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張軍很認真的把上午看見張連偉的事情說了一遍,楊佳慧聽後說:“算了,咱們管不了人家。”


“是的,說多了還以爲咱在害他。”張軍也是淡淡的說。

楊佳慧頗有感觸的說:“努力靠一隻手、運氣加機遇是一隻手,兩隻手同時用力,得出的結果才能是成功。”

“是呀!靠那些所謂的莊家短信,還不知道結果如何呢。”張軍說。

楊佳慧淡淡的說:“一個字。死。”

“快看彩虹!”不知道誰在那邊大聲的喊。

兩個人這才注意,在天空的西側,已經架起了一座巨大的彩虹,那彩虹在天的一頭,橫跨着遼河,遼河的水在彩虹的映襯下,一條條錦鯉隨波盪漾,顯得五彩斑斕。


“真好看,我要把她拍下來。”楊佳慧說着從小包裏拿出手機。

張軍也翻看着手機上的相片,他衝着她說:“我這上還有你的照片呢。”

“我看看。”楊佳慧說着,一把把手機搶了過來。

果然,在圖片上是楊佳慧躍起的樣子,笑容是那麼的燦爛,在她的背後是一條彩虹。她好奇的問:“這時在什麼時候照的?”

“就是上次唄,有幾個月了。”張軍笑着說。

“偷偷的拍我照片,也不告訴我一聲,不理你了壞人!”她嬌滴滴的樣子更加的可愛,像一隻歡快的百靈,在他的面前撒嬌。

楊佳慧說完就蹦蹦跳跳的向前跑,張軍也跟着跑着追着,他們一路上歡歌笑語全然不顧路上的行人,眼看着就要來到公路的十字路口處。

“大軍。”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身旁的小汽車中傳出。

“不好,是母親。”張軍看到母親從小汽車副駕駛的位置上探出頭來,她看到張軍的同時也看見了楊佳慧。

“媽。”張軍紅着臉叫了一聲。

楊佳慧也明白了,這就是他的母親,她害羞的低着頭,說了一句:“是伯母。”

“我到支行辦事,是楊姑娘吧!”

楊佳慧點點頭,喃喃道說:“伯母好!”

“晚上到家裏吃飯吧,我給你父親掛電話。”母親說着,用詢問的眼光看着楊佳慧。


楊佳慧看了一眼張軍,張軍也用懇切的眼光看着她,她紅着臉說:“好吧。”

“一會兒見。”母親微笑着擺擺手。

“一會兒見。”

楊佳慧問:“哎,你母親是哪個銀行的?還有車?”

張軍笑着說:“她在工商銀行,好像是管存還是貸的,不太清楚。”

“哦。”楊佳慧若有所思的答應了一聲。

汽車一溜煙的走了。

第一次去張軍的家,對於一個楊佳慧來說即羞澀又興奮,羞澀的是他們的關係即將要被承認;興奮的是在未來婆婆的眼裏已經過了第一關,她拉着他的手輕輕的搖晃着,她盼望着他能送給她一些勇氣。

張軍傻傻的笑着說:“我爸媽很好說話的,再說醜媳婦早晚也得見公婆。”

“你煩人!”她說着,故意的轉過身軀不在理會他。

一會兒,楊佳慧拉着張軍說:“現在時間還早,我們去溜達溜達好嗎?”

“好呀!”

張軍非常爽快的答應。

他們到本市最大的超市–華豐超市,由於今天不是週末也不是會員日,所以裏面的人不是很多,張軍漸漸的明白了她要買一些禮物的想法,就拉住她說:“佳慧,什麼都不用買,我爸媽只是想看到未來的醜媳婦。”

楊佳慧沒有理睬,繼續在超市裏面轉悠,她忽然看見一個服裝禮品店裏懸掛着一件半截的外套,大圓弧的對襟,黑底子紅花,特別是一對方形的白色鈕釦更顯尊貴,老遠看去就顯得格外的醒目,服務員見他們過來,就熱情的介紹說:“這是南韓進口絲絨面料,款式漂亮,高貴大方,特顯氣質。”

服務員說着把衣服拿了下來,楊佳慧仔細的看着,服務員又說:“是給誰買?”

“伯母。”

“那這件正合適,價格也不算高,才200元。”服務員說。

楊佳慧拿起衣服比量了一會自言自語的說:“大小差不多,就這件了。”

張軍的家裏,父親和母親特意的早早的請假回家,在菜市場買了一些菜,在家中緊張的忙碌,父親聽說自己未來的兒媳婦長的很好,心裏也格外的高興,做起菜來也格外的賣力。

隨着一陣腳步的聲音,張軍領着她走了進來。

“伯父、伯母好!”

一見面,楊佳慧就首先打起招呼。

“歡迎、歡迎,快進屋。”母親說着,拉住楊佳慧的雙手上下仔細的打量一番。把楊佳慧看的臉上像蒙上了一層紅布,倒是更加的惹人喜愛了。

父母的熱情讓張軍放下心來,他一直擔心父母會對她有什麼看法呢。

楊佳慧非常大方的說:“伯父、伯母,我能幫忙做什麼?”

“都做好了,你就歇息就行了。”母親的話裏帶着微笑。

張軍笑着說:“她做菜很好吃的。”

楊佳慧不好意思的站在他的身後,一隻手悄悄的打了他一下。

“伯母,看看這件衣服好看嗎?”楊佳慧說。

張軍連忙溜縫說:“她特意買的。”

“好看、好看,佳慧買的都好看。”說着,從兜子裏拿出500元錢,硬塞到楊佳慧的手裏。

“賺了。”張軍笑着說。

“煩人。”

“來吃飯。”父親高高興興的喊了一句。


在飯桌上,母親問起楊佳慧的父母來。

楊佳慧看了看張軍,才說:“我爸爸是四方公司的老闆,我媽媽在那裏做主管會計。”

張軍一下就愣住了,他沒想到自己的戀人竟然是四方公司老闆的女兒,要知道,這個四方公司可是遼營市裏很大的一傢俬營企業,員工就有幾千人,據說,這個老闆的身價已經過億。

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半晌才說:“你以前也沒告訴我啊。”

“我不想讓人知道,尤其是你。”楊佳慧說起話來,非常的直接。

母親說:“是不是叫楊文才。”

“是的,伯母認識?”


“認識,老熟人了,呵呵。’

父親是個知識分子,對於這方面不太關心,他只是關心學習、成績之類的話題。

“你是學金融的?”

楊佳慧連忙說:“我是在某某大學金融系畢業的。”

母親殷勤的勸着菜:“多吃點,姑娘。”

“謝謝伯母。”楊佳慧很有禮貌的回答。

兩杯酒下肚,父親的話也多了起來,他問:“聽大軍說,你炒股很好的啊。”

“還行吧。”楊佳慧說的也非常的客氣。

母親有些不高興了,她對着父親說:“你個老頭子,別老耽誤人家吃菜。”

旋即又說:“佳慧,多吃菜。”

“恩。”

張軍一直沒怎麼說話,他只是默默的吃着菜,他覺得自己的家庭和她有着很明顯的差距,因此自卑感從心中悄然產生,他一直懷疑她 的身世,今天終於知道了,既讓他高興又讓他擔心,他心裏暗暗的想着自己的心事,

第一次在他家吃飯,楊佳慧還是有一些不太自然,雖然他的父母非常的熱情周到。她看着一直沒說話的張軍,想問,可是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吃過晚飯,楊佳慧幫助收拾了碗筷,便一起在客廳裏聊了一會,其實,年輕人和長輩本來就沒有什麼好說的,坐了一會兒,父母樂呵呵的把楊佳慧送到張軍的屋子裏,然後回到客廳看起了電視。

他們… …。 話說:心中已有愛意,才肯道破天機

在張軍的房間裏,兩個年輕人才放鬆了下來,因爲畢竟和長輩在一起的時候過於拘束。

楊佳慧看見寫字檯上鋪着的宣紙、看見筆架上的毛筆,不禁的問:“老侯說你的書法很好,看樣子是真的了。”

“請領導監督、指導。”張軍笑着說。

“我也要寫!”

楊佳慧嬌滴滴的說,她一邊說着一邊拿起一支筆來,張軍將硯臺的蓋打開,讓他盡情的抒發。

其實,楊佳慧在上學的時候也學過書法,只不過這麼長的時間不習練,早已經荒廢,她手中的筆還微微的有些發抖,寫出的字也有些發飄,張軍看見便用手把着,一筆一劃的寫了起來,那手軟軟的滑滑的讓張軍心醉、讓張軍癡迷。

張軍偶然看了一眼身後,才發現母親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將他的房門關上了,楊佳慧也注意到,不覺得臉上更加的紅了,她摟着張軍的脖子說:“你可不許欺負我。”

“恩,”張軍嘴上說的挺好,其實,他是一個很正規的人,不會做出其他的什麼事情來。

張軍一時心血來潮,便說:“頭些年我在書法學校學習過,還有大書法家給我的作品呢。”

”哦,我看看。“

張軍從寫字檯的裏面拿出一卷布來,再布的裏面是一圈的宣紙,再宣紙的裏面纔是書法家的作品,他一一的展示着,這個是聶某某、這個是張某某的,還有一些名家的畫作,足足有三十餘幅之多。

”呵呵,你這些可值錢了。“楊佳慧說。

”這些都是我小的時候參加學習班的時候,送給我的,你看,每幅作品上都有我的名字。“張軍自豪的說。

在自己的屋子裏,兩個人盡情的聊着,天也慢慢的黑了下來,不知不覺中時間過的飛快,楊佳慧提出要回家:“張軍,太晚了,送我回家吧。”

“好吧。”雖然有些不捨,但是看看牆上的時鐘已經到了夜裏10點半,他們悄悄的打開房門,發現父母的燈還亮着,母親的耳朵很好使。

“佳慧,這就走啊!”母親說。

“伯母、伯父,再見。”楊佳慧很客氣的打着招呼。

小區裏已經是靜悄悄的,偶爾能看見保安晃動的身影,除此之外一切都安靜了下來,天也格外的晴朗,天上的星星一眨一眨的,月兒不知道躲到了哪裏?微風輕輕的吹拂着。


“張軍,你說過你父母一般早早就睡覺的?”楊佳慧問。

張軍撓撓腦袋:“就是呀,今天怎麼了。”

“哦。”張軍突然明白了,便呵呵的樂了起來。

其實,楊佳慧也明白,她是故意問的,兩個人心領神會,便在小區裏追着、嬉戲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