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彩禮十萬,還有得在蘇市買房…”甜言蜜語聽多了,也沒有亂了我的心智,我想讓蕭邦知難而退,沒成想他不但沒退,反而想往上衝。


“行,都行,你先跟你爸媽商量下…”

掛了蕭邦的電話,我趕緊給我爸媽打電話,“媽,我要結婚了,你們準備下…”

“什麼?”

“我要跟蕭邦結婚了,彩禮十萬,以後會在蘇市買房,你們這幾天準備下啊,過兩天他父母去咱家提親。”

“你去過他家看看沒,你知道他父母啥樣的人不?家啥樣你見過沒?”

“前幾天去了一次,沒見着他爸,見他媽了,比較兇,不過沒關係,我能搞得定,肖邦說以後也不會讓我受委屈的…”

“男人的話你也信?你真決定好了?”

“嗯,決定好了。”

“那他們啥時候來咱這看看?”


“過兩天時間定了,我告訴你們。”

結婚?對,沒錯,我要和蕭邦結婚了!這是我倆突然決定的,那時候,我一直以爲蕭邦一切都會以我爲中心,結婚也是他深思熟慮後的。

後來發現,事情並不是這樣,他的心裏還是很在乎他們那兒的風俗的,也很在乎他爸媽的。他媽媽不想他三年後三十歲結婚,那樣會被村裏人笑話,他多孝順啊,多聽他媽媽的話。

距離定好的結婚日子還有二十來天,這二十來天時間裏,我們做了很多事,他們家人開車去幾百公里外的我家提親,我倆拍婚紗照等等,每天都像上了發條似的,一睜眼就有很多事情親歷親爲。我以爲他們全家會很感激我在他家一窮二白的時候嫁過來,沒成想,我太傻,活該我受罪!

提親那天,蕭邦的父母請了他們家親戚裏最有錢的一個親戚,打算開車去我家。說好的八點出發,我家那邊,爸媽親戚早就準時等候了。

結果,他們一家真是的,九點了還沒上高速,提親的禮品也只是隨便超市裏買的煙和酒。高速上,他們又說肚子餓了,服務區吃頓午飯。

我歸心似箭,家裏爸媽親戚都在等着呢,一口也吃不下,他們倒好,不急不慢的。“你們能快點嗎?我家人都在等着你們呢,早都跟你們說了午飯家裏也都準備好了,爲什麼你們總要拖延時間呢?”我終於耐不住性子抱怨起來。

聽我抱怨後,蕭邦的女性親戚和他媽開始用方言繼續交流起來。

一路上,除了蕭邦,其他人並不待見我。我也能感受到這不友好的氛圍。一時間我想說算了就不要去了吧,但是又想想我家人都在等了,就這樣失約對我父母來說,他們在親戚面前以後得多丟人、多擡不起頭。

我承認,這個時候,我的心思變了,我隨時做好要跟蕭邦家人大吵一場的準備。他的媽媽應該非常不喜歡我,但又礙於兒子愛的死去活來,沒辦法,她也只好依了兒子。

這一定是一位清高、強勢慣了的女人吧,家裏一定人人都讓着她吧,不然怎麼會是這樣的脾氣秉性呢?都說,啥樣的婆婆領啥樣的兒媳婦,巧了,剛好我骨子裏也是要強的人,以後我到這個家了,那可有好戲看了。

我願意繼續裝溫柔下去,那一定相安無事,我不願意裝了,我本性暴露了,我不想忍讓任何人了,那恐怕要天下大亂了。

一路上,一直有個邪惡的念頭在我腦海裏縈繞,“喜不喜歡蕭邦都無所謂了,女人男人只要想結婚,嫁給誰,娶了誰,跟誰一起過,都一樣。既然他媽那麼不待見我,那我就一定得嫁給蕭邦,不要問我爲什麼,我說不出來…” “這麼快到了,快進屋裏歇歇!”爸媽看到車子停下,急忙上前迎接。大門口,好多家人站在那裏迎接着蕭邦一家人。我家能有這麼多親人,這樣的場面很久沒見過了。

“來的都是他什麼人?”媽見下車,湊近我,小聲問。

“他爸媽和他姨、姨父。煩人的很,真是討厭的一家子!”我還在爲之前的事情煩惱,看到媽,委屈的想要哭。

“別瞎扯了,這麼多人看着呢,別出洋相,不知道的一位你咋了呢?”說着,媽又笑臉相迎。

不一會兒功夫,堂屋裏坐滿了人,我的叔、伯,嬸兒、大娘、堂兄弟姐妹,還有我最親愛的弟弟妹妹。他們時而上下打量着蕭邦,時而看看蕭邦的家人,時而又往那一點少的可憐的提親禮望去。

坦白講,或許蕭邦的家人真心不喜歡我這個外地女孩吧,所以我總感覺他家人一直很敷衍。都說女人的第六感很準,準得嚇人,以前我不信的,慢慢的我開始信了。但凡蕭邦的媽媽和姨媽對我態度稍微好一點,稍微的不那麼趾高氣揚,或許我會在彩禮上打個折扣,甚至一禮金不要。這也只是想想罷了,事實可不是這樣呢。

我幻想過無數次我未來的丈夫一家人去我家提親的場面,也幻無數次的幻想過我結婚的場面得多溫馨浪漫。現實總是那麼滑稽,它經常會給你意想不到的失望至極,讓你一次次陷入絕望的深淵,讓你對人與人之間感情產生各種懷疑。

我爸媽的熱情招待並沒有換來蕭邦媽媽和姨媽的好態度,反而讓她們覺得是我高攀了他們家。整個飯桌上,我媽一遍又一遍的偷瞄着蕭邦,並面露喜悅之情。這讓一幕讓本就高傲的肖邦姨媽看在眼裏。飯後,她出去喝蕭邦媽媽們不知用方言在商量着什麼。

飯後再次回到我們家,大家坐在一起,一開始還都客客氣氣,突然話鋒一轉,提到正題。

“他奶奶去世了,他們必須在一個月內結婚,不然就得等三年!”蕭邦媽媽大嗓門說着。

我爸媽和親戚都愣住了,不是說好的來提親嗎?這怎麼還就得馬上結婚了呢?



“這是我們那兒的風俗,得按照我們那邊來,”蕭邦姨媽附和着說。

“小孩還小,得先幹事業,好好掙紀念錢再說,現在提結婚有點早了…”一向不愛言語的媽,突然開口了。她心裏應該是想讓我多掙點錢,補貼給家裏吧,覺得供我上大學了,我必須得爲家裏做貢獻,不然白養我了。

親戚們你一句他一句,各有各的道理,嘰嘰喳喳的討論個不停。

“這樣,讓倆小孩去商量商量,他們自己做決定。”我爸開口道。

我和蕭邦去了裏面我住的那間昏暗的小屋,商量許久,“你倆決定好了嗎,這婚是結還是不結?”大弟進來問。

“結,當然得結!”我大聲說。

“那出來跟長輩們說一聲。”

“我們決定好了,結婚,”蕭邦對雙方長輩說。只見他們家親戚開心的笑着,我媽聽到後,尷尬一笑,臉色瞬間變了。

“那中,要不先這樣,天色也不早了,咱們去縣城訂個包廂,後邊事慢慢商量。今晚還得請你們住酒店了,家裏實在是住不下…”我爸開口說。

“讓你們破費了,”蕭邦姨父說。

到了縣城,我們先去飯店吃飯。爸爸是個實在人,點的菜啊酒啊全是最好的。等我的叔伯們都到齊了,晚飯正式開始。

“你們是遠道而來的貴賓,按我們這的規矩,我們先幹三杯,你們隨意…”爸爸的九個兄弟,一個接着一個,每人敬酒前先喝三杯,然後又倒上酒去敬蕭邦的爸爸和他的姨父。一輪下來,他爸和他姨父就滿臉紅彤彤的了。

“俺小孩到恁家,有啥做的不好的地方,你們多擔待…”嬸兒對蕭邦媽媽說。

“那是自然,我不會跟她計較的,都是小孩嘛!”蕭邦媽笑着說。

我聽後心裏更加不舒服,想着來的路上他們的種種行爲,心裏很不是滋味。這頓飯,雖然我是主角兒,可我全程沒說一句話,又長輩在,也輪不到我說話。我聽着他們天南海北的聊着各種我聽不懂也不感興趣的話題,時間實在是難熬極了。終於,幾個小時後可以回酒店休息了。

我本以爲到酒店可以好好休息了,我本以爲到酒店就相安無事了,萬萬沒想到,還有一個重頭戲在等着我。

你有見過一個女孩子單槍匹馬的跟四個年過半百的老傢伙因爲婚禮各種爭吵嗎?

你有見過提親時抱着僥倖心理砍彩禮的價的嗎?

你有見過一個親媽以死相逼讓自己的兒子在媳婦和媽之間做選擇的嗎?

……

那一刻,我的頭分分鐘要爆炸。我這是怎麼了?這是想要好好結婚的嗎?是不是婆家都有這種心態,一分錢不出最好倒貼,那才更美?這樣的局面,我的親人們竟然沒有一個上前來爲我力爭的,個個當起了縮頭烏龜。我爸,平常那個看似很關心我的人,竟然爲十萬塊錢低頭折腰。他們或許早已想好了這十萬塊錢未來的用處吧。

“彩禮多少你們跟小貝商量吧,我不摻和…”爸的一句花把所有難題都推給了我。

“小貝,你看能不能再少點?等以後我們掙的錢都給你…”

“不行,一分不能少,這是我們這的規矩,”還沒結婚,都已撕破了臉,這個時候,爲什麼要讓自己的利益受損呢?明知道這份利益不會屬於自己。

再三較量下,彩禮十萬,一分不少。後續婚禮一應開支,男方出男方的,女方出女方的。


心累!爲生在這樣的家庭和爲嫁去那樣的家庭。大概這就是宿命了吧。金錢面前,看他們那一副副嘴臉,令我噁心至極!我心裏清楚着呢,沒人真正關心我以後生活的幸福不幸福,甚至蕭邦,我都需要好好花時間再次去了解他。

如我所料,前腳婆家給的彩禮,第二天爸就交給了一個叔說讓他拿去給我弟買個公差。他說我的錢以後會還給我,一分不少的還給我,我該信嗎?

也在我意料之中的,結婚爸媽除了給準備了幾牀被子,啥都沒陪送,婆婆是個精明人,嘴上不說,可見我日後好過不到哪裏去。

那時候,怎麼了,鬼迷了心竅還是妖亂了心智?除了小暖,人人都盯着那份錢呢。都說家是溫馨的港灣,人間美好值得一來。我卻想着一死百了。狗屁溫馨的港灣,狗屁美好的人間…… 所謂的婚禮,大概只是幻想罷了。我覺得兩家人並不那麼的重視,沒人真正懂我的心思。我多希望這一輩子結的這唯一一次婚,能有個浪漫的婚禮。呵呵,真是幼稚到極致,怎麼可能呢?兩家都是農村的,經濟條件到底如何先不討論,至少他們看上去都窮搜搜的。物質窮,心更窮!

距離定好的結婚日子還有十來天,我和蕭邦都很激動。我們倆在網上挑選婚紗攝影,在網上挑選結婚當日要穿的婚紗及其他衣服。也許,這場婚姻裏,以後真的只是我倆纔是一個戰壕的戰友了,什麼爸媽,什麼公婆,什麼老丈人岳母,全是扯淡!他們,眼裏只有自己罷了。看到好處,個個的眼睛都像惡狼一樣放着貪婪的光。

我必須承認,我和蕭邦都不是鋪張浪費的人。婚紗照,我們選了全網最便宜的一家。婚紗,我們挑了全市場最便宜的一件。

拍婚紗照那天,天異常的冷,淅淅瀝瀝的小毛毛雨忽而下忽而停。湖邊,風很大。蕭邦穿着西裝都被凍得瑟瑟發抖,更不要說我穿的不是露腿就是露胳膊的裙裝了。最後一組照片,蕭邦把他的西裝外套脫下來披在我肩膀上,那一組照片是所有照片裏最好看的!

“小子!跟你講,不要亂花錢,你都不曉得你爸爸媽媽爲你結婚簽了多少外債,頭年剛買了房,他們家又要了這麼多彩禮,你知道你爸媽後面揹負多少債務嗎?你們還拍婚紗照?還買婚紗?這不是浪費嗎?這麼大個人,怎麼就不懂父母的不容易呢?”蕭邦正在馬桶上上大號,電話那頭他的姨媽上來就是一通劈扣大訓,就像訓一個三兩歲的小孩兒,絲毫不給蕭邦說一句話的機會。

“怎麼了?你姨媽訓你了?”

“沒事…”蕭邦低垂着頭,像個犯錯的孩子。

“結婚都要拍照的,再說咱們選的都是最便宜的,也沒破費呀,她憑什麼多管閒事?”

“哎,你不懂,我媽媽她們感情好…”

“感情好就可以插手別人家的事嗎?”

“好了,又沒說你,你別管了,”蕭邦不耐煩。

“這不是間接的在說我嗎?如果不同意咱倆結婚,當初在我家彩禮也別給,那不更省事…”

“溫貝!你說什麼呢?我姨媽事關心我們家才說我幾句的,你至於這麼揪着叨叨個沒完嗎?再說了,她是長輩,她說什麼就聽着好了…”

“你剛喊我什麼?”

“對不起,我剛纔情緒不太好,我出去一趟,”說着蕭邦換血了準備往外走。

“不許出去!”我扯住他衣服。

“你幹嘛?看看你現在這樣子,怎麼那麼兇?”

“怎麼?還沒結婚就嫌棄我兇了?那乾脆這婚就不要結了!”我走進房間,狠狠的關上房門。

“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小貝,”門外蕭邦一直道歉,“我不出去了,行嗎?”

氣頭上的女人,有幾個是理智的?本想着今晚住在蕭邦這裏,沒想到他的心裏還是他家人重要。越想越來氣,我收拾好自己的包包,就開門往外走。

“你這是?”


“既然你那麼在乎你親戚說的,你就跟你親戚過一輩子去吧,我不在你這住了,我回去!”

“別啊,剛是我態度不好,我向你道歉。”

“不好意思,晚了!”我推開蕭邦。

“那我送你吧。”

“不用,我有腿!”

“你看你,怎麼還那麼倔呢?這麼晚了,萬一被壞人盯上…”

一說到壞人,我有點害怕了,“送我可以,把我背到我住的地方,我就原諒你今天的錯…”

“好,我背,那咱現在走還是過一會兒再走?”

“現在!立刻!馬上!”

“好好好,馬上馬上…”

我和蕭邦下了樓,“來,上背!”蕭邦蹲下。

“算了,還是一起走着吧,你那麼瘦,怎麼能背得動?”我瞥了他一眼。

“真的不要背?”

“剛我說的也是氣話,走吧。”我邊走邊思慮着,“蕭邦,你家親戚都這麼愛管閒事嗎?”

“這哪能叫管閒事呢?他們是關心我家,所以纔多說了幾句…”

“哦,關心,你用詞真恰當。可是你不覺得這關心有點過了嗎?”

“沒有啊,我打小就習慣了…”

“可是我不習慣啊,我不喜歡別人插手我們的事。你說咱們拍個婚紗照而已,至於這麼大火氣把你懟成這樣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