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張雅剛纔的那聲咋呼,把侯小飛他們也給引了上來。


“我靠!你命可真大!”

我剛想說點兒什麼,侯小飛突然衝過來一拳砸在我胸口上叨咕了一句,他的眼眶也是紅紅的。

只是這一拳把我砸得夠嗆,胸口本來就悶,被他這一拳錘下來,我立刻哇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猴子,你瘋了!”

張雅咆哮着一腳將侯小飛踹飛了出去,連忙衝過來搖着我的頭道,“展寧,你可別嚇我,你說說話啊!”

“停!”

我用盡全身力氣喊出這個字,如果我再不出聲制止的話,不被拳頭錘死也得被張雅活活搖死。

張雅這才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侯小飛從地上爬起來,連忙給我把了一下脈,嘿嘿樂道,“我靠,真沒事兒了,簡直是奇蹟啊!”

我不知道我這一覺睡了多久,感覺腦袋暈暈的,好一會兒,纔想起之前我是被逍遙公子的玄氣飛鏢打中。

通過和他們的交談,我才知道這一覺我整整睡了接近一個月,而在這一個月中,我幾次死裏逃生。

“算你小子命大!”

侯小飛精通玄醫術,這些天都是他在照料我,看着我道,“逍遙公子的那柄玄氣飛刀威力超乎想象,你又被紮了個結實,換做常人早就掛了。”

“那我是怎麼活過來的?”我疑惑的問道。

對於逍遙公子的玄氣飛刀威力,不用侯小飛說,我自己可能是最清楚的一個,當他的飛刀和我的幽冥戟撞上的時候,我感覺整個身體都快被撞散架了。

我清楚的記得,在最後一刻,一柄玄氣飛刀直接沒入了我的胸膛,這種情況下,我應該沒有生還的可能性。

“你身上的黒玄盔甲救了你一命!”

侯小飛看着我道,“你的蓋世殺神之身雖然還未覺醒,但你的身體卻已經完全進化過,在玄氣飛刀沒入你身體的一剎那,你體內的黒玄盔甲便自動展開了防禦,至少幫你抵擋了三分之二的威力,不然的話,你當場就得掛。”

我聽完後感覺心有餘悸,我的這副完

全進化的軀體平日裏看起來沒啥用,但關鍵時刻總能救命,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在龍小蠻等人的精心調理之下,沒幾天我的身體就恢復得七七八八。

這段時間,從他們的口裏得知,一切正如我們之前預想的那樣發展。

將逍遙公子擊殺之後,他們幾個故意鬧出一些動靜,將貴州玄術界的人引到事發地點,然後逃之夭夭。

阿木自然把這筆賬算在了貴州玄術界的頭上,逍遙公子對於阿木來說等同於左膀右臂,所以這件事讓他暴跳如雷,在第一時間就調集了大批人馬對貴州玄術界進行大舉進攻。

聽到這裏的時候我問龍小蠻,“這件事都過了一個多月,依照神木會的實力,貴州玄術界應該早就被拿下了,你們怎麼沒有做出反應?”

龍小蠻提起這件事,嘴角不由得浮起一抹笑意,道,“事發之後,我們的確準備發兵支援貴州玄術界,共同挫敗神木會。”

“可是我們還沒動手,就得知神木會在全國各地都陷入了泥沼,他們的實力雖然強悍,但阿木殘酷暴虐的作風引起了整個玄術界的憤怒。”

“只要被他打敗的玄術界組織,從來不留活口,即便是舉手投降的俘虜,阿木也不會放過。那些個有幾分姿色的女子,就被他分發給神木會的人充當工具,剩下的,一律酷刑折磨而死。”

“阿木眼高於頂,卻沒想到他這樣做的後果,是讓那些個本來打算投降的組織,也只好選擇奮起反抗,戰也是死,投降也是死,不如豁出去拼了,能拉幾個墊背的就算幾個。”

“於是神木會現在烽煙四起,到處麻煩不斷,無奈之下,對貴州玄術界的圍剿也只能放緩腳步,不得不抽調出一部分兵力支援別的地方。”

“現在貴州的玄術界也同仇敵愾,對神木的進攻發起拼死抵抗,現在雙方打成了拉鋸戰,雖然神木會總體佔優,但我想至少在兩個月之內,貴州的玄術界沒那麼容易被吃掉。”

聽完龍小蠻的這番話以後,我略微琢磨了一陣,頓時恍然大悟,狠狠在她屁股上擰了一下,笑道,“不錯啊,咱媳婦兒現在可真是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看來當初推選你做教主是一件非常正確的選擇!”

龍小蠻嬌嗔着一把將我的手狠狠打開,一張小臉羞得通紅,“你說就說,別動手動腳的啊。”

我哈哈一笑,一把將她摟在懷裏,“我們可以一邊動手動腳,一邊談事情嘛,說說吧,接下來你是怎麼打算的。”

龍小蠻把頭枕在我的腿上,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隔岸觀火了一個多月,現在這把火已經燒得差不多了,接下來,我們就擺一桌酒席,請他們吃飯喝酒,人家打得那麼累,我們看了那麼久得熱鬧,是該表示表示了。”

“嗯,的確該好好請人家吃頓飯了,不過我覺得在請人家吃飯之前,你是不是先把你老公我喂個飽啊……”

一面說着,一面壞笑着毛手毛腳的準備壓過去。

“別鬧,給你說件事兒!”

“有什麼事兒待會兒說……”

“你想知道影的身份是什麼嗎?”

我一愣,連忙停下手裏的動作,看着龍小蠻道,“她告訴你們了?”

(本章完) “你還記得小輝不?”龍小蠻問我。

我點點頭,“記得啊,怎麼會不記得,當初差點被他陰死。”

當初在四川涼山小相嶺的時候,我們就差點兒着了小輝的道,那一次也算是我真正認識玄術界。

“那你還記得他全名叫什麼不?”龍小蠻繼續問道。

“華晨輝,華氏家族的子弟,怎麼,他難道和影有關係?”

我不知道龍小蠻爲什麼會突然提起小輝,難不成這個神祕的影和小輝之間有着什麼聯繫?

提起小輝,我心裏邊其實多少有些酸楚,雖然他差點把我們害死,但我對他更多的卻是同情,對他的所作所爲也表示理解。

華氏家族當年乃是四大玄術家族之一,小輝本該有着和耳機哥以及龍小蠻那樣的富貴榮華生活。但很不幸,他的家族慘遭滅門,而做出這一切的,就是一手把他撫養長大的龍致遠。

每日在仇人的手下做事,還得強顏歡笑,這份煎熬和苦楚,想想都覺得心酸,要是換做我,我也會和小輝一樣做。

龍小蠻看着我道,“沒錯,影不僅和小輝有關係,而且關係還不一般。”

“啥關係?”我疑惑的問道。

龍小蠻接下來的一句話差點把我下巴都給驚得掉落在地。

“影是小輝的親姐姐,全名叫做華重影。”

“啥!”

我感覺難以置信,“這不會是搞錯了吧,華氏家族早就遭到了滅族,被龍致遠那個王八……噢,被龍致遠他們設計給害了,不是說當時華氏家族只剩下小輝一人了嗎,怎麼這會兒又蹦出個姐姐來?”

“剛開始我也懷疑過!”

龍小蠻仰着下巴,看着天花板道,“可是影所說的一切,和當年發生的事情一模一樣,而且一些我們都不知道細節也清清楚楚,而且最重要的一點,她身上有着華氏家族的特殊傳承,如果不是華氏家族的血脈,那種傳承旁人根本無法修煉。”

見我還是有些不大明白,龍小蠻接着補充道,“每個家族都有着自己特殊的傳承,就比如說我和我哥,我倆的有些玄術是旁人無法修煉的,只有具備龍氏家族的血脈才能夠修煉。”

“打個比方,你可以把傳承理解爲基因,每種基因都有自己獨特的特徵,這種獨特是無法模仿,也無法複製的。其中最明顯的就是北派唐門的玄毒術,除了身上流淌着北派玄門血脈的人,外人是無法修煉玄毒術的。”

聽龍小蠻這麼說,我纔算聽明白了,但同時我又有個新的疑問,“如果影真是小輝的親姐姐,而且也目睹了她的家族被害,必定也知道小輝是怎麼死的。”

“按理說,她應該對咱們,至少對你和龍川應該恨之入骨纔對,她又怎會選擇與我們合作一同去對付阿木,而且如此血海深仇,她又怎會如此輕易的把自己這個隱祕身份透露給作爲兇手的我們,難道就不怕我們來個斬草除根?”

龍小蠻看着我道,“影不是傻子,她雖然恨我的父親,恨整個龍氏家族,之前一直伺機報仇,可是遲遲沒有機會,直到我父親被害,龍氏家族遭到阿木的篡奪之後,她才發現一個真相。”

“什麼真相?”我問。

龍小蠻接着道,“當年設計陷害華氏家族的,的確是龍氏家族,只不過幕後主使卻是阿木,那個時候的阿木其實早有了反心,在我父親不知情的情況下,策劃了這場陰謀。”

“當我父親知曉的時候,這場陰謀已經展開,而我父親卻因爲這場陰謀對自己有利,所以便順水推舟,採納了阿木的毒計,借剿滅黑玄術勢力的藉口,讓華氏家族慘遭滅頂之災。”

“當時華氏家族其實並沒有全完滅亡,還殘留着小部分家族子弟,我父親本來是不想斬盡殺絕的,因爲都是祖師爺劉伯溫親自創建的四大玄術家族,這樣做有違天意。”

“但阿木卻擅作主張,帶着人將華氏家族那部分剩餘人員也剿殺得乾乾淨淨,等我父親知曉時,只認爲那是阿木對他的忠心,也就只好作罷。要不是小輝當年年齡尚小,加上我父親極力想爲華氏家族留下一條血脈,恐怕也就沒有以後的小輝了。”

“那影又是怎麼回事?她當初爲什麼沒有被害,甚至都沒有人知道她的存在。”我疑惑的問道。

龍小蠻道,“影在那那場劫難中得以倖免是一個偶然,而且她的那把玄冰弓,在出生的時候就和本體一起顯現。她的父親一看是個自帶遠程玄器的女兒,頓時樂壞了,要知道,遠程玄器的罕見程度,絕不亞於你的幽冥戟,估計這個世界上擁有遠程玄器的,最多也不超過十個人。”

騙愛成婚:純情嬌妻太不乖 “她的父親有心要將這個寶貝女兒培養成家族的殺手鐗,便將她的身份隱匿了起來,對外宣稱只有一個兒子,所以除了他們內部幾個人以外,外人根本不知道她還有個女兒,所以當華氏家族遭到滅頂之災的時候,影便幸運的存活了下來。”

接着,龍小蠻又和我說了許多發生在影身上的故事,我聽了之後,心裏邊挺不是個滋味的。

華氏家族遭到滅頂之災的時候,影還只是個五六歲的小女孩,她被幾個忠心的家族子弟藏匿在一個櫃子裏,透過櫃子的縫隙,年幼的她親眼看到自己的族人一個個慘死在屠刀之下。

無法想象,她當時是怎樣熬過來的。

族人全部死光,唯獨剩下一個五六歲大的小女孩兒,她是怎麼存活下來的?

走街串巷,蓬頭垢面,在垃圾堆裏和野狗搶食物,在冰冷的大街上度過一個又一個孤獨寒冷的夜晚。

仇恨的種子在她幼小的心靈生根發芽,也是支撐着她活下去的動力。

我問,“那她一身的本事從哪裏來的?”

影雖然天生自帶罕見的遠程玄器,但玄術修煉,沒有人指點是無法無師自通的。

龍小蠻嘆息一口,緩緩道,“這個她沒有說,我也沒有問,每個人都屬於自己不願意提起的祕密。”

我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讓自己的情緒稍微平靜了一些之後才緩緩道,“以後對她好點兒,如果她不嫌棄的話,天玄教就是她的家。”

本來我還想問影的那頭白髮是怎麼回事,但突然覺得不必了,因爲我已經知道了答案。

一個內心和外在都時時刻刻承受着巨大煎熬的人,頭髮又怎能不白?

通過一段時間的相處下來,我發現影其實只是表面上冰冷,但內心卻是個

善良的姑娘,和張雅她們幾個也相處得比較好,有時候小啞巴親自下廚的時候,她還會主動去幫忙。

不過她可能是因爲成長原因,每天總是冷着一張臉,也不願意主動和人說話,最喜歡的做的事,就是一個人呆在後花園裏擡頭看着天空默默發呆,有時候一坐就是一整夜,讓人看得心疼。

有一天晚上,我發現她又一個人坐在後花園裏發呆,便上樓和龍小蠻打了個招呼,拿了件外套朝她走過去。

“影,這麼晚了還不睡覺呢。”

我故作輕鬆的把外套披在她身上,她有些抗拒,我衝她笑道,“沒事兒,是小蠻讓我給你帶件外套的,她說外邊涼,可別凍着。”

面對影這麼個沉默不語的人,我一時半會兒還真不知道說點兒什麼,頓時有些尷尬道,“上次的事多虧了你,要不是你,我們也不可能完成擊殺逍遙公子的任務……”

“我不喜歡廢話,你有什麼命令,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就直說。”

影的語氣很冰冷,“上次我不是幫你,而是幫我自己。”

我熱臉貼在冷屁股上,感覺特別尷尬,但卻一點也沒有生氣,坐到她身邊,衝她笑道,“我們是什麼關係?”

“合作關係。”影的回答簡潔而又斬釘截鐵。

“那不就對了嘛!”

我笑道,“既然是合作關係,那又怎麼談得上命令,其實今天找你也沒啥事兒,就是想和你聊聊天……”

“對不起,我不喜歡閒聊,如果沒事的話,請你不要打攪我。”

影再一次用冰冷的語氣回絕了我。

我早料到她會這樣,所以提前做了準備,道,“那行,就說正事兒吧,阿木是我們共同的敵人,但現在的形式你也知道,要擊敗神木會,可不是一兩天的事。幹掉一個逍遙公子,對於神木會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影冰冷道,“這些我都知道,你想要表達什麼,可以說得簡單一些。”

我聽着這話感覺無比熟悉,因爲之前剛遇見龍小蠻的時候,龍小蠻當時無論是和我說話的語氣還是態度都和現在的影如出一轍。

我接着道,“我想說的是,我們的合作不會是一天兩天,有可能是幾年或者幾十年,作爲合作伙伴,我覺得你有必要換一種方式面對我們,大家擡頭不見低頭見的,每天在一起總不能時時刻刻都想着報仇吧,畢竟,我們還要生活,而生活,就得開開心心的,你說對嗎?”

影似乎楞了一愣,片刻之後,語氣終於稍微柔和了一點,但說出的話卻依舊拒人於千里之外,“開心離我很遙遠,我的生活就是報仇!”

說完之後,突然扭頭看着我道,“如果你看不慣我這個樣子,我明天就搬出去住,以後除了報仇的事,我們沒有必要過多的進行一些無聊的接觸。”

說完,她把披在身上的外套脫下來遞還給我,然後起身便頭也不回的離開。

“哎……我不是這個意思……”

影的這個舉動出乎我意料之外,把我弄得尷尬無比,正當我準備追過去解釋一番時,侯小飛突然不知道從哪裏冒了出來,一雙眼睛鼓得圓圓的,瞪着着我一字一句道,“我要和你拼命!”

(本章完) 侯小飛這副咬牙切齒的模樣着實把我嚇了一大跳,而且看他的樣子,也不像是在開玩笑。

“你小子幹嘛呢!”我後退半步,懷疑他在夢遊。

他怒氣衝衝的看着我道,“你這樣做,對得起她們嗎!”

我一愣,不明白他在說什麼,“我對不起誰了?”

“對不起你的那三個女人!”

侯小飛怒視着我,嚴肅道,“龍小蠻、張雅和小啞巴對你死心塌地,而你呢,卻揹着她們在這裏泡妞,你這樣做,簡直卑鄙無恥,無賴下流,人神共憤,十惡不赦,天地所不容!”

我被他這副氣勢洶洶的架勢嚇了一大跳,完全不明白他在說什麼,我怎麼一下就變得那麼壞了,還人神共憤呢。

我正準備問他到底咋了,可是他卻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後用力“哼”的一聲氣勢洶洶轉身離去。

我一個人在原地足足楞了好半天,對着小子的異常行爲百思不得其解,撓着後腦,心想我這是咋了?這段時間我好像沒得罪過他啊?

回房之後,看龍小蠻還沒睡着,我就把這事兒告訴了她,“你說侯小飛腦子是不是被門擠了,平白無故的冒出來罵我一頓。”

龍小蠻聽後掩嘴笑道,“我覺得他挺正常的,倒是你腦子被門夾了。”

我聽完更加疑惑了,撓頭道,“我腦子咋就被門夾了,你們幾天都是怎麼了,一個比一個奇怪。”

龍小蠻看我疑惑的樣子,這才衝我笑着解釋道,“你剛纔是不是和影聊天了?”

我點點頭,“對啊,我不也是徵得你同意纔去的嘛,咋啦,吃醋啦!”

“吃你個頭啊!”

龍小蠻沒好氣的看着我道,“那你和侯小飛請示過沒?”

“我幹嘛要請示他……”

話說到一半,我突然一愣,頓時恍然大悟,哈哈笑道,“原來是這樣啊,我是說那小子剛纔怎麼跟吃槍藥似的!”

這段時間我雖然傷好得差不多了,但腦子還是暈乎乎的,而且也沒往那個方面去想,所以一時半會兒沒明白過來。

經龍小蠻這麼一說,我才恍然大悟,侯小飛這小子八成是看上影了,剛纔我和影聊天,他以爲我在拈花惹草,所以我在他眼裏就變成卑鄙無恥下流加十惡不赦人神共憤的大惡人。

不過這事兒我挺高興的,正愁着怎麼讓影快樂起來,現在看來是不用我操心了。

第二天一大早,侯小飛就吵吵嚷嚷的跑來敲我的門,當時我和龍小蠻剛睡醒,正在那啥的時候,就被這小子掃了興致。

“張展寧,你小子給我出來,再不出來,我就要踹門了!”侯小飛在外邊一邊用力拍打着門一邊竭嘶底裏的吼着。

“別,我馬上出來!”

我直接被他給嚇了一跳,我倒是沒什麼,可龍小蠻現在還是赤條條的,要是真被他踹門衝進來,我得和他拼命。

我讓侯小飛先去樓下等我,然後迅速套上衣服跑下樓,“你小子又是哪根筋兒搭錯了,大清早的,火燒尾巴啦!”

“你,趕緊道歉!”侯小飛氣勢洶洶的看着我,從他那烏黑的眼眶,能看出他昨晚沒睡好。

“道啥歉?我幹啥了要我道歉?”我疑惑的問道。

“影被你氣得要搬出去住,現在正在收拾行李呢,你趕緊找她道歉去,她要是真搬出去,我也跟着走,而且以後和你斷絕關係,老死不相往來!”

看着侯小飛氣呼呼的模樣,我是又氣又想笑,這小子怎麼跟安小天死的,碰見愛情以後整個人都變了,還要跟我斷絕關係呢。

然後我和他一起去了影的房間,對影好說歹說,又是解釋又是道歉的,影這才放下了已經收拾好的行李。

“影,你放心,以後只要有我侯小飛在,就沒人敢欺負你,他們要是趕你走,我就和你一起,你到哪兒我到哪兒!”侯小飛信誓旦旦。

影放下行李,把頭扭到一邊,淡淡道,“出去。”

侯小飛扭過頭衝我道,“聽見沒,影叫你出去,你還傻站着幹嘛,要不要我揹你出去啊……”

“我是讓你們全都出去!”

“聽見沒,影發脾氣了,讓我咱們全都……噢,我也要出去啊,那行,我們就先出去了,你想吃什麼早餐,我去給你弄,要不今天早餐吃火鍋吧,我弄的火鍋可好吃了,說起這火鍋啊,那可是有故事的,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

“出去!”

“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