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很快,她就拿了兩張照片出來,遞了一張給我。“你先看着,我把這張拿給師父。”


她走了之後,我拿着照片認真的看了起來,照片上的我們都臉帶笑意,真的就像是一家人一樣,感覺很溫暖。小黑貓也湊過來了,喵喵喵的叫了幾聲,似乎也想看看照片。

我把照片放在它面前,它認真的看了起來,看它的樣子似乎也很喜歡這張照片。 忍住,忍住……

終究還是沒忍住,木融又哭了,哭得跟個小孩一樣,稀里嘩啦的。

聽到唐宋說他很有可能飛升錯了,木融那個淚奔啊,恨不得指天罵娘。憑什麼別的人都飛升正確,就他飛升到這鬼地方!

完全陌生的世界,功法差距大,實力提升困難。也就因為亂城沒什麼高手,要不然他這個外來者早就被人幹掉了……

哭歸哭,木融還是跟唐宋說明了飛升前後的事情。飛升前,天印大陸已經平穩好多年,出現了一個掌控全局的勢力,天門。

按照木融所說,天印大陸因為天門的出現改變了很多。雖然也有不滿,有反抗,可是天門太強大,反抗的人打不過。而且現在所有人都知道,武者會飛升,可具體什麼時候飛升沒人知道。所以,很多人對習武積極性不高。當然,也有人盼著能看到更高的世界,所以賣命的修鍊。

木融說,很多人明明實力很低,卻莫名其妙飛升。雖然都有前兆,可影響還是很大,導致曾經出現十多年的厭武現象。可他飛升上來之前,又掀起了習武熱潮,而且出現了好多寶藏。

飛升到這裡之後,木融經歷的就不多。他一睜開眼就到亂城,然後開始出發在四國之內尋找夥伴。只是找了五年,一個人影都沒看到。後來又回到這裡,雇傭了其他人去找,也沒消息。

整整十年,木融不得不放棄。這個世界太大,想要找個人太不容易……

聽著他所說,唐宋暗暗嘆息。看樣子,他也不清楚為什麼會飛升到這,也許真是空間錯亂吧。

唯一出錯的就他跟紫晴,其他的飛升者都沒有差錯,怪異!

聊了好一會,外邊天色已經徹底昏暗,唐宋才輕聲嘆道:「我要去闖蕩,找個人,你是跟我一塊去,還是留在這?帶你回去是不太可能的了,要麼你努力修鍊到武神然後再飛升,要麼你在這個世界安心過日子。」

木融抬頭看了一眼,頗為苦澀:「我不去了,這些年在這落腳,到也習慣了。就是突然有個熟人,說出來心裡舒服多了。」

唐宋點著頭:「將你的心法給我,我盡量幫你修改,讓你的修鍊速度快一些。」

木融也沒說什麼,將心法寫下來交給他。唐宋做了一些修改,隨後便起身離開了。

看得出來,木融雖然稀里嘩啦的,可他並不想真的回到原來的世界。似乎,他真的已經習慣了這裡的生活。

頭疼的是,本來想著從他嘴裡得到什麼有用的消息,可是並沒有。他不知道為什麼到這,根本不可能知道紫晴會出現在哪……

眼見唐宋愁眉不展的走回來,柳莎幾人也沒敢詢問,跟著他離開。

此時天色已經徹底黑下來,街道很是冷清,基本沒什麼人往來。

抬頭看了一下黑夜,唐宋忽然輕聲道:「明天出發去聖墓。」

陸浩一怔:「這麼著急?」

柳莎也是奇怪,她還想著唐宋會留在亂城幾天,那才是他的風格。

唐宋沒有回答,繼續往前走。不是他著急,實在是放心不下紫晴。

按照木融所說,他來這裡已經二十年,意味著紫晴來這裡也有十幾年。這個世界的時間走得比天印大陸還快,他得儘快找到紫晴,要不然紫晴都成老太婆了……

遲疑了一下,陸浩低聲道:「唐先生,要不,到我們青門吃個飯?」

想了想,唐宋還是點頭。聽得答應,月牙立即高興地歡呼,兩眼迸發亮光……

說來也是厲害,亂城三大勢力都是門對門,三家大門外有一片三角空地。站在門口,能夠看得到另外兩家的大門。即便是黑夜,唐宋還是看得出來,小環門的房屋最為高大,其次是海門,青門最落魄。

不過,當唐宋他們的馬車到青門大門口的時候,裡邊卻是熱熱鬧鬧,恨不得張燈結綵。

一見到馬車,一個守衛立即飛奔進去,大聲喊著:「少爺回來啦,少爺回來啦……」

等唐宋三人走到院子,裡邊已經有一幫人快步迎上來。三叔也在,帶頭的是個留著鬍子的中年人,一看就知道陸浩是親生的。

走到跟前,一幫人拱手作揖:「見過唐先生,兩位姑娘。」

唐宋微微搖頭:「陸門主,不必這麼客氣。只能說,各取所需。」

陸門主也沒在意,讓出一條道:「唐先生,請……」

話都沒等說完,忽然見到守衛跑進來,陸門主頓時皺起眉頭。唐宋沒往前邁步,一副無奈的樣子。

不出所料,守衛跑過來低聲道:「門主,李門主跟周門主過來了,說是想跟唐先生談談。」

陸門主綳著臉色,並沒有急著回答,而是將目光落到唐宋身上,明顯是等著他開口。

唐宋嘆了口氣,輕聲道:「難不成你還能拒絕?來就來吧,反正他們要不走你們的分。」

這倒也是,就算他們來了又怎樣,名字都已經登記,唐先生就是幫著青門了。這樣的高手,不可能反悔……

等唐宋幾人走到大廳裡邊,一幫人進來了,整個大廳瞬間就站滿了人。

還沒等他們開口,唐宋淡淡的說道:「有什麼事直接說,我們還沒吃飯。」

一行人頗為尷尬,小環門的李門主還是率先開口:「唐先生,我也沒別的意思,就是想給你陪個不是。今天我那小兒李京多有冒犯,還請唐先生見諒。」

唐宋平淡的抬起眼皮:「你是多瞧不起我,覺得我會在乎這個?有事說事,沒事就吃飯。」

李門主更是尷尬,硬著頭皮:「唐先生,想必你也知道我們三家正在為亂城日後布局爭鬥,唐先生修為高深莫測,懇請唐先生袖手旁觀。」

這話一出,陸門主立即怒喝:「李門主,你什麼意思?唐先生是我們邀請的,為何要袖手旁觀?」

絲毫不顧陸門主的怒喝,李門主跟周門主直接跪下,非常誠懇的哀求:「唐先生,你的到來,已經直接打破平衡,希望唐先生看在亂城未來的份上,高抬貴手,洗手旁觀!」

「你,你們……無恥!」陸門主那個氣啊,頭髮都炸起來,青門一幫人也是火氣衝天。

就沒見過這麼無恥的,青門請了一個武聖,他們就說打破平衡。怎麼不說,他們為了拉攏關係,到四國到處找人?! 晚上吃飯的時候,陳柏突然說起一件事,他說自己過見天就要帶着小黑貓出去,可能要過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回來。我知道,他這是要帶小黑貓去找醫仙前輩。

“去哪呀?”李慕顏開口問了一句。

陳柏讓他別管總之這段是見他放我們自己處理自己的事情,可能在他和小黑貓回來之後,我們就要忙着關於對付天羽閣的事情了,到時候其他派的人也會陸續的密切聯繫的。

“你們有什麼私事的話,最好趕緊處理了,到我們和天羽閣真正正面交手的時候,肯定就沒時間管其他的事情了。”

我心裏有些納悶,按他剛剛的意思,大好像就只打算領小黑貓去,沒提到我,於是我趕緊問道。“師父,難道我不陪你和小黑貓一起去嗎?”

他的回答讓我有些意外。“不用,你和龍天有其他的地方要去。”

“啊,去哪裏?”我大驚,問道,有些疑惑。我和龍天要去什麼地方?

陳柏沒直接告訴回答我,說具體去哪,要做什麼他已經告訴冰窟窿了,我只要跟着冰窟窿就行。看冰窟窿臉上沒什麼變化,依舊冷冰冰的,看來陳柏的確和他說了。

既然陳柏都這麼說,我也不好再說什麼,只是讓我奇怪的是小黑貓竟然沒有表示反對,它淡定的在一旁待着,不知道在想什麼。我心裏納悶,小黑貓一直很黏我,上次離開我還是因爲受傷了需要治療的緣故。本以爲它一定會吵着要我一起去的,沒想到它卻沒什麼反應。這樣我更疑惑了,他們找醫仙前輩到底是要做什麼,爲什麼不帶我們一起去?

“師父,要不要我或者師妹和你一起?”劉宇這時候問道,陳柏搖了搖頭說不用。“那我們要不要和師弟他們一起?”他又問了一句。

“也不用,你和老二就留在省城。”

吃完飯,陳柏就回房間了,只剩下我們幾個。李慕顏心裏的疑惑也沒比我少多少,問我知不知道陳柏和小黑貓是要去哪,說只知道他倆是要去找醫仙前輩,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去找醫仙前輩,爲什麼?”李慕顏不解的問道,我聳聳肩,說不清楚,自己也就知道這麼多。她又問劉宇和冰窟窿知不知道,劉宇和冰窟窿都搖頭表示也不知道。

“既然師父要去找醫仙前輩,那肯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我們就不要管了。 重生九零做學霸 倒是師弟和龍天兄,你倆是要去哪?”劉宇看這冰窟窿,問道。

冰窟窿冷冷回了一句。“苗疆。”

“苗疆?難道是爲了師弟肚子裏金蠶蠱的事情?”劉宇想了想問道。

我也好奇,看向冰窟窿等他回答。冰窟窿點了點頭,說沒錯,金蠶蠱這麼厲害的蟲蠱,既然認了我爲主,那一定要讓我利用起來,不然就浪費了這麼好的東西了。

“聽說苗疆那一帶十分神祕,而且風景很不錯,真想和你們一起去那看看,只可惜師父讓我和師兄留在省城。”李慕顏拖着下巴,有些無奈。

劉宇笑着搖了搖頭,說他倆在省城要處理的事情還很多,李慕顏這樣一直想着到處跑可不行,他開給李慕顏的工資可不是白開的,是要李慕顏幫他分擔公司裏的事情。

李慕顏樣說知道了,自己就是順便說說的,讓劉宇不要當真。

“不過苗疆那一帶都是施蠱人的地盤,你倆到了那裏一定要萬分小心,千萬不能惹上不該惹的人,要是被人施了蠱,那就糟糕了。”劉宇一臉認真,叮囑道。

我讓他不用擔心,自己會小心的,更何況還有冰窟窿和我一起,應該不會有什麼事。

我們又聊了一會,就各自會房間睡覺了。今晚,小黑貓不知道怎麼回事,一直不睡覺,就坐在牀邊看着我,眼中帶着奇怪的神色,不知道在想什麼,我問它怎麼了,它也沒什麼反應,就那樣一直看着我。

不知不覺,我就睡着了。在夢裏,我又見到了那個女人,她依舊美麗迷人,奇怪的是她也和小黑貓一樣,一直盯着我看,沒有說話。我想起上一次見她,她對我說的話,於是開口問她到底是什麼意思。

她微微一笑,有些迷人,輕聲說我很快就會知道了,到時候不要太吃驚就行。說完,她就退走,消失不見了。我着急,喊了她幾聲,往她消失的方向追去,可一點蹤影也沒看到。我纔想起來,自己和她在夢裏見了那麼多次面,還不知道她叫什麼,她也沒告訴過我。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小黑貓已經跑去找陳柏了,我也趕緊起來洗漱了一下。把陳柏和小黑貓送到了車站,這次他和小黑貓也是做長途車。在離開之前,陳柏特地叮囑我一定要聽冰窟窿的,不能自己瞎跑,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一定要和冰窟窿商量。

我讓他放心,自己一定會聽冰窟窿的,只要冰窟窿不嫌我麻煩就行。他點點頭,看了冰窟窿一樣,說了句你倆都要小心,就把還在黏着我小黑貓給抱走。小黑貓一直看着我這裏,一臉不捨的模樣,我笑了笑,朝它揮了揮手。

送走陳柏和小黑貓後,我們就回去了,收拾了一下,下午劉宇就把我和冰窟窿送到了飛機場。“你倆一定要小心,又是什麼事就打電話回來,我和師妹一定會第一時間趕過去的。”走之前劉宇還是不太放心,叮囑道。

他的關心讓我心裏溫暖,我說知道了,就和冰窟窿一起上了飛機,飛往我倆這次的目的地,苗疆!

不知道哪裏又有什麼事情在等着我們,只希望這次我們能順利拿到陳柏說的那個東西,千萬不要出什麼意外。 微眯著眼看著跪在跟前的兩人,唐宋臉上帶著幾分笑容。真因為自己的到來打破平衡了嗎?

如果自己不是武聖,他們會跪?

眼見唐宋不說話,陸門主強壓著火氣,咬著牙低聲道:「唐先生,他們太無恥了。之前的約定並沒有說不能邀請武聖,而且他們一直遙遙領先。如今見我們加了分超越,居然……」

都不知道該什麼說了,咬牙切齒的,相當憤恨。

李門主跟周門主絲毫不臉紅,就一副誠懇的看著唐宋,可憐巴巴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被欺負了。

唐宋抿著微笑站起來:「你們不用慌,我之前就說過,我只是路過。看得出來,你們亂城確實沒什麼實力。你們的規則我也懂,只是沒想到我一個人影響了你們的大局……哦對了,忘了問,我能給青門加多少分?」

陸浩忍不住插過話:「唐先生,武聖是三百分起步,六級武聖是五百分。」

五百分,確實有點多,抵過幾十個武靈了……

李門主依舊跪在地上,抬頭苦笑:「唐先生,你也知道,我們這些勢力本就弱小,武靈對我們來說就已經是奢望。如今你一個人都抵過我們全部,實在是沒辦法。所以,懇求唐先生袖手旁觀!」

陸門主綳著臉色,臉頰不停的顫抖著,真的很想罵娘。見過不要臉的,就沒見過這麼不要臉!

「五百分,」唐宋稍稍盤算了一下,笑容更是濃厚,「你們的意思是不讓我加入青門的隊伍是吧?也行!」

這話一出,陸門主等人頓時急了,想要說什麼,唐宋卻擺著手,「別慌別慌,我話還沒說完呢。」

李門主兩人剛放鬆的心臟又緊繃起來,抬頭直勾勾的看著,周遭一個個都豎起耳朵。

嘴角微微一勾,唐宋雙眸閃過皎潔:「我不參與也可以,畢竟我影響太大。不過我既然答應過青門,自當不會反悔。你們看這樣行不行,我呢把青門內所有六級武師全部提升到武靈,也算是給他們一點補償,怎麼樣?」

嘶!

一群人頓時倒吸了口涼氣,陸門主近乎是本能的張開嘴,幸好及時控制住嗓門,差點就沒喊答應了。

這可要比增加積分有效得多,雖然分數少了,可高手多了!

李門主兩人卻是臉頰抽搐,背後不自主滲透冷汗。面頰僵硬,李門主幹笑:「唐,唐先生開玩笑吧?」

唐宋認真搖頭:「我可不會隨便開玩笑,畢竟影響到我的名聲。六級武師好像有點少,畢竟好歹也是五百分……這樣,要麼我參加,要麼我盡情的提升青門,我想提升誰就提升誰,反正提升不是那麼容易,如何?」

這下陸門主憋不住了,大聲驚呼:「好,就這麼定了!」

隨後又發覺尷尬,老臉發紅,「不是,唐先生,我的意思是,這個提議非常好,呵呵……」

青門一幫人可真是兩眼放光,能讓一個武聖提升,那可是天大的好事。而且青門實力本來就差,如果得到提升,就不用再怕其他兩家了!

李門主跟周門主那個冷汗啊,都快哭出來了。吞咽著口水,李門主帶著哭腔:「唐先生,就不能有別的辦法?」

唐宋微微皺眉,摸著下巴尋思:「別的辦法……總得補償,不能答應了人家又不做。」雙眼忽然又冒出亮光,「這樣,我不出手提升,讓她們兩個去提升,一晚上,如何?」

「這……」陸門主頓時心涼了。武王跟武聖的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而且只有一晚上能提升幾個人?

李門主兩人哪顧得上多想,迫不及待的拱手感激:「多謝唐先生!」

唐宋滿面笑容的點著頭:「那行,就這麼定了。就一晚上,明日我就離開這。放心,我好歹也是個武聖,決不食言,保證不親自動手。」

「多謝唐先生成全!」李門主兩人相當的高興,即便是武聖,就一晚上能幹出多大的事?

陸門主微微苦笑,想說什麼又不好開口,只能苦澀的嘆息。周遭一幫人也是無奈搖頭,這都哪門子補償,還不如五百分呢。

客套兩句,李門主一幫人就走了。陸門主實在忍不住,嘆息道:「唐先生,你終究是答應了他們。這對我們青門,不公平。」

唐宋卻陰險的挑著眉頭:「那可不見得。陸門主,你把青門所有人都召集過來,嘿嘿,有驚喜。月牙,快吃飯,多吃點。」

月牙猛地一顫,略帶幽怨的鼓著嘴:「我不,又要整我?」

「我給你補償。」唐宋撇著嘴,「你給他們多少,我雙倍給你,如何?」

月牙眼前頓時冒起亮光,趕緊轉身跑向餐桌:「不許反悔!公……柳姐姐,你作證。」

眼見月牙急匆匆的吃飯,陸門主等人愣了。什麼情況,難不成這武王小姑娘真能提升那麼多人?

顧不得多想,陸門主還是應了一聲,去把所有人都召集過來,連同門口的守衛都沒放過,大門直接關了。

青門人並不多,上上下下能修鍊的其實不到一百個,大多實力都很低。

等到人群全都到院子,唐宋掃了一眼,大聲喊著:「李門主,周門主,你們可都看清楚了,我確實不出手。月牙,上來。」

月牙丟下飯碗,急匆匆的吞咽下去然後跑上來。咧著嘴掃視眾人,兩眼放著光芒:「就這麼點人?說好了,我給他們,你雙倍給我。都給我坐下,坐好。」

人群可真是納悶,完全沒明白什麼狀況。這麼多人,難不成一次性提升?怎麼可能!

側頭看了一下小環門方向,唐宋陰險的挑著眉頭:「都不用緊張,屏氣凝神。等會力量會自動灌入你們的丹田,提升一個等級之後,千萬要記住及時控制丹田,要不然你們會死。記住了,每個人只能一個等級,不要太貪哦。」

「什麼?」陸門主懷疑自己耳朵聽錯了,兩眼瞪大的蹦起來,「唐先生,你,你是說,每個人的提升一個等級?!」

月牙不屑的撇著嘴:「快點啦,不就是一個等級,用不了多少。快點快點,都坐好。」

轟!

眾人的腦子卻炸了,八十多人啊,每個人提升一個等級,要不要這麼誇張! 嗡!

沒等眾人來得及反應,三叉從月牙體內飛出,正好飛到上方。緊隨其後,三叉釋放出一個龐大的防護罩,將陸門主等人全都給籠罩起來。

月牙深吸了口氣,一個閃身飄飛過去,恰到好處站在三叉上邊。只見她雙手快速翻轉,黑色的力量涌動進入三叉之內。

早在五天前,唐宋就發現,三叉能將月牙的力量傳送到任何人日內。三叉是個非常完美的消化機器,吸收月牙的力量轉變成這個世界的力量,然後壓迫進入其他人身體里。之前,他還曾用柳莎做過實驗,也是成功的。

果不其然,陸門主等人很快就開始感覺身體里涌動著濃厚的力量,趕緊運轉丹田消化。

遠處的閣樓上,李門主等人看得目瞪口呆,腦子嗡嗡的。他們這是要幹什麼,那不成那小姑娘有什麼特殊本領?

隨著時間推移,月牙輸送出來的力量越來越弱,臉色也漸漸蒼白。約莫半柱香的時間,月牙便翻騰下來,踉蹌到唐宋身旁,臉色極為慘白:「給我!」

唐宋一手扶著她,抿著微笑:「放心,說給就給。」說話間,濃厚的力量從丹田洶湧進入月牙的身體。

月牙就像是貪吃的小孩,拚命地吸收著。其實,她更喜歡唐宋的力量,比她自己的力量還要強大……

傳送了一會,唐宋停下來。月牙的臉色恢復正常,戀戀不捨的舔著嘴唇:「我還想要。」

唐宋翻白眼:「你想把我吸干啊!臭丫頭,一邊呆著去,別惹事,要不然我打你。」

月牙鼓著嘴,很是不樂意的轉身走回去。蹦過去跟柳莎說了一聲,隨後又盤腿坐下,消化吸收的力量。

看著防護罩內已經有人開始醒來,唐宋右手輕輕一招,三叉飛回到他的體內。給月牙輸送的力量可不少,抽了他兩成功力,他容易么?

而且這段時間三叉一直都在月牙體內,積累的力量比較少,他的恢復速度相對來說會減慢很多……

不過,八成功力對他來說也夠用,短時間內也不可能碰到什麼高手。

沒等多想,遠處傳來李門主渾厚的叫喊:「唐先生,結束了?」

唐宋回頭一笑,喊著:「是啊,他們青門每個人都提升一個等級,還不夠?你要覺得不夠,有機會我再給他們提升一個等級。」

隔著大老遠,唐宋都能看得到,閣樓里的李門主踉蹌摔倒了……

又等了一會兒,陸門主等人紛紛醒過來。感受著體內的力量變化,一個個興奮的蹦起來,整齊單膝跪地:「多謝唐先生,月牙姑娘!」

激動,整個青門實力提升一個等級,這是何等震撼!

方才那應該是神器,想不到唐先生如此了得,居然能掌控神器!

唐宋擺了擺手:「算是彌補損失吧,只能幫到這了。嘿嘿,給我們安排房間,順便再弄一桌飯菜。剩下的,我可就不管你們了。」

說罷,大搖大擺轉身走向後院,渾厚的聲音卻是飄蕩,「李門主,我替青門謝謝你啦!」

閣樓里,李門主等人臉色別提多難看,一個個都快哭出來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