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很快,霍東升體內就熱浪滾滾,洶湧澎湃,像開了鍋一樣。


他驚恐的瞪大了眼睛! 溫栩栩這天晚上一直在跟霍司爵說這件事。

她覺得霍司星不太對勁,提議送她去醫院檢查一下,特別是腦子這方面。

幸好是在晚上,關了燈后,黑蒙蒙的,看不見人的表情,不然,霍司爵都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表情來回答她。

「她就是心情不好,你可以帶她出去轉轉,散散心就好了。」

「真的?」

溫栩栩半信半疑。

但後來,她也沒再問了,因為很快,這個男人就欺身而上,十分霸道的把她給鎖住了。

「老婆,你今天當着那麼多人的面揪我耳朵……」

「!!!!」

黑暗中,被結結實實壓在身下的女人,一雙清亮透徹的杏眸瞪到滾圓。

這貨,居然還好意思提這個?

一聲不響就跑那麼遠的地方去,弄一身傷回來不說,還讓人提心弔膽,他還讓不讓人活了?

溫栩栩又是柳眉倒豎:「那是因為你不聽話,誰讓你到處亂跑了?那麼危險的地方,你都不跟我說一聲的嗎?」

「嗯,老婆我錯了。」

這混賬認錯倒是挺快。

不過,很快,他就又一雙手在她身上不老實的遊走了起來:「可是,你老公我現在也是這家裏的當家人啊,你拎着我耳朵進來,我明天要去白宮了,被人笑怎麼辦?」

「……」

「等下人家看到我就說,神翊,聽說你在家裏被你老婆揪耳朵了?還跪搓衣板了?」

黑暗中,這個在外面讓人聞風喪膽的男人,說着說着,最後竟然跟個孩子似得委屈了起來。

溫栩栩一噎,頓時就全身泄了氣。

於是當晚,這三樓的卧室里,一直都在傳出讓人臉紅心跳的動靜,冬日沉沉,這上面的旖旎卻持續了好久才停歇……

翌日。

等溫栩栩睜開眼睛時,外面的太陽都已經升的老高了。

「媽咪,你起來沒有呀?媽咪?」

小若若在外面喊。

因為這天是周末,家裏請的家庭教師不用過來,於是早上醒了后,喜歡粘人的小若若,就愛上來找媽咪玩。

溫栩栩連忙爬起來。

「嘶——」

渾身散了架般酸痛,讓她忍不住都叫出了聲。

這個王八蛋,昨晚到底是折騰了她多久,竟然讓她連床都下不了。

溫栩栩只能緋紅著一張小臉又在床上躺了一會,半晌,才又從床上爬起來。

「若若,你這麼早就起來啦?」

「是呀,媽咪,我的閨蜜說,中心廣場那裏開了一個好大好大的冰雪王國遊樂場,我們去那裏玩吧。」

粉雕玉琢的小姑娘站在媽咪面前,一邊將剛從下面花園折來的臘梅遞給媽咪,一邊嬌嬌軟軟的央求着。

閨蜜?

她這麼小就有閨蜜了嗎?

溫栩栩大為驚奇。

「好呀,不過你告訴媽咪,你的閨蜜是誰呀?」

「就是畫畫班的琪琪呀,我們玩得可好了,還添加了電話寶貝呢,我們都會打電話發信息噢,對了,她還找我要胤哥哥的電話呢,可是胤哥哥不讓我給。」

小丫頭舉起了戴在手腕上的電話手錶,把自己的小閨蜜調出來給媽咪看。

不過,當說到自己的哥哥不願意添加小閨蜜時,她捧著圓乎乎的小臉,很是嘆氣。

溫栩栩又好氣又好笑。

原來,她的孩子已經不知不覺長大了,都開始有了自己的交際圈子了。

冰雪王國嗎?

也可以啊,昨晚那混賬不是還提議帶霍司星去外面轉轉嗎?那剛剛好,可以一起帶着出去,剛好小星星也還沒有出去玩過。

溫栩栩同意了,當下,她讓女兒下去叫哥哥們準備后,她也來到了二樓。

「姐,出去玩玩嗎?」

「去哪?」

霍司星也早就起來了,正在房間裏帶孩子。

溫栩栩一看她今天的精神狀況還不錯,不由得,也是心裏一喜:「去中心廣場,剛才若若說,有同學約她一起去,那裏新開了一個很大的遊樂場,你要不要帶上小星星也一起去玩玩?她出生后,家裏那麼多事,都沒有帶她出去過。」

「好啊。」

幾乎是溫栩栩的話才剛說完,這個正抱着孩子在逗著玩的女人就同意了。

溫栩栩:「……」

要不?再帶幾個警衛過去?

半個小時后,溫栩栩打了一個電話給在景家那邊參加喪事的霍司爵后,徵得他的同意,然後她們兩個女人加上王姐,就帶着四個孩子,浩浩蕩蕩的出門了。

周末陪孩子們去玩,溫栩栩平時也經常會的,所以,出來了后,也是平常心態。

可霍司星第一次抱着女兒出來,卻是一路都很興奮的,孩子才三個月大,她就不停的抱着她在車裏指著過去的景色給她介紹介紹那個,嘮叨的都像是老太婆了。 楚洛感受著這其樂融融的刺激,這難道就是人間的快活?

這也未嘗不是一種快樂的體驗?

小凡人,如果你願意我留下,只要你一句話?

楚洛渴望著莫曉輝能說出挽留的話,這種情況下,她覺得自己會抵抗不住誘惑,會淪陷在這個小煩人的手上。

莫曉輝享受著這種氣氛,他想珍惜當下,就算楚洛和貝貝離開,也會無怨無悔了,畢竟是給了自己一個交代。

「貝貝,以後不許說麻麻的壞話?麻麻可是很愛你的。」

莫曉輝想解除貝貝對楚洛的芥蒂。

貝貝被莫曉輝撓痒痒,癢的止不住笑:「粑粑,我聽你話了,我聽你話了。」

小屁孩不住的求饒,在莫曉輝的懷裡不停的躲著。

楚洛也參與了討伐貝貝的戰役當中。

貝貝更加越發無處可逃。

「不要,我不要。」揮舞著雙手與楚洛對抗打鬧著。

莫曉輝都快抱不住貝貝了:「貝貝,別鬧了,小心摔著?」

楚洛和貝貝玩的正開心,怎麼可能就這樣結束戰鬥。

「粑粑,你就是變形金剛,我們一起去打敗美少女?」

「麻麻,你是美少女,我們要來消滅你?」

小傢伙只圖好玩,根本不講規則。

「小姑兒,我可是怪獸。」楚洛張牙舞爪,做出可怕的怪相,跟貝貝比劃著。

貝貝起初嚇了一跳,在適應了楚洛的怪模樣之後,恢復了戰鬥力。

「我可是宇宙超級無敵美少女,我代表月亮來消滅你?」對著莫曉輝就是一陣吆喝:「粑粑,我們沖,消滅麻麻這個大怪獸。」

「啊!」

莫曉輝沒有聽貝貝的指令,而是張開了自己的大嘴朝貝貝的小臉咬去,似乎就像魔獸要吃掉小不點一般。

貝貝沒想到莫曉輝會反水,腹背受敵,自然嚇了一跳。

也許是本能的驅使,她的小爪子不經意的在莫曉輝的臉上抓了一下。

莫曉輝頓時一陣疼痛,幾道印子烙在了他的臉上。

「啊!」

楚洛沒想到遊戲會傷到莫曉輝:「貝貝,你怎麼可以抓粑粑?」

「粑粑要吃我,我怕。」小傢伙自有自己的道理。

「沒事,楚洛,別嚇著孩子。」

莫曉輝急忙阻止楚洛發飆。

楚洛見莫曉輝臉上都出現了血印子:「還沒事呢?都流血了。」

她急忙去拿藥箱。

貝貝自然也嚇著了,她也沒有想到自己會闖出禍端來:「粑粑,疼嗎?」

「不疼,貝貝,粑粑沒事。」莫曉輝安慰著有些害怕的貝貝。

貝貝輕輕撫摸著莫曉輝臉上的傷口:「粑粑,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說完貝貝就在莫曉輝的臉上親了親。

楚洛拿著藥箱走了過來,剛好看到了這一幕。

這是多麼溫馨的場面啊!

「你還在粑粑的懷裡幹嘛?都流血了,你還親,多不衛生?」

嘴上指責著,心頭卻感動著。

莫曉輝把貝貝放到了地上,楚洛急忙替他處理傷口。

小傢伙雖然手小力輕,但危急關頭,她的發力也不容小覷。

莫曉輝臉上幾道抓痕明顯,有幾處還挺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