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庄珞然站在客廳進門不遠的地方,如果是平常人,面對一屋子強勢的慕家人,早已汗濕了衣衫,但她的意識中並不認為面對慕家人就應該膽怯。


陳醫生對她有莫名其妙的好感,這會兒也是為她即將要回答的問題捏了一把汗,到底是沒見過世面,不了解慕家人啊。

庄珞然很認真的思考片刻,應道:「兩方面原因都有。我理解慕太太的擔心,一方面配方所需要的原料目前而言確實沒有多餘的量,另一方面這張配方是根據莊家祖先傳下來的文字記錄和我自己使用的配方融和在一起的,安全性應該是可以保證的。」

蘇晨昀霸總的精確性格上線,抓住庄珞然言語中的關鍵點指出:「應該的意思就是不確定咯?你們莊家的姑奶奶用過的配方我們放心,但是你現在使用的是你自己配置的,並且給不了我們很有把握的保證,我看你心裡也未必有底。」

庄珞然蹙眉看向蘇晨昀,要達到他的要求,目前根本不可能,他精細得不像個男人:「你的意思是你信任我姑奶奶服用過的配方,而認為我的會有問題?我不會用多少把握衡量我的配方,因為人的體質也是決盯藥性的重要因素。至於我姑奶奶服用過的,放了不少年頭的東西,你忍心給你父親吃?放著新鮮的不要,要過期的,什麼人啊。」

庄珞然說話的應聲越來越小,最後一句聲如蚊蠅,但蘇晨昀還是聽得真切。

上一位這麼說他的人嘴巴已經不能使用了。

而面前這位……

蘇總身上凜然的氣焰漸漸變得鋒利,而透過鏡片的目光也是凌厲。

庄珞然感到束束寒芒射向自己的時候,目光還沒落到蘇晨昀身上時,蘇總的寒芒就被母親旁邊飛來的眼刀給「刷」的削平了。

老三冰冷的目光直視著他,蘇晨昀推了推眼鏡,無懼無恐的和老三陷入了對視中……

安蘇晗捏了捏鼻樑,這兄弟倆一言不合就比冷氣么?

夜深人靜的時候,寒氣容易入骨。

她乾咳一聲,撇開兩個兒子對庄珞然說道:「你怎麼保證你的配方正常人可以承受,你只用過一次。」

庄珞然糾正安蘇晗的說法:「慕太太,我的配方若有問題,翊先生來岦州前就已經沒有庄珞然這個人了。體測不下三次,我站在里,難道不能說明問題?」

其實,她只是想證明自己修改的部分是沒有問題的,但聽到這段話的人,卻是另外一種想法。

慕晨翊放棄和二哥的對峙,目光轉向庄珞然。 她生長的環境到底是有多複雜?

安蘇晗看了庄珞然一會兒,家族之間爾虞我詐甚至牽涉到性命的事,她經歷過,裡面的緣由無法一兩句說得清。

況且他們這一趟是為解藥而來,對於人家的家務事她無關心的必要。

「即是這樣,讓陳醫生看看數據結果,如果沒有問題,我們就試試吧。」

一句下定論的話,蘇晨昀也懂得實時收回自己的異議。

陳醫生再次接到觸碰資料的指令,他還是禮貌的向庄珞然問了一句:「可以嗎? 毒愛:前妻的祕密 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擔保,不會外傳的。」

庄珞然微微點頭。

沒指望這個配方會給自己帶來多大的利益,她的格局沒幾個人明白。

庄珞然心態好,能做出超出自己年紀的事,被質疑也很正常。

看看時間,已是凌晨一點多。

因為配置藥劑的時間不好掌握,為了避免自己身上失效露餡,她放了一套化妝品在璽會所的專用包間,會莊家之前,她可以先去那邊畫個妝。

討論的事有了結果,她也沒有必要繼續留下:「如果慕太太沒有別的事,我就先走了。」

安蘇晗也知道此刻夜深,沒有留她的意思:「等陳醫生看完結果,我們會聯繫你。」

庄珞然應了一聲,沒有再看別人,轉身離開。

月色淡涼,如她此時的心境。為了離開岦州,所有的委屈她都可以不在乎。所有冒險的事,她也可以去做,就比如和慕晨翊的交易。

其實和一個能在岦州強勢站穩腳跟的人做交易本就是風險極大的事。

最近一累就頭疼,她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揉著太陽穴走到前院時,她才想起來的時候是坐的慕晨翊的車,這會兒半夜,也不好打車呀。

用腦過度,精神也恍惚了不少。

她嘆息一聲,突然發現身後一道黑影壓了過來。

她警覺的下蹲並跳閃開去。

再回頭看過去時,只看見慕晨翊舉了一半的手停在空中,這個姿勢似乎是要碰她的肩膀打招呼的意思。

慕晨翊把手放到了身後,站正了身姿,看向還蹲在地上的喵小姐,眸色比夜還濃郁。

「對我也這麼陌生?」

他覺得這些日子大家朝夕相處,她應該已經了解他一些了,原來她那半開半掩的門,對他也是時刻保持了要關閉的姿勢。

庄珞然站了起來,看看四周:「大半夜的,你不要這麼嚇人吧。」

慕晨翊看著這隻膽小如鼠的喵,走上前,胡亂的摸了摸她的發,並低聲問道:「說走就走,經過我同意了嗎?」

庄珞然討厭他弄亂自己的髮型,後退半步,用五爪把他弄亂的發理理順,帶著點生氣的口吻說道:「你家是重要區域,進出還得批准嗎?」

面對突然發火的她,他先是一愣,續而淡笑道:「我的意思是這麼晚,一個人回去危險。萬一遇上不愛錢的劫路者,你怎麼應付?」

剛才受了委屈,對他撒撒氣也是可以的。

庄珞然皺著白凈的臉,看著他,那神情彷彿在說:我看你就想劫道的。 慕晨翊也不和她辯解了,一步上前,把她攬到自己身邊:「別走了,御公館這麼大,難道沒有你的房間。要是沒有,我的也讓給你。」

他不容她扭捏,帶著她往回走。

庄珞然當然不願意,剛才都很有臉面的告別了,這會兒回去,算什麼事?

但慕晨翊力氣大,攬住她的臂力足以忽略她的任何反抗。

「放心,不帶你去他們群居的地方,我們今晚換個地方住。」

話落,那隻手舞足蹈的喵放棄了無謂的反抗,被他帶著走。

和慕晨翊在一起的時候,她基本上沒有選擇的權利。

再說大半夜的,她也頭疼得厲害,放棄抵抗是很明知的選擇。

只是,她心裡有種拐了人家兒子的錯覺,不放心的問道:「你跟著我出來,你家裡人怎麼看你?」

慕晨翊目視前方:「當然是用目光直視我,不然還能怎麼看?」

很痞性的回答。

庄珞然嘟了嘟嘴,不說話了。

他能照顧她的面子,已經很好,她還強求什麼。

御公館後院一處池塘邊,是兩間相鄰的木屋。

裡面的裝修也是古色古香。

慕晨翊帶她穿過類似書房的房間后,一把將她甩在床上。

庄珞然頭疼中,被這麼突然一摔,一時也沒反應過來,木訥的從床上爬起來望著他。

慕晨翊看她一臉被扔懵的表情,忍不住想笑。

這張床比較軟,扔她上去摔不疼。

「這裡是我外公在岦州時的書房,我接手后,感覺氛圍還不錯,所以保留了下來。雖然偶爾來住住,但各處都保持得乾乾淨淨,今晚你就住這裡。」

他也沒有留下的意思,話到尾聲,手已經摸到門把手。

庄珞然還有愣:「那你呢?」

話說出口,才覺得自己笨,這裡是他家,他當然是回自己房間了。

慕晨翊本已經踏出卧室的一隻腳又收了回來,嬉皮笑臉的問道:「想我留下?」

庄珞然猛搖頭,當然不可以。

慕晨翊哼笑一聲:「抓緊時間休息,我不會離你很遠。」

農家貴妻有空間 說完,不再逗她了,他為她關上了房門。

庄珞然四處看了看,去洗手間簡單梳洗后,才上床。

迷迷糊糊快睡著時,聽見不大的手機鈴聲響了幾秒,然後被人接聽。

儘管聽不清內容,但是她能辨識出那是慕晨翊的聲音。

難道他就在外面書房睡?

進來時候她知道書房裡只有沙發。

他不會……

她撓了撓頭,又順便捶了捶自己有些疼的前額。

未知的明天需要她用充沛的精力面對,拋開那些不太真實的感受,讓自己快速入眠才是正事。

……

儘管半夜才睡,但庄珞然的生物鐘到點還是把自己叫醒。

御公館後院一處遠離主體建築的池塘邊,安靜得過分,她生怕打破了晨曦的靜美,輕手輕腳的起床去梳洗。

鏡子里白皙的自己不太像個男人。

她皺了皺眉,尋思著讓莘妤給她送來一套化妝品。

偶爾在御公館客房留宿的時日,她也沒有想過要放一套自己的東西在這裡,如今才感到有些不方便。 不過以後應該不會再在這裡留宿了。

給莘妤發了信息,讓她準備好自己的化妝包,她會派人去取后,庄珞然打開卧室的門。

躺在沙發上的男人顯然被她輕悄的開門聲驚醒,但她沉穩的性格並不像她那般咋咋呼呼跳起來。

他只睜開了眼,看向發出聲音的地方。

庄珞然記得自己昨晚睡著時他都還在講電話,一定比她晚睡,於是抱歉的說道:「對不起,吵醒你了。」

慕晨翊雖然不喜歡她這麼客氣,但今天是敏感的一天,他坐了起來,搓了搓自己的臉,去卧室梳洗前,對「客氣」的她說道:「在這裡等我,一會兒去那邊吃早飯。」

庄珞然點點頭,他的地方,她還有別的選擇嗎?

稍長的頭髮和白皙的臉,她在慕家人面前,快什麼秘密都沒有了。

慕晨翊梳洗完出來,見她在發獃,拍了拍她的肩:「自己走還是要我像昨晚一樣帶著你走?」

庄珞然立刻站了起來,一副要跟上他腳步的樣子。

她當然是是選擇前者,本來因為膚色問題缺了男子漢氣概,再讓他攬住自己的腰出現在別人面前,那別樣的身份還怎麼裝?

慕晨翊習慣她總是落後半步跟著自己的方式,她在刻意保持距離,他也不勉強她。

清晨的御公館內院也很安靜。

庄珞然邊走邊四處打望,甚至見到人影時都低著頭。

慕晨翊寬心道:「別擔心,內院的傭人都是自己人。」

庄珞然只輕輕應了一聲。

她沒有安全感,很排斥被人看到。

這個總裁要不要 「能找人去一趟庄公館嗎?我讓莘妤拿套化妝品給他。」

慕晨翊:「好。」

他也不耽誤,立刻發信息安排。

慕景沛精神不好,身體里的毒劑能撐到現在實屬不容易。

昨天舟車勞頓后他休息得早,沒有見過庄珞然。

遠遠的見到兒子和一個打扮得像個男人的朋友走來,他微微蹙了蹙眉。

安蘇晗留意到老公微不可見的神色變化,說道:「那就是阿翊的『女朋友』,暫時這麼稱呼吧,也不知他們之間的角色。你兒子在昨晚上巴巴的跟著人家追了出去,這毛病太熟悉了。」

慕景沛看了一眼嘮嘮叨叨的老婆,知道她是在調侃自己年輕時候,也不和老婆拌嘴,而是順著她說道:「我要是不跟著你走,咱們家三隻兔崽子怎麼來?」

星光璀璨難抵你 兒子和庄珞然已經走進,安蘇晗不好在別人面前說些占老公便宜的話,只能用眼神瞪瞪他。

慕晨翊見到父母,乾脆的叫了一聲爸媽。

對於二哥,昨晚的對峙沒有分勝負,此刻不想搭理他。

庄珞然很懂禮貌,用純凈的男聲向兩位長輩打招呼:「慕先生,慕太太,早上好。」

慕景沛抬了抬眼皮,沒有出聲。

安蘇晗淡淡的應了她,並示意她坐下一起吃早餐。

安蘇晗雖然不喜歡兒子斷背的選擇,但親兒子真心喜歡的,她也容易接受。

全程被忽視的蘇晨昀在這個早上感到很無語。 他不就是昨晚發表了幾句肺腑之言嗎?三弟和那誰就這麼記仇!

庄珞然客氣道謝后,自覺坐到不起眼的邊上位置。

她這一行為告訴所有人她並不想成為大家的早餐話題。

慕家人個頂個的聰明,也不為難身板偏瘦的她。

一家人展現友愛的早餐在一片和睦的氛圍里拉開序幕。

庄珞然看了一眼慕景沛身後不遠處站的一個剛毅男人,長期曬過的皮膚,比她的蜜糖色還有男人味,她是不是應該找借口去海邊玩兩天,然後把染色劑重新調一調了?

被她看著的男人也注意到她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打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