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往回看去,他們的車子被剛纔失控而來的那輛紅色汽車撞得面目全非,顯然不能開了。


秦陽咳了幾聲,把喉嚨的血吐出來之後,眼前終於又恢復了正常的視線。

“你沒事吧?”

有人想把他們弄死在這裏,而且,看樣子是不死不休了。

“我這就帶你離開。”蘇婭的聲音變成了初遇時候的清冷,不帶任何情緒。就連她的體溫,也變得越來越冰涼。

秦陽不知道她要做什麼,但能確定的是,這樣的蘇婭若是完全暴露在那個兇手面前,就算這次逃得一命,未來也會越來越危險。

一想到這裏,他就按住蘇婭的肩頭。

“兇手在暗處觀察,你不能暴露身份。”

他站了起來:“咳咳……我來。”

“你太脆弱了,不要逞強……”

秦陽按住她的肩頭:“我沒事。”

兩人飛快遠離燃燒處,躲進了旁邊的綠化帶中。

秦陽摸了摸褲袋,想起手機剛纔給蘇婭了。正想着,蘇婭就想到了,把自己的手機遞了過來。

還不等他們停下來歇一口氣,遠處喇叭的聲音突然響起。一輛銀白色的汽車飛快靠近,見到前面發生交通事故,一時間想剎車,卻發現剎車突然失靈了。他猛地一打方向盤,就衝着秦陽所在的綠化帶衝來。卻發現這裏有兩個受傷的人!

可他的車速卻慢不下來,眼見的就要撞上了。

嗶——

秦陽一把抱住蘇婭,朝着邊上猛地跑上幾步,而後用力一撲。

銀白色汽車的輪胎就擦着秦陽的鞋底劃過,直直衝向另一邊的高速公路。

嘭——

又是兩輛車相撞。秦陽翻了個身,把蘇婭護在身下,抵抗住了新一波爆炸產生的氣流。

哪怕眼前又是一片黑,他也拼命默唸着,不能暈過去!絕對不能倒下! “秦陽、秦陽……”

有兩個呼喊聲在秦陽耳畔響起。

他用力甩甩頭,擡起頭來,視線恢復清亮,看到了從火光中走出來的一男一女。

“伯父、伯母……”

原本還算風度翩翩、儀表堂堂的這對中年夫婦,此刻卻是以面容扭曲、身體殘缺的形態出現在秦陽面前。

一看到他們,原本被生死危機暫時壓下的情緒重新涌了上來。

秦陽無比的內疚,甚至沒勇氣去看他們。

“你真的看得到鬼魂。以前只是覺得可能,現在親眼看到,還是覺得不可思議。”姜敏豪雖然被撞得面目全非,但聲音依舊渾厚。此刻的他,語氣中帶着遺憾。

“伯父,姜姐姐在哪兒?我這兒還有手機,我可以讓警察去救!”

“沒用了……那個人,根本沒打算放過我們。”趙曼媛說道,語氣中滿是痛苦。

秦陽閉上了眼睛,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們。

“對不起……是我對不起你們……我對不起耗子,對不起……”

“秦陽,事到如今,我們不怪你。但是,我求求你,保護好我兒子!”姜敏豪上前兩步,睜大了眼睛,眼珠幾乎都要掉下來。

秦陽只能點頭:“我一定!我發誓,只要我還活着,一定會拼死保護耗子的安全!”

他猛地想到了什麼,突然擡頭看向兩位:“雖然現在說可能遲了,但是伯父、伯母,耗子有孩子了。”

“什麼?!”“什麼?!”

“怎麼回事?”

事到如今,秦陽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了。

“前陣子耗子被人設計,跟喬家千金喬芃發生了關係。 萌妻入懷:譚總,須節制 喬芃沒及時事後避孕,懷上了。最近我們和他一直在照顧喬芃。”

“喬家肯把孩子生下來?”姜敏豪沒有第一時間歡喜,反而是想到了其他地方。

因爲之前坤元對姜浩澤的公司下手,他身爲姜浩澤的父親多多少少還是有所瞭解的。那老傢伙又怎麼會這麼好說話,讓女兒生下這個孩子。

“喬芃瞞着她家人。我算出來的,耗子跟喬芃是有夫妻緣分的……”

警笛聲由遠及近。秦陽知道,他的時間不多了。

車禍而死的魂魄只能留在事發當地。而這裏是高速公路,不能停留太久。秦陽之所以現在趕緊告訴他們,也是因爲如此。

趙曼媛若是可以流淚,此刻早已淚流滿面。

“雖然我們之前不希望小澤跟你太過接近,但是現在我們也沒有別人可以囑託了。真的,小澤就拜託你了。算我們求你……”

秦陽跪在地上,朝着他們不斷磕頭。

“伯父、伯母,我對不起你們!我一定會保護好耗子的,絕對……”

蘇婭看着他額頭已經磕出了血,臉上露出心疼之色,一把拉住他,不讓他再這樣自我傷害下去。

“還有我們的女兒。如果她還活着,請幫我們找到她,帶她回來。小芸這孩子從小就懂事,我們不想在黃泉路上看到她……”

秦陽還想磕頭,卻失敗了。

“我會的。我一定會的。”

警車停下,120也到了。秦陽和蘇婭被送上了救護車,飛快離去。

突然經歷了那麼多衝擊,離開事發地後的秦陽終於撐不下去,暈了過去。但是,在昏迷之前,他死死握着蘇婭的手。

“耗子、去找耗子……”

蘇婭點頭之後,他才失去意識。

……

秦陽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也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等他稍微恢復一點神志之後,他就在黑暗中緩緩地想着,要是能就這樣永遠消失,那該多好。

他虧欠了太多人,從父親、大伯開始,他就不應該存在在現在這個世界。

父親、大伯拿命換來了他的這些年,出現了一個蘇婭,她也因爲他,受了無數次的傷。甚至被人抓走進行殘忍的人體實驗。而現在,最親密的兄弟因爲他,遭受了這樣無妄的災害。

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突然就這樣消失了。說沒就沒了……

秦陽幾乎不想醒來。不想面對這樣殘酷的現實。

他的身上已經揹負了一條又一條的人命。或許當初戚雪薇的那個詛咒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厲害。

百年孤寂,連朋友都沒有的那種孤寂……

生存下去是那麼痛苦,他只覺得有一隻手死死地掐住了他的脖子,而他再怎麼掙扎,也掙脫不了,只能一點點被窒息的感官吞沒。

突然,他感覺自己背部一片冰涼,而後像是被火灼燒一般炙熱,疼痛瞬間把他從那窒息中揪出來,讓他回到了現實中。

“這裏……是哪兒……”

沙啞的聲音彷彿不是出自他的嘴巴。

“這是我家。你可算是醒了。”

徐詩雯的聲音在頭頂上方響起。隨後,一張熟悉的臉孔出現在秦陽面前。

“我說秦陽,你這三天兩頭受這麼重的傷,我研製出來的膏藥可全都被你用光了。”

秦陽現在趴在牀上,背部冰火兩重天那是因爲徐詩雯剛剛上了藥。

他想起身,一動就疼得重新摔回了牀上。

“別動。你女朋友跟我說了。 鑒寶直播間 放心吧,她去找姜浩澤了。她還讓我盯着你,讓你安心在這裏恢復身體。傍晚的時候,她會回來的。”

重生之鄉下丫頭要自強 秦陽問道:“我昏迷了多久?”

“還好,不久。一個晚上而已。你女朋友說幫你聯繫了姚怡菲,她幫你請了假,並且答應會事後幫你補課。”

雖然如此,可秦陽現在還是不想就這麼趴在牀上,無所事事。

“手機借我一下。”

徐詩雯嘆了口氣:“你這種病患我一點也不喜歡。太折騰了。該好好休養的時候不休養,平時又那麼多事。我都快成你的私人醫生了。”

雖然如此,她還是把自己的手機遞給了秦陽。

秦陽飛快撥通蘇婭的號碼。

“怎麼了?”

電話那頭傳來蘇婭清冷的聲音。

“是我。”

那邊頓了一下,而後蘇婭的聲音微微回暖:“你醒了。”

“耗子怎麼樣了?”

“他還好。我現在在幫他主持他父母的企業。這邊暫時比較忙。那些股東很煩人。”

秦陽從電話中聽到了姜浩澤的聲音。

他似乎是在跟誰借錢。 秦陽不懂這些,況且他現在的狀態也根本做不了什麼。

稍微換了一個姿勢,下巴擱在枕頭上。只是這麼一個細小的動作卻還是牽連了背上、肩上的傷口,秦陽悶哼一聲,眉頭緊皺。

“他姐呢?”

確認了姜浩澤沒問題之後,他最關心的只有這一個問題了。

果然,他提出這個問題之後,那邊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蘇婭這樣的反應出來,秦陽就知道情況絕對比他想的要來得糟糕。

“還沒有找到嗎?”

蘇婭點頭:“我找到了當時公共電話亭的地址,然後跟着警方,在那裏進行了搜查,沒有找到任何蔣芸的蹤跡。”

聽到蘇婭這麼說,秦陽一時間除了沉默,沒有別的可說的了。 總裁只歡不愛 如果蘇婭都說了找不到的話,憑他的能力是不可能繼續找到的。

“你還好吧?”蘇婭有些擔心,問了一句。

秦陽微不可見地搖了搖頭,而後想起自己正在通話中,又趕緊說了一句“沒事”。

他能有什麼事? 那個夏天有點冷 有事的應該是姜浩澤。就因爲認識了他這個好兄弟,就要揹負上突如其來的無妄之災。父母突遭車禍,姐姐下落不明。留下父母那龐大的家產讓他打理。他雖然也已經有了經營幾家小公司的經驗,可畢竟還是一個連大學都還沒畢業的人。

全家的負擔一下子全部都砸到他的肩上,如果換了一個人來面對這一切,別說現在已經開始到處溝通、穩住局面,就說父母遇難,先哭一場,而後慌了神,根本不知道怎麼做……這樣的反應也一點不讓人意外。

有的時候,人們往往只能看到一個人光鮮亮麗的那一面,而當他突遭意外時候的那份冷靜、鎮定,人們卻總是當作理所應當。那些慌了手腳的人被鄙視,被嘲諷。

可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又有幾個人是真的能做出像姜浩澤這樣的反應的呢?

“傍晚來看你,我先幫他。”蘇婭那邊好像又發生了什麼狀況,一時間有人在驚呼什麼。

秦陽說道:“好。你……幫我照顧好他。我欠他的,這輩子都還不清了。”

蘇婭說“好”,然後掛了電話。

這邊電話剛掛斷,一個不顯示號碼的通話就打了進來。

接通,果然是斗篷少女。

“你還好嗎?”

似乎都不需要他說什麼,全世界都知道華夏首富夫婦在高速公路上遭遇車禍,當場死亡。

秦陽的心開始一陣一陣地抽搐、疼痛,泛出無盡的酸楚。

如果他當時沒有呆坐在車裏浪費那麼多時間,如果他再跟姜伯父多說一會兒,只要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他就可以阻止這場悲劇的發生了。

爲什麼死的不是他!

“喂喂喂,你還在掛水呢,別激動。手放鬆,不然針頭要掉出來了。”

徐詩雯在旁邊連忙提醒。

秦陽剛要握緊的拳被她按住,掰開來。

“徐詩雯,我要跟你說個事。”他沙啞着喉嚨,突然開口。

“有什麼事不能稍微恢復一點再說麼?事情都已經發生了,逝者已斯,我們活着的人還是要把日子繼續過下去的嘛。”

徐詩雯倒是想得開。

“但是這件事必須越早跟你說清楚越好。”秦陽擡起眼皮,盯住她的眼睛,“有人在針對我,在攻擊我身邊的朋友。”

“姜浩澤是第一個?”

“不,蘇婭是第一個。要不是因爲她體質特殊,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秦陽垂眸,“耗子是第二個。他用親人的性命作爲與我相處的代價。所以,我希望你能夠跟我斷絕往來……”

“你是不是傻?真要針對你身邊的人下手的話,就算我現在跟你撇清關係也沒用了。難道說我們現在開始絕交了,以後你就真的能把我當成一個陌生人來看了嗎?如果我在你心中還是佔有一席之地的話,表面的絕交有什麼意義呢?”

秦陽似乎被點醒了什麼。

姜伯父、趙伯母的死,或許正是因爲這樣……他們太過溫和,就算表面斷絕往來,可在他心中的佔比還是沒有變化。

而那個幕後黑手想要的是他被衆叛親離,是從真正意義上的人心向背。

這是逼他要做點什麼,要徹底破壞他跟身邊所有人之間的關係,甚至到不可挽回的地步,這樣才符合那個黑手的目標。

“你想什麼呢?別告訴我你打算黑化然後對我們出手啊。我相信,天無絕人之路,別那麼快就被敵人擊潰了。”

門鈴響起。

徐詩雯轉身,腳步輕快,嘴裏還唸叨着“肯定是蘇雅來了”。

秦陽現在草木皆兵,忙喊住她,讓她看清了外面站的是誰再開門。

徐詩雯雖然不以爲然地扁了扁嘴,但還是乖乖聽話地先看了一眼外面站的人是誰,然後再打開的門。

“蘇雅你來遲了,是路上遇到什麼事了麼?”

看來走進來的確實是蘇雅沒錯。秦陽躺在病牀上,聽到外面大廳裏傳來蘇雅的聲音。

“別提了,遇到鹹豬手了。”蘇雅的語氣聽上去有些氣憤,碎碎唸了好一會兒。

“對了,秦陽又來了?”

“對。”

蘇雅的聲音朝着徐詩雯整改出的這間病房靠近。

“前陣子剛把那個女患者送走,這張牀位才空出來幾天呀。秦陽,你這也太折騰了吧。”

蘇雅的語氣還能調侃,秦陽估計她現在也是完全不在乎外面發生的事情。

果然,徐詩雯趕緊給她講昨天發生的事情。聽完之後,蘇雅的語氣一下子從剛纔的略帶調侃,變成了老老實實。

“不好意思啊。”

秦陽:“沒事。”

他閉上眼睛,開始打瞌睡。

渾身痛得不行,特別是徐詩雯的那個外傷膏本身抹上之後疼痛和瘙癢感會非常明顯,他身心俱疲,卻連睡覺都疼得睡不着,只能這樣閉目養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