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張思國說道:「我也沒辦法了,我打個電話給曲愛先吧!」


過了一會,果然,曲愛先接了電話,電話那頭是張局長,說道:「你好,我是金海市平安鎮派出所所長,你可以叫我張局長或者張所長。」

曲愛先說道:「好,張局長,你說,抓不抓他們?」

張局長說道:「你別再吐口水了,真的,別再吐口水了。凡事有個度,不是嗎?」

曲愛先說道:「我就問你,是否抓他們,我吐口水又不犯法。」

張局長無奈,說道:「你們這是因為房檐引起的恩怨,事出有因,我不能盲目抓人啊。」

曲愛先說道:「我們家親戚是市裡法院的法官,你小心。」

張局長立馬火了,說道:「什麼?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曲愛先說道:「是,怎麼樣把?」

張局長說道:「怎麼樣?我看吶,你這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行了,我也懶得和你平民百姓一般見識,總之,如果再吐口水,打起來,鬧大了,你們兩批人全部拘留,不僅僅是拘留羅小冬他們!就這樣!」

說完,也不等曲愛先回話,掛掉了,馬上叫來下屬。

下屬說道:「張局長,什麼事?」

張思國淡定說道:「你去查一查,市區是否有曲愛先的親戚在當法官?」

下屬說道:「好的。」

張思國說道:「此事要快。」

這時候,副局長說道:「老張,怎麼回事啊?害怕了嗎?」

張思國說道:「我害怕個屁,老子每晚找小姐都不怕,怕他一個姓曲的平民百姓?」

副局長說道:「對了,那,你這幾天小心點,上頭說了,要突擊檢查,掃黃打非比前幾年嚴格多了,你要收斂一點。」

張思國點頭,說道:「我知道,多謝你提醒了,其實我一個月沒找小姐了,我剛才不過是誇張的說。」

接著,張思國若有所思:「韓秘書也不告訴我最近怎麼樣了,新市長岑麗,不知道這新的一年裡,有何企圖,有何作為?」

另一邊,曲愛先的脾氣上來了,說道:「曹你奶奶的,你們三個龜孫子。你們等著吧!我讓你們以後不得安寧。」

胖子說道:「呀哈,我胖爺還沒開口呢。你敢這麼對我說話。牛哄哄什麼啊,你找死啊你!」

徐文才說道:「你咋呼什麼呢?我看你真是個不知死的鬼啊。」

胖子說道:「呀哈,你還敢威脅說死這個字?你來個試試,胖爺我隨時恭候。」

劉廣才在旁邊,說道:「大家分開吧,別再吵架了。羅小冬,你也不管管你的兩個兄弟。」

他知道羅小冬能管得住胖子和郭大路,所以就對羅小冬說道。

羅小冬說道:「他們沒做錯,為什麼被吐口水被罵還不能還口呢?」

劉廣才說道:「你們這樣沒玩沒了,警察也不管,怎麼辦呢?」

這時候,曲愛先說道:「就你這個土包子小農民,掙了兩錢,就自以為了不起了,就那個啥了,上天了,以為自己是天皇老子嗎?還當副村級幹部,就你這熊樣,還副村級?」

羅小冬說道:「這是鎮上領導同意的,怎麼?你想當副村級幹部,還當不了呢?」

王亮說道:「說不定下回就撤銷了呢?」

羅小冬立馬反駁:「有本事你就去告我,能把我告到撤銷算你本事。」

王亮說道:「這尼瑪的,你怎麼跟個瘋狗似得亂咬?」

羅小冬說道:「把你比做狗是對忠誠的狗的侮辱。」 大家你一眼我一語的吵鬧起來。

這時候,羅小冬說道:「胖子,郭大路,我們回去吧,我餓了。」

曲愛先說道:「張嘴,我請你吃大便!」

羅小冬說道:「請你媽也吃一塊。」

然後轉身就上了車。

郭大路和胖子也上車。

那曲愛先和徐文才,還在吐口水。

緊接著,那曲愛先做出了一個舉動,拉開褲門,朝著車撒尿。

胖子說道:「他娘的,居然朝著車子撒尿。」

羅小冬說道:「別理他們,我們回去祖屋。」

大家也不管,在人群的嘈雜聲中,把車開回了祖屋。

羅小冬說道:「這人真沒素質,哎。」

胖子說道:「胖爺我今天算見識了。」

郭大路說道:「真他娘的點背,差點蹲了一會牢!」

這時候,白珊珊來了電話,羅小冬緩和了一下情緒,說道:「白珊珊,什麼事?」

白珊珊哭訴道:「不好了,我對象韓達失蹤了!」

羅小冬驚的站起來,說道:「啥?什麼時候失蹤的?」

白珊珊說道:「他說心情不好,想安靜一會,我走了,之後我就再也聯繫不上他了,然後去賓館,發現他已經三天沒回來了。」

羅小冬說道:「別急,我想想辦法。」

白珊珊哭泣起來,說道:「這可怎麼辦?這可怎麼辦?」

胖子說道:「白珊珊小姐,你說他有沒有可能是躲債的?」

白珊珊說道:「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但是,我對象韓達的債務,據他說,坦白說,是在春節以後,也就是二月的七號,才到期的,這之前他沒必要躲避。」

胖子說道:「是不是提前找好落腳處了?」

白珊珊說道:「這個可能是有,但是也可能沒有。」

羅小冬說道:「我想想,對了,他有沒有可能去他爹那邊?找他爹幫忙?」

白珊珊說道:「伯父那邊我聯繫過了,沒見人。」

羅小冬說道:「那我暫時也不知道了,報警吧。」

平安鎮警局局長,就是張思國了。張思國接到羅小冬電話的時候,已經是黃昏,說道:「羅小冬,怎麼回事?」

羅小冬說道:「我來報警人口失蹤的。我有個朋友叫韓達,在金海市平安鎮內失蹤的,目前他家長和女朋友白珊珊,已經三天沒見過他了。」

張思國說道:「哦,他最後出現是在哪裡?」

羅小冬說道:「白珊珊三天前去旅館看過他,沒在那過夜,走掉了,之後就沒再見過他。」

韓達失蹤的事,很快傳播到了十里八鄉,因為韓家有實力,他的舅舅叫孫思遠,是著名的企業家,金海市著名的企業家。他在金海市電視台上發布了公告,要找韓達,代價是十萬人民幣,任何發現韓達蹤跡的人,上報給公安局,他個人獎勵十萬人民幣。

這時候,羅小冬說道:「白珊珊,這麼個找法,相信很快就有下落了。」

白珊珊面帶憂色和淚痕。

胖子擺擺手,說道:「這個韓達真不是一個東西,所謂勝敗乃兵家常事,怎麼不能看開點?畢竟還有舅舅,爹,還有女朋友呢。」

羅小冬其實也想說這句話,但是沒好意思說。

就這樣,在雪化的這十天里,開始瘋狂尋找韓達。

老百姓們天天在金海市電視台,都能看到韓達的尋人啟事。

韓達的照片,也貼的滿城都是。

但是始終沒有韓達的蹤跡!

白珊珊哭了幾次,也變得堅強,不再哭泣了,羅小冬說道:「關於韓達,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我也實在沒能幫到你。」

白珊珊說道:「沒事的,我覺得,我有預感,我覺得可能他已經死掉了。」

韓達的爹叫韓富貴,不如孫思遠那麼有錢,但是三個億兩個億,是可以輕鬆拿出來的,並且只有韓達一個兒子。

韓達的爹來見白珊珊,用的是鄙夷的眼光。

羅小冬看了很不舒服,而胖子在旁邊,不服氣,當面直刺人心的問道:「韓先生,你為什麼一副看不起白珊珊的樣子?」

豪門囚愛 韓達的父親韓富貴冷哼一聲,說道:「如果我知道我兒子有這麼一個女朋友,或者有這門親事,那我根本就不會同意的。」

說的態度堅決,斬釘截鐵。

羅小冬氣急了,說道:「為什麼呢?」

韓富貴說道:「為什麼?你也不看看你們這副德性,白珊珊不過是一個村官,而你們三個白珊珊自稱的好友,卻是三個土包子,我的兒子是華爾街精英,怎麼會結交你們這種朋友和女朋友?」

胖子說道:「那你兒子既然是精英,怎麼會欠下一個億的債務呢?怎麼會比普通人還不如呢?」

郭大路在旁邊點頭,說道:「說的好,胖子!」

大家都為白珊珊鳴不平。

白珊珊只是哭,不說話。

看的羅小冬都心疼。

羅小冬說道:「韓先生,我們尊敬您的韓達的父親,所以才尊稱您一聲韓先生,要不然,你在羅小冬眼裡,屁都不是,我們行得正站得直,沒吃過你一頓飯,沒拿過你一根針,你以為你是誰啊?你和孫思遠不就是金海市一個外貿企業的老闆嗎?我們現在自己創業,也完全可以豐衣足食,不求你辦事,不求你賞口飯吃,憑什麼你這麼說我們,而且,這麼說白珊珊!」

韓富貴說道:「我懶得和你們爭,總之,找我兒子韓達的事,可不勞你掛心!」

羅小冬說道:「更好,我還不想管呢。白珊珊,我們走!」

胖子說道:「羅小冬夠爺們,走!」

說著,大家拉著白珊珊就往回走。

羅小冬在路上,一路哀嘆。

胖子說道:「你剛才說的很好啊,為什麼哀嘆?」

羅小冬說道:「韓達這人看起來還行,不是那麼囂張,怎麼會有這樣的父親?」

胖子點頭,嘆息一聲,說道:「現在我國的貧富差距越來越大,越來越懸殊,這就造成了富人壓榨和瞧不起窮人,窮人怎麼逆襲呢?」

羅小冬說道:「你看那蜘蛛俠,屌絲逆襲靠變異啊!」

惹孕上身 胖子轉憂為喜,說道:「什麼時候我們也變異個,對了,哪天有山雷,讓天雷打一下,這就變異了,俗稱天打雷劈!」 僕婦們上來的時候沒有停,只有鳳姨和余媽拿了幾個饅頭,一疊肉醬,一疊蠶豆和小菜過去給他們,最後又搬了壇酒。

「怎麼給他們的要多點?」余媽回來的時候不解的問道。

「這裡守崗的活輕鬆點,」鳳姨低聲道,「很多人都爭著要,這麼多年能爭下來的都是沒皮沒臉和油腔滑調厲害的,而且挺心狠手辣,反正其他嘍啰不敢得罪他們。」

余媽點點頭:「會撒潑的還是讓著點好。」

回去那邊的大路,她們繼續挑擔,誰都沒提在下面看到一個屍體的事。

反正不關她們的事。

「來飯了,來飯了!」

有人看到僕婦們挑著擔子過去,大聲吆喝著嚷道。

「來飯了?」

「橋修好了?」

東山頭的馬賊們好多出門問道。

「那邊挑上來的,」一個馬賊指道,「走了走了,我們去吃飯。」

「可餓死老子了,走走走。」

鳳姨領著僕婦們將擔子挑到了龍虎堂,那些馬賊們成群結隊,三三兩兩的過來了。

卞八爺披了件外袍,皺眉看向旁邊的跟班大鳴:「大郎二郎還沒回來?」

「沒呢。」大鳴跟在卞八爺後面,道,「是劉姨娘吩咐人去喊這些僕婦,讓她們挑擔子從後山那邊下山過來的。」

我對錢真沒興趣 「那邊下來?」卞八爺點點頭,「那條路好像很久都沒有人走了,應該不太好走。」

「是啊,都沒有人想到,就劉姨娘想到了。」

「弟兄們能吃上飯,是得好好記她一功。」卞八爺道,「現在還是老規矩,你去找人試試有沒有毒。」

「是,我這就去。」

挑來的飯菜只夠一半的人,還剩下小半筐,是給後邊的夫人姨娘。

鳳姨和余媽挑過去,讓僕婦們自己在這邊找個地方歇腳。

僕婦們可不敢在這多呆,紛紛跟上,在落霞苑那邊的時候才停下來。

落霞苑是劉姨娘住的,杜湘和金枝出來領吃的,杜湘看了看筐子里剩下的,道:「肉還剩的挺多,要不再給我們一塊?」

「這個後面也不夠分了呀。」鳳姨笑道,「等下我們說不定還得來一趟,到時再給你帶點。」

「那你先給我們嘛,等下再給她們帶。」杜湘語氣帶上了點撒嬌。

「其實按照規矩,我們應該是先給夫人送去的,」鳳姨笑意變得淡了,「因為劉姨娘平時對我們比較寬厚,我們這才先往這邊送來,你看,我們給劉姨娘的肉都是這麼一大盤。」

確實是一大盤,盤子里的油湯也最多,比剩下的那些要好得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