」方離像他們一樣,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對著陳陽說道。

「得虧你的人在遠處打冷槍,要不,我剛剛就算交代在這群死鬼手上了!」陳陽也是累得夠嗆,同時還不忘向方離道謝,他剛剛危在旦夕的時候,要不是那個藏在暗處的神槍手照顧了一下,他現在只怕已經被那些喪屍抓傷了,和喪屍們作戰,可沒有什麼受傷之說,要麼完完整整的一個囫圇人,要麼擦破點屁也是直接完蛋。

「嘿嘿」方離也不分辨,利索的將一個靠的比較近的喪屍放倒。「你們兩個,手裡彈匣還夠嗎,現在省著點,沒了子彈,那就是兩根燒火棍!」

「還有幾個彈匣呢!」路亮說道,「咱這出去了不是得還回來嗎?我哪能全部都打完?」

「再回去咱們坐車回去了,大家加把勁,前面就是公共汽車站了!」方離吆喝了一聲,幾個人又發力奔跑起來,將剛剛轉過街角的幾個喪屍,遠遠的拋在了身後。 ?塞琳娜收起槍,那些傢伙從著自己這棟樓腳下跑過去,算是已經跑出了喪屍們的包圍圈,她欣慰的笑了笑,這感覺,就像當年她在阿富汗掩護漢克和其他的一些隊友一樣。

儘管方離拒絕了和她同行,但是,她還是悄悄的跟了過來,遠遠的綴在他們的身後,說不清楚這是一種什麼心理,方離不知道,她送給他們的那兩個通訊器,本來就是美國軍方的特種部隊用品,不僅僅有著能通話的作用,更有著定位追蹤的作用,在通訊範圍內,使用者的所在雙方都可以一覽無遺。

看到方離他們在接近大群的喪屍后慢慢的潛行,塞琳娜就近在這個制高點上很職業的找到了自己的狙擊點,果然,在方離於喪屍們爆發戰鬥后,她手中的狙擊步槍很好的發揮了作用,可惜,喪屍們沒有智慧,也沒有制約她這種居高臨下狙擊的手段,要不然,她是絕對不會這麼輕輕鬆鬆的在完成自己的任務后,再從這裡撤離的。

自己追上他們,他們總會要謝謝我吧,而且,他們能帶上其他的兩個人,多帶上我和漢克,也應該算不得什麼吧。塞琳娜心裡想著,腳下卻是一點都不慢,飛快的朝著樓下跑去,她得抓緊點,誰知道一眨眼功夫,他們能跑到什麼地方去,這群中國人好像天生就會跑這麼快一樣的。

塞琳娜的渾身流淌的血中,好像天生就有著冒險的因子,換做其他的倖存者,有了一個安全的避難所,還有著足夠能保證自己安全的武器,怕是怎麼也不會冒險在這喪屍橫行的城市裡『亂』跑吧。但是塞琳娜就是一個異類,幾個月的堅守生涯,已經憋屈得她好像坐牢一樣,每次一有外出的機會,她非得要和漢克爭上半天不可,當然,最後爭吵的結果,一定是她獲得了勝利,不是獨自一人出來,就是和漢克兩人一起出來,反正,把她留在避難所里她是不幹的。

這一次,好不容易遇見一個實力還算過得去的小隊,她怎麼會輕易的放過。三個月,中國軍隊也不見有什麼大的拯救行動,可見,繼續呆在這個城市等待救援,未必是一件很明智的事情,漢克是個死腦筋,他堅持在這裡等,但是,塞琳娜可不願意,現在又機會可以離開這裡,她當然要做一做努力了,而且,她相信,自己這樣的狙擊手,對於任何一個沒有遠程火力的戰鬥小隊,都是非常寶貴的,要想獲得這群中國人認可,自己就得先顯『露』出自己的本領來。

「就在這裡!」公共汽車站已經赫然在目了,方離指著前面的兩人多高的鐵門,當先手足並用,翻了過去。

這裡似乎是一片世外桃源,自從喪屍們出現以來,似乎沒有打過這裡的主意,而且,這裡也看不到那些三三兩兩游『盪』的喪屍。看到這樣的情景,所有的人都舒了一口氣,至少,在他們想象當中,一邊和喪屍們戰鬥,一邊搶修著損壞的汽車的那場面是不會出現了。

「小黑,陳陽,你們各帶一個人分成兩組去找車,記得,我們要的車空間要大,要堅固,最好找新的!」隨著方離的話聲,兩組人發開腳步,朝著停車場跑去。

方離安排了他們,自己確實回過身來,端詳著身後的大門,一堆粗大的鐵鏈將兩扇鐵門纏著緊緊得,而在鐵鏈的末端,赫然是一把已經鏽蝕斑斑的大鎖,足足有方離的兩個拳頭大小。

「不是自動安全門,還用這麼大把鐵鎖,這哪裡是公共汽車站,簡直比大學里女生宿舍防守還要嚴密,還要原始,就只差一個橫眉豎眼臉『色』不善的看門阿姨了。

方離有點想念起伍勝男了,有她在這裡的話,這點小鎖,怕是她的纖纖玉手一擰就會脫落吧,但是,憑著他手上這隻軍刺,還有他比常人大不了多少的力量,對於方離來說,這把鎖還真是個問題。

門是一點要打開的,至少,小黑他們開著車過來的時候,門一定要打開,要不然,這麼大的鐵門,憑著沒有任何加固的民用大巴去撞開,就算撞開了,恐怕對車的損害也不小,這找來的大巴車可是關係這一百多人的生命,方離自然不會這樣玩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