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張十二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等一等,」正當流塵準備走的時候,送別的人群中突然閃出一道靚麗的人影,緊接著一陣香風閃過,那叫住流塵的人,已經閃到他的面前,


流塵望著突然來到自己面前的馮穎,笑著問道:「有什麼事么,」

「額……」抬頭見到流塵那猶如夜空般深邃的眸子,馮穎俏臉一紅,本來準備好的一些話,卻始終說不出口,雙手絞在一起,支支吾吾半天,都沒有說出一句話,

流塵笑道:「要是沒有什麼想對我說的,那我可就真走了,」

說話之後,流塵就霍然轉身,拔腿作勢欲走,

見到流塵居然說走就走,馮穎急了,連忙出言道:「等一等,」

流塵無奈地苦笑道:「我讓你說,你又不說,我要走,你又不讓我走,說吧,你到底想幹什麼,」

「你……你一定要……一定要記得回來看我,」

馮穎俏臉紅得都要滴出水來,這回倒是開口了,不過一句話卻是支支吾吾了半天,說到最後更是細不可聞,要不是流塵耳力過人,恐怕還真沒聽明白,

見到馮穎這番小女兒模樣,流塵心裡一暖,笑道:「有時間我一定會回來看你的,」

馮穎輕點螓首,笑道:「一路平安,」

流塵點點頭,然後向送別的眾人揮揮手,笑道:「再見了,各位,」

眾人也是笑道:「再見了,」

「塵哥哥再見了,記得有時間回來看看我們,」一直沒有說話的小幺子,此時已經淚流滿面,他知道要是再不和流塵說話,恐怕今生他都沒有機會了,

流塵雙眼模糊了,用力地點點頭道:「我一定會回來的,你也要好好的,你們兄弟幾個無論何時都要團結在一起,我已經將你們託付給馮門主了,有困難儘管找他,」

小幺子淚眼汪汪地道:「謝謝,塵哥哥,」

「不謝,」

「走吧,十二哥,」流塵轉過身,不讓眾人看到他那在雙眼中打轉的淚水,招呼張十二一起上路,

張十二也是向眾人道聲別,和流塵並肩向這第一層的盡頭趕去,

「是不是有點捨不得,」馮平望著兩人遠去的背影,突然對身邊眼眶大紅的馮穎笑道

馮穎揉揉眼,狡辯道:「沒有啦,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他,」

馮平聞言一愣,好奇地問道:「為什麼,」

馮穎指了指流塵的背影,鄭重其事地道:「因為他的身影對於我們來說,永遠只有仰望的份,」

馮平沉吟良久之後,終是嘆道:「的確,這個流塵絕非池中物,以後他能達到的高度,恐怕是我們一生都達不到的,唉,後生可畏啊,」

………………

流塵和張十二兩人離開納海城以後,那是馬不停蹄地趕路,終於是在太陽落山之前,趕到了第一層的盡頭,

在這第一層的盡頭,一條由九九八十一個台階組成的通天之路,從天而降,靜靜地矗立在那裡,張開懷抱,等待著前仆後繼的挑戰者,

流塵站在一處平原之上,極目遠眺,只看到七七四十九個台階,剩下的那三十二個台階,隱藏在雲霧之中,目光難以企及,

「那就是通天之路么,」流塵指了指不遠處的那赫然而立的「天梯」,

「是的,走吧,趕在夜幕落下來之前,我們一起衝上第二層,」

張十二點點頭,略作休息之後,身體再次隨風飄出,趕在流塵之前,向通天之路趕去,

望著迫不及待的張十二,流塵無奈地搖搖頭,一邊緊追上去,一邊笑道:「哈哈,十二哥,已經等不及了,」

走在前面的張十二聞言,放緩了前進的腳步,等到流塵趕上來和他並肩時,才輕笑道:「不是等不及了,而是這麼多年沒有去挑戰通天之路,心情有點激動罷了,」

流塵故意眨著眼睛,調侃道:「有什麼不一樣么,」

「臭小子,趕緊的,」張十二笑罵一句,足底加勁,步速立馬提了上去,

「別急嘛,」雖然嘴上這麼說,可是流塵腳下也不含糊,運氣足底,整個人輕如鴻雁地飄飛出去,

不出一會的功夫,兩人便來到了通天之路的腳下,仰面朝天,心中皆是升起無限的感慨,

通天之路矗立在這廣袤的平原之上,宛如天降之物,隨時恭候神仙的降臨,周身縈繞的白霧,若隱若現,更是給人一種仙境的感覺,

「嗚嗚……」一直閉眼在流塵肩頭睡覺的雪兒,彷彿被什麼驚醒一般,剎那間從睡夢中醒來,望著近在眼前的通天之路,小傢伙興奮地揮舞著一對肉嘟嘟的小爪子,

張十二見狀,笑道:「呵呵,這小傢伙,也和我一樣,有些迫不及待了,」

流塵見它這般高興,忍不住潑了一盆冷水,「雪兒,你別高興的太早,以你這麼弱的小身板子,可不一定能衝上去,」

「吼,」雪兒低低的怒吼一聲,賞給流塵一個大大的白眼,然後「咕嚕嚕」地從他的肩頭爬了下來,凌空一躍,便穩穩地落在通天之路的第一層,

「吼,」又是一聲低吼,雪兒回過頭,挑釁地看了流塵一眼,然後縱身一躍就跳到了第二層,再一躍就到了第三層,毛茸茸的身體接二連三地躍起,當它第三次回過頭的時候,已經到了第二十五個台階,

流塵望著雪兒輕輕鬆鬆地就爬上了第二十五層台階,不由地扭過頭看了張十二一眼,笑道:「感覺沒什麼難度啊,」

眼見著雪兒從第二十五層又開始繼續往上爬,張十二搖頭苦笑道:「這術息壓迫好像對術妖不起作用,」

流塵撇撇嘴道:「不是不起作用,恐怕是起不了什麼作用吧,我也去試試,」

說完這句話之後,流塵縱身一躍,就朝第一層台階掠去,

「唉,別急……」身後的張十二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緊跟著流塵飄飛出去,

「咚,」雙腳重重地落在地上,流塵已經身在第一層台階,活動一下身子,他感覺輕輕鬆鬆,並沒有感受到張十二所說的術息壓迫,

流塵不屑地道:「果然沒什麼大不了,虛張聲勢,」

「唰,」流塵的話剛剛落下,從蒼穹之上突然降下來一道白光,瞬間將流塵籠罩住,巨大的術息壓力緊隨其後,剎那間猶如山嶽般砸在流塵的脊樑上,

原本還得意洋洋的流塵,瞬間變了臉色,胸間氣血波濤般翻湧,清瘦的臉龐上看不到一絲血色,雙腿微屈,如遭重擊的後背一下子就坍塌下來,猶如一棵歪脖子樹,

突如其來的一擊,給了流塵不小的打擊,雙腿深陷在台階之中,始終拔不出來,

而反觀早有準備張十二,則是一臉的輕輕鬆鬆,被白光包裹著的他,並沒有感到什麼壓力,並且還能走過來安慰流塵,

「小塵,十二哥都給你說了,不要大意,你看你,吃虧了吧,」

流塵苦笑道:「吃點小虧,當是花錢買教訓吧,沒想到,這術息壓迫居然對術妖沒用,」

「是啊,真是神奇,」張十二抬頭看了一眼正幸災樂禍地望著流塵的雪兒,也是苦笑一聲,緊接著關心道:「怎麼樣,還能向前么,要不,你先退出去,休息一會,」

「不用退出去,這點術息壓力算什麼,剛剛我是大意了,現在可不會了,」流塵擺擺手,雙腿猛然發力,就將腿蔥深陷的台階上拔了出來,

「嘿,」一道低喝從流塵嘴中傳出,微屈的雙腿陡然一直,原本彎曲的後背,一下子直了起來,猶如出鞘的寶劍,氣勢逼人,

流塵指了指面前的台階,對著張十二笑道:「走吧,十二哥,我很想來見識見識這通天之路到底有幾斤幾兩,」

一言甫畢,流塵騰身而起,輕輕一躍,就穩穩地落在第二層的台階上,

「唰,」隨著流塵登上第二層台階,蒼穹之上又是降下一道白光,疊在原來之上,

不過這次流塵是有備而來,白光入身之後,他只是雙腿一彎,身子被一股大力狠狠地砸一下,猛然下沉,倒是沒有再出現雙腳陷入台階,胸間氣血翻湧的癥狀,

「嘿嘿,我可不會在同一個地方跌倒兩次,」流塵嘴角勾起一抹哂笑的弧度,腰桿一挺,直接挺起胸膛,眼神傲然地望向蒼穹,

而當他剛剛挺起腰桿的時候,落後他一個台階的張十二已經飛速趕了上來,不過出奇的是張十二隻是瞥了臉頰冒汗的流塵一眼,就縱身一躍,跳上第三層台階,

「小塵,你抓緊時間,我在上面等你,」在他落到第三層台階的時候,立馬傳音給他身後的流塵,

流塵用力地點點頭:「明白,你先上去吧,我一會就來,」

他心裡明白,張十二是經歷過第九層通天之路洗禮的人,現在在這第一層的通天之路上攀登,如履平地,與其讓她在一旁干著急地看著自己,不如先讓他登頂,也好給自己一個激勵的目標,

仰面朝天,流塵的目光隨著通天之路一直延伸到蒼穹之上,現在夕陽已經落山,夜幕即將降臨,深邃的夜空中已有幾顆星子面對著流塵一閃一閃的,

「一定要感到皓月當空的時候,衝上第二層,」流塵握握拳,暗自發誓,調勻呼吸,平復一下心情之後,他開始向第三層衝擊, 在那萬丈高的通天之路上,一道黑色的身影正艱難地前進著,他走的每一步都是如此的緩慢,如此的沉重,以至於落腳的一步都發出「咚咚咚」響徹雲霄的跺地聲,

「這通天之路果然不好走,」身在第十九層的流塵,滿頭大汗,仰面嘆息,「才走了十九層,還有六十二層,天吶,六十二層,這什麼時候才是頭啊,」

「嗚嗚……」真在流塵憒然長嘆的時候,一道嬌小的白色身影突然從上面竄了下來,站在流塵面前的第二十層,揮舞著肉嘟嘟的小爪子,不斷地嘶鳴,

流塵望著輕輕鬆鬆就竄下來的雪兒,心中升起無限的羨慕之情,由衷的嘆道:「雪兒,我要向你這樣身輕如燕,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那該多好啊,」

面對流塵的感慨,雪兒並沒有說話,而是低吼一聲,縱身躍上流塵的右臂,然後咕嚕嚕地爬到他的肩頭,凝視著他不斷往外滲汗的面頰不語,

流塵欣慰地笑道:「雪兒,還是你對我最好,你是不是準備陪我一起慢慢地衝上第二層地獄,」

雪兒用力地搖搖頭,否定了流塵心中的想法,

流塵好奇地問道:「那你想幹什麼,」

「嗚嗚……」雪兒撲閃著雪亮的大眼睛,兩隻小爪子合在胸前,似模似樣地給流塵做個揖,然後在後者驚訝的目光中,躍上他的頭,

在躍上流塵的頭顱之後,雪兒大眼睛中閃過一抹戲謔的笑意,雙爪齊揮,以雷霆之勢糟蹋著流塵的頭髮,

流塵這才從驚愕中反應過來,一邊用大手去抓頭頂的雪兒,一邊怒道:「好你個雪兒,都這時候了,你還敢拿我尋開心,看我不扒了你的皮,做皮靴,」

正在糟蹋流塵頭髮都雪兒,似乎是早就料到流塵會這般作為,在他大手沖向他的額頭之前,雪兒就化為一道流光暴射出去,

不過雪兒並沒有走遠,只是停在流塵面前的第二十層台階,雙爪並用,沖著流塵做了一個鬼臉,

沒想到自己這一爪,竟然撲了個空,並且還被雪兒嘲諷一番,流塵怒從心中起,眉宇間多了幾分傲狠之色,不由地怒道:「小傢伙,你給我等著,等我抓到你,就有你好看的,」

對於流塵說的狠話,雪兒根本沒有當回事,再次沖著流塵做了一個鬼臉之後,霍然轉身,當流塵以為它要走的時候,這調皮的小傢伙,居然對著流塵挑釁地扭扭屁股,

「可惡,」一聲低喝自流塵嘴中傳出,他厚重的腳掌猛然一跺地,雙腿一彎,弓著腰,剎那間猶如虎豹般沖向第二十層的雪兒,

「咚,」流塵重重地落在第二十層的台階之上,雙腳在台階上留下一對深深的足跡,濺起滿台的塵埃,

流塵仰面朝天,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道:「下來吧,」

「唰,」一道白光應聲而落,猶如山嶽般壓在流塵的身上,不過後者只是悶哼一聲,連雙腿都沒有彎曲,就那麼直挺挺地矗立在第二十層,

「奇怪了,小吃貨跑哪去了,剛剛還在這呢,」

舉目四望,流塵開始尋找雪兒的身影,可是找了一圈都沒有,

不知何時已經竄到第二十二層的雪兒,聽到身後得流塵又在叫它小吃貨,立馬回過頭,張嘴嗚鳴幾聲,一對肉嘟嘟的小爪子在面前不斷地揮舞,一邊是在宣洩自己心中的不滿,一邊是在吸引流塵的注意力,

順著雪兒熟悉的聲音望去,流塵的目光在第二十二層找到了它,見小傢伙正張牙舞爪地四處比劃著,他不由地笑道:「小吃貨,你給我站好了,你塵哥哥,今天非要扒了你的皮,」

腳下傳來一陣雷鳴聲,流塵縱身一躍就落在了第二十一層之上,穩穩落地之後,他根本不理會從天而降的術息壓迫,猶如靈猴般矯健的身子再次一躍,就衝上了原來雪兒所在的第二十二層,

「唰,」第二十一層的術息壓迫和第二十二層的術息壓迫幾乎是同時落在流塵的身上,不過什麼效果也沒起到,只見得後者雙肩微微一顫,就將那兩道術息壓迫悄悄化解,連大氣都不喘一口,

「嗚嗚……」流塵落在第二十二層的時候,雪兒已經飛快的上躍到第二十五層,看到流塵又落後了它三層,不禁起了調皮之心,沖著流塵又做了一個鬼臉,

這一次流塵倒是沒有再生氣,兩番追逐之後,他已經明白雪兒這樣做的用意,當下會心一笑道:「你乖乖地站在那裡別動,我要上嘍,」

一言甫畢,如虎狼般迅捷的流塵,在一聲沉悶的炸雷聲中,快如閃電的掠上第二十三層,稍做歇息,就直接衝上第二十層,

「唰唰,」兩道白光一前一後的砸在流塵的身上,卻沒有給他造成任何阻攔,後者依舊身輕如燕的躍上第二十五層,

在流塵剛要落到第二十五層的時候,雪兒才從震驚反應過來,深看流塵一眼之後,小傢伙連連上竄,一下子就跨了好幾層,

不過它這一次也是沒有做過多的停留,穩穩站住腳之後,直接向著更高一層躍起,

「哈哈,別跑,你塵哥哥,就在你身後,你跑啥,」

「嗚嗚……」

「乖乖地站在那,等你塵哥哥來扒你的皮,」

「吼吼……」

原本寂靜的通天之路,因為這一追一趕的一人一獸而變得異常熱鬧,

不過追逐了半天,後面的黑衣少年都沒有趕上前面的嬌小白影,倒不是前者速度不如後者,而是因為在前者跨上每一層台階時,蒼穹之上都會落下一道白光,那是兇狠無匹的術息壓迫,

這術息壓迫單一的對流塵倒是沒什麼影響,但是重重疊疊在一起之後,那壓力就山大了,

雖然流塵邁出的每一步看似輕鬆,可是那已經浸濕了衣衫的汗水,依舊在往外滲,

在踏上第七十層的台階之前,流塵還能應付自如,可是七十層以後,他方才真正的感受到七十道術息壓迫的可怕,

那重如山嶽的術息壓迫,砸在他的身上,那滋味著實不好受,每一道術息壓迫的落下,都讓他氣血一陣翻湧,到得最後,流塵落下的每一步都會在台階之上留下一對深三寸的足跡,

「呼,這通天之路,果然不好走,」滿頭大汗的流塵,站在第七十九層台階上,仰面朝天,感慨道,

不遠處就是第八十一層了,那裡有一道身影正目不轉睛地關注他,而在他的下一層,流塵始終沒有追上的嬌小白影,也在注視著流塵,

「小塵,真正的挑戰才剛剛開始,這最後的三層台階,每一層都不是那麼容易能跨上的,你可要小心了,」

站在最後一層的張十二,對著下面的流塵大聲喊到,

流塵擦去額頭上的汗水,朗聲道:「明白了十二哥,不管有多麼艱難,既然我都爬上了第七十九層,還在意這最後三層么,」

張十二提醒道:「萬事小心為妙,你第一次闖通天之路,沒有經過它最後的洗禮,所以這最後三層將是你最大的挑戰,」

流塵點點頭,卻並沒有多說什麼,平復一下心情,調勻呼吸,一聲低喝從他嘴中傳出的同時,右腳也是一步跨了出去,

流塵一步剛剛跨出,一股無形的壓力突兀地砸在他的脊梁骨上,空間波動巨大的術息壓迫從四面八方沖來,瞬間籠罩住他的全身,一起狠狠地撞向中間的流塵,

流塵悶哼一聲,臉色煞白,「噗嗤」一聲,一口鮮血阻擋不住,就從他的唇齒間射了出來,

不過,流塵的右腳還是重重地落在第八十層的台階上,「嘿,」爆喝一聲,流塵右腿猛然陷入台階之中,腰部用力,將落在後面的左腿,蠻橫地拔了上來,

「啪,」流塵的左腿剛剛落地,右腿就堅持不住,陡然一彎,其身體不受控制地半跪在台階之上,

「呼……」流塵索性就這麼半跪在台階上,長出一口氣,現在的他,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全身的氣力都用在抵禦外界的術息壓迫,

「唰,」一道白光從流塵的前方暴射過來,流塵扭頭一看,便見到原本還在上一層的雪兒,已經趴在他的肩頭,濕潤的舌頭輕輕地為流塵舔舐著汗水,

「嘿嘿,雪兒,你先上去吧,等著塵哥哥來抓你,」見到雪兒悉心為自己擦去汗水,流塵心中一軟,伸手摸摸它毛茸茸的腦袋,笑道,

「嗚嗚……」雪兒小腦袋直搖,揮舞著小爪子,表示不願意離開流塵,獨自登頂,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