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庚桑瑤一臉保證道。


沐雲軒,蘇紫陌,我要把你們加註在我身上的痛苦,全都以十倍的代價還給你們。

庚桑瑤憤怒的聲音在心底吶喊!

“那就出發吧!”

沁兮長老冷冷一笑,混濁的雙眸裏充滿了興趣,但更多的是毒辣。

相比於沁兮長老的,此時的庚桑瑤更是一臉的惡毒至極!

沐雲軒,我寧願多留風範,也想少留一點遺憾,只是,你從未給過我機會。

“水倍巫師,帶上鐵衛軍,我們出發。”

庚桑瑤一聲令下,水倍巫師快速的點了點頭。

而沁兮長老,手中的骷髏頭權杖在地上敲了兩下,人也快速的消失在了原地。

庚桑瑤的心裏,因爲修爲的恢復,忽然之間,便覺得有什麼東西在慢慢合體一樣,就像什麼祕密被包裹起來一樣,讓她的心裏多了一層僞裝。 城門口,蘇紫陌和沐雲軒,秦滿天,黎子夫他們,一進城就被成千官兵圍着。

蘇紫陌和沐雲軒雙眸裏噬着殺意。

兩人站在一起,那天生遺世而獨立的風姿,令人一眼難忘。

特別是看到鐵衛軍的瞬間,沐雲軒眼中殺意越來越深。

而秦滿天則是一臉風輕雲淡的站着。

黎子夫雙眸卻猛的一亮,今天看來是好玩了。

秦晉鵬和白斂兩人卻悠閒的扇着扇子,根本就沒有把眼前成千的官兵放在眼中。

官兵自動讓出一條路來。

一身大紅色衣裙,雍容華貴的庚桑瑤和水倍巫師緩緩走向沐雲軒和蘇紫陌。

蘇紫陌和沐雲軒相視一眼。

“明月莊主,要見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啊!”

庚桑瑤一舉一動及其優雅,把她皇后的氣質展現的淋漓盡致。

四目相對,兩雙美眸裏,一平淡,一憤怒。

而蘇紫陌則是一臉風輕雲淡的。

“你是誰?”

蘇紫陌風輕雲淡的問道,雖然是第一次見到庚桑瑤,心裏也知道她是誰?可她蘇紫陌就是不願意賣她這個面子。

總裁的天價窮妻 你是誰?短短三個字,讓庚桑瑤的心裏突的升起一團火。

這蘇紫陌會不知道她是誰嗎?

“大膽,你居然敢這樣對皇后說話。”

水倍巫師厲聲吼道!

蘇紫陌眯了眯眼眸。

“原來是皇后娘娘啊!是本莊主眼拙了。”

蘇紫陌臉上的笑意光華瀲灩的,淡淡靈動的嗓音,隨風而飄遠,清澈猶如山間不沾染塵埃的清泉,並沒有聽到皇后娘娘四個字而變底姿態。

看着蘇紫陌高傲的姿態,聽到皇后娘娘四個字,卻連眼皮都沒有動一下,庚桑瑤突然覺得,這蘇紫陌定力驚人?

微微瞟了一眼沐雲軒,他身姿挺拔,遺世而獨立,在衆千人中,脫穎而出。

“你的確眼拙,本宮今天在這裏恭候莊主的目的,想必莊主已經知道了吧!”

庚桑瑤美眸含着冷笑看着蘇紫陌。

而蘇紫陌清澈的眸子裏,以及絕美的脣邊緩緩盪漾出一抹疏懶的笑意。

“本莊主正在爲皇后娘娘此舉而疑惑呢?皇后娘娘這興師動衆的把我們圍住,總得有一個說法吧?”

庚桑瑤一聽,有些怔愣,這個賤女人,她居然敢給她裝傻充愣。

“既然如此,那本宮就說一說明月莊主的豐功偉績吧!”

庚桑瑤的語氣徒然提高,由舒緩轉爲憤怒。

“都說明月莊主人格如金,做人有德,待人真誠,只是讓人沒有想到的是,這樣美名在外的明月山莊也會做出賣國通敵的事情來。”

庚桑瑤說的憤慨激昂的,而周圍圍觀的百姓越來越多。

很多人都對着蘇紫陌指指點點的。

蘇紫陌看了看四周,清澈的美眸裏,滿是冰冷。

眼看沐雲軒就要出手,她瞬間拉着沐雲軒,和他十指緊扣。

她擡起清澈的眼眸,溫柔的看向沐雲軒,一雙彷彿會說話的美眸好像是再說,女人之間的事情,她自己會解決。

沐雲軒寵溺的看着她點了點頭,陌兒一向喜歡玩,那就讓她玩夠了在動手也不遲。 神醫高手在都市 而看到這一動作的庚桑瑤,心裏猛的一陣抽痛,面色更加的陰冷,嘴上說着不在意,卻只是騙自己的,心裏仍然很在意。

蘇紫陌看着庚桑瑤瞬間的轉變,光華瀲灩的笑着說道:“本莊主雖然在外邊多月,卻也聽說皓月國的皇后娘娘做事一向很有做人氣度,沒想到今日一見,真是讓本莊主大開眼界,原來一國之母也會拿沒有證據的事情說事,亂冤枉好人。”

“本宮從不會冤枉好人,你要證據?呵呵!”

庚桑瑤一臉諷刺的笑了笑。

“明月山莊,由皓月皇親眼所見,你要證據與公道,皓月皇自然會給你想要的證據與公道。”

庚桑瑤知道蘇紫陌一向難以搞定,可今天無論如何她都要把蘇紫陌抓起來。

只要明天君臨天一回來,一切皆成爲定局,到時候她就算是有云城撐腰,她也無翻身之地了,而且只要到了皇宮,殺她的機會也有很多,這樣一想來,庚桑瑤心裏更是確定,今天一定要把蘇紫陌抓回去。

蘇紫陌一聽,微微一笑,那笑容,似嘲弄,似狂傲,似不屑,卻帶着一股難以言喻的魔力,彷彿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看到這樣的蘇紫陌,庚桑瑤心抖了抖,不由得想起了蘇齊。

庚桑瑤眉心不由自主的跳了跳,卻也高傲的看着蘇紫陌。

“皇后娘娘,皓月皇皇后自古靠修養立身,靠品德做人,品行是一個人的內在修養,名譽更是是一個人的外貌,皇后娘娘居然在這大庭廣衆之下自毀形象與名聲,那本莊主也無話可說,在本莊主的心裏,善待別人是一種胸懷,關心別人是一種品質,理解別人是一種涵養,幫助別人更是能享受到一種極致的快樂,只是皇后娘娘今天這般冤枉人,本莊主只怕也不能以善待別人的心懷去理解皇后娘娘了,你說皓月皇親自見到本莊主通敵賣國,那皓月皇當時爲什麼沒有把本莊主抓起來呢?”

蘇紫陌質問的聲音冰冷無情,和之前的樣子瞬間天壤之別。

“這……。”

庚桑瑤瞬間啞口無言,是啊!皓月皇見了都沒有把她抓不起來,她今天站到這裏來說她通敵賣國,的確很難以讓人幸福。

“蘇紫陌,你休得狡辯,這個皓月國的人都知道你通敵賣國……。”

“是嗎?整個皓月國也知道君臨天弒父殺兄,勾結巫族的人謀權篡位,皇后娘娘身後的巫族可是鐵打的事實,而且皇后娘娘的龍靈宮在邊境無惡不作,皇后娘娘說我蘇紫陌通敵賣國,我蘇紫陌又損害了百姓們的一絲一毫嗎?你問一問你身後的百姓,他們的親戚朋友中,有多少人是被龍靈宮的人殺害的。”

蘇紫陌瞬間打斷了庚桑瑤的話,她想置她於死地,她也能讓她無所遁形。

而她大膽的話更是讓周圍的士兵們瞪大眼眸,這種大不敬的話,她也敢當着全天下的人說。

只是此刻,誰也不會去在意蘇紫陌大不敬的話,而是爭相討論庚桑瑤和龍靈宮的關係。 庚桑瑤也傻眼了,她沒想到蘇紫陌會這麼大膽,把話說得這麼直白。

“大膽,你居然敢污衊一國之母。”

反應過來水倍巫師怒視着蘇紫陌,厲聲大吼!這個女人還真是大膽,連這樣的話她也敢說。

“本莊主也想讓皇后娘娘體會一下被人冤枉的感覺,不過這一次,本莊主還真是沒有冤枉皇后娘娘。”

蘇紫陌輕輕的聲音讓人如沐浴春風。

處人處心,交人交信。

志同纔有真心,信任方能長久。

庚桑瑤對於她來說,只不過是生命中的過客而已。

她能做的便是敷衍迎合的客套而已。

“唉!我妹妹家就在邊境,前段時間就是被龍靈宮的人搶了家裏的往財物,我那可憐的侄女也被他們抓走了。”

“你那算什麼?我妹妹舉家遷到邊境去做農具生意,全家被滅啊!那才叫慘呢?”

…………………………

人羣裏,百姓們你一言我一言的,讓庚桑瑤周身涌動着狂風暴雨。

她的擡起一雙看着就陰毒的雙眸瞪着蘇紫陌。

怒聲道:“蘇紫陌,你是什麼身份,竟敢如此和本宮說話,居然敢如此誣賴本宮?”

庚桑瑤看着周圍的百姓對着她指指點點,心裏難免有些慌亂,她沒想到蘇紫陌會在大庭廣衆之下襬她一道。

“皇后的身份乃是一國之母仍然可以亂冤枉好人,我們平民百姓怎麼不可以呢?”

蘇紫陌清冷的貫穿全場,她和君臨天還有巫族之間,永遠只能是對立的,庚桑瑤今天興師動衆的出現在這裏,她的眼線也很不錯,不過她不會每次都防守,從現在開始,她會開始反擊。

“皇后娘娘也聽聽百姓的心聲吧!你的龍靈宮殃及可不止是皓月國,星月國和黎夏國是最慘的。”

“唉!這樣的人怎麼配當一國之母呢?”

“是啊,有這樣的一國之母,我們皓月國的百姓還不得遭殃嗎?”

“還是星月國和黎夏國的皇帝好!聽說啊!星月國皇帝廣施仁政,對老弱病殘每個月都有那個什麼……哦!國家補貼啊!聽說去過星月國回來的人說,星月國大街上連乞丐都沒有。”

百姓們這下徹底沸騰起來了,而且謾罵和叫吼聲一浪高過一浪。

庚桑瑤和水倍巫師一看,兩人相視一眼,都是滿滿的怒氣。

回眸,庚桑瑤看了看無動於衷的沐雲軒,是啊!人生,沒有什麼是放不下的,有所捨得,纔有所獲得,有所放得,纔有所值得,沐雲軒,我們終究永遠都只能是敵人。

只有忘記傷害的纔會留下美好的。

蘇紫陌冷冷一笑,庚桑瑤,你想用皇室來擊垮我蘇紫陌,那我蘇紫陌也能利用人言可畏來擊垮你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看着蘇紫陌那得逞的笑意,庚桑瑤幾乎失去了理智。

而蘇紫陌則是擡眸看了看時辰,脣角邊,綻放出一抹光華瀲灩的笑意。

庚桑瑤看着那抹刺眼的絕美笑容,瞬間怒吼!

“把這個通敵賣國的女人給本宮抓起來。” 庚桑瑤一聲令下,所有的士兵都一步步往前走去。

就連鐵衛軍的行動也是有一些遲緩。

畢竟站在他們前邊的人不是其他人,而是雲城聖主沐雲軒,而沐雲軒的修爲,大家都知道,沐雲軒已經到了玄魂階巔峯了。

沐雲軒冷冷一笑,俊逸的臉上滿是雷霆之怒。

而秦滿天和黎子夫四人已經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蘇紫陌眸光閃動,淡淡說道:“皇后娘娘這是惱羞成怒了嗎?”

“逆賊,休得對皇后娘娘無禮。”

水倍巫師看着動作遲緩的鐵衛軍,氣不打一處來。

正在這個時候,人羣中有人大喊一聲。

“明月拍賣會結束了,明月山莊的莊主爲了答謝給位新老顧客,只要到明月拍賣行的,送丹藥一顆。”

這一消息一出,所有的百姓都暴動起來。

而百姓們也看到了蘇紫陌的往處境。

人羣裏,有人大喊,“不能讓這個外族的皇后傷了明月莊主,她的丹藥房經常舉行義診,對窮人家更是慷慨解囊,大家一起上,我們大家一起幫助明月山莊。”

“是啊,不能抓明月莊主。”

“不能抓明月莊主……。”

大街上,人聲鼎沸,而蘇櫟剛剛到城門口就看到了這樣的景象。

在看看被士兵們圍住的爹孃,蘇櫟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滿是冷意。

庚桑瑤看到這樣的突發狀況,在看着蘇紫陌和沐雲軒的臉色。

早已心內劇顫,她還從未見過,蘇紫陌這麼得人心。

“蘇紫陌,你居然敢蠱惑人心,煽動百姓們造反。”庚桑瑤忽一字一句臉色慘白地說道

蘇紫陌面罩寒霜,聲音冷冽地說道,“哼!皇后娘娘難道當着天下的百姓還要如此冤枉本莊主嗎?”

“蘇紫陌,你休得狡辯,本宮今天就親自捉你回去。”

庚桑瑤一聲怒吼,快速的給暗中的沁兮長老使了一個眼神。

暗處沁兮長老憤怒的看庚桑瑤一眼,沒用的東西,輕易的就讓人抓住了把柄,難怪這麼久都搞不定一個蘇紫陌,放羊成狼。

隨即!

她手中的骷髏頭權杖砸地上敲了三下。

一股紅色的玄光如閃電般疾速飛向沐雲軒。

而庚桑瑤看準時機,快速的出手攻擊蘇紫陌。

“丫頭,那些士兵交給我們,你們夫妻二人專心對付其他暗處的人。”

黎子夫滿是興趣的說道,有多少年沒有好好的活動一下筋骨了。

“好!”

蘇紫陌感激的看了黎子夫一眼。

清靈的的眼中閃動着冷酷肅然的光芒,全身隱隱散發着凌厲的氣息。

今天正好可以和這個女人一較高下。

而沐雲軒,發現身後強勁的氣息。

他深邃的黑眸一凜。

和蘇紫陌相視了一眼,兩人從不同的方向飛身而去。

厚愛,婚非不已 蘇紫陌看着庚桑瑤笑得美豔絕絕。

飛身擊向蘇紫陌的庚桑瑤,看着蘇紫陌脣角的笑意,只覺得一顆心不斷地向下沉去,蘇紫陌的修爲已經到了玄魂階巔峯了,這一點,讓庚桑瑤瞬間變得有些擔心,今天她不一定能抓得住蘇紫陌。 而百姓們看到這慌亂的場景,瞬間爭相逃命,更多的是前往明月拍賣行領取丹藥。

“蘇紫陌,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庚桑瑤滿臉憤慨,有些瘋狂的大吼。

“皇后娘娘,省省吧,就憑你,已經在前往閻王殿報道的路上了。”

蘇紫陌言畢,正想釋放出迷迭之翼。

驟然發現,一股強大的修爲從天而降,只是這個力量不是衝着她來的。

庚桑瑤也意識到了,在剛剛要接近蘇紫陌的時候,她一個後空翻,躲避這突如其來的力量。

剛剛落地,只見用青石板鋪着的地面出現了一深深的五指印,隨即,猛的瞥見一個孩子的身影倒着飛落了下來。

“這怎麼可能?”

庚桑瑤下意識的驚呼出聲。

心道:這是蘇齊還是蘇櫟,怎麼這麼厲害,庚桑瑤猛的看了看,看到那雙滿是殺意的黑眸,庚桑瑤心裏認定,他是蘇櫟,不是蘇齊,蘇齊就是在生氣,那雙眼眸裏,總是含着狐狸般狡猾的笑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