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帝藍山看到眾人疑惑的眼神,也知道他們心裡在疑惑什麼,無奈一笑的說道:「我知道你們很好奇,我為何忽然變了,稱呼墨九狸為少夫人,又想去落花谷看望她對嗎?其實道理很簡單,我們帝族的族長夫妻失蹤不見了,老祖宗雖然實力強悍,卻無心帝族!而少主的秉性,我們這些老傢伙,就是沒怎麼接觸過,也是見過幾次的,他能娶墨九狸為妻,跟她剩下女兒,又讓老祖宗如此招撫墨九狸,你們想想墨九狸在少主心裡位置吧!按照我的算計,少主應該已經可以回來了,可是卻遲遲未歸,我懷疑是當初少主,用了自己的力量,幫助墨九狸先飛升上來的!不然,憑藉墨九狸20多歲的年紀,別說是在下界了,就是在浩天大陸的隠族,恐怕也沒有人能夠在20多歲飛升上界吧……」


眾人聞言紛紛恍然,是啊,墨九狸如今才20多歲,就算她煉丹天賦和煉器天賦,是天生就如此逆天的……

但是修鍊豈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在下界那般貧瘠的地方,竟然能在20多歲修鍊到飛升,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好嗎?

「山長老的話有道理,我們確實應該去落花谷看看少夫人!於情她是我們的少夫人,於理,萬一這一次因為那兩人,被她嫉恨上我們帝族,那才是真正的得不償失啊!」其中一位老者點頭說道。

其餘眾人也紛紛覺得帝藍山說的有道理,最後幾人更是乾脆的擇日不如撞日,擇時不如撞時,深夜便啟程前往落花谷了…… 不過這個念頭很快就被我打消了,因爲我們剛到地府就看到不華道長正坐在入口的位置擺弄着什麼,我本想繞過他,卻發現這丫坐的位置剛好就是入口的必經之路。

我苦笑了一聲,知道自己的麻煩又來了,果然這個不華道長看到我之後,似笑非笑的擺了擺手,我只好無奈的走過去,就算我不過去,那丫也會想辦法讓我過去。

“上次我幫了你,這次你救了我徒弟,咱倆表面上看是扯平了,不過……實際上卻沒有,因爲你還是輸給我一盤棋!”

不華道長翹着二郎腿看着我,滿臉奸笑。

“那你想怎麼樣?”我無奈的看着他,如果是在幾天之前,可能我還會顧忌他幾分,但是此刻卻不同了,因爲我得到了不滅道長的修爲,就算我們打起來,不華還未必是我的對手,所以我還真不擔心把能把我怎麼着。

“老弟我也不想和你開玩笑了,這事算我求你。你也知道我還沒有列入仙班,所以每隔十年就要閉關一次,不然下次見面你就真的要到地府找我了,但是不雲的病卻不能再拖了,所以我才特地在這裏等你幫忙!”

不華道長看到我滿臉不耐煩的樣子,立刻收起笑容,無奈的說道。

我聽了之後,腦子立刻聯想到不雲道長走之前臉色慘白,神志不清的樣子,於是擔憂的問道:“不雲道長怎麼了?”

“還能怎麼樣,那個莫格用他的身體修煉了很多的邪術,他雖然排斥,奈何身體被那個喇嘛控制,一身修爲基本消失殆盡,如果不是修行多年還有些意念的話,早就魂飛魄散了,所以我纔要拜託你幫我救救他!”

不華道長慘兮兮的看着我,懇求道,我輕嘆一聲,說道:“如果你有本事的話,最好還是找找醫仙之類的人物,找我有什麼用,我也不會看病,我就算想救他,也得知道怎麼救才行呀!”

“只要集齊了幾種藥就行,我已經將大部分藥都集齊了,只差兩味藥,還陽草和無根草就行了,但是這兩種我實在沒時間再找了,所以纔要擺脫你幫忙!”

重生之軍中才女 不華道長覺察到我打算幫忙,於是湊到我跟前低聲說道。

我茫然的看着他,自從有了不滅道長的記憶之後,我已經瞭解了很多藥材的特性和用途,卻湊過來沒有聽說過這兩種草,尤其是無根草,完全就是不可能出現的一種植物,畢竟世界上大多數植物都是通過根來吸收營養並且存活下去的,所以不可能有那種植物沒有根。

於是我冷冷的轉過頭朝着不華道長看去,看着這傢伙滿臉苦楚的樣子,真想誇讚一下他的演技,可惜我們現在沒有時間了。

於是我急忙拍了拍這老頭的肩膀說道:“我還急着辦事,你自己的事自己解決吧!”

“嘿,你還是不滅嗎,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冷血,你怎麼能見死不救啊!”

不華道長聽了我的話

之後,立刻跳了起來,激動的擋住我的去路喊道。

我滿臉無語的看着他,想看看這老頭到底要胡攪蠻纏到什麼時候,不過這老頭顯然注意到我的表情不大對勁。

於是他深吸了口氣,竟然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張地圖,我仔細一看,這原來是一張古代的中國地圖,目測應該是漢朝的,不華道長指着洛陽的位置說道:“你看看這裏原來有一個方士就曾經大規模過這種還陽草,後來這個方士死了,這個地方就徹底荒廢了,不過這裏很有可能還有還陽草,老弟你幫我走一趟如何!”

我詫異的看着不華道長,突然發現這老頭好像沒有在和我開玩笑。

就在這是白無常突然開口說道:“我也曾經聽之前的道行高一些鬼差說過,有一個地方大規模的種植過還陽草,那種東西鬼吃了,會道行大增,人吃了可以起死回生,只不過那個地方在很多年前就被毀了!”

我被他們說的一愣一愣的,覺得自己簡直在聽奇幻小說,不過我覺得不華道長的話還算靠譜,而且我自己也想見識一下那個地方。

於是點了下頭說道:“既然這樣,等我辦完了事,就去那邊看看,我會盡力找,但是找不到可就不能怪我了!”

“等會,我還沒說無根草呢!”這時不華道長拽住我,我雖然心裏很好奇,表面上卻不能表現出來,不然這個老頭很有可能覺得我本來就想知道,用這個來卡我。

“無根草生長在南疆一個叫無根的村子裏,這種草不是沒有根,而是因爲在那個村子裏生長,所以才叫無根草,這種草對筋脈有很好的修復作用,不過只有也同樣很難求到,反正你盡力就好!”

不華道長邊說着邊將一大堆紙張和絹布塞給我,我好奇的看着這些東西,在絹布上看到了兩種植物,就外形來看,也不過是一種很普通的草,屬於長在草堆裏,完全可以混爲一體的那種,我實在看不出它們能有這麼大的威力。

不華道長見我沒有反應,害怕我反悔,竟然趁着我看資料的時候溜掉了,我輕嘆了一聲,隨後將絹布和資料全都塞進包裏,隨後和黑白無常兩位朝着閻羅殿走去。

剛到閻羅殿門口,我就看到閻王站在殿門口,他看到我之後,立刻迎了過來:“老弟呀都是我一時疏忽,只顧着給你找一個有錢家庭卻忘記調查背景,沒想到惹出這麼多的事來!”

聽閻王這麼一說,我原本準備好的那些責備的話瞬間就從嗓子眼被噎了回去,不過我分明看到閻王的表情非常奇怪,像是在強忍着笑。

我知道這丫一定不會是遇到了什麼好笑的事,而是因爲看到了我這麼倒黴的緣故。

不過誰讓人家是閻王,我也懶得得罪他,於是直截了當的將那個裝着莫格喇嘛的魂魄的盒子遞給閻王說道:“這盒子裏是莫格喇嘛的魂魄,這個傢伙生前作惡多端,死後還要繼續殺人,

道行高深勸你看住他。而且我朋友也想投胎,他雖然現在是個有些道行的惡鬼,但投胎之後,就只是普通人,這次你看好點!”

“那是一定,你的朋友我自然會用心安排的,不過你要去哪?”

閻王像是早就知道了莫格的事似得,臉上沒有半分驚訝,不過我剛要離開就被這丫拽住了。

禍妃亂江山:皇上是匹狼 “幫不華那老傢伙一點忙,放心吧我很快就會回來了!”我苦笑了一聲,心裏面對這個閻王突然有些隔閡。

“不華那傢伙一定是讓你幫他找齊救他徒弟剩下的藥對吧!”閻王像是會未卜先知似得,似笑非笑的說道。

“你怎麼知道,難道他也來求過你!?”我詫異的看着他,心裏充滿不解,如果他真的能求到閻王的頭上,那幹嘛還要找我幫忙。

“我只是聽說他那個徒弟病的非常重,這裏有樣東西給你,不然就算你找到了那些草藥也帶不回來!”

閻羅王放開我的胳膊,衝着一旁的小鬼擺了擺手,那隻小鬼立刻將一個黑色的長條盒子遞給我。

我茫然的接過盒子看去,這盒子只有成年人的巴掌大小,奇涼無比,表面非常光滑,卻看不出是什麼材質做的,這大概是地府中特種的東西做成的,所以我根本沒有見過。

名門試愛 “這東西可以保鮮,到時候只要把那兩種藥材塞進盒子了,帶回來就行了!”閻羅王指了指我手上這個盒子,得意的笑着說道。

我將盒子打開衝裏面看了看,也沒看出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不過我還是和閻王道了聲謝,將趙涼扔在幽冥,就迅速趕回人間。

如果照不華道長的說法,不雲現在已經病入膏肓了,所以我想抓緊時間,爭取早點找齊這兩種藥,但願不雲能堅持到我回來位置。

“道長你也別太着急,凡事自有因果,如果那位道長大限已到,就是醫仙也回束手無策的!”

黑無常可能看我臉色不大好,於是擔憂的提醒道,這傢伙在談論生死的時候,永遠用這種冷冰冰的態度,讓我非常不習慣。

不過一聯想到這兩位本來就是勾魂的小鬼,我心裏就釋然了,他們應該是見慣了生死,纔會把生死統統看淡,但是我卻不能,無論死多少次,我都無法像他們一樣淡然,這或許是因爲我的道行還不夠吧。

我們回去簡單的收拾完東西之後,我就急忙僱了兩個路比較熟悉的司機開車帶我們去洛陽,這樣可以節省不少時間,反正劉還貴給他的兒子也就是現在的我留了一大筆的遺產,目測我這輩子都花不完,所以我纔敢在這麼揮霍。

“道長這些地圖都是漢朝時候的,那時候的地名和現在有很多都不一樣,咱們恐怕遇到麻煩了!”

白無常苦着臉將地圖扔給我,我將事先買好的洛陽的地圖拿出來和這種古地圖做比對,我心裏不禁竊喜,終於找到那個種植還陽草的地方。

(本章完) 第667章

帝藍山等人來到落花谷時,本來是依照著禮數,上門拜訪的,可是到了門口才發現,這落花谷連個看門的都沒有……

一時之間他們幾個人是進也不是,走也不是的,就在落花谷門外徘徊上了,墨九狸在帝族兩位老者被小雷滅了后,趁機回到空間換了件衣服,然後便出現在小雷的身邊,拿出一些靈果給小雷,坐在雲層裡面跟小雷聊天……

一人一雷正聊的開心,就發現門口來了幾十個老者,一看衣服跟剛才的兩人穿的差不多,顯然是帝族的人……

「女神,我等會兒再走,萬一他們欺負你怎麼辦?你放心的下去會會他們,有我在上面幫你呢……」小雷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聞言淡淡一笑,不用管他們,等到他們進來再說!因為她看到幾人沒有直接闖進來,而是在門口來回打轉,也不知道是顧及著什麼,還是怎麼的……

「也是,那些老傢伙真是太不要臉了!這麼大半夜的還來打擾女神,該不會想為剛才兩個猥瑣的老頭兒報仇吧!」小雷鄙視的看了眼外面門外的帝藍山等人說道。

「哈哈哈,你知道什麼叫猥瑣嗎?」墨九狸笑著看向小傢伙問道。

「女神,這你就不懂了,這浩天大陸上什麼事情我都知道好嗎?人類也不能說都是壞人,但是有些人簡直猥瑣不已,像女神這麼好的人,就沒有那麼多了,只有女神一個,嘿嘿嘿……」小雷一邊吃著靈果,一邊說道。

逗的墨九狸好笑不已,這小傢伙也不知道跟誰學的,竟然還會這麼誇張的馬屁了!墨九狸剛想再說什麼的時候,便看到帝藍山等人,等的似乎有些不耐煩了,便直接走了進來……

「女神,等會兒你別下去了,我把他們都劈了吧!」小雷看著帝藍山等人說道。

「你可以這樣隨便劈死人嗎?」墨九狸疑惑的歪著頭問道。

「不可以啊,但是偶爾劈錯一次也是情有可原的啊,我又不是每次都劈死人的!」小雷不在意的說道。

醫然照我心 「我們看看再說……」墨九狸說道。

帝藍山等人商量了一翻后,還是決定先進來看看墨九狸,他們都知道墨九狸最近一個人在一處院子中煉丹和煉器,因此,幾人想剛才那麼震天的雷劫,萬一被帝族的兩人打擾,墨九狸有什麼閃失的,昏倒在院子里,一直沒被人發現可怎麼辦啊……

最後幾人決定,就到墨九狸的院子看看,如果沒人,那說明墨九狸已經被墨族的人發現了,他們便回去,明早再來……

因此,幾人這才一起進了墨九狸的院子中,當看到半空中一朵劫雲懸在那裡時,幾人心裡都是一驚,難道雷劫還沒過去,難道墨九狸真的出事了?

想到這裡,帝藍山等人也顧不得仔細去想劫云為毛還在這裡了,一個個神識散開,看向周圍,仔細感知一圈下來,發現沒有墨九狸的氣息和身影時,才微微放心……

「山老,墨九狸好像不在這裡,我們還進去嗎?」其中一個老者,看著帝藍山問道。 “師傅您看看這個位置應該是什麼地方?”我將現代地圖中還陽草的種植的地方指出來給那個司機看,司機看了半天才不確定的說道:“原來你們要去那個地方,那地方是一個村子,具體叫什麼名我不知道了,不過那地方也沒有什麼景點,劉先生你們去那幹嘛呀?”

他越是這麼說,我心裏越是高興,如果那個當年種還陽草的地方已經被劃入城市開發的範圍,很有可能已經被建成高樓大廈,哪還有還陽草的影子。

不過那地方既然還是個村子,而且聽司機的語氣,那地方還是個很不起眼的村子,那就很有可能還有還陽草。

“我一親戚到哪裏做村官,我就去看看!”我隨便編了一個漏洞百出的藉口,沒想到司機居然相信了,或許也不是他相信了,只是懶得繼續問下去了罷了。

我衝着黑白無常擠了擠眼睛,讓他們看好東西,我則靠在座位上睡覺,迷迷糊糊間就聽到那兩個司機在說些什麼,只是我實在太困了,什麼都沒有聽清楚,就睡了過去。

“道長你睡着之後,那兩個傢伙還提起那個村子呢,說那個村子鬧鬼!”我剛醒過來,白無常就急忙湊到我跟前很八卦的說道,我這纔想起來前面那兩個司機看不到黑白無常,所以他們因爲我睡着之後,就可以隨便說話了,沒想到他們話卻被黑白無常一字不落全都聽到了。

“等我見到那裏的鬼,隨便抓一隻問問,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這時黑無常也搭腔說道。

看着黑白無常摩拳擦掌的樣子,我雖然不知道那兩個司機說了些什麼,但是看到他們的舉動之後,還是猜出剛纔司機的話,已經吊起了他們的興趣。

我隨便吃了點東西,就又倒在沙發上睡覺,大概是最近太困了,我躺下麼多久就睡着了。

不過這次我很快就醒了過來,發現車子已經停了下來,車門大開着,我看到天色已經黑了,外面是一片荒涼的曠野,一個完全陌生環境。

更要命的是,黑白無常和那兩個司機都不見了蹤跡,此刻車上就只有我一個人。

“不滅!”就在這時我突然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而且他似乎在叫我,這聲音就在我的背後,我猛然轉過頭,當看清楚身後那個東西的時候,我的心忍不住抽動了一下。

因爲那個人實在太慘了,他整個人像是被高溫炙烤過似得,面目全非形容他都不過分,這個人基本沒有什麼頭髮,腦袋光禿禿的,渾身的肉都像是得了粉瘤似得耷拉着,看上去非常詭異,雖然我已經見過很多惡鬼了,但是這位還是刷新了我的底線。

“你是……”我深吸了口氣,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隨後詫異的問道,我相信變成這副尊榮的人,就算是他親媽站在他面前也未必能認出他來。

“我是莫濤,莫格那個魔鬼是我師兄,這東西給你,算是你幫我報仇的謝禮!”

我身後接過他遞給我的一個盒子,上面雕刻着和莫格那個盒子一樣的花紋,就在這時突然有人推了我一下,我猛然睜開眼睛,才發下你自己睡着了。

“劉先生咱們到洛陽了!”就在這時我頭頂突然出來一個粗狂的聲音,我知道這人是司機之一,於是點了點頭,趁着兩個司機都下車的功夫,我急忙開始翻找起來,果然看到包裏多出來一個和莫格給我那個一模一樣的盒子。

我小心的打開盒子,發現裏面正放着一株草,而且這株草看上去非常眼熟!

“道長你這是從哪來的,這是無根草呀!”就在這時我身邊的白無常突然擠了過來,當他看到我手中的草時,不禁詫異的問道。

其實我自己也挺意外的,於是機械點了點頭說道:“這個我也不清楚,只是剛纔做了個很奇怪的夢!”於是我便將自己那個夢和他們兩個講了一遍。

黑白無常聽了我的話之後,都不禁愣住了,好半天白

無常才詫異的說道:“道長我們剛纔都很清醒,沒有看到有什麼東西給你託夢,更沒有看到有東西塞進你包裏呀!”

經過他這麼一說,我心裏頓時升起一陣寒意,畢竟黑白無常都是鬼,而且道行已經不斷低了,現在居然有個傢伙能瞞過他們兩個給我託夢,甚至還能將某樣東西放進我的包裏,這足以看出這個傢伙的道行有多高!

“道長你也別擔心,他畢竟對咱們沒有惡意!”白無常倒吸了一口涼氣之後,纔看出我的表情不對,於是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

我機械的點了點頭,這個時候那兩個司機也回來了,按照幾乎我們本來是要休息一下的,但是此刻我卻非常想要立刻趕到那個村子,於是我急忙說服這兩個司機趕緊朝着那個村子趕去。

這兩人開始的時候還有些不耐煩,但是最後還是沒抗住錢的誘惑,拉着我們就朝那個村子開去。

仔細一看地圖我才發現那個村子是在洛陽的最邊沿的位置,那個村子周圍似乎再沒有其他的村鎮,看上去十分荒涼,我覺得在這樣地方,實在不應該有這麼荒涼的地方,除非那個地方有問題。

這種想法在我的心裏慢慢滋生,使我感到非常的不安,我茫然的看着外面,這才發現天色已經漸漸的黑了,周圍人煙越來越稀少,我覺得自己這根本不是去尋藥救人,而是在朝着去尋死去了。

直到天色徹底黑了之後,我們纔到達了那個村子,站在村口,只看到裏面星星點點的燈光,猶如黑夜中的螢火似得,看上去非但沒有任何暖意,反而還有些詭異。

“劉先生如果不是你給的錢多,我們哥們可不敢這麼時候帶你來這裏,咱們還是趕緊在村子湊合一宿,等天亮了再進村子吧,您就別想着借宿了,這村子從來不讓外人借宿的,他們都有點神經質!”

這時那個長相彪悍的司機粗聲粗氣的說道,我從他的眼中看到了一絲恐懼,看得出這個人曾經真的來過這裏,而且還在這裏經歷過什麼,不然只是單純的來過,還不至於害怕。

於是我從包裏拿出一盒中華,給這兩位司機點着,問道:“兩位好像對這個村子很熟悉,我之前其實是胡說的,根本沒什麼親戚在這裏當村官!”

“早看出來了,本來我們也不該和你說這些的,但是劉先生出手這麼闊綽,我們收了錢,不提醒你一下,總覺得過意不去!”那個粗聲粗氣的傢伙接過煙之後猛吸了兩口,接着說道:“三年前我和另外一個司機來過這裏,當時我還在跑大貨,所以只是路過,當時天黑路滑,我們拉着一大車貨,也不敢半夜繼續走,所以纔到這個村子裏找住的地方。”

我正聽的認真的時候,這司機突然不說了,我詫異的看着他,卻發現他朝着另外一個司機看去。

他旁邊那個司機苦笑了一聲說道:“劉先生其實那個和他來這裏的司機就是我弟弟,自從拉了那麼次車回來之後,沒多久他就瘋了,現在還在精神病院呢,所以這才我聽說有人要來這裏,而且還有錢賺,我就跟着來了!”

這個司機看上去很單薄,我記得他叫陸兵,聽到這些之後,不用他說我也知道他是來找尋導致他弟弟瘋掉的原因的。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實很像告訴他,有些事情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夠逆轉的,但是話到嘴邊我還是嚥了回去,因爲我想到了曾經的自己。

“你不是說村子裏不讓借宿嗎,難道你們在車裏呆了一宿?”

我想多瞭解一下關於這個村子的情況,於是急忙問道。

“是呀,這村子裏的村長是個七十多歲的老頭,死活不讓我們進村,說什麼外人會給村裏帶來災難,我和小陸只好在車裏呆着了。”這大漢將菸頭扔到外面,隨後繼續說道:“半夜的時候雨小了一些,他就說要下車撒尿,我當時睡的迷迷糊糊的,也就沒理會他,後來他什麼時候回來

的我也不清楚,我們把貨送到地方的時候他還沒事,誰知道回家止之後不久就……哎,開始我也往邪乎那方面想,後來我無意中發現自己脖子上帶着的那個玉觀音裂了,我這才覺得不對勁!”

“你們當時把車停在那裏,他大概是什麼時候下的車?”我摸了摸下巴問道。

“就是這裏,村子不讓進,又不能把車停在路上,這地方黑燈瞎火的,又只有這一條路,萬一被過路的車撞上,直接就嗝屁了!至於時間大概是十二點左右,我記不大清楚了。”

這大漢很下意識的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錶,隨後不確定的說道。

接下來他不說我也清楚,我低頭看了眼時間,這個時候已經半夜十二點半了,外面下起濛濛的小雨,我透過窗子往外看,卻沒有看出任何不對勁的地方。

於是我打開車門,朝着外面走去,黑白無常看到我的舉動之後,立刻下車跟上。

而大漢和陸兵卻至少詫異的看着我們,大概他們還以爲我是去解手,所以根本沒打算跟過來。

不過這個時候我已經猜到陸師傅發瘋的原因,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陸師傅下車解手的時候,一定是遇到了什麼詭異的事,而那詭異的事很可能就是和還陽草有關係,這纔是我出來的原因。

“道長咱們這是往哪走呀?”這時白無常湊過來問道。

我茫然的朝周圍看去,這麼黑的天,如果還下着雨,陸師傅就算解手也不會去太遠的地方,但是在周圍我實在沒有看出什麼特別的東西。

“誰!?”就在這時黑無常突然低喝了一聲,我順着他的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發現不遠處有一個身影在飄動着,但是他完全沒有在意黑無常的喊聲,而是一直在圍着一個東西打轉。

“過去看看!”我轉頭和黑白無常說了一聲,隨後快步朝着那個方向走去,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個地方一定會給我們帶來重大的發現。

果然等我們走過去的時候,才發現一縷殘魂在圍着什麼東西打轉,我低頭一看,發現地上什麼都沒有,但看那殘魂呆滯的樣子,他明顯是被什麼東西給控制了。

我猶豫再三,還是決定將殘魂先收起來,這殘魂顯然沒有任何道行,我只是年了幾聲招魂咒,就輕鬆的將他收進了符紙之中。

“道長你看!”白無常衝着我驚呼了一聲,隨後朝着我身後指了指,我急忙站過頭,發現自己身後正生長着一株碧綠的植物。

這株植物周圍都閃着靈光,一看就不是凡物,我拿出絹布對比了一下,發現它果然是還陽草,於是急忙將還陽草放進閻王給我的那隻盒子裏。

轟轟轟……

幾乎在同時,我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等我們反應過來的時候,陸兵已經將車開到我們跟前喊道:“快上車,那羣人瘋了!”

我想也沒想就跳上車,隨後車子飛快的朝我們來路駛去,我驚魂未定的朝着身後看去,發現有不少人正追趕着我們,他們都穿着很普通甚至破舊的衣服,但是眼睛卻都是紅色的,血紅色的,我滿臉震驚的看着眼前這一幕,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我就說這村子裏的村民都有問題,你們看到了吧,要是再晚一點,恐怕贊恩都要被他們撕碎了!”

大漢坐在副駕駛上不停的擦着頭頂上的冷汗,我看到他的手一直在不停的發抖,顯然剛纔是被嚇得夠嗆,不多這種狀況對於普通人來講,的確夠刺激的。

“陸先生你弟弟是不是比你高一點,單眼皮,蒜頭鼻子,嘴角邊還有一道疤?”我鬆了口氣,至少還陽草已經拿到了,至於那些村民,還是交給閻王去處理吧。

“劉先生你怎麼知道這些?” 代嫁宮婢 陸兵聽了的話之後,不禁一愣,不過看他的表情我已經知道自己猜中了,於是笑了笑說:“我大概知道該怎麼救你弟弟了!”

(本章完) 第668章

「這……」

「你們是來找我的?」帝藍山的話還沒說完,墨九狸便從小雷的雲朵中翩然落下的說道。

幾人聞言一愣,再看月色下墨九狸一襲紅衣,站在他們的對面,這是帝藍山第一次,證明看到墨九狸,也是忍不住狠狠的驚艷了一翻,他活了這麼久,可以說墨九狸是他見過最美的女子,沒有之一……

月光下,墨九狸眉下雙眸,狹長瀲灧,流轉顧盼中冷魅隱生,仿若幽深無盡的漩渦般,攝心奪魄。唇色妖冶,緋似三月桃夭,微微一笑,便是一片絢爛旖旎……

她只是穿著一襲簡單的火紅長裙,腰間別著銀白色的腰封,將她的身姿勾勒得纖細玲瓏,簡約而尊貴,火紅而絢爛,奪目而凄美……

一身風華和慵懶,仿若鐫刻在骨子裡,行雲流水的姿態,純凈妖冶的氣質,驚艷得讓人幾乎窒息……

墨九狸也打量這對面為首的老者帝藍山,白髮鬚眉,氣質不凡,容貌也是十分的俊朗,一襲藍色長衫,使得他上去多了幾分清冷的感覺,墨九狸猜測這人應該是帝族位置資歷比較久,地位比較高的人了,估計跟帝燕笙的輩分相差無幾……

「咳咳,你就是墨九狸?」帝藍山回神問道。

「嗯。」墨九狸淡淡的應聲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