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張誠一聽頓時心花怒發,拉着林婉兒就跑上了樓,將三樓的大浴池放滿了水,三下五除二剝光了衣服,“噗通!”一聲就跳了下去。


“快下來啊!”張誠蹲在浴池裏,笑嘻嘻的看着林婉兒。

林婉兒白了他一眼,背過身去開始脫衣服,隨着一件件衣物掉落在地上,一具白玉般精美無暇的身軀也暴露在張誠眼前。

“嘶……”張誠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眼珠子瞪得老大,生怕錯過了一點美妙的風景。

雖然他跟林婉兒已經有過很多次肌膚之親,但是以前都是在臥室,現在換了個地方,一種異樣的刺激感讓他的小兄弟立刻昂首而起。

林婉兒挽起頭髮,晃動着長腿,慢慢的走進了浴池,一看張誠那一臉豬哥相,羞得連脖子根都紅了。

“看夠了沒有!”

張誠搖搖頭,一本正經的說道:“不夠,一輩子都不夠。”

“討厭!”林婉兒實在是禁不住對方那火辣的目光,轉過了身。

但是張誠立刻厚着臉皮貼了上來,激動的說道:“婉兒……我幫你搓搓背。”

“不要!”林婉兒心裏一顫,想往旁邊躲開,但是張誠已經長臂一伸將她摟進了懷裏。

這一接觸,林婉兒立刻感覺到張誠身體的異樣,羞臊得恨不得鑽到水裏去。

“討厭死了,說好了只洗澡的!”

“是啊!”張誠厚顏無恥的說道:“裏外都要洗一洗才幹淨嘛……來,讓老公給你好好搓一搓。”

“不要……”

“討厭啦!”

“呀!”

“嗯……”

林婉兒只是掙扎了幾下,就在張誠的攻勢下敗下陣來,兩腿一分坐在了張誠身上,同時口裏發出一連串的低吟。

浴池裏頓時水花翻騰、波濤陣陣,與落地窗外平靜的湖面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也不知道這兩人折騰了多久,直到林婉兒連站都站不起來了,張誠才抱着她回到了臥室。

第二天一早,張誠沒有叫醒熟睡的林婉兒,早早的就出了門。

眼下山本家族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了,但是在遊樂園裏利用玩偶害人的傢伙還沒逮到。

按謝必安的話說,現在江城已經出現不少死者了,只是因爲看上去像是自然死亡所以纔沒有鬧大。

自己拒絕了陰司的官職,可能也變相的得罪了某些人,現在還頂着一頂將功贖罪的帽子,所以無論是因公因私,他都得抓緊時間把這小子抓出來,免得被人抓住把柄借題發揮。

他站在潘石家門口猶豫了很久,最後還是硬着頭皮上前敲響了門。

據蘇雪晴所說,那傢伙是在遊樂場裏擺地攤的,雖然張誠並沒有去過這家新開的遊樂場,但是也能猜到裏面擺攤的肯定不少,如果不帶上蘇雪晴,很難認出到底誰纔是那人。

蘇小云見張誠來了,自然是一臉喜色,再一聽張誠是約蘇雪晴去遊樂場的,頓時高興壞了,蹬蹬蹬的跑上樓,連拖帶拽的就把蘇雪晴給拉了下來。

“你們好好玩,要是太晚了就不用回來了。”蘇小云對着女兒擠了擠眼,目送兩人上車離去,一張嘴笑得都快合不攏了。

“幹嘛突然約我去遊樂場啊?”蘇雪晴坐在副駕駛上,有些不滿的說道:“本來我媽最近都沒提咱倆的事了,你這一來可好,回去我又得被唸叨幾天。”

“你以爲我想啊!”張誠沒好氣的說道:“我這還不是爲了抓到那個賣你食夢貘的人,我又沒見過他,你不去我怎麼知道是誰!”

“啊?”蘇雪晴嚇了一跳,“你是去抓人的?”

張誠哼了一聲,“你以爲呢?難道我真叫你去玩啊!”

“這……”蘇雪晴猶豫着說道:“不會有危險吧?”

“放心吧,有我在能有什麼危險!”張誠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

連屍魔和山本龍一都敗在自己手下,那擺地攤的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厲害得過這些傢伙吧?

蘇雪晴想了想,也恢復了平靜,點點頭不說話了。

悍馬車在公路上一路疾馳,半個多小時候就開到了遊樂場門口。

張誠隔着玻璃一瞧,發現這家遊樂場面積還真不小,門口的停車場也停滿了車。

他繞了快一圈才終於找到一個車位,將車停好之後下了車,帶着蘇雪晴朝遊樂園的大門走去。 蕭晨他們這一覺足足睡了兩個小時,期間蕭晨在半夢半醒之間,彷彿看到了一個人影從眼前經過,而這個人影,又好像是魏芳華!

不過蕭晨當時半睡半醒,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錯了。不過就算是沒有看錯又怎麼樣?人家魏芳華現在可是和黑子的關係很好,雖然不知道黑子是怎麼做到的,但是想來魏芳華也應該是去找黑子了吧!蕭晨迷迷糊糊的想到。

一覺醒來,蕭晨和孟國慶頓覺神清氣爽,再吃了兩塊烤肉之後,蕭晨覺得身體中最後的一點疲憊也消失不見了!整個人好像都重生了一樣!

但是蕭晨觀察了一下其他的幾名執行者,卻發現除了好像孟國慶和黑子都和自己的情況類似,但是魏芳華好像還很疲憊,一副沒有休息好的樣子。

蕭晨現在是全面學習的階段,從不不懂裝懂,因爲那會讓他送命!所以,見到這麼明顯的問題,當然就要問了!至於被問的人,自然又是黑子!

“嗯,這個問題問得好!說明你的觀察很仔細!”黑子先是點頭對蕭晨表示肯定,然後說道:“其實這個問題最主要的就是我們各自的詛咒之物上!”

“詛咒之物?”聽到黑子的話之後,蕭晨仔細想了想。首先,詛咒之物誰都有,不應該是有無詛咒之物的問題,那麼剩下的就只是詛咒之物的不同之處了!那麼自己和黑子、孟國慶三人的詛咒之物和魏芳華有什麼不同呢?“啊!難道是…”想到這裏,蕭晨的眼睛一亮!

“看來你想到了!”黑子點頭讚歎道:“沒錯,就是這樣!這就是寄生類詛咒之物的功效!所有擁有寄生類詛咒之物的執行者,體質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改變。不過像孟國慶那樣的血統自然改變的更大!屬於全身範圍的改變。而我們這樣的寄生類詛咒之物的擁有者,則是根據詛咒之物的不同而又針對性的改變。例如你的視力就要比別人強,我的手比較快這些。但是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體力的恢復都要容易很多!”

“啊,原來是這樣。”蕭晨一臉的恍然,但是還有一絲若有所思。不過黑子的目光已經被起來的魏芳華吸引了過去。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全體執行者加上一個李成利坐在一起,正在開一個戰前討論會。這個討論會說是討論會,其實就是黑子安排任務,而其他人負責執行就好了

!至於其他執行者。雖然可以提出一些意見,但是任務的安排還是以黑子爲主的。

而黑子的安排也沒有太多的變化,最主要的就是保護好李成利!因爲這是他們這些人中唯一可以和帝王殭屍正面對抗的一個。至於其他人,除了黑子可以在遇上帝王殭屍的時候逃走之外,其他人連抵抗的能力都沒有!

會議沒有持續太長的時間,因爲此時的執行者們都已經感受到了,帝王殭屍再次出現了!不用多說,帝王殭屍的每一次出現,都會變得更爲強大。而執行者們則是因爲詛咒抗性的原因變得更加弱小!所以在鬼魂的手中,執行者們永遠只能苟延殘喘而已!

當然。也不是沒有例外!像孟國慶,擁有嗜血者血統,不僅沒有因爲詛咒抗性變弱,反倒是因爲血統的進階導致自己變得更加強大了。而黑子也因爲之前獲得了源頭殭屍的左手之後,變得比之前帝王殭屍出現的那一次強了一些。

總之。執行者們要是想要在鬼魂一波波的追殺之下活下去的話,就只有兩個辦法! 被遺忘的第三者 第一是期待自己的運氣無與倫比。第二則是變得更加強大!這不僅僅是適用於任何一個任務世界,而且適用於整個詛咒世界!只有不斷變強的人才能生存的更久!

這一次帝王殭屍再次出現,執行者們沒有在原地等待。因爲之前已經知道了,感染殭屍在帝王殭屍被驅除之後都已經聚集在了一起。而就算帝王殭屍出現,命令他們重新分散開搜索執行者,那也是需要一段時間的。這段時間。就是執行者們主動出擊的時間!

黑子已經決定了,這一次他們要主動出擊,找出帝王殭屍的位置!在它的身邊沒有其他感染殭屍的情況下,一舉將之驅除!最好能夠砍下它的手或者頭顱就更好了!

而其他執行者沒有反駁這個提議的最主要原因,就是他們對上一次帝王殭屍的出現記憶猶新!上一次帝王殭屍是在他們消滅了一隻感染殭屍之後出現的,而且僅僅只有它一個!這樣一來帝王殭屍就孤立於外!沒有感染殭屍的幫助。蕭晨他們就可以將所有的力量都用在帝王殭屍的身上!這樣一來不僅更加保險一些,而且還能節省時間!而時間對於執行者來說就是詛咒之力!詛咒之力就是生命!

於是,蕭晨帶着執行者們在山中飛快的穿行!由於缺少感染殭屍的阻隔,他們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很快。他們就到了此行的目的地——李家村!

之所以到李家村來,執行者們也是有考慮的。首先,是他們的食物雖然仍舊充足,但是卻有變質的危險!因爲昨天吃的好好的烤肉,今天再吃的時候,雖然並沒有酸掉,但是卻有一股餿味!這可不是一個好現象!要是他們吃了不乾淨的食物導致拉肚子的話,那麼狀態必然受到影響!那麼在對抗殭屍的過程中,就難保不會出現問題!所以,儲存一些食物是他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

再有就是,他們需要一個新的基地!而且是距離他們此行要去的溫泉旅館不遠的基地!而李家村這個人人都熟悉的地方自然就是最好的落腳點!

進了李家村之後,蕭晨看了一眼手錶。發現已經八點多了。要是天氣晴朗的情況下,此時的恆遠山早就亮天了!但是現在,不管是白天還是晚上,都是漆黑一片。要不是執行者們都是見慣了黑暗的人,恐怕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是驚嚇都能要了人的命



不過令蕭晨他們奇怪的是,此時距離他們感應到帝王殭屍的甦醒已經過去了三個多小時了。但是他們卻依然沒有遇上任何一隻感染殭屍!這令他們感覺十分壓抑!甚至不如一次性出現十幾二十只殭屍偷襲他們,也比這樣的情況更好!

俗話說,事出反常必有妖!既然現在的情況如此的不正常,就說明帝王殭屍那裏一定出現了什麼問題!但是到底是什麼問題呢?蕭晨百思不得其解。他畢竟還是經驗太少,只執行過兩次任務而已。於是,他又一次將目光投向黑子。

這一次,蕭晨卻發現,黑子的目光中充滿了凝重!而這種凝重自從黑子獲得了源頭殭屍的左手之後就沒有出現在黑子的臉上,因爲再不濟他們也可以逃走!但是,現在這種凝重出現了,豈不是說他們現在很危險?想到此,蕭晨的心頭一緊!

不過蕭晨沒有直接將自己的發現說出來,因爲這種事情太容易引起恐慌!要是沒有了黑子這張保命的底牌在,蕭晨想象不到,他們會恐慌到什麼程度!

蕭晨偷偷地想黑子發去了通信,詢問是否碰到了什麼問題。蕭晨明顯看到,黑子在接到他的通訊的時候,眉頭皺了一下。於是蕭晨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看法!

然後,蕭晨又一次發去信息,說道:“黑子,雖然我是一個新人,但是相信你能從我這幾天的表現看出來,我不是容易恐慌的人!而且每個人都擁有他自己的祕密,我的祕密不能和你分享,但是我卻可以告訴你,我對鬼魂有種天生的親切感!所以我希望你能如實相告,而不是對我有所欺瞞!”蕭晨的語氣十分嚴肅,並且不惜自曝一部分祕密,只是爲了穩住黑子的心,因爲他想要知道真實的情況,而不是黑子的虛言相欺!

蕭晨看到,黑子的眉頭皺得更深了!接下來,蕭晨就接到了黑子的信息:告訴你可以,但是你必須保密!黑子的語氣同樣很嚴肅,令蕭晨不由得更加心驚!究竟是什麼?纔會讓黑子都不敢將事實說出口?

不過蕭晨還是立馬保證,自己絕對不會透露黑子所說的話的半點內容!而且還請界碑進行公證!如果蕭晨違反自己的誓言,則會遭到界碑的抹殺!

當然,在黑子允許的情況下,蕭晨還是可以將這件事情說出去的。不過,那個時候相信黑子自己就會對其他執行者言明這一切的,也就不需要蕭晨再多嘴了。

黑子又深深的看了蕭晨一眼,然後才緩緩的突出一口氣,在意識傳導器中對蕭晨說道:“一共有兩件事我要說明,你先調整一下自己的情緒,因爲我害怕你太過驚恐而暴露出自己的情緒!”

蕭晨愕然,沒想到黑子竟然說這個,不過他還是按照黑子說的做了,而且將頭低下。這樣一來就算是眼神中露出驚恐的神色,也不至於被別人發現。

然後蕭晨對黑子說,自己已經準備好了!

ps:

明天就要進入本卷真正的大高氵朝了!我的心情十分激動! 冷少的正牌嬌妻 不由得在這裏說上幾句!明天會加更!最少三章!有可能會結束本卷!!!!最後,求票~

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走到門口往裏一瞧,張誠發現這新開的遊樂場設施還挺齊全,而且從門口看,根本看不出整座遊樂場有多大,兩邊的圍牆一路延伸,幾乎看不到盡頭,看來背後的老闆實力應該不小。

張誠走到售票處,發現隊伍已經排了老長,於是回頭對蘇雪晴說道:“你去買票吧……”

“憑什麼啊!”蘇雪晴一聽不樂意了,“明明是你拉我過來的,現在居然好意思讓我去排隊。”

張誠乾咳一聲,一本正經的說道:“我是那樣的人嗎!我要忙着觀察地形,先從外面查探一下游樂場有沒有問題,一會兒纔能有的放矢!”

蘇雪晴被張誠說蒙圈了,眨巴着眼睛說道:“真的?”

“那還能有假,快去吧!”張誠猛點頭,一邊摸下巴一邊搖頭晃腦的在遊樂場外面閒逛起來。

這裏有實在是太冠冕堂皇,蘇雪晴沒辦法,只能拉長着臉排到了隊伍後面。

張誠圍着遊樂場繞了半圈,走到蘇雪晴視線看不到的地方,直接轉身跑進了旁邊的一家kfc。

他在櫃檯上買了杯奶昔,挑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一邊喝一邊愜意的看着在炎炎烈日下買票的隊伍。

過了快一個小時,張誠的電話響起,剛一接起來,裏面就傳來蘇雪晴氣急敗壞的聲音。

“你跑哪兒去了!人呢!”

“票買好了?那我馬上過來。”張誠掛斷電話,順原路回到了遊樂場大門口,剛見到蘇雪晴,立馬搶先說道:“這遊樂場真大,這一圈繞下來可累死我了!”

蘇雪晴滿臉狐疑的看着張誠氣喘吁吁的樣子,哼了一聲,將一張票塞進他手裏。

“票買好了,你在外面看出什麼來了嗎?”

張誠面色不變的說道:“暫時還沒看出來,走!進去瞧瞧!”

二人隨着人流進到了遊樂場,舉目一看,發現裏面真比迪士尼差不到哪去。

進門就是一個大廣場,有許多穿着各種奇裝異服的表演者和小丑正在表演節目,整個遊樂場都是人頭攢動,熱鬧非常。

蘇雪晴指了指門口的一列小火車,問張誠道:“是坐車還是走路?”

張誠轉頭看了看,猶豫的問道:“坐火車要錢嗎?我聽說遊樂場裏的收費可黑得很!”

蘇雪晴翻了個白眼,揚了揚手中的票,“我買的是全通票,所有的項目都包了,我說你現在也算是富豪了吧?怎麼還是這麼小家子氣!”

“你懂什麼,我這叫節儉,傳統美德懂不懂!”張誠哼了一聲,一揮手,“既然不要錢,那當然是坐車了!”

可是就是耽擱了這麼一下,等張誠他們走到小火車旁邊的時候,發現位置已經被佔完了,下一趟要等二十分鐘,最後只得一臉晦氣的步行往裏走。

張誠上一次來遊樂場玩,還是小時候的事了,而且那時候的設施怎麼跟現在比,一路走下來,張誠的腦袋是東轉西轉,一秒都停不下來,如果不是有事在身,他還真想去體驗一把。

蘇雪晴看着他這模樣,忍俊不禁的說道:“瞧瞧你那樣子,就像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反正票也買了,你要想玩就玩吧。”

張誠嘿嘿笑了笑,“正事要緊,等辦完事再玩也不遲,你先帶我去摩天輪那兒看看。”

“好。” 女扮男裝:囂張閒王 蘇雪晴點點頭,帶着張誠在人羣裏穿梭,走了快二十分鐘才終於走到摩天輪下面。

“當時我就是在這兒買的。”蘇雪晴指了指摩天輪的出口位置,對着張誠低聲說道。

張誠點了點頭,順着蘇雪晴指引的方向看過去,發現摩天輪出口處有不少攤販,他想了想,直接擡腳走了過去,蘇雪晴則是一臉緊張的跟在後面。

一圈轉下來,張誠發現這些攤位基本都是賣一些紀念品、手機殼、自拍杆什麼的,並沒有蘇雪晴當時買的那種玩偶。

“你仔細看看,這些攤販裏有沒有眼熟的。”張誠低聲對蘇雪晴說道。

蘇雪晴眨巴着眼睛看了一圈,很快就搖了搖頭,“沒有。”

張誠皺了皺眉,心裏也不意外,擺攤的流動性大,今天在這兒明天在那兒的,很可能是搬到其它地方去了。

不過這遊樂場這麼大,而且人又多,就這麼傻找得找到什麼時候,而且萬一人家今天沒出來擺攤呢?那豈不是白忙活一天?

就在張誠有些苦惱的時候,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同時身後響起一個洪亮的聲音。

“王誠!你也來玩啊?”

我真不是什么渣男 張誠一愣,轉頭看去,發現身後是一個陽光帥氣的青年,剃着個小平頭,正一臉笑意的看着自己。

“田帥?”張誠想都沒想,立刻喊出了這傢伙的名字。

不是因爲多熟悉,而是自己認識的人裏,始終叫不對自己名字的,也只有這個去學校報名時認識的奇葩了。

“再說最後一遍,我姓張!你上輩子是不是鮎魚精投胎?記憶只有七秒!”張誠滿臉黑線的說道。

“嘿嘿……”田帥不以爲意的笑了笑,賊兮兮的指了指自己身後,“看見那三個妹紙沒?哥們剛從醫學院裏撩出來的,漂亮吧?今天哥們可是大出血了,帶她們來遊樂場裏浪一把,晚上就可以……嘿嘿嘿……別說哥們不仗義,相逢不如偶遇,有沒有看上眼的,哥們分你一個!”

“臥槽……”張誠差點沒暈倒在地上,“一挑三?你特麼也不怕腎虛!”

“小聲點小聲點!”田帥連忙捂住張誠的嘴,低聲說道:“那哪能啊,我跟我們寢室一哥們一起出來的,本來只約了兩個,但是這兩妹子的一個室友硬是要跟來,現在正好多出來一個,便宜你了,嘿嘿嘿……”

“咳……”蘇雪晴臉色陰沉得都快滴出水來了,忍不住咳嗽了一聲。

田帥這單細胞動物這才發現旁邊還有一人,轉頭一看,立刻就愣住了,好半天突然驚呼道:“臥槽!你不是那誰誰誰嗎!”

張誠嚇了一跳,沒好氣的說道:“一驚一乍的幹嘛啊!不知道的還以爲你見鬼了呢!”

“胡說八道!我這是見到名人了!”田帥深吸了一口氣,滿臉花癡的說道:“你就是蘇雪晴吧?剛一進校就連挑大學城校花榜,現在穩坐新生第一校花寶座!人送外號冰山美人!難度指數sss級的冷傲大美女!”

感謝:ds德順餐飲戴長水的打賞,謝謝大家的月票推薦票! “我想你也應該猜到一部分了,你想的沒有錯,我的能力在這裏被限制住了!”黑子的第一句話就讓蕭晨驚恐不已,雖然他意識到黑子可能出了什麼問題,但是卻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還有呢?”蕭晨連忙問道。他不相信僅僅是這樣一點事就能讓黑子如此凝重。

“還有就是,我感覺,我們現在已經不再恆遠山了!”

“什麼?”如果說黑子的第一句話僅僅是讓蕭晨感覺到驚恐的話,現在蕭晨則是感覺不出驚恐了,因爲他所有的情緒好像都已經被凍結了一般!這正是驚嚇過度的表現!

“不可能!”在極度的驚嚇過後,蕭晨的第二感覺就是不可能。因爲黑子剛剛說他們不在恆遠山,但是詛咒世界的界碑上可是有明確的標記的,所有執行者不可能離開恆遠山!一旦離開恆遠山的範圍,那麼等待他們的就只有被抹殺一途!

“雖然我也不太相信,但是這就是事實!”黑子有些無奈的說道。

“但是這怎麼可能呢?這是不可能的啊?界碑上不是說不可以離開恆遠山的嗎?我們要是不在恆遠山了,那不是應該被抹殺了嗎?”蕭晨現在都已經有些語無倫次了!因爲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對了,這裏不是李家村嗎?我們現在就在李家村!李家村不就是在恆遠山上嗎?你怎麼能說我們不在恆遠山了呢?”蕭晨找到了一個反駁點,證明自己等人現在還在恆遠山上!

還在深深的看了蕭晨一眼,說道:“這裏也叫做李家村,這座山也叫做恆遠山,但是卻已經不是我們曾經所在的那座恆遠山了!”

“什麼意思?”蕭晨有些聽不懂黑子的話了,什麼叫做這座山不是恆遠山,什麼叫做也叫恆遠山?他們可是一直沒有離開這座山啊!

“簡單的說,我們現在所見到的這些,其實都是唯心的存在!他們不是真實存在的!而且在這裏。除了我們之外,沒有什麼是真實存在的!”黑子又說了一句。

蕭晨已經快被他給折磨瘋了,大聲的喊道:“你能不能一口氣說完?別總是停頓!”

“好吧,我們先找一個地方休息一下。”這句話的前半段是對蕭晨說的。而後半段則是直接說了出來,是對所有人說的。其他的幾個人並沒有感覺到有什麼不對的,畢竟他們已經走了三個多小時了,身體都已經有些疲憊了,不適合作戰。

孟國慶的天命者李成鋒和李成利本來就是這個村子的村民,所以休息的話自然就是到他們的家去。而李成鋒的家要更大一些,所以他們就直接去了李成鋒的家。

到了李成鋒的家,黑子負責看守,其他人則先休息一下。只不過這一次他們沒有睡覺,而是坐在一旁休息。因爲一會就要去溫泉旅館了。在作戰之前睡覺,不僅會消磨他們的鬥志,而且還會使他們反映變得遲鈍,不如在精神亢奮狀態下靈敏。

蕭晨一屁股坐在了黑子的身邊,並通過意識傳導器對黑子說:“好了。現在可以說了吧!”蕭晨在剛剛的那一小段時間裏用盡全力,才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難怪黑子在告訴他之前要他控制好情緒,否則恐怕在黑子的話剛剛出口的那一刻,他就已經叫出聲來了。

“嗯,很不錯,居然這麼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我之前還真擔心你叫出來呢!”

“能不能閒話少說?快點進入主題吧。”蕭晨有些無奈的對黑子說道。黑子這個人一開始見到他都會以爲他是一個十分冰冷的人。肯定很少說話。但是一旦熟悉了之後,就會發現,他的話還真是挺多的!當然,並不是嘴上說的話,而是意識傳導器裏。或許這就是爲什麼現實中有些人是個書呆子或者悶葫蘆。但是卻能在網上的各種論壇中混得風聲水起的原因吧。

“好了,我要說了但是你必須做好心理準備!”黑子的表情再次變得無比凝重與嚴肅。“我想你應該已經知道,我們所在的空間一般會被定爲物質空間,而在物質空間之上,還有一層高位空間!而所有的鬼魂和詛咒,都起源於高位空間!”

“在高位空間中一切都是唯心的存在。並沒有真正的物質!所有鬼魂和詛咒都是唯心的。而我們現在就是在一個高位空間之中!”

“什麼?我們在高位空間之中?”蕭晨不由變得更加驚恐,但是臉上卻是什麼表情都沒有,只是在閉目養神。

但是蕭晨此時的內心卻是驚濤駭浪,比之剛剛聽到自己等人此時不在恆遠山上都更加驚恐。因爲那可是高位空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