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張虎的話我聽在了心裏,印象中張老頭從來沒有這麼發火過。我就是去問問他是不是高潔的親戚,要是他不是,解釋一下也就罷了,沒必要這麼大火氣吧?我總覺得,這裏面有問題。


等我們回到了我租住的房子後,張虎就迫不及待的問道:“薛晨大哥,你告訴我說你能讓我白天正常的在陽光下行走,到底是真的假的?你有什麼辦法?”

聽他這麼說,我笑了笑道:“能有什麼方法,喝黑芝麻糊唄!”

“你有高潔的那種黑芝麻糊?”張虎的眼睛突然一亮。

“我這種不是高潔的,是我認識的一個爺爺給我做的,效果跟高潔的黑芝麻糊一樣,而且喝起來還沒有高潔黑芝麻糊那麼大的味兒。”

“真的假的?”聽我這麼說,張虎的臉上都笑開了花。

“你看,我能拿這事兒糊弄你嗎?不過張虎,你知道這黑芝麻糊是什麼做的嗎?”我問道。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薛晨大哥知道?”張虎問道。

“當然知道,不過你得有個心理準備,我跟你說,這東西是用死人風乾的屍骨殘骸磨成粉末所熬製出來的。”

聽我這麼一說,張虎起初先是愣在了那裏,跟着,他的反應跟我一樣,一路跑到了衛生間,然後嗷嗷大吐了起來……

第二天太陽剛露頭,我叫喚醒了張虎,然後餵了他一小口我葫蘆裏的屍湯。

起初張虎還不打算喝,畢竟知道這東西是什麼做的之後,那心裏的陰影面積可不是一般的大。但是爲了能正常的行走在陽光下,張虎最終還是喝了一小口。

等他喝了一小口之後,我就帶着張虎出了門。果不其然,張虎能在陽光下正常的行走了,這把他樂的夠嗆,說以後要跟我混啥的,我就是他的再生父母,我說一他絕不說二……

等張虎樂呵夠了,我就準備帶着張虎去門崗處瞧瞧,看看張老頭具體是個什麼狀態,昨天被我氣成了那樣,我怕他歲數大,萬一給氣出了病來。

等我來到了門崗之後,我發現,保安室裏竟然沒有張老頭的身影,而且保安室裏的一些他平時用的東西全都不見了……

(本章完) 怎麼個情況?

看到這個場面,我有些蒙圈了。而就在傻愣着看着空蕩蕩的保安室的時候,我身邊的張虎開口說話了。

“薛晨大哥,該不會是張老頭他連夜跑路了吧?”

“你…你是說?……”我欲言又止。

“我的意思是說,張老頭肯定和高潔有親屬關係,咱們昨晚上門詢問,想必是驚擾到了他,所以他就連夜跑路了唄!”

聽了張虎的話後,我第一時間就拿出了手機,然後找到了張老頭的電話號碼,跟着就撥打了過去。

我本以爲,張老頭看到我的電話後,會心虛到拒接或者掛斷,但是還好,我電話剛打過去,張老頭那邊就接了。

等電話通了之後,我就對張老頭問道:“張大爺,你去哪兒了?怎麼保安室裏你的生活用品都不見了?”

見我這麼問,張老頭對我道:“那啥…那個小薛啊,我家裏面臨時出了點事兒,我就不在小區繼續幹了,走的匆忙,沒來得及知會你,你別見怪哈!”

我聽得出來,張老頭在跟我說起這些話的時候,語氣中明顯能聽出來幾分慌亂。

見張老頭這麼說,我說話的口氣變的冰冷了幾分,跟着我就對張老頭回道:“不是吧?你這是心虛吧?張大爺,你老實說,你到底跟高潔有沒有關係?我就說你昨晚反應那麼大就有點奇怪,今早人就不見了,這也反應也太過頭了吧?別說你家裏有啥事兒的話,我不相信。”

見我這麼質問他,張老頭在電話那頭對我回道:“我…哎呀!小薛啊!你就別問我了!我不能說啊!我說多了會沒命的!真會沒命的!”這個時候,電話裏的張老頭終於鬆口了。

“這麼說你確實跟高潔是有關係的?”我問道。

“是有點關係,但是不是你想的那種親屬關係。還有,不管我跟高是不是有關係,我跟她可不是一路人,在這方面你應該是最清楚的,要不然我也不會讓你遠離他,而且還那麼幫你出力!”

見張老頭這麼說,我跟着就問道:“張大爺,我其實沒有難爲你的意思,我就是想知道知道高潔的一些信息,他的一些背景,還有她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女人。”

見我這麼問,張老頭在電話那頭是一句話都沒說,直接乾脆就把電話給我掛死了,等我在給他打電話,張老頭的電話就關機了,我是怎麼打都打不通了。

發現張老頭電話打不通了,我對着身邊的張虎道:“果然這個老頭子跟高潔有關係,不過他好像很怕什麼一樣,貌似不敢跟我說有關高潔的一些事情,他一直強調自己不能說,說了會沒命,或許張老頭要真是跟咱們說了有關高潔的信息,他還真就有可能會沒命呢。”

“那我們該怎麼做?對了,薛晨大哥,提起高潔我倒想起了她來,你知道高潔這兩天哪去了嗎?我前天晚上就聯繫不上高潔,昨天一個白天給她打電話,愣是關機狀態,也不知道怎麼她就玩起了失蹤。”

見張虎這麼問,我沒有告訴他高潔已經死去的消

息,只能淡淡的回道:“誰知道那娘們去哪了,你沒事還聯繫她幹嘛?還嫌她害得你不夠?”

“不是!我那個時候想要從他那裏得到黑芝麻糊啊!要不然我白天都不敢露頭,我急啊!所以瘋狂的給她打電話。”

聽到他這樣的解釋,我笑了笑,跟着我又對他道:“行了,高潔對你我來說已經是過去式了,如今沒了高潔,咱哥倆依舊還能活的瀟灑。眼下咱們先別管高潔去哪了,張虎,咱倆先去吃點東西再說,到了今晚,咱們收拾收拾,準備去高潔所住的那個別墅。”

“去那兒幹啥?找高潔?”張虎好奇的問道。

“不找高潔,找我的一個爺爺,我的一個爺爺在高潔的別墅裏,張老頭的事兒我有必要跟我這個爺爺說一下,總之你去了就知道了。”

跟張虎說完這些話後,我就帶着他去找個地方吃飯去了……

晚上八點整,我帶着張虎打車到了龍梅橋附近,然後徒步向着龍梅橋東側的那個別墅區走去。每次走到龍梅橋附近,我都會特別的緊張特別的難受,其實我是想白天就過來的,但是不知道怎麼的,我就是感覺白天不安全,晚上溜進去那個別墅我多少還能有點安全感,可能我這是做賊心虛吧,畢竟夜深人靜的時候,偷摸溜進去啥的都方便的……

在去往別墅區的路程中,張虎告訴我說,我之前也來過幾趟這裏,還告訴我說有錢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樣,當時高潔告訴他說,要是他把高潔服侍好了,高潔答應他在這裏給他一套別墅住,那個時候他可向往了,現在想想,卻特麼是眼淚。

很快的,我們就來到了別墅區,到了這裏之後,我本打算像之前那樣不走正門,偷摸鑽狗洞進去。可是讓我想不到的是,張虎來了之後直奔正門的保安室便飛奔而去,我想攔着都攔不住,而且這小子一跑走還一邊大聲告訴對着我喊話說,他跟這個小區的保安熟得很,他倆曾經還在保安室裏一起搞過高潔呢……

見張虎直奔正門,我一時間有些傻眼了,這傢伙,我本來是想趁着夜色偷溜進去的,這下倒好,他直接就整的這麼大方……

見他奔跑過去,我並沒有第一時間跟上,我這心裏還多少有點忐忑,畢竟我來的時候想的可不是大大方方的走正門。

就這麼看着張虎來到了正門的保安室後沒多久,我聽到他對我喊話說,保安室已經是人去屋空,房門已經鎖死了,這裏面沒人了。

聽他這麼說,我這緊張的心情一下就放鬆了下來。等我這走過去之後,我看到張虎摸着自己的後腦勺一臉不解的自語道:“奇怪了,這小子天天都在這裏值班的,一般也不出門啊,怎麼今天人就沒了呢?”

見張虎這麼說話,我心想,很可能是高潔死了之後,這邊就得到了什麼消息,然後保安室裏的人就走了。

雖然我心裏是這樣想的,可是我嘴上卻說:“可能是人家臨時有事兒走開了吧。走,咱們進去看看。”

由於小區的門口是那種並不高的伸縮門,雖然

此刻伸縮門已經被拉上了,但是我倆想要翻過去還是很輕鬆的。

等翻過去了之後,我就對張虎道:“兄弟,咱們一個別墅一個別墅的找,看看我苗爺爺在哪個別墅裏。”

見我這麼說,張虎點了點頭,然後就跟着我先走進了第一個別墅。

我帶着張虎去的第一個別墅就是我們之前發現四具要屍變屍體的那棟別墅,不過上次人家別墅去的窗戶可以拉開,很方便進去,但是這一次,這棟別墅窗戶都鎖死了,沒辦法進去。

見這樣,我一不作二不休,找來了一塊兒石頭,咣噹一聲就把其中的一塊巨大的落地窗戶玻璃給砸出了一個大洞,等窗玻璃被我砸出了一個大洞後,我就鑽了進去。

見我這麼幹,張虎當時就震驚道:“那啥,薛晨大哥,你這麼幹太魯莽了,這一塊大玻璃得多少錢啊?要是人家小區的老闆找咱們賠,咱們賠的起嗎?”

聽張虎這麼問,我笑了笑道:“你少杞人憂天了,還在乎這裏?你相不相信我之前都有過一把火燒光了這個小區的想法?”

跟張虎說完這些話後,我就鑽了進去。見我鑽了進去,張虎愣了愣神,跟着也緊隨其後走了進去。

等我倆進去之後,我在別墅上下層大概轉了一圈兒,然後直接就帶着張虎來到了別墅的地下室。

等我打開了地下室的門之後,待張虎看到了裏面擺放的屍骨殘骸,張虎的臉色被嚇的煞白煞白的。

“臥槽! 這個王妃愛逃家 這裏面怎麼會有這些東西?我怎麼一直都不知道?”

“切!你不知道的還多了去呢!兄弟,我告訴你,這些東西就是用來做黑芝麻糊的材料!”

對張虎說完這話,在看着這些屍體,我自己都覺得反胃。

見地下室裏沒有苗鬼眼,我就帶着張虎從裏面退了出來,跟着,我下一步直接就奔着高潔所住的那棟紅色的小別墅而去。我在想,苗鬼眼在離開的時候跟我說過,他說他要去高潔的別墅住幾天,或許,他應該就住在高潔所住的那棟紅色的別墅。

等我帶着張虎來到了高潔所在的別墅後,跟之前一樣,我又準備拿起一塊石頭,然後砸壞落地窗進去。

我之所以一直這麼蠻幹,一是想要進去,這二來多少帶着點泄憤的意思,算是拿高潔房子的玻璃撒氣了。

就在我準備拿起石頭砸玻璃的時候,張虎打斷了我,他對着我喊道:“薛晨大哥,先別動手,這門是開着的,能進去!”

聽說能進去,我這才丟下了石頭,然後走到正門前,跟張虎同時用力一推,果然,門開了。

等我和張虎推開門向着裏面瞧過去的時候,我看到了讓我難以想象的一幕。

在別墅大廳的地板上,苗鬼眼整個人就那麼趴在了地上,他的臉色黑的嚇人,嘴角處向外溢着鮮血,身體上黑濛濛的一片,像是被一股黑氣所包裹了一樣!

看到苗鬼眼變成這樣,我當時就有些急了,可就在這個時候,更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

(本章完) 就在我和張虎靠近苗鬼眼的時候,異變突生!

原本趴在地上的苗鬼眼突然猛地瞪圓了眼睛,跟着他做出了一個非常怪異的舉動。

我發現苗鬼眼突然衝着我傻笑了起來,他的那種笑我從來沒見過,慢慢的,可怕的一幕發生了,苗鬼眼的這種傻笑一點點的變成了邪笑,跟着,他整個人的臉都變的扭曲猙獰了起來,再加上他此刻的臉黑如漆墨,看起來顯得特別的嚇人。

看着苗鬼眼突然變成了這樣,本本還打算衝過去的我和張虎嚇得一下就定在了原地,而我的身邊的張虎還在一旁對我戰戰兢兢的問道:“薛晨大哥,那個就是你要找的爺爺?怎麼…怎麼看着有點…有點邪門啊!”

沒理會張虎的話,我就那麼看着苗鬼眼,然後對着他大喊道:“苗爺爺,你怎麼了?你沒…沒事兒吧?”說句老實話,苗鬼眼突然變成了這樣,而且笑起來還那麼的邪惡,這搞的我心裏也害怕呀!

而就在我衝着他喊話的時候,我看到籠罩在苗鬼眼身上的那一團黑色的氣體瞬間就滲入到了他的體內,這個過程看上去是那麼的詭異瘮人,就好像苗鬼眼的身體在吸收着籠罩在身外的黑氣一樣。

站在門口,我就那麼傻愣愣的瞪着眼睛望着從我們邪笑的苗鬼眼,此刻我除了衝他呼喊之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但是可怕的事情遠沒有我想象的那麼簡單,就在這時,苗鬼眼下一步的突然舉動卻讓我心驚膽寒!

接下來,我清清楚楚的看到,苗鬼眼猛然的坐直了身體,兩隻眼睛不知爲何竟然帶着血紅的顏色,就那麼死死的盯着我看,或許說…他好像把我當成了獵物一樣,就那麼貪婪的盯着我看。

看他這樣,我幾乎是下意識的猛然一聲驚呼,嚇得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頓時覺得天旋地轉,全身都冰冷起來,一顆心完全糾結在了一起,覺得連喘氣都做不到了,只能感覺心臟在噗通噗通的跳動着。

你可以想象,當一個和你平時相處很是熟悉的爺爺突然變的臉色發黑,周身籠罩着一團黑氣,而且這個時候他還對着你流露出貪婪邪惡的笑容,特別還是在一個夜深人靜的晚上,那種感覺比撞到了真正的鬼都來的恐怖。

而就在我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的時候,苗鬼眼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迅速的爬到了我的身上,那靈敏的身手堪比行動矯捷的猿猴,他伸出了他的那雙皺巴巴的枯手,居然作勢要來掐我的脖子!

直愣愣的看着我面前的這種狀況,我整個人已經完全傻了,我沒有做出任何防衛或是躲閃的準備,整個人都陷入了麻木的狀態之中,這個時候,我唯一想的就是:難道苗鬼眼想掐死我?!

就在苗鬼眼伸出雙手作勢要掐我脖子的時候,突然間,情況又發生了轉變,苗鬼眼的雙眼又恢復了正常的樣子,那一臉貪婪的表情和邪笑的笑容也都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痛苦的樣子。跟着我看他像是很

痛苦很壓抑的仰天大吼了一聲。那種吼聲聽上去很刺耳。

而與此同時,見我有危險,我身邊的張虎也不管他苗鬼眼跟我是什麼關係,直接上前一腳就把苗鬼眼給踢出了老遠,然後直接拉起我的雙臂將我的身子往外拖,想要把我拖出去。

見張虎要把我拖出去,我趕忙阻止他道:“張虎,別拖着我,我不能走!”

“你傻X啊!這老頭子瘋了!他要掐死你,你不走留在這兒等着被掐死嗎?”

“我讓你放了你就放了,你懂個屁!我看我苗爺爺八成是撞邪了!”

衝着張虎怒斥了一聲後,我直接甩開了他拉着我的手,然後我就站起身來一臉擔憂的看着被張虎突出去老遠的苗鬼眼,跟着我又對苗鬼眼大聲喊道:“苗爺爺,你沒事兒吧?你到底是怎麼了?”

在我衝着苗鬼眼喊話的同時,苗鬼眼看了我一眼,然後他一臉痛苦的對我回道:“淨…淨心咒!”

苗鬼眼對着我說完這些話後,整個人突然就變的癲狂了起來,他是一起哭一會笑的,是不是的還在那裏翻騰一個跟頭,看上去就跟一個瘋子似的。

聽他說什麼淨心咒,我立刻就想到了他之前交給我的一句咒語,那就是淨心神咒。

淨心神咒爲道家八神咒之首,顧名思義爲修道之人早晚功課及學煉符法時淨化身心,排除雜念,安定心神時所用之咒。此咒能使凡心入於冥寂,返觀道心,入於清靜之中。並有保魂護魄的作用。平時對自己用的話只需要打坐即可,但是若是要將此神咒施加在別人的身上,那就必須要輔助一些工具,而我知道的一種就是輔以三炷清香!

於是乎,我第一時間就在大廳裏四處瞧了起來,跟着,我看到在不遠處的沙發上,苗鬼眼的那個破舊的黃布包就放在那裏。

我記得那個破舊的黃布包裏有一紮香,於是我趕忙跑了過去,然後從布包裏翻出了那一紮香,跟着手忙腳亂的取出來了三根,然後就匆匆轉身跑到了苗鬼眼的身邊。

到了那的身邊之後,我從衣兜裏拿出了打火機,點燃了三炷香之後,我就開始唸誦淨心神咒。

“太上臺星,應變無停。驅邪縛魅,保命護身。智慧明淨,心神安寧。三魂永久,魄無喪傾……”

我一邊念着淨心神咒,一邊拿着點燃的三炷香以苗鬼眼爲中心,繞着他的身體遊走着。

當淼淼清煙飄散在空氣中後,當香的味道在大廳裏瀰漫開來,我發現這個時候的苗鬼眼終於變的有些安靜了,然後他的臉色也不在那麼的黑,漸漸的變的紅潤了起來。最後,苗鬼眼直接就坐在的地上,在原地打起了坐來。

看到苗鬼眼恢復了安靜,我這才停了下來。同時,我那懸着的心也總算是落了地兒。

等我停下來之後,一邊看着的張虎連忙跑到了我的身邊,然後對我問道:“薛晨大哥,你剛纔在做什麼啊?怎麼看起來神神叨叨的?還有,你這

爺爺他怎麼了?”

見他這麼問,我回道:“我剛纔是在念誦一種道家的法咒,至於我這爺爺是怎麼了,我想八成是被什麼不乾淨的東西給控制了心神吧。 九尾美狐賴上我 咱倆先守在他身邊等等,估計盞茶的功夫,我苗爺爺就會好的。”

聽我這麼說,張虎只是哦了一聲,然後在沒有多說什麼。

就這樣,我跟張虎在苗鬼眼的身邊等了差不多十幾分鍾,苗鬼眼才終於睜開了眼睛清醒了過來。

等苗鬼眼清醒了過來之後,我對着苗鬼眼問道:“苗爺爺,你沒事兒吧?”

見我這麼問他,苗鬼眼淡淡的笑了笑,跟着對我回道:“沒事兒,老了老了,一不小心就着了道,被身體裏的死氣鑽了空子,擾亂了我的心神,現在好多了。”

見苗鬼眼這麼說,我知道他現在是完全恢復了過來,跟着我就對他問道:“苗爺爺,你道法那麼高,怎麼就這麼容易被是氣擾亂了心神呢?還有,哪來的死氣會擾亂了你的心神?”

見我這麼問,苗鬼眼嘆了口氣道:“這說來話長了,你還記得之前咱們在龍溪村對付屍鬼李瑩,最後的時刻,從李瑩的身上竄出來的一團黑氣,然後被我擋下來進入了我的身體裏這件事兒吧?”

“記得,難道是……”我欲言又止。

“唉!我還是小看了那團死氣,沒想到時至今日,這團死氣還沒有被我所驅除。今晚,我在高潔的房間裏突然撞見了一個神祕的黑衣人,說是人有點不恰當,準確的來說,他應該是一個平披着黑衣的鬼物,”

“什麼?你在這裏見到鬼了?”聽苗鬼眼這麼說,我是大驚失色。

並沒有理會我的驚訝,苗鬼眼繼續道:“然後我倆就大打出手了,打到最後,他不是我的對手,我本以爲憑藉我的道術完全可以降的住他,但我完全沒想到的是,最後,我身體裏的這股死氣也不知道怎麼了,突然就跟着翻騰了起來,然後這股死氣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在我的身體裏進進出出的,搞得我瞬間就亂了心神。而那個神祕的黑衣鬼物,也趁着這個機會逃之夭夭了,這實在是可恨啊!”

聽苗鬼眼這麼說,我的心裏是一陣自責,要知道,那個時候,苗鬼眼可是爲了我才受了這團死氣侵身的,如果不是他爲我擋住的話,指不定我現在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就在我陷入自責中的時候,苗鬼眼話鋒一轉對我問道:“你怎麼找到這兒來了?對了,你身邊的這位小哥是誰?怎麼看的怪眼熟的?”

見苗鬼眼這麼問,我就介紹了一下張虎,跟着就把張老頭和高潔有關係的這件事兒跟他直說了。

聽了我這麼說之後,苗鬼眼眯着個小眼睛對我道:“紙遲早是包不住火的,我這兩天在高潔的別墅裏,也有了重大的發現,特別是今晚所撞見的那個黑衣鬼物,更是讓我又驚又喜。我總感覺,高潔背後隱藏的幕後黑手,快要被咱們找出來了!”

……

(本章完) “你知道高潔幕後的黑手是誰了嗎?”聽苗鬼眼這麼說,我一臉緊張的問道。

其實我也蠻期待高潔的幕後黑手到底是誰的,要是真知道了那個幕後的黑手是誰,說不定他就是害死李瑩的兇手,到時候我就能爲李瑩報仇了,畢竟我現在可是三天兩頭的受李瑩噩夢的折磨的。

“我現在心裏已經有了一個懷疑的對象,不過現在時候未到,還不是說出來的時候。行了,扶我起來,咱們還是離開這個別墅吧,此地不宜久留,既然我已經撞上了那個黑衣鬼物,那如果我們還留在這裏,只怕會後患無窮的。”

聽苗鬼眼這麼說,我也沒有廢話,直接扶起苗鬼眼,然後讓張虎幫忙去沙發上拿着苗鬼眼的黃布包,跟着我們三人就離開了高潔的別墅。然後就走出了這個別墅小區。

我的未來女友 當我們離開這個別墅小區沒幾步遠下的時候,突然之間,一個不速之客攔住了我們。

這個不速之客不是一個人,也不是什麼陰邪鬼物,它是一隻貓。

這是一隻黑貓,通過它那琥珀色的眼睛,我不難判斷,這隻貓應該就是之前我和苗鬼眼鑽狗洞的時候所遇見的那隻。

看到這隻貓攔住了我們,我只是微微皺了皺眉頭,然後沒打算搭理它,準備繞過它繼續走自己的路,可是這個時候,苗鬼眼開口說話了。

“小子,這這隻貓蠻通人性的,我在別墅的這兩天,它都一直陪着我,也算是我這兩天的一個伴兒吧。要不咱們就把它帶走吧。”

聽苗鬼眼這麼說,我回道:“苗爺爺,你想帶走那就帶走,我聽你的。”對苗鬼眼說完這句話後,我又對着張虎說道:“張虎,幫忙抱走這隻貓。”

聽我讓他抱走這隻黑貓,張虎也不囉嗦,就彎下身子準備去抱它。可怎知張虎這剛伸出手,這黑貓就突然發怒,然後揚起貓爪子就朝着張虎的手就抓了兩爪子,這兩爪子下去,直接就給張虎的手抓出了兩道抓痕,鮮血很快就流了出來。

“臥槽! 諸天武俠之旅 尼瑪!你個死黑貓居然敢撓我,看我不滅了你!”

被黑貓撓破了手,張虎勃然大怒,就準備要用腳踹它。可這個時候,苗鬼眼居然替這隻貓求情了。

“我說孩子,你跟一隻貓鬥氣犯不上,它可能是不想讓你碰它吧!給老頭子我一個面子,你就受點委屈,別跟它這個畜生一般見識。”

見苗鬼眼這麼說,張虎只能忍了下來,然後狠狠的瞪了一眼這隻黑貓。讓我驚訝的是,在看到張虎瞪了它一眼後,這黑貓居然炸起了身上的毛來,那架勢就好像很不服張虎,要跟張虎幹一架似的…..

見這隻黑貓不讓張虎抱,我就蹲下來伸手去試試。結果,我剛伸出去,這黑貓就順着我的手優雅的邁着步子爬了上去,然後就這麼老實的窩在了我的懷裏。

看到這麼個情況,張虎沒好氣的說道:“靠!一隻破貓還得分人抱,你抱就跟,我抱就撓我,難道我遭貓恨?”

聽張虎這麼發牢騷,我開着玩笑對他道:“你不是遭貓恨,你是長得醜!”

..

….

等我抱起了這隻黑貓後,我就跟苗鬼眼和張虎離開了別墅,然後往龍梅橋的方向走去。在往回走的過程中,我對苗鬼眼問道。

“苗爺爺,你說你今晚遇到了黑衣鬼物,然後和黑衣鬼物大大出手,那你知道,這個黑衣鬼物具體是什麼東西嗎?他和高潔又有着怎麼的關係?”

見我怎麼問,苗鬼眼眯着眼對我回道:“他跟高潔是什麼關係,這個我猜不到,不過我所知道的是,這個鬼物可不是尋常的陰邪鬼物。”

“不是尋常的陰邪鬼物?什麼意思?”我不解的問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