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帝國學院又是依山而建,到處都是樹木跟山坡,經常出現無人的小樹林,開闢學院的時候,並沒有破壞此地的環境,保持原始風貌。


吞服煉魂丹,神識大增,方圓百米盡收眼底,耳朵突然一動。

嘴角浮現一抹冷笑,果然有人跟蹤自己。

他剛出關,就有人跟出來,顯然早就等候多時了。

柳無邪故意拐了一個彎,繞進一座小樹林,四周突然變得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

兩道破空聲,由遠至近,出現在柳無邪面前。

適應黑暗后,藉助微弱的光線,倒也能看到一個大概輪廓。

在他面前,站著兩名年輕人,攔住他的去路,看起來卻像是一個人,這很奇怪。

「你們是來殺我的?」

柳無邪開門見山,這麼晚在這裡等他,絕不是來邀請他去喝酒,濃郁的殺氣,已經告訴了柳無邪答案。

「是!」

兩人倒是很乾脆,承認是來殺柳無邪。

一人左手拔劍,一人右手拔劍,竟然是孿生兄弟,修鍊左右劍法。

一左一右,配合起來,可以說是天衣無縫,無懈可擊。

「是紀陽讓你們來得吧!」

柳無邪沒有任何錶情,很快猜出他們是誰派來的,薛家一定在醞釀大招,打算一擊斃命,絕對不會派這種垃圾前來。

「死人沒有必要知道那麼多,死吧!」

伯一手中長劍化為一道強光,劈開黑暗,出現在柳無邪面前,左手劍施展的淋漓盡致。

伯二緊隨其後,兩人劍法變幻莫測,刁鑽無比,令人防不勝防,柳無邪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劍法合擊。

孿生兄弟,他們心意相通,彌補了彼此的弊端,這套左右劍法,完是為他們兄弟量身打造。

腳踩七星,柳無邪避開一擊,身後兩株大樹,四分五裂,被劍氣撕碎。

一劍落空,第二招很快襲來,連綿不絕,這些年沒有人能從他們兄弟手中走過十招,他們兩人雖然不是玄字型大小天才班學員,卻也不可小覷,名氣極大。

左閃右避,兩人的攻擊,每一次都是貼著柳無邪的衣服劃過,就是無法傷其分毫,這讓他們兄弟二人很是惱怒。

一招連著一招,左右夾擊,柳無邪閃避的空間不斷被壓縮,再不反擊,就會死在他們手裡。

吞服煉骨丹,柳無邪需要適應一番,肉身提升這麼多,他們兩人狂風暴雨般的攻擊,正是柳無邪需要的,消化身體裡面的丹藥能量。

。 此時,坐在旁邊的旅客紛紛被剛剛餘韻怒摔雜誌吵醒了。

目光都盯著了這本「有料」雜誌。

葉流懶得理餘韻,剛想彎下腰的撿照片,餘韻就是一屁股坐了回去。

並一臉鄙夷地質問道:「你還把這樣的東西放這裡幹嘛啊,多難看啊,趕緊拿走啊!」

「說了這不是我的……」

還沒等葉流說完,餘韻便回道:「剛剛不是你自己說撿東西嗎?現在給你撿回來了怎麼又不是你的了!」

「我剛剛要撿的東西是照片,不是雜誌啊。」

「什麼照片啊,我腳下面明明就只有一本雜誌。」餘韻白了一眼葉流,然後說道:「反正東西我放這裡,你要覺得合適你就一直放在這裡吧。」

說著餘韻便起身離開,去衛生間了。

餘韻猜想著葉流不承認無非是不好意思,她也不想這樣的東西就在大庭廣眾下放著,畢竟不遠處還有未成年的孩子。

所以才給「流氓」找了個台階下,剛剛她也算是解氣了。

待餘韻走後,葉流看了一眼中年大叔,只見他一個迅速,趕忙把雜誌踹進了懷中的包里。

葉流無奈地吹了口氣,然後趕緊低頭尋找照片了。

那照片居然已經落到了椅子角落裡。

他撿起後用手小心地擦了擦,又吹了吹表面沾染的灰塵,為了防止它再次受到「傷害」,葉流趕緊把它夾在了一本書里,然後放進了包里。

沒多久,餘韻回來了。

她看到桌上的雜誌已經不見了,輕蔑地朝葉流「切」了一聲,然後又白了一眼葉流。

這一連貫動作,葉流都看在眼裡,他知道她是對著自己的,但是他不想再解釋了,因為,此時,母親的病情才是他心頭最大的事情。

他假裝閉著眼睛睡覺了,現在他只盼望著趕緊下車,早點去醫院見母親。好在下一站就下車了。

火車在15分鐘后緩緩地駛入林州市高鐵站,這裡是去年才新建的高鐵站,葉流還是第一次來。

抬頭望去那一排排整齊的站台,比以前的老火車站漂亮多了,但是,葉流沒時間欣賞。

他剛下了火車,便預約了個滴滴車,他不想耽誤一刻。

出站口,人潮湧動,黑壓壓的一片。

好不容易出門發現車輛也是川流不息。

葉流看著手機里滴滴車子的定位,明明才200米,但卻顯示還有幾分鐘。

越到了自己家鄉,葉流急迫的心越強烈。

突然,一個30歲左右身著藍衣黑褲的小夥子,撞了一下葉流。

那人看起來精幹、壯實,即使是撞到訓練有素的葉流,他都感覺到了很強的衝擊力。

還沒等葉流反應過來,他便聽到遠處傳來的喊叫聲:「站住!」

葉流回頭一看,遠處幾個穿警服的人正在往這邊跑。

出於軍人的敏感,葉流立刻意識到剛剛那個人是可能是嫌疑犯。

那人身材健碩,且後面的警察也離得較遠,看樣子是很難追到的。

說時遲,那時快,不容葉流多考慮,他沒多想,疾步飛奔而去,只見那人一個健步跨過圍欄,跑到了大街上。

街道上,人來人往,飛車疾馳,車輛被那個嫌疑犯立即逼停,「滴滴、叭叭」的喇叭聲不絕於耳,後面警察的喊聲也是「聲聲入耳」,另外在葉流的口袋裡,是網約車的司機也來了,一直在給葉流打電話。

各種聲音充斥著葉流的二蛋,但是這並未妨礙了葉流追擊,快速奔跑對偵察尖兵的葉流來說太容易了,就算是在高手如雲的偵察兵集訓裡面,葉流也是屈指可數的,所有的因素對於葉流來說就是小意思,原本離嫌疑犯10米的距離正在慢慢被葉流拉近。

路上的行人見狀,只是駐足觀看,也不知道到底誰才是嫌疑犯,沒有任何人伸出援手。

眼見著間距在逐漸縮短,嫌疑犯也慌了,當追至下一個路口時,只剩下不到5米的距離了。嫌疑犯遲疑了,他正在選擇逃跑方向,正在他張望之際,眼見著不到3米的距離,葉流抓住了機會,縱身一躍,似猛虎下山一般,飛身一撲,兩手如虎爪鐵鉗,使盡洪荒之力,死扣逃犯兩側肩胛,右膝一拱,順勢將其壓倒。

葉流順手倒推雙臂反扣至頸,死押不松。

那人被控制后,也是納悶,看著葉流就是一頓辱罵:「你誰啊?」

「你甭管我是誰,只要你是壞人,我就有義務抓住你。」

「MD,神經病,多管閑事!」

話音剛落,後面的民警也紛紛氣喘吁吁地趕來了。

嫌疑犯此時在葉流的強壓下,還算老實。

「趕緊扣上!」一位像是隊長的民警朝其他人吩咐道。

警察扣押了嫌疑犯,葉流才敢放手。

只是,葉流剛一放手,那邊手銬還沒拷住,那人就是一個閃躲,瞬間就從警察的手裡掙脫了,眼見著他飛速往右邊車的街道跑去。

說時遲,那時快。葉流見狀,立馬踩在路邊的石墩上,又是一個騰飛,當場把嫌疑犯撲倒在斑馬線上。

「你給我老實點!」

那人見葉流這麼威猛,也沒再反抗了。

民警紛紛趕緊上前,一人用手銬扣住他,這時葉流才敢鬆開手。

「謝謝你啊!小夥子!這夥人是我們最近定了很久的販毒分子,今天要不是你,估計就會讓他跑了。」一位穿著便衣,看著年齡有些長的人說道。

「沒事,幫助抓壞人是我們每個公民的職責,舉手之勞而已。」

「你身手不錯啊!以前練過?」那人一邊點煙,一邊把煙遞給葉流。

葉流擺了擺手,說道:「我是部隊的偵察兵。」

「哦,難怪伸手這麼好呢,不錯不錯!」

說完,年長民警只好自顧自地猛吸了一口煙。

「王隊,好了。」

他回頭看了一眼,趕緊掐滅了煙,說道:「小夥子,麻煩你跟我們一起去警局錄個口供吧。」

「我就是幫個忙,還有點事,就不去了吧。」

「辛苦你走一趟吧,配合一下工作,只需要簡單錄個口供就可以了,很快的。」

此時警車也已經開來了。

沒辦法,葉流只好跟著一起去派出所了。

到了派出所后,葉流才知道這是一個販毒分子,涉嫌一起特大的販毒集團,這時,葉流慶幸當時的選擇。

他把自己知道的情況說了一遍,便離開了派出所。

此時已經是下午2點了,那邊他的電話又響了起來。

「流兒,你到哪裡了?」

「我快到了。」

「不是12點就下火車了嘛,怎麼搞的這麼晚還沒到啊。」

「臨時有點事情耽誤了,我現在就打車過去。」

「好,你快點吧,你媽已經送進ICU了,這邊醫生說家屬只有2點半到3點有個探視時間,其他時間不能看,你趕緊過來吧,不然看到不了。」

「好,我知道,馬上就過去。」

掛了電話,葉流看了下手機,此時已經是2點15分了,這裡離醫院最起碼有半個小時的車程,他也來不及吃飯了,出了公安局的門就直接打了個網約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大漠,黑夜,寂冷。

方子軒壓低腳步,夜行衣修身,他手中的黑鞘劍幾乎與黑夜融為一體。

大地有點晃動,他深吸一口氣。

附近必有巨人巡邏,蘭格巨人無法控制自己龐大的腳掌與地面相結合的那種力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