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川風把心一橫縱身躍進井中,為防止落水激起聲音。他特意用黑晶匕首插在井壁上,緩慢的爬到井底之中。


川風剛做完這些,一陣嘈雜的聲音從井口傳來。追兵已經進入老宅之中,他再有動靜定會被追兵發現。

突然,一處亮光從川風頭頂射下來。 婚色襲人:天價二婚妻 緊要關頭,他急忙將整個身體沉入水中。

「砰——!」

火把重重落在井底,井水瞬間飛濺起來。亮光熄滅之前,水面上的情況被人看的一清二楚。井底既然沒有異樣,追兵轉身離開井口遠去。

「呼——!」

感覺人已走遠,川風立即鑽出水面。

川風左腿剛一邁開,便碰到了一塊堅硬的東西。反手摸向水底,一塊圓圓的滿是窟窿的石頭被他拿在手裡。

「我去,什麼鬼?」

石頭剛拿出水面,川風便驚悚的將其丟掉。

這哪是什麼石頭,分明就是一顆頭骨。任川風膽子再大,突然在井底摸到人骨也會打憷!

一股陰森的寒氣直擊川風靈魂,他立時感覺後背冰冰涼的。這裡死了人,井水又異常的陰寒。川風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可以肯定這是一個陰井。

陰井是冤死之人沉屍井底,怨氣久久不能散去形成!井中之水異常陰寒,體弱多病者觸之輕則重病,重則身亡!

「陰井水果然非同小可!」

川風滿意的撥了撥水面,鍛造陰魂針的條件滿足了一個! 川風在古井裡待了將近四個時辰,期間南風堂的人又回來了幾次。 真愛不散場 抓不到川風,他們絕不罷休!

太陽西落,夜色開始籠罩南風城。川風感覺差不多了,隨即掏出黑晶匕首往上面爬。

幾個時辰過去,可以肯定南風堂的已經放棄了他!

黑暗中,川風緩緩的爬上古井,此時他還保留著一絲謹慎!他一露頭,說不定那群帶刀惡徒正在外邊堵著!

左手自然的放在井壁上,手掌突然下沉。一塊石磚迅速縮進牆壁,洞里透露出一股柔和的光芒。

川風下意識的低頭一看,洞里放著一個熒光四溢的玉質盒子。

「這,這是個什麼情況?」

夜旅人 川風好奇的拿起玉盒,此時他的大腦有點當機。一個破舊的古井裡,居然會有這麼多的秘密!

川風緊盯著玉盒看了半天,一直糾結的把玩著。

好奇心告訴他打開看一看,就算沒有東西也無妨。謹慎心又告訴川風千萬不要打開,說不定裡面就有奪命的暗器!

「哎!」最終,川風的好奇心佔了上風。他謹慎的將盒口對準井壁,輕輕掰動玉盒的蓋子。

「卡!」玉盒蓋子打開,川風立即舉著盒子遠離自己。他也害怕,一不小心著了道!

川風慎重其事的托著玉盒舉了老半天,可它自從打開后就沒有發出過什麼動靜。

「難道我想錯了?」

川風一臉疑惑的收回玉盒,只見裡邊有根半截中空的銀色管子躺在裡邊。

他拿起銀色管子檢查一番,鼓搗了半天也沒發現什麼奇異的地方。

「叮,宿主是否同意開啟鑒定?」

系統那毫無情緒的聲音傳來,愣神兒的川風立即回復正常。

軍寵 「開啟鑒定!」

川風毫不猶豫的點了同意,能讓系統提主動示鑒定,那這半截管子定是一個好東西!

「叮,由於宿主黑鐵礦石不足10塊,鑒定無法開啟!」

「我怎麼給這茬忘了?」

川風無力的拍了拍額頭,系統可是一個貪財如命的傢伙。沒有一丁點好處,它不會平白無故就給自己鑒定東西的。

上一次鑒定衍生鐵,系統足足吞了十幾萬斤黑鐵礦石。每當川風想到這裡,他就恨不得拆了鐵匠系統。如果他有這十幾萬斤黑鐵礦石,也不至於拮据的賣條赤鏈蛇還被人追殺。

「咦——!」

盒子底部墊著一張純白的絲卷,川風好奇的將它攤在盒蓋上。借著玉石的熒光,他看到絲卷上有一些莫名的圖案!

「叮,恭喜宿主獲得未知武器圖譜一張!」

「叮,請問宿主是否願意讓系統收錄未知武器圖譜?」

「未知武器圖譜?」聽到系統第一句,川風的心裡頓時一喜。川風身為一名敬業的鐵匠,未知武器圖譜對他的來說如獲至寶!

「我不願意!」

開什麼國際玩笑,他怎麼會傻到把圖譜交給系統。以這黑心繫統的習慣,它肯定會卡一點油水!

川風撇下系統,自顧自的觀察絲卷。說來也怪,這井裡的夜色越暗,川風手中玉盒的熒光就越亮。

川風絞盡腦汁的研究了半天,他一點也沒有吃透絲卷里的內容。

「系統,我該怎麼辦?」

川風苦惱的放下絲卷,看來以他自己的能力是不可能參透的。

「叮,宿主可以選擇鑒定圖譜!」

「好,我選擇鑒定!」

「叮,由於宿主鐵晶不足十五塊,鑒定無法開啟!」

「你大爺的——!」

川風頓時火冒三丈,什麼都無法鑒定,要這破系統又什麼用?

「叮,我沒有大爺——!」

「你——!」

川風語氣一頓,差點被它給氣死。

「系統,我選擇收錄這張未知武器圖譜!」川風一臉的憤憤不平,他有十足的把握。系統一定是在逼自己妥協,好從他手裡騙得未知武器圖譜。

鐵匠系統沒有人的思維感情,不然讓它明白了川風的想法,定會找塊豆腐撞死。

「叮,恭喜宿主收錄凡階天級中品武器圖譜《暴雨梨花針》!」

「叮,宿主鐵匠等級達到天級自動解鎖《暴雨梨花針》!」

「叮,獎勵宿主一顆玄級下品乾元丹!」

「叮,獎勵宿主一次抽獎機會!」

「天、天、天級?」

川風感覺舌頭一陣發麻,隨便撿一個圖譜便是凡階天級的武器。他會不會是在做夢,凡階天級武器已經開始爛大街了嗎?

暴雨梨花針,這可是前世那些小說里的頂級暗器。沒想到,他在異界會找到真的。

「抽獎!」

川風沒有猶豫,直接用點抽獎機會。他發現這個世界有太多強者,想要活的好就得拚命武裝自己。

幸運大轉盤再度相逢,琳琅滿目物品映的川風眼花繚亂。

轉針越轉越快,轉盤上的東西已經看不清楚。快速旋轉的指針戛然而止,停留在一本書上不再動彈,彷彿一切都是早已安排好的!

「叮,恭喜宿主抽得凡階玄級中品拳法《蒼牛拳勁》!」

一本古樸的書籍出現在川風手中,他臉上的激動之色難以言喻!

武技,一直都是川風的短板。同級之間的戰鬥,沒有了武器他根本就打不過別人!

現在,有了凡階玄級中品拳法《蒼牛拳勁》!他不但可以藐視同級,甚至可以越階戰鬥!

《蒼牛拳勁》:第一式蠻牛聚氣,調動全身功力聚於雙拳,使拳頭聚集護體拳罡!

第二式鐵牛凝勁,調動拳罡凝聚猝練拳頭,使拳頭增加三倍力量!

第三式狂牛血爆,瞬間引爆拳頭上的氣勁,使拳頭的破壞力大大增加!

《蒼牛拳勁》迅速化為一道光芒,從他手上鑽進腦海之中。一瞬間,川風便學會蒼牛拳勁第一式。雖然只是初窺門徑,但他的實力卻暴漲一倍有餘!

川風緩緩運轉體內真氣,按照蒼牛拳勁的修鍊方法運行。他的右拳上浮現出一絲扭曲的氣體,彎腰一記重拳擊打在地。

「砰——!」

青石地面立即出現一個三十公分深的拳印,川風則一臉輕鬆的收回拳頭。

他非常滿意蒼牛拳勁的效果,護體拳罡果然強大。川風的右手除了有一點酸麻,紅潤的手皮都沒被刮破!

「該回去了!」

川風仰頭看了一眼夜空,此時月亮已經高高掛起。身影一閃,川風融入黑暗之中! 清晨,川風安排好鐵匠鋪里的事宜,低調的走出鋪子融入人群中。

他今天還要去賣掉赤鏈蛇,煉製黃級武器的主材料可是黑鐵。沒有銀兩,什麼都是妄想。

「賣冰糖葫蘆咯!」

「新近的胭脂水粉——!」

「公子,看看我這翡翠玉簪,絕對的上等貨色!」玉石商販拉住路過的川風,大力吹噓自己的商品!

「自己留著吧——!」

川風急忙推開商販,過度的熱情令他受不了!

「切,窮鬼!」商販不屑的撇了一眼,浪費自己的口舌。

川風沒有理會商販的厭惡,徑直穿梭在人群中。

霸寵無上限:首席只歡不愛 十字路口,一群孩童圍著一個攤販來迴轉悠。原來,這是一個販賣面具的商販。

神魔、妖靈、鬼怪、動物、人面,應有盡有。面具色彩斑斕,極具藝術氣息。

不怪孩子們,看見這些栩栩如生的面具,就連川風也停下了腳步。

這一刻,川風進入一種奇妙的境界之中!

「叮,恭喜宿主頓悟《神秘面具》圖譜!」

「叮,獎勵宿主一顆凡階黃級中品乾元丹!」

系統提示音打斷了川風的頓悟,他那獃滯的目光里閃過一絲惱怒。

《神秘面具》:

1,可升級圖譜!

2、自帶凡階技能(夜面)!

3、黑曜石、永夜水、黑鐵(可替換)!

夜面:凡戴上神秘面具者,外人皆無法窺視其面。除非修為高於宿主一階,或者一階以上可以看透夜面。

黃級中品乾元丹:可以永久提升武士初期一級修為!

「老闆,我要這張面具!」

川風拿起一旁的童子面具,輕輕戴在臉上試了試大小。這張面具是木質的,光滑的表面如同瓷器。

「客官,二十文!」商販興奮的伸出兩根手指頭,樸實的笑容里透露出一絲單純。

「不用找了!」

川風不顧攤販的反對,丟下一腚銀子從容離去。

「哎,客官你給多了——!」

商販急忙尋找川風的身影,可惜他早已戴上面具轉進人群中。

越過喧嘩的鬧市,面前出現一座金碧輝煌的高樓。樓門牌匾上刻著五個鎏金大字,鴻軒拍賣行!

川風仔細檢查一下著裝,偽裝的一絲破綻都沒有。

走去鴻軒拍賣行,一片熱鬧的氣氛撲面而來。文人墨客、商賈武者,皆都忙碌的穿梭在拍賣行中。

川風剛進入大廳中,周圍的人皆以怪異的目光看著他。他們想要看看,童子面具下到底是何方神聖?

「客官,您需要什麼幫助?」

夥計熱情的迎了上來,不管川風有沒有戴面具,只要進了他們鴻軒拍賣行,那就是他們的貴賓!

「隔牆有耳!」

川風冷淡的看了一眼大廳,他可不會在這裡談生意!

「客官,請隨我來!」

夥計眼珠子一轉,瞬間明白川風的意思。

夥計帶著川風登上二樓,拐進一間標著二一七號貴賓包間里。

「客官,您現在可以說了吧!」

夥計謹慎的關上房門,沏好一壺茶給川風滿上。

「貴行收不收珍貴藥材?」

川風端起茶杯輕抿一口,暗中將茶水含在嘴裡並未下咽。之前南風堂的作為,讓他有點杯弓蛇影!

「客官,您先拿出來讓小的掌掌眼!」

「好吧!」

川風取出赤練蛇的屍體,慎重的放到桌子上。

「赤、赤鏈蛇——!」

夥計深深吸了一口氣,他有點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怎樣?」

川風眉頭一皺,難道他們有什麼難言之隱?

「客官,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

「什麼?你們鴻軒拍賣行難不成在消遣我?」川風臉色變的陰沉,做不了主跟我談什麼生意?

「客官,您稍等一下,我去找掌柜的!」夥計慌忙抱拳一禮,轉身退出房間。

「嘭——!」房門輕輕關上。川風扭頭撇向一旁,張開嘴巴將茶水吐在角落裡。

川風現在心裡七上八下,擔心鴻軒拍賣行跟南風堂一樣,不顧臉面直接向他出手搶奪赤練蛇!

「砰砰——!」

一陣輕柔的敲門聲響起,把沉思中的川風拉回了現實。

「請進!」

川風話音剛落,一位紅衣女子推門而入。

這位紅衣女子身材豐滿,長相甜蜜。尤其是那一雙閃著電光的大眼睛,簡直要把人的魂勾走了!

「咕嚕!」

Leave a reply